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 老公不要伤心,我会心疼的
    这一趟金虹之旅,原本是想有个说走就走的浪漫旅行,但发生的事却是出人意料,表面上看是坏事,可有惊无险,最重要的是对洛琪珊的病情有帮助。

    要治疗心理疾病,就好比要找到水龙头的开关,只要有了这个开关,治病就容易了。心病还需心药医,洛琪珊的心病就是蓝覃,蓝覃就是那个开关。

    这一晚,洛琪珊虽然睡在医务室,可她睡得很香,很踏实,安详,也不知做了什么梦,她嘴角时不时会露出一丝丝微笑。

    能在差点被毒害之后还有个好梦,睡得舒适,这说明洛琪珊不再恐惧了,她的潜意识终于能从多年的桎梏中解脱出来。

    因为,不仅是zhidào蓝覃被抓,更要紧是她有一个疼她爱她愿意包容她的……老公。

    一个人,可以成为另一个人的依靠,互相依存,扶持,成为彼此身心的避风港。洛琪珊有了晏锥,就是她这一生最大的幸运,如果换做其他男人,很难说能不能接受她的心理病,那可是犯起来很危险的,有暴力倾向,说不定就被打成什么样了。

    可晏锥却没有因此而嫌弃她,他顶多是在被“欺负”时咬牙切齿的,但更多的是对她的疼惜。

    晏家的男人一个个都是很大气的,换句话说就是很镇得住的juésè,所以晏锥才能驾驭得了彪悍的珊珊啊,假如他是个胆小怕事的人,只怕早就寻思着要甩掉这个了。

    还好,晏锥被揍的那一拳也没大碍,只是还有点疼,擦药之后红肿也消失了一部分。

    第二天清晨,洛琪珊醒来,睁开眼睛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晏锥。

    她混沌的意识有着短暂的呆滞,被眼前这美男熟睡图给迷到了……痴痴地看着,她的心被一团暖意包围,感动,欣喜,还有满满的爱意。

    他就这样在椅子上守着她一晚?这么睡,脖子不会疼吗?

    洛琪珊心里一紧,急忙起身将枕头垫在他脖子下边,然后用被子给他盖上。

    她穿好外套,下地,轻手轻脚地生怕吵醒他……他一定是很晚才睡的,既然还没醒,就让他再继续睡一会儿。

    可是……可是……这男色可餐,洛琪珊忍不住凑近他的脸,摒住了呼吸,嘟着嘴,轻轻地在他脸颊触碰了一下。

    哈,他的皮肤真好,没有逗逗没有斑,还这么细腻嫩滑……怎么能长成这样呢,太让女人嫉妒了!

    洛琪珊捂嘴偷笑,这是她老公,百看不厌的一张脸,还有一颗温暖的心,她就算是天天对着他,都不会觉得腻。

    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滋味,好像心坎里钻进了一只小兔子,时不时会蹦跶几下,又像是随时都喝着蜜糖似的,甜滋滋,还有种深深的满足感,就好像已经拥有了全世界。周围的一切都是彩色的,富有生机的,所有的阴霾都可以因为这个人而驱散,有他的爱,生命就有了阳光……

    洛琪珊想得入神了,浑然未觉男人已经悄然睁开眼……下一秒,她整个人被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戏谑的声音响在头顶:“你偷看我?不仅偷看我,还我?你这是爱我爱到多深了才会这样情不自禁啊?”

    被发现了!

    洛琪珊立刻羞窘,耳根发热,可她也不会矫情,干脆大方地承认:“是啊,我就是亲你了,你是我老公,我想什么时候亲都行。”

    “嗯?这么霸道?我只zhidào现在到处都是霸道总裁,可不zhidào其实更凶猛的是霸道女医生?”

    “现在zhidào还不晚……嘿嘿,我就是霸道女医生,还记得你那次动阑尾手术吗?那时我们还没结婚呢,可是你的身体早就被我看光了,我还记得某人当时那种恨不得钻地洞的表情……哈哈哈……”

    “……你……”晏锥顿时感到心塞,他当然不会忘记这件事了,当时他有多难为情,至今仍记得。

    “看你这架势,吃定我了是吗?”

    “你说呢?”洛琪珊俏皮地眨眨眼,盯着他,纤细的手指摩挲着他的下巴,这动作真像是在调.戏良家妇男。

    清晨愉快轻松的气氛,带来了一天良hǎode开始,两口子从医务室出去之后就回房,吃早餐,洗澡,换衣服……很快就都恢复了清爽,昨日的疲倦一扫而光,尤其是晏锥,生龙活虎的,只是洗澡怎么能消耗掉他旺盛的精力?

    搂着怀中香软的身子,晏锥压抑已久的欲.望在复苏。

    可怜这男人前天晚上想要来点激.情,却碰到洛琪珊发病,一晚没睡好,而昨天她又中毒了……一波接一波的惊险,直到现在才消停,他也终于有了机会跟好好缠.绵一番。

    他的热情总是能点燃她,他满怀期待的眼神眸光灼灼,是她熟悉的情.欲之火。她zhidào这两天憋坏他了,而她也需要被他滋润和疼爱,需要身体和灵魂的深刻交融,才能将这雨过天晴后的美丽牢牢地镌刻在骨子里,制造更美hǎode回忆。

    她像剥了壳的虾米,而他即将享受这美味的大餐……摩挲着她娇嫩的肌肤,他温热的大手传来绝佳的触感,不由得赞叹:“珊珊,你真美……”

    男人沙哑的声音透着浓浓的渴求,撩拨着她的心弦,让她也跟着颤了颤,有点不好意思地垂头在胸前,却又忍不住会想欣赏他完美的躯体……不是只有女人的身体才好看,像晏锥这种健美的身体,好比艺术品一般,洛琪珊每次见到都会脸红心跳,口干舌燥。

    箭在弦上,蓄势待发……可就在晏锥如愿以偿之前那一刻,洛琪珊像变戏法儿似的拿出一个亮亮的在晏锥面前晃了晃。

    “嗯?”晏锥满涨的渴望,顿时偃了一半,泛红的俊脸露出一丝不悦:“怎么突然要用这个东西?”

    这东西……是小雨伞啊,当然也是很多男人不喜欢的。

    洛琪珊温柔地搂着他的脖子,亲昵地安抚着:“老公,你忘啦,我昨天中毒,虽然现在没事了,但是毒素毕竟在我身体里存在过,不是那么快就能完全清除的……如果我们不用t,万一这时候我怀上了,对胎儿的健康会有很大影响,所以……为了咱们将来的孩子身体健康,我们最近做那个,都要戴t了。”

    尽管洛琪珊语气柔和委婉,可表达的意思是清楚的。

    晏锥一惊,眉头紧锁……是啊,她说得没错,她才刚中毒醒来,这时候假如怀孕,岂不是对孩子太不负责任?

    这对晏锥来说太打击了,他最近对于要孩子的渴望几乎是每天都在增加,真的很想洛琪珊尽快怀上,但现在却面临一个严峻的wènti,近期都不适合让洛琪珊怀孕!

    浑身燥热的晏锥,此刻犹如被一盆冷水当头浇下,拔凉拔凉的。一声叹息,无奈地躺在她身边……

    洛琪珊心疼地抱着他,她zhidào这很扫兴,可她不得不说,不得不让他戴上小雨伞再那个。

    气氛陷入尴尬的境地,两人都沉默了。

    洛琪珊很不喜欢现在这样的氛围,太压抑,太阴沉。她翻身趴在他身上,水灵灵的美目含情脉脉望着他,亲吻着他的脸颊,嘴唇,一路往下蜿蜒而去……

    她是在用这样的方式哄他,因为zhidào他此刻的心情定是很糟糕的。她要将他心里的阴霾赶走,她要让他不再郁闷,要为他注入进欢乐的因子。

    她的主动,渐渐温热了晏锥,他感受到她的心意,心里暖烘烘,觉得自己反应太大了,会让她难过的。事情已经这样,他唯有接受现实,暂时不能要孩子,但也不能影响到两夫妻的感情啊。

    “老公…………老公不要伤心,我会心疼的……老公……”洛琪珊一遍一遍呼唤着他,越发温柔,最后竟调皮地握住了他的……

    “嘶……”晏锥一下子紧绷了,俊脸涨红,但露出享受的神色,情不自禁地两手插.入了她的发间。

    充满的激.情的早晨,两口子的晨运很有情趣并且很激烈,这也适当弥补了晏锥。

    大约一小时之后,房间里消停了,洛琪珊依偎在他身边,懒懒地闭目养神。

    晏锥精神好,并不见疲累,轻声问:“珊珊,那我们多久之后才适合要孩子呢?你体内的余毒还要多久才会全部清除?”

    晏锥满以为顶多也就一两个月吧,那之后她的身体应该恢复了,要孩子也没wènti的吧?可是……

    “这个……kěnéng需要半年的时间。”洛琪珊轻颤的声音里,含着一丝只有她自己才zhidào的歉意。

    “什么?半年?”晏锥的脸色瞬间就变了,这时间比他预计的超出很多啊!【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