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 发现她藏的药!
    洛琪珊枕在晏锥胸膛上,用最温柔的语言安抚着他,此刻他就像是个毛躁的孩子,她只能用更多的耐心来哄他。

    同时,洛琪珊也是有些心虚的,因为医生说她中毒并不深,加上抢救及时,她体内的余毒排出得差不多了,没有对她的身体造成很大的伤害,顶多也就是再过两三个月之后,她是可以受.孕的,可是,她却对晏锥说需要半年后才行,原因很简单……她吃避孕药的事。

    原本洛琪珊还在烦恼这半年的时间怎么办,既要避免怀孕,又要跟老公在没有保护措施的情况下做那种事,这太难了。而她并不想让晏锥知道这件事,她实在难以启齿。现在两人之间越是甜蜜,她越不忍心告诉他,不敢告诉他,怕影响感情。

    正好,蓝覃下毒害她,这件事便成了她的借口,她故意说半年之后才适合怀孕……晏锥失望的表情,使得她心里越发难过,越坚定了隐瞒事实的决心。半年,只要半年,之后她一定会配合晏锥,积极造人,现在她唯有抱着对他的歉意了。

    晏锥紧锁的眉头,在洛琪珊的安抚下,渐渐地舒展开来。他不是个小气的男人,刚才只是因为被“半年”两个字给浇了冷水,所以才会不痛快,但一会儿就没事了,他想通了,既然这段时间里洛琪珊不适合怀孕,他也没必要闷闷不乐,毕竟,孩子的健康是最重要的,绝对不能因为急着要孩子而做出后悔的事。

    “哎……半年,好,我们就再等半年。”晏锥无奈之下,也只能接受现实了,虽然有几分不甘心,可他会让自己慢慢消化,只是家里,爷爷和母亲,只怕是没那么容易释怀了。

    洛琪珊当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不由得身子一颤:“老公,爷爷和婆婆肯定会问我们关于怀孕的事,如果迟迟不见我肚子有动静,他们会着急的,我们要怎么解释啊?”

    晏锥略显凝重的神情说:“爷爷和我妈,如果知道了你被蓝覃毒害的事,他们也会理解我们的做法,半年的时间很快过去了……”

    “那……也只能这样了。”

    “嗯。”

    晏锥不疑有他,洛琪珊说半年,他就真的信了因为这个中毒的事,需要半年才能确定身体无恙,可以怀孕。

    洛琪珊心里愧疚,抱紧了他,默默地祈祷这次事件带来的不快,能早点平息……

    第二天晚上。

    晏锥和洛琪珊已经回到了c市,原来计划要在香港玩玩,可因为抓到了蓝覃,所以需要调整计划,以最快的速度,坐飞机回到c市,同时蓝覃也被送进了警局。

    这夫妻俩简直就是绝配,珠联璧合,运气逆天,上次抓到了张骏,这次抓到了蓝覃,郭局长笑说他们可以去开个侦探社了。

    蓝覃抓到,通缉令立刻撤销,但审讯情况却暂时不会公布。

    警局里,蓝覃戴着手铐,看上去像是苍老了不少,人的精神也很差。

    多行不义必自毙,蓝覃就是最好的例子。

    当警察说有人要见他时,他以为是自己儿子,但没想到却是阿忠。

    只有阿忠一个人来见他,蓝泽辉却没来。

    阿忠说少爷这两天身体不好,生病了,蓝覃没有追问这究竟是真是假,他知道自己没脸见儿子,儿子怨恨他,就算没生病,恐怕也不会来见他。

    阿忠只待了十分钟就走了,蓝覃被关在一间窄小又阴暗的屋子里,冷冰冰的,并且他从麻醉的状态苏醒之后,连一口水都没喝到,更别说进食了。

    可蓝覃却是一句要求都没跟警察提,一个人傻呆呆地坐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如果不了解他这个人,一定会被他此刻的脆弱所触动,会产生怜悯和不忍,但知道他做了些什么事,就会觉得,这是他罪有应得。

    假设不是洛琪珊命大,假设她当时将那杯奶昔喝光了,她兴许真的就一命呜呼。

    蓝覃,用恶魔二字称呼他,最合适不过了。

    审讯蓝覃,由郭局长亲自来。蓝覃牵涉到的案子不少,有经济案,有绑架案,下毒案,还包括劫持张骏一案,诬陷洛凯旋一案……甚至可能还会揪出一些不为人知的他所犯下的罪恶。

    这些案子加在一起,审讯的过程会有点长,局子里这是有得忙了。

    洛凯旋和梁悦夫妻俩得知蓝覃被抓,当然是大感欣慰,可在知道自己女儿差点被毒死时,却是恨不得能冲进警局去找蓝覃拼命!

    警局门口,洛琪珊跟着父母回家去了,今晚她不回晏家大宅,晏锥要独守空房。但他也体谅岳父和丈母娘的心情,欣然同意了。

    当他们的车消失在警局门口,躲藏在角落里的身影才慢慢走出来,凝望着某个方向,怅然若失。

    是蓝泽辉。

    他看见洛琪珊一家子从警局出来的,他只是静静地躲在一边偷看她,带着满满的心痛和歉疚,难过。

    他知道再也无法跟她做朋友,因为他的父亲对她伤害太深了。可是怎么办,他没能将自己那颗遗落的心从她身上收回来……五年前,从他在国外被她救了的时候开始,他心里就有这么个白衣天使,扎根了。

    可惜老天爷就爱捉弄人,他爱慕的天使,已经有了她的婚姻和幸福,她看起来很开心,笑得那么明媚,而晏锥也对她很好,他还有什么理由出现在她面前?他唯有远远地观望,任由自己的心被刺痛着。只是,连这心痛也是他舍不得扔掉的,因为,他的心是为她而痛。

    良久,蓝泽辉才收回了目光,将视线投在警局的大门……只要他进去,就能见到父亲了。

    要见吗?不见吗?

    蓝泽辉泛红的脸颊有些异常,许是真的生病了。

    他靠在一棵大树上,神色惨淡,目光凄凉……最终还是没走进去。

    “少爷,您既然来了,就进去看看……”阿忠一脸痛惜的神情,小心翼翼地劝慰。

    蓝泽辉狠狠一咬牙,转身……他还是做不到,他不知道见到父亲应该说什么。心里堆积着怨恨,痛恨自己是出身在这个家里,有那样的父亲,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悲哀。

    “阿忠,回去吧。”蓝泽辉低声呢喃着。

    “少爷,真的不去看看先生吗?您还在恨先生?其实……”

    “够了阿忠!我决定不见他了……咳咳咳咳……咳咳咳咳……”蓝泽辉剧烈地咳嗽起来,手扶着树干,样子很是痛苦。

    “少爷……您别激动,咱不进去了,不进去……”阿忠紧张地急忙说,一边扶着蓝泽辉走向了对面马路,车子停在那里。

    走了,终究还是走了,蓝泽辉没有再回头望一眼。

    蓝覃也不会知道儿子曾在门口徘徊,却还是没进来见他,只因为,蓝泽辉心里的伤痕太深太深,蓝覃这一生都难以弥补了。

    晏家大宅,书房。

    晏锥正在向老爷子和沈蓉汇报。蓝覃那么大的事,还有洛琪珊曾被下毒,这些都是需要让家人知道的。

    气氛有点沉闷,老爷子听完之后,长长地吁了口气……

    “只要你们平安无事就好,至于这生孩子……哎,或许是我们太急躁了,或许现在时机未到,总之,这半年就不要再提这个事了,先让珊珊养好身体再说。我们如果总是将生孩子的事挂在嘴边,她压力也大,心里不会好受。”老爷子不愧是活了大半个世纪的人了,说话往往一针见血。

    “是的,爷爷,我也这么想,我们大家就暂时不提生孩子的事了,半年后我会再努力的。”

    “好小子,这半年你可不能因为这个而冷落了你老婆,你应该更关心她,疼她!”

    “对对对,儿子,你记住爷爷说的话!”

    “知道啦爷爷,妈,我都三十岁的人了,这些我懂的。”

    “三十岁怎么了?在爷爷眼里,你一辈子都是小男人!”

    “……”晏锥忍不住嘴角犯抽,想笑又使劲憋着。

    这一家子之间相处很和谐,对洛琪珊也是疼爱有加,理解她,体谅她,这一点,晏锥觉得等她明天回来了,要好好跟她说说,让她感受到家里对她的态度和爱。

    晏锥回房去了,走上楼梯时,遇到了陈嫂。跟往常一样,陈嫂向晏锥礼貌地招呼,晏锥也是微笑着点点头,径自上楼去。

    可是,陈嫂兴许是太慌张了,走路不小心,下台阶时脚下一滑……急忙扶住楼梯把手,但她手里提的垃圾袋掉了。

    “陈嫂你没事吧?”晏锥急忙回头,关切地问。

    “没事没事,二少爷,您不用管我,您上去吧……”

    “还说没事,你的脚是不是扭到了?”晏锥目光如炬,一下就说准了,同时他还发现陈嫂神色不对,似乎有点慌?

    晏锥的视线无意中瞄到了地上散落的垃圾,其中有一个盒子很是显眼,上边似乎是写着什么字来着?

    “这是什么?”晏锥狐疑,弯下腰去捡。

    这一看,晏锥脸色瞬间黑了……避孕药?他居然在家里的垃圾里发现了避孕药?

    (cqs!)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