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 两个人都没有错
    门口,洛琪珊忍不住喊了一声:“晏锥,你这是冷暴力!”

    可门里的男人只说了一句:“冷暴力也好,总比动手打人要好得多,难道你还希望我去掉那个冷子?”

    “……”洛琪珊无言以对,呆立当场。

    一道门的距离有多远?明明近在咫尺,可洛琪珊此刻却有种遥远的感觉。她可以再推门进去,但她没有这么做。她也有自己的尊严,先前已经低声下气地解释过了,却不能得到晏锥的谅解,她的自尊心受到打击,尽管心在痛,可还是没有硬生生控制住了脚步,呆呆地站在门外……

    迷茫,痛心,酸楚,还有几分愤怒,这些情绪混杂在一起,交织在她纷乱的脑海里。

    没有再进去,是因为她觉得此刻没必要再进去面对晏锥的脸色了。她甚至有点害怕遇到被他冷眼相对……是的,他说得似乎有点道理,如果他不是这样冷暴力,而是使用暴力,那结果会更糟糕。

    洛琪珊咬着牙,两只手攥得紧紧的,忍了又忍,最终还是默默地转身走向了楼梯口。

    她知道自己如果进去病房向晏锥认错,哭着求着要他原谅,死缠烂打地不走,或许晏锥还是会心软的,但是,她不会这么做,这不是她能做出来的事情,只因为……这件事,她并没有错!

    “我吃避孕药有什么错?我没错。”洛琪珊心里不断地在重复呐喊着。既然不是自己的错,要让她假意认错来换取原谅,她做不到!

    洛琪珊一向是个直率性子,唯独在吃避孕药的事情上她没有及时向晏锥坦白,那是因为她从瑞士回来时,还深深地沉浸在与他相爱的甜蜜中。一个没有经历过恋爱和婚姻的女人,突然一下子拥有了这么多,她内心的患得患失可想而知,她怎能不想要留住这份幸福?她的犹豫,她甚至想偷偷丢掉药,可无奈发生了太多事,阴差阳错,使得她竟没有机会丢掉,最终被晏锥知道了。

    洛琪珊是个恩怨分明的女人,如果她觉得自己错了,她会低头认错,但如果她没错,她怎能强迫自己虚伪地迎合?明明不是自己的错却还要去认错吗?对她这种宁折不弯的人来说,即使面对的是自己家老公,她也不会那样去做。

    错就是错,对就是对,这是原则问题,不是小打小闹就过去的事情,所以,她宁愿被拒之门外也不会假装认错。

    洛琪珊的想法和做法,从她的角度来分析,她确实没有错。她才25岁,她是医学界的年轻天才,在国外留学那几年,她所就读的耶鲁大学医学系,校方多次挽留她,以及国外一些著名医学机构都曾对她抛出热情的橄榄枝……她与导师完成的几篇论文在业界引起广泛赞誉和关注,她独立完成的毕业论文至今都还是同系当中的典范教材,她还是实习医生的时候就被同学和教授们成为“美刀天使”,源自于她精准得令人惊叹的手术技能,加上她人美心善,一把小小的手术刀在她手里变得无比神奇和珍贵,她仿佛天生就是应该干这一行,她的优秀,让外国人都不得不叹服。那几年,她得到过许多嘉奖做出过令人艳羡的成绩,她还跟一群热爱医学并富有善心和奉献精神的医生们一起在贫困国家当了两年的无国界医生。她是国际红十字会里的一颗东方明珠,她最宝贵的“饰品”不是金银珠宝而是她家里一盒子的荣誉勋章,五彩斑斓,由二十多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领导人颁发……

    她头上顶着的光环,不是虚幻的,是她用自己的圣术仁心换来的尊重和肯定。

    但是,她回到中国之后却从来没有炫耀过什么,可同行们都知道,她是国内最年轻的主治医生,前途无量!

    这样的一个女人,她的人生道路可以想象应该有多少精彩和辉煌在等待着她?加上她对医学那种执拗的热爱,坚定不移的热情,她正是青春年华大好时光,她在回国时就打算要为国内的医学事业奉献自己的全部。这样的一个女人,她怎么能在刚结婚时就心甘情愿地怀上孩子?

    她的理想,她的抱负,都还没有完成,她凭什么要因为生孩子的事而停下?她不是为自己,她不是自私,她在医学上的付出,造福的将是无数的患者,她是天使当之无愧!

    这样的一个女人,如果要她现在就生孩子,那等于是残忍地扼杀了她的思想,而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在结婚初期,她对晏锥只是有感激和一点心动,谈不上爱,她这样眼里揉不下沙子的女人,怎会让自己成为传宗接代的工具?即使生孩子也要有了感情再说,没感情,她不会生。这样的想法看似是错误的,可现代女性不再是几十年前被禁锢思想的卑微女人了,独立自主,勇敢地追求人生目标,让自己活出与别人不一样的精彩,让自己在人生舞台上尽可能地掌控自己的命运,让这一生活得无怨无悔,尽情挥洒,尽情收获,这才是现代新女性应该有的态度。

    说白了,女人,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只在传宗接代上起到重要作用,女人们应该崛起,应该得到更多的发挥,因为,女人从来就不比男人差!

    洛琪珊不仅有着一流的医术,她也有着先进的思想和人生观,她不是那种为了爱和婚姻就完全丧失自我的,她有主见有想法,她能施展的能力还很多,她怎么能允许自己刚结婚就因小孩而变得裹足不前?

    那晏家人有错吗?不,他们也没错。他们对孩子的渴望,是最正常不过的了。加上老爷子身年事已高,身体一年不如一年,他和家里人都希望能早点看到晏锥的孩子出世,了却他最大的牵挂。

    中国的家庭就是这样,每一辈都承载着上一辈太多太多的期许,人生各个重要关口都离不开家人的殷切期待和推波助澜,时代沉积下来的习惯,早就已经融进人们骨子里去了,岂是那么容易改掉的?

    这件事,根本没有谁对谁错。每个问题,站在不同的角度去思考,得到的答案是不同的,所以,洛琪珊与晏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双方都冷静一下,让时间和距离来冲淡矛盾。

    洛琪珊从特殊病房区出来,经过草坪,经过门诊部……一路上,她显得心事重重,紧紧皱起的眉头一直没松开过,出神之际,一不小心就撞上了前边的人……

    “对不起……”洛琪珊忙不迭地道歉,而这个被撞到的人却脸色不好,一副不待见的神色望着她。

    洛琪珊一愕,这人好像很讨厌她?不就是轻轻撞了一下,至于么?

    这时,只见这人狠狠瞪了洛琪珊一眼,走上前去,伸手扶住了另一个人……

    “少爷,我们走吧。”阿忠略显焦急,他是不愿看到少爷跟洛琪珊有接触。

    但洛琪珊已经看到了……是蓝泽辉!

    “蓝泽辉,你……”洛琪珊惊讶地望着他,他怎么瘦了这么多?眼眶都凹进去了,满脸病容。

    蓝泽辉也想不到会在这里碰到洛琪珊。他不知道洛琪珊已经辞职,他为了不碰到她,特意来到这离家远点的医院来看病,可是,偏偏就在这遇到,真是……太捉弄人了。

    “珊珊……”蓝泽辉下意识地唤着她的名字,暗淡的眼神微微亮了亮便又沉寂下去了。

    洛琪珊心情复杂,但还是忍不住问:“你怎么了?什么病?”

    不等蓝泽辉回答,阿忠已经不耐地说:“我们少爷的事不用你管。”

    “阿忠!”蓝泽辉目光一凛,制止了阿忠再说下去。

    阿忠只能无奈地叹息,闭嘴,别过头,不再看这边。

    蓝泽辉严肃的表情,在看到洛琪珊时,莫名就变得柔和了,眼底那复杂的感情是骗不了人的。

    “珊珊,谢谢你关心,我只是有点发烧,胃疼……已经输液了,还开了些药。”蓝泽辉压抑着心头的惊喜,这才发现自己原先故意想躲着她,这想法竟是多么脆弱,实际上,他最真实的渴望是……见她。

    洛琪珊静静凝视着这个男人,惊奇地发觉,她心中竟没有对他的怨恨了,反而是多出了一丝同情。再想想一直以来,蓝泽辉帮助她的时候更多,尤其是他已经将凯旋集团董事长的位置还给了她父亲……这足够说明蓝泽辉的诚意和他与蓝覃最大的不同之处。他是善良的,他不该被人戴着有色眼光看他。

    思及此,洛琪珊的目光变得亲切多了,冲着他微微一笑:“好好保重身体,你看你,憔悴成这样,我都快认不出来了。赶紧地变回以前那个蓝泽辉吧,我拭目以待。”

    所谓的“一笑泯恩仇”,也就是像现在这样了。洛琪珊明媚的笑容,温暖的话语,对蓝泽辉来说才是最好的药剂,是他日夜期盼的奇迹!【晚上还有更新】

    (cqs!)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