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 老公,你同意我走吗?
    与兰姐的聊天是很愉快的,互相都有很多共同语言,理念的相似,彼此能理解,不需要多解释,甚至洛琪珊一些新奇的想法,兰姐依然能接受。虽然两人的年龄相差好几岁,可相处得轻松,丝毫不存在代沟的wènti。

    除此之外,洛琪珊还旁听了一下其他一些女rénmen聊天,看到她们的精神面貌都bucuo,谈论起关于女人,婚姻,家庭,男人……等等一系列话题,她们都有各自的观点,求同存异,各抒己见,在交流的同时也在互相学习着。当偶尔有一点争执时,兰姐的加入,在旁边说几句话便化解了。

    洛琪珊开始很奇怪怎么这些女人对兰姐如此“服帖”,后来才zhidào,这俱乐部里的人几乎每个都是兰姐的听众。可以说,兰姐就是这群女人的核心主力,有凝聚力,但她却从不摆架子,待人处事很讲究,将这些名媛阔太太以及一些来自各行各业的精英女rénmen聚拢在这里,谈人生谈理想,谈玩乐,谈悠闲,谈,谈孩子……她给了这群女人一个温馨的去处,让她们在寂寞无奈的现实之外,有一个可以抒发的地方。

    从俱乐部出来,洛琪珊对某些事情的想法更加坚定了,直奔医院而去。

    她要问问晏锥是怎么想的,是不是会同意让她参加治疗小组。

    这已经是洛琪珊的一大进步了。以前,她根本不需要谁同意,她的一腔热血就是用来挥洒的,否则青春就会留下遗憾。她从不觉得自己伟大,在实际上她就是一个天使般伟大的女人。敢于投入到某些贫困落后并且疾病横行的国家去治病救人,无论是男是女,无论是谁,都应该得到尊重。人类需要这样具有博爱情怀的无私奉献者存在,他们是这个世界的光明源泉之一,他们是最可爱的人类之一。

    可洛琪珊现在有所改变了,她没有只顾自己的意愿,她考虑到晏锥会怎么想,这本身就是一种难得的进步。其实她完全可以说,这是自己的事,是她的理想,她不想被任何人和事牵绊,她就该勇往直前坚决地去。但她没有这么执拗了,她开始懂得,婚姻是两个人的事,她不是单身,她有老公……不仅是老公,她还应该考虑到父母的感受。

    晚上8点多,还没过医院的探视时间,洛琪珊来到了特护病房,晏鸿章的病房门口。

    洛琪珊没有立刻敲门,因为不zhidào爷爷是否已经睡下。她给晏锥发个短信,说她就在门口。

    很快,门开了,晏锥顺手就将门带过来关上,微微蹙起的眉头显得略有一点不悦。

    “你怎么又来了?爷爷已经睡了。”

    洛琪珊只觉得胸口一紧,美目里却掩饰不住几分柔情,压低了声音说:“我有很重要的事跟你说。”

    “嗯?”晏锥回头望了望病房的门,随即指指前边走道,示意去那里说。

    又是这个窗口,两人站在这里,彼此都显得心事重重。

    晏锥两只手揣在裤袋里,神情淡然,墨眸里却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疼惜……她还不回家去休息,还要折腾什么?

    洛琪珊紧紧盯着他的双眼,似是要看清楚他的每个反应。粉红的双唇轻启:“我收到我的大学导师发的邮件,邀请我参加国际红十字会组织的一个医疗小组,去尼日尔和另外几个贫困国家当义医,大约会在国外半年多,然后转到中国山区……前后大约要一年的时间。你……会同意我去吗?”

    洛琪珊不自觉地攥紧了手掌,莫名地有一点紧张,更多的是期待听到他的回答。

    晏锥沉静的眸子猛地收缩,迸出两道精光稍纵即逝,那眉头拧成小山,紧抿的薄唇绷成一条直线……

    “去哪里?尼日尔?如果我没记错,尼日尔是全世界最贫困的国家之一,并且经常闹旱灾,那里不少人感染了痢疾疟疾以及肝炎等病……”晏锥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牙齿都咬紧了。

    “嗯……”

    晏锥铁青着脸说:“你自己什么意思?很想去?”

    洛琪珊不想隐瞒,很诚实地点头:“是,我是想去,可我要先征求你的同意才行。”

    晏锥陡然感到心底一股子烦躁的情绪涌上来,不怒反笑:“你是医生,是医学博士,你从事的工作那么伟大,这世界上还有无数人等着你去救,所以你要把自己全都奉献给你的理想?”

    洛琪珊见他脸色不对,不由得感到心痛……他果真是不会让她去的。她该把这看作是对她的在意吗?她该高兴还是不高兴?

    就在洛琪珊呆滞之际,晏锥却突然不耐地说:“随便你去不去,我不发表意见,腿长在你自己身上,你想去哪里是你的自由。”

    说完,晏锥转身就走,进了病房,关上门……洛琪珊愕然,他刚才说什么?不发表意见?那是什么意思?究竟同意还是不同意?或者说,这件事他根本就不重视吗?她这么晚了还来医院就为了说这个事,难道都是多此一举?

    洛琪珊心里很不是个滋味,晏锥对她hǎode时候就跟喝蜜糖似的,可是他一旦冷漠,那简直就是令人抓狂!

    火与冰的双重极致感受,洛琪珊都从晏锥身上领略了。

    酸楚的感觉在心头肆意蔓延,洛琪珊离开了医院。今晚晏锥还是会留在病房守夜,她也没必要回大宅去孤零零地躺着。她想回家去看爸妈,至少那里还能给她温暖,是她永远的港湾。

    洛琪珊没有立刻做决定,她需要冷静地思考一下,回去再跟爸妈说说。

    而洛琪珊不zhidào,晏锥为什么那样反应,像是真的不在乎,可实际上,晏锥心里也是受到很大的冲击,但是他脑子里一下灵光涌现,忽然想到,或许洛琪珊是故意这么说来试探他的?试探他是不是真的爱她,会不会开口挽留她,或许根本就没有那封邮件的事。

    嗯……多半就是这样。晏锥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女人嘛,即使是像洛琪珊这样的,也还是难免会撒撒娇,想要男人哄着吧,可偏偏晏锥现在没有哄人的心思,他就只盼着爷爷的身体早点好起来。

    第二天。

    洛琪珊收到了兰姐发来的消息,关心一下她究竟走不走,洛琪珊也告诉了兰姐,晏锥的态度。

    很快,这件事就在几个女人之间传开了。原来是昨天洛琪珊在俱乐部时,加了兰姐水菡她们几个的微信,自己人有个群,现在,洛琪珊的事立刻就被另外几个女人zhidào了。

    女rénmen开始在群里冒泡,纷纷说晏锥怎么能这样呢?太不了解女人的心思了,怎么不挽留珊珊?

    洛琪珊无奈,她已经猜不透晏锥怎么想的了,昨晚他那么洒脱地说“随便你去不去”,洛琪珊心里真是拔凉拔凉的,他的漠不关心,刺痛着她。

    “真是奇怪,晏锥变得这么梗了?”水菡发了一条消息,还附加一个流汗的表情。

    童菲说:“难道是男人每个月都有的几天烦躁期?”

    “姐妹们,不如干脆把晏锥拖出来捶一顿?”小颖说。

    下边紧接着就是一排省略号感叹号……

    “小颖,你已经被你老公同化了,现在都zhidào捶人了,帮主夫人!”

    “压寨夫人吧,哈哈……”

    小颖立刻抗议:“我是为珊姐好啊,男人有时候得瑟,其实说不定就是欠揍欠喷呢?”

    看到她们的对话,洛琪珊都忍不住要笑了。

    “小颖妹子,v587!”

    “……”

    群里热闹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声讨着晏锥,最后,还是水菡想出了一招绝世妙招!

    几分钟后……

    这些人的朋友圈里出现了一则链接,还附上图片……这是什么?这是水菡在网上找的资料,内容是一位无国界医生在非洲去了八次,救助了无数人,可最后终于死在了那片土地,没有再回来。

    这么一发,顿时引来很多人在下边评论,晏少居然是第一个,紧接着是兰姐,小颖,童菲。

    晏锥当然也有水菡的微信,他也看到了,顿时是浑身一紧……啥意思?这是什么情况?这么巧,昨天洛琪珊才说要去当义医,现在水菡就发这种?不是成心添堵吗?添堵,就是要你添堵的啊大爷!!!【求客户端的双倍月票,今天9千字更新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