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生与死,其实没有想象的那么难,有时,只不过是一念之间,一根头发丝的距离而已。23us

    蓝覃站在甲板边缘狂笑,晏锥和山鹰一群人都没上前,因为那很可能激怒了蓝覃,他若跳下去,这不是大家想看到的……死亡,对蓝覃来说是太便宜他了。

    就在蓝覃将药瓶凑到嘴边时,晏锥怒吼着冲过去,但刚跑两步就发现蓝覃的脸色变了,他停止了手里的动作,盯着晏锥身后,然后……他眼中迸发出深深的怨毒之色。

    “洛琪珊,你果真没死!”蓝覃阴狠恶毒的声音十分刺耳难听,他在这之前还抱着一丝丝侥幸心理,想着或许洛琪珊没那么幸运,或许已经死了。但此刻,他才觉得,老天爷原来真不会让他如愿的。

    晏锥一惊,猛地回头,果然见洛琪珊正在医生的搀扶下往这边走来,她像是随时都要倒下似的。

    “珊珊!”晏锥心疼地呼唤,赶紧上去抱着她……她在发抖。

    洛琪珊大半个身子都靠在晏锥身上,可她的眼睛是在盯着蓝覃,她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撑住。

    “蓝覃……你想自杀?你的罪孽,是自杀就能完事的吗?你这种人……你应该进监狱,下半辈子都在监狱里了此残生!”洛琪珊颤抖的声音饱含着愤怒,

    蓝覃现在的精神状态很危险,他平时都是一副道貌岸然斯文儒雅的外表,可如今他懒得去伪装了,说的话做的事,都是他真实想法的写照。

    “哈哈哈哈……我这种人?你凭什么说我这种人?洛琪珊,你就跟洛凯旋一样可恶!最该死的就是你们!如果不是你在瑞士找到了张骏,洛凯旋怎么会洗脱嫌疑?是你一手破坏了我的计划,你天生就是我的克星,你小时候我就看你不顺眼了,可惜我当时不够果断,绑架了你却留下你这条命,所以现在你才有机会坏了我的好事!”蓝覃怨恨至极的目光犹如两条毒蛇,他这个人从里到外都已经是黑的了,才会说出这种泯灭良知的话。

    洛琪珊气急攻心,差点就晕过去了,狠狠咬一下舌头,钻心的疼痛使得她暂时能稳住片刻。

    晏锥也是又气又急,他担心洛琪珊现在的身体状况会被蓝覃的话刺激得更糟糕,她余毒未清,怒气只怕是会让她又陷入昏迷。

    “珊珊,别中计,他是害不死你,所以恨不得你现在越生气越好,可你不能生气,你现在身子太虚弱了。”晏锥痛惜的语气含着深深的爱怜和情意,他紧紧抱着洛琪珊,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她,给她力量。

    洛琪珊微微点头,尽量调整自己的呼吸,不让情绪太激动。

    “蓝覃,你有今天,都是你咎由自取!你若是安安分分守着你自家的公司,即使在c市,我们也不会拿你怎么样,若不是你陷害我父亲在先,我本来已经不打算追究当年你绑架我的事了,我只想忘记那件事,可是你,一次又一次要害人,今天还差点毒死我,蓝覃,你觉得自己有资格做人吗?你只不过是一个冷血的恶魔!”

    “我呸!”蓝覃一口唾沫吐在地板上,眼里闪烁着阴森森的光芒,恶狠狠地说:“活该!凡是洛家的人都该死!说我是恶魔,你怎么不说我当年是怎么被冤枉坐牢的?知道我在监狱里过的什么日子吗?知道我被折磨得几次自杀未遂之后我想的什么吗?我发誓,既然老天爷都不收我的命,我要活着出狱,我要亲手毁了洛凯旋和梁悦!你是他们的女儿,你也一样可恨!”

    听他所说,完全没半点悔改的意思,他的心已经中毒,中了仇恨的毒。洛琪珊总算是明白了,跟蓝覃已经没有必要再说下去,没用。

    蓝覃这卑鄙小人,连山鹰都看不过去了,叉腰怒视着他,扯着嗓子吼道:“你废话这么多做什么?看人家没死,你不甘心吗?你不甘心你还能怎样?失败就是失败,你栽在我们手里,算你倒霉!放心,没那么快送你去警局,怎么着也要好好招呼你一顿才行,敢在金虹一号撒野,你会后悔你娘把你生出来!”

    蓝覃也是胆大包天的人,闻言,不但不害怕,反而笑得更加猖狂了:“哈哈哈……想抓我?想折磨我?没门儿!我不会给你们机会的,哈哈哈……哈哈哈……!”

    蓝覃说着已经将手里的瓶子往嘴里一喂……

    “住手!”洛琪珊情急之下大喊……用了仅剩的力气,可发出来的声音却很微弱。

    蓝覃不该这么死了,他应该接受审判!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蓝覃会服毒自杀时,蓦地,只听一声破空响,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之际,噗嗤——!蓝覃右边胸膛多出了一支针!狠狠地刺进他的肉里!

    一霎间,蓝覃僵住,下意识地呆了呆,手里的动作也停顿下来……紧接着,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异常,似乎正在渐渐开始麻痹。

    甲板上陷入可怕的寂静,全都死死盯着蓝覃,见他脚下一个酿跄,身子不受控制地板倒去,他的表情充满了不甘和惊恐。

    “啪——啪——啪——”居然有人在鼓掌!这么得意的人,当然就是山鹰了。

    山鹰走上前去,居高临下望着蓝覃,鄙夷地说:“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全身都麻了?恭喜你,中了麻醉枪。”

    “你……你……”蓝覃挣扎着,想要说话,然而,麻药太霸道了,他很快就失去了知觉,闭上眼睛,如死猪一般躺在甲板上。

    对于这一切,晏锥并不是很意外,之前他和山鹰早就料到蓝覃如果被抓住,很可能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蓝覃身上也可能还有剩余的毒药,为了阻止蓝覃自杀,用麻醉枪对付他,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洛琪珊惊悚地看着躺在地上的蓝覃,难以置信,他就这么被逮住了吗?此情此景,就像是在做梦一样……这个男人,从她小时候就成为她的阴影,今天他还想毒死她!

    “老公……他真的被我们抓住了……蓝覃……跑不掉了……”洛琪珊呆滞的目光里神色复杂,喃喃着说。

    晏锥心头一紧,立刻反应过来这是治疗洛琪珊心理疾病的好机会,不容错过!

    “珊珊,老婆……你好好看看,这个人真的是蓝覃,他中了麻醉枪,他不可能再跑了,更不可能自杀。我们会将他交代警察手里,他所有的罪行都会被揭发,他会被起诉,会被关进监狱,他再也不能作恶了。这个曾经伤害过你的魔鬼,他被我们打败了,看到了吗?”晏锥的眼眶都红了,他借着灯光,清晰地看见洛琪珊眼角涌出泪水,然后,她软弱无力地倒在了他怀中。

    她闭上眼睛之前,冲着他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充满了欣慰。她终于可以安心地睡觉了,在他怀里,她是安全的,这是她一生停靠的温暖港湾。

    蓝覃被山鹰等人抬下去了,如晏锥所说,他不可能再逃掉,等待他的,将会是他应得的惩罚。

    洛琪珊也是晕过去了,因为她体内的毒素还未完全清除,本不该下地走动的。

    值得庆幸的是,她没事,只需要休息一晚就精神了,余毒也会慢慢排出去。

    这惊心动魄的一天终于过去,晏锥守在医务室里,在洛琪珊旁边,寸步不离,他睡不着,他还在深深地后怕中。

    宁静的空间里,晏锥的呼吸并不均匀,显示出他的心情也不平静。今天发生很多事,这是漫长的一天,也是让人难忘的一天。

    凝视着她苍白如纸的容颜,她此刻的脆弱刺痛着他的心……天知道他在她刚中毒倒下时,有多恐慌,多害怕她会醒不过来,害怕她会永远消失。

    那是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恐怖,会让人陷入冰冷的沼泽,仿佛心脏要蹦出来了一般,而在医生说她不会有危险了,他的心又是怎样的激动雀跃。

    洛琪珊,这个女人,有她存在于他的生活中,这段时间以来,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冲击着他的心和灵魂,让他不得不清醒地认识到……他已经不能没有她,她已经与他的生命融为了一体,成为了他这一生不可缺少的部分。

    晏锥温热的手掌轻轻握着她的手,低头在她额头如蜻蜓点水的一吻,然后,缓缓闭上眼,入睡。这一次,他连睡觉都不会放开她的手,只因为,她是他的心他的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