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许多事一旦想通了就不会再纠结和伤神,通与不通,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思想意识和状态,就如洛琪珊现在的,她想通了,明白了,晏锥不是不懂她为什么吃避孕药的动机,他能理解,但是他现在想要冷静思考的问题是关于两个人的未来、婚姻、家庭……她和他,在这条路上,起步晚,需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23us看最新最全小说

    洛琪珊有了这些认知,她也没那么伤神了,因为晏锥之所以会需要思考,也是对她的一种负责任的态度,是对这桩婚姻的责任心。幸好他不是任由矛盾积压在心里堆成结,他能坦诚说出来他的想法,这就是一种进步。虽然身为女人是很难理解晏锥的想法,但洛琪珊好歹也是从国外待过几年回来的,思维与时俱进,不像在某些大环境下生活惯了的骨子里有公主病的女人,凡事只会以自己为中心而不顾及别人的感受,对男人极度苛责和挑剔,无论做什么都不能满足这类女人喋喋不休的埋怨……

    洛琪珊很理智,她经过晏锥的点醒,已经明白了他所想,而她也豁然开朗,自己这两天心事重重的,最核心的关键不是避孕药,而是如晏锥所说的关于婚姻如此经营的问题。

    她和晏锥之间感情进展太快,但却存在一些隐患,必须要从彼此的思想根源上去挖掘,解决,才可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真正的达到像晏少与水菡,杜橙与童菲,梵狄与小颖,亚撒与兰姐……他们那样的相濡与沫,信对方就像信自己,爱对方就像爱自己,彻彻底底地融入到彼此的生活中去。

    不经历磕磕碰碰之后沉淀出的感情,是经不起风雨的,是极为脆弱的,看似幸福的表象,内里却可能堆积诟病而不堪一击。晏锥和洛琪珊现在就是处于磨合期中最紧要的关头,跨过去就是牵手一辈子,跨不过就是和平地分手……

    这夫妻俩因为从单身过度到婚姻,太突然,以至于遇到事情,首先想到的不是告诉自己的另一半,而是自己去解决。双方都很独立自主,总认为凡事都可以自己拿主意,自己决定就好。这种想法有时是处于怕给对方添麻烦,怕让原本就没感情基础的婚姻变得更糟,出发点是好的,可结果却不好。

    晏锥去瑞士的时候还没告诉洛琪珊真正的原因呢,那么大的事他都瞒下来,而洛琪珊u盘的事,吃避孕药的事,也都是后来才被晏锥知道的。要说起来,这两人真是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的错,只是没习惯与另一半共同承担生活中的喜怒哀乐。

    洛琪珊走出医院的时候,心里轻松了大半,只因为她能体会到晏锥的苦心,双方冷静地思考,想清楚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这对将来的发展都是很有益的。也是因为他对她有感情,还爱着她,所以才会说那些话,否则他哪里还用思考,直接不理她就行了。

    一次的磨折,却能换来更深入的探索和了解,这是好事绝不是坏事。

    只要爱还在,她相信,一切都能变得更好,短暂的冷却就是为了再一次热烈的沸腾。

    洛琪珊的脚步变得轻快,不再惆怅了,她该想想另一些重要的事情……蓝覃,他的案子审得怎么样了?

    这念头才刚起,包包里的手机响了……这号码,让洛琪珊眉头一皱。是姑妈?今天是啥日子呢,姑妈一般是不会打电话给她的,上次父亲出事,姑妈也只是来家里看了两回便不再过问,今天是有什么事吗?

    洛琪珊接起电话,还没开口说,对方已经嚷嚷起来……

    “喂,珊珊,你老爸老妈是疯了吗?居然说不再追究蓝覃陷害你爸的事了,还说要劝你去警局将绑架案销案!疯了,他们真是疯了!”姑妈在电话里气急败坏,声音格外尖锐。

    “什么?”洛琪珊惊愕,顿时就呆了。

    不等洛琪珊反应过来,她的另一条电话进来了,正是母亲打的。

    “喂,姑妈,我妈妈来电话了,我先接,有事回头再联系啊……”洛琪珊急急忙忙掐了这边的,立刻将母亲的电话接起来。

    果然,梁悦在电话里显得有些焦急,叫洛琪珊马上去警局门口碰面,她和洛凯旋正赶过去。

    母亲的语气听起来很严肃,洛琪珊感觉,兴许姑妈说的话是真的?

    没错,这回,洛琪珊的姑妈确实是气得不轻,今天去洛琪珊家里,听到洛凯旋夫妇在商量的事,她无法理解,觉得蓝覃这种人既然那么罪恶,为什么要原谅?三人意见不合,还吵架……

    确实这太令人难以理解了,好不容易抓到蓝覃,这个作恶多端的人,凭什么被洛凯旋夫妇原谅?凭什么还要想劝说洛琪珊销案?

    洛琪珊怀着满腔的疑惑,匆匆赶去警局,父母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洛琪珊虽然心里有太多问号,可也没有慌乱,这一路上她冷静地思索了一下,觉得父母的做法肯定是有他们的理由,她不用着急,先听听父母的意见再决定。

    若是换做洛琪珊以前的脾气,她一定会嚷嚷的,就像姑妈那样,可现在,她经历的事情更多了,人也更成熟,遇事懂得先倾听对方了。

    洛凯旋和梁悦很欣慰的是,当告诉女儿时,女儿没有生气,他们的心也安定了不少,一家人好好谈谈,这才是解决的最好办法。

    车子里,一家三口喝着刚买来的奶茶,热乎乎的,情绪理智地谈论地关于蓝覃的事。

    洛凯旋看起来精神不错,绿豆似的小眼睛发出温和的光芒,充满父爱的眼神凝视着洛琪珊:“女儿,我和你妈妈决定了,不再追究蓝覃陷害我的事……另外,如果可以的话,你愿意将那件绑架案和他下毒……销案吗?”

    洛琪珊心头一颤,挽着父亲的胳膊,好奇地问:“这是为什么呀?爸,妈……你们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还为蓝覃说情?是不是发生什么事,难道有人威胁你们?”

    梁悦不由得笑了,风韵犹存的容颜露出温柔的慈爱:“珊珊,你想多了,我和你爸,没有受到任何威胁,也不是冲动的决定,实际上,在蓝覃被抓到警局的时候开始,我们就已经在考虑了。”

    这么一说,洛琪珊喉咙里那一口奶茶都差点呛到,惊讶地望着父母,不可置信:“没受威胁?这……这怎么可能呢?你们自愿放过蓝覃吗?可是他对我们家做了那么多恶事,他现在是罪有应得,你们怎么反倒心软了?”

    洛琪珊瞪圆了美丽的大眼,一脸的不解,她先前还以为父母或许是受到什么人物的威胁了,现在看来,竟是父母自愿,这怎能不让她震惊。

    洛凯旋平静地笑着,轻拍两下女儿的肩膀:“好啦好啦,珊珊,别激动……其实,这几天,我跟你母亲经过了很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我们都觉得,还是那句古话说得好啊……冤冤相报何时了?蓝覃之所以会夺走公司,陷害我,包括当年绑架你,现在下毒害你……等等这些罪恶,归根到底,都是因为蓝覃对我和你母亲有天大的误会,他以为当年害他坐牢的就是我们,因此他才会积怨成恨,对我们恨之入骨,如果不是因为这样,他也许不至于做出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

    洛琪珊紧紧皱着脸蛋,尽量保持冷静,思索着父亲说的话,似乎,还真有几分道理。

    梁悦见女儿不说话,知道她在想什么,当即与洛凯旋交换一个明白的眼神,语气更加温和了:“孩子,蓝覃以前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他也还不至于大歼大恶,只是在他从监狱出来之后,他才变得像魔鬼一样疯狂的报复,他在监狱里冤枉坐了十多年的牢,他受的苦,导致了他出狱后的所作所为。他坐牢是被人陷害的,这是他误入歧途的祸根。幸好,我跟你爸爸已经找到了当年害蓝覃坐牢的那个人,我们会当着蓝覃的面解释清楚的,相信他也不会再误解我们,他对我们的怨恨会消除……只要蓝覃能真心悔过,我们不介意放过他,至于他会不会因为其他案子而坐牢,那就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了。”

    “但是,珊珊……”洛凯旋立刻接话了:“我和你。妈妈只是在说我们的想法,不会强迫你要销案,绑架和下毒的案子,对你是很大的伤害,我们没权利要求你那么做,你自己拿主意吧。”

    洛琪珊呆住了,脑子有点乱……她拿主意?这似乎是没有悬念的吧,这两个案子足够让蓝覃进监狱蹲个十年八年了,难道还有什么可动摇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