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 老公,我煮的粥好喝吗
    其实如果单从欣赏角度来看,晏锥此刻的姿势是很酷帅的。面无表情,冷冰冰的脸,眼神平静看不出情绪,一只手撑在门上,修长的身材,才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衣,胸前的纽扣上边三颗都没扣上,露出他里边蜜色的肌肤,十足的冷魅……

    如此冷傲而又富有莫名吸引力的一幕,却敌不过身后病chuang上躺着的老人所说的一句话……

    “咳咳……阿锥,怎么还不吃早餐啊?我饿了……”老爷子低沉苍老的声音,怎么听都是很深沉的,哪里会有半点戏谑的意思?

    晏锥猛地手滑,瞬间脸部抽筋,有种想暴走的冲动……爷爷啊,您这是故意的吗?没听到我刚才说我们已经吃过早餐了,您这是故意拆台?

    这冷酷的气氛,因晏鸿章说的话而变得有点滑稽搞笑了,晏锥却丝毫没有被揭穿时的尴尬,只是冷着脸说:“你走吧,陈嫂会送早餐来的。”

    没办法,被爷爷拆台了,晏锥只能改口说陈嫂会送来,而洛琪珊在惊愕之余也顿时明白了晏锥的心思……他还没消气,故意说吃了早餐,实际上根本没吃!还是爷爷威武!

    洛琪珊嗔怨地瞪了他一眼,扁扁嘴说:“别指望了,陈嫂不会送早餐来,因为我做了这一份,陈嫂就没做早餐了。”

    “……”晏锥无语了。早餐是必须吃的,就算他不吃,爷爷还要吃呢,并且他们都不吃医院里的早餐。

    洛琪珊见晏锥这脸色,心里一疼,但还是打起精神,鼓起勇气,趁机从他身边溜进去了。

    “爷爷,早餐来了,马上就吃!”洛琪珊冲着晏鸿章甜甜地笑着,一边动手将粥从保温桶里倒出来。

    晏鸿章的气色依旧是不太好,暗沉苍白的脸,仿佛皱纹又更深了,但即使还很虚弱,他看见洛琪珊来了,还是露出欣慰的表情,缓缓点头。

    洛琪珊对晏鸿章是怀着愧疚和歉意的,看到老人的态度,她心里一块石头也落地,感动得鼻子发酸。

    “爷爷,我喂您。”洛琪珊坐在晏鸿章身边,细心地轻轻地吹了吹勺子里热气腾腾的粥,然后才喂进晏鸿章嘴里。

    “嗯……真香。”晏鸿章边吃边赞叹,一副很满足的神情。

    洛琪珊得到老爷子的肯定,自然是欣喜的,越发觉得自己来这一趟是对的。

    “嘿嘿,爷爷,您要是喜欢,以后我经常熬粥给您吃。”

    “嗯……好……好……”

    “小心烫啊爷爷。”

    “……”

    这一老一少的言行,晏锥在一旁看着,心里腹诽,好像自己是个外人似的。

    晏锥一言不发,晏鸿章却在一个劲地夸洛琪珊熬的粥好吃,这是有故意引.诱人的嫌疑啊,终于,晏锥默默地走到桌子跟前,拿碗盛起了一碗粥。

    肚子饿了,总不能不吃不喝吧,陈嫂不会送早餐来,他只能吃这个了。这货心里在不停重复着,给自己喝粥找个借口。

    晏锥喝粥,洛琪珊和晏鸿章居然同时都会心地一笑……她亮亮的眼神,冲着老爷子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晏锥迅速喝完一碗粥,一棵菜都没吃的情况下,两分钟就喝完,这不禁让洛琪珊感到有点小小窃喜,随口说了句:“老公,这粥还好喝吧。”

    “……”沉默,晏锥不语,当没听到,过了几秒又喃喃地说:“饿了的时候,再难吃的东西都变得好吃,有什么稀奇。”

    “……”这话,简直只要气死人的节奏。

    洛琪珊愤愤地咬牙,这男人还能再说点更气人的吗?她熬的粥很好吃,她当然zhidào了,在家尝过才过来的。再说了,老爷子都说好吃呢!

    晏锥无视洛琪珊控诉的目光,慢悠悠地坐到沙发上看报纸了。

    洛琪珊气呼呼地鼓着腮,手里还在继续喂晏鸿章喝粥。

    “珊珊,别跟那小子计较,他就这德性,不爱夸人。”晏鸿章打圆场,慈爱的笑容让人倍感亲切。

    洛琪珊有所触动,忍不住大声说:“还是爷爷最好最大度了!”

    言下之意,晏锥就是小气的那一个。

    晏锥低头看报纸,闻言,两只手骤然一紧,可很快就松开,恢复常态,翘着二郎腿继续看报。

    一碗下肚,晏鸿章表示不吃了,摆摆手。洛琪珊是医生,当然zhidào以老爷子目前的身体状况,不合适一下子吃太多,少量就够了。

    “爷爷,还剩了好多粥呢,中午您再吃吧。”

    “好啊,这粥口感bucuo。”

    “这粥合适您吃,专门为您做的,下次我再熬点别的粥,口味儿会更好。”

    “呵呵呵……珊珊,想不到你还能下厨,我都以为你不会做饭做菜。”

    洛琪珊皱了皱鼻子,灵动的大眼里含着一丝俏皮:“爷爷,您忘记了,我在国外生活了几年呢,很多时候都是我自己下厨的,所以这做饭做菜都难不倒我,中餐西餐我都会做……您要快点好起来,出院回家了,我多做点您喜欢吃的。”

    洛琪珊这小女儿的娇态,真实不做作,让晏鸿章感觉这就好像是自己的亲孙女一般,他能感受到洛琪珊不是说着玩,她是真的有孝心。这孩子……虽然行事上有小小瑕疵,但总体来说,人品性格方面都是很难得的。

    “好孩子,真bucuo,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你进了我们晏家,是我们的福气啊。”说着,老爷子故意往晏锥那边看了看,只可惜,他只看到自家孙儿毫无反应。

    洛琪珊被夸得不好意思了,脸蛋发热,不由得低下头小声说:“爷爷……我都把您给气得病倒了,您还说我是晏家的福气,我……我找个地洞钻进去算了。”

    晏鸿章却笑着说:“我这把老骨头,要不是上次在度假村你给我急救,我kěnéng早就熬不到现在了。还有,这次的事也不怪你,你当初刚进门,跟阿锥还没感情,我们只顾着要你们生孩子,忽略了最重要的事……孩子不该是工具,孩子必须是父母爱情的结晶,这样出生之后才能生活在一个健康快乐的氛围中,如果仅仅只是为了传宗接代,对你和对孩子都是不公平的。我活了一把年纪,到现在才想通这个道理,是该我惭愧,你不用自责。”

    老人平淡的语气,却是一种包容豁达的情怀,让洛琪珊在惊愕之际,更多的是动容……晏鸿章是什么人?商场上的传奇,无数人膜拜的神话,他是一个家族的支撑,他的地位可以说是高高在上的,哪怕年事已高不再掌控晏家了,但他的威名和各种传说却依然在外界流传着。

    就是这样一个老人,他却在说在反省自己,引以为愧。这种平和的姿态,让身为晚辈的洛琪珊觉得自己与晏鸿章比起来,气度,胸襟,差太远了。

    其实不仅是她,放眼这世间,能跟晏鸿章相比的人,屈指可数,所以她不必妄自菲薄,她能有所觉悟,已经很好了……还有晏锥呢,这货微微动了动,紧抿着的双唇开阖了一下又闭上了,可他内心远远不是表面那般平静,他也在思索着爷爷说的话。

    这是老人在用自己的心得体会暗示教育晚辈,以身作则,反省自己的行为。他都这把岁数了还在不断完善着自己,这种精神,是让晏锥和洛琪珊都自叹不如并且深感惭愧的。

    他们还年轻,时间还很多,而晏鸿章老了,生命无多,半只脚踏进棺材,可他依旧不放弃对自我的修缮,年轻一辈难道不应该感到汗颜?

    “爷爷……您这是让我羞愧得无地自容了!”洛琪珊软糯的声音,不自觉地带上了一点撒娇的意味。

    老爷子一指晏锥:“羞啥啊,你看我那孙儿都不羞。”

    “咳咳……咳咳……”晏锥咳嗽起来,放下报纸,头也不回地往外走,丢下一句:“我去买点水果。”

    “臭小子!这儿的水果多得吃不完,还买?真shide!”老爷子无奈地笑骂着,随即对洛琪珊说:“我这个孙儿什么都好,可就是有点闷,喜欢把情绪都藏在心里等你去猜,有时候真是急死个人了!”

    洛琪珊想了想,眼睛一亮:“爷爷,我想到一个词,最合适晏锥了!”

    “什么词?”

    “闷.骚。”

    “……”

    老爷子憋着笑,终于还是没憋住,好一会儿才出一阵畅快耳朵笑声,而晏锥那货在门外根本没走,此刻也是一脸黑线……好你个洛琪珊,在爷爷面前呢,你还真敢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