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 老婆我爱你
    晏锥哪里zhidào怀里的女人都快笑傻了,憋着笑好难受,但是必须憋着啊……好容易看到这么抓狂,不仔细欣赏怎么行?

    “怎么不说话?我问你呢,是不是那小子又缠着你?说啊!”晏锥黑着脸,但就是藏不住眼底的紧张。

    这男人啊,真是够闷的,不受到极大的刺激就跟个闷葫芦似的,现在激动了,zhidào危机了,再不出手的话,都kěnéng被男人盯上,他还怎么淡定得了。

    胸膛的位置传来洛琪珊闷闷的声音:“没……蓝泽辉没有缠我。”

    洛琪珊再次地在心底对蓝泽辉抱歉……

    晏锥闻言,脖子一梗,冷哼道:“没缠?还说没缠?他都要跟着你去国外了,这叫没缠?这小子太欠揍了,以为我没脾气是吧?你们还私下加微信,我允许了吗?岂有此理,简直没把我放在眼里!删掉,拉黑他!立刻,马上!”

    说着,晏锥眼神一扫,看到了洛琪珊的手机,猛地抓起来……可就在这时,晏锥忽地脑子里灵光一线,脸色变了。

    “不对,那是水菡发的朋友圈,不是你发的……你和蓝泽辉没加微信,难道他加的水菡的?不对……”晏锥倏然攥紧了放在她腰上的手,恶狠狠地盯着她:“你们联合起来骗我?根本没蓝泽辉这回事,是谁冒充他在朋友圈评论的?是不是你?”

    洛琪珊这回竟没有生气,虽然他这么凶,可是,她已经zhidào他对她的紧张程度了,所以,她能窥探到他眼底藏着的疼惜和情意。

    看透了这一点,洛琪珊便有恃无恐,仰着小脸笑米米地说:“老公大人,你有没有闻到这屋子里有股什么味儿?”

    “嗯?什么味儿?”晏锥下意识地问道。

    “是酸味儿啊!咱家的陈年醋坛子都打翻了,你没闻到吗?”洛琪珊娇嗔地瞪着美目,波光流转之间,说不出的魅惑风情,只看得晏锥心头一荡……

    “好啊,你胆子越来越大了,联合水菡她们一起挤兑我,还找人出来冒充蓝泽辉,你们……一群女骗子。”晏锥愤懑的表情也有些虚了,他该感谢那个冒充蓝泽辉的人吗?如果不是那样刺激他,他现在还在医院呢。

    洛琪珊搂着他的脖子,轻轻蹭着他的脸颊,小声说:“老公,这次你猜错了,真不是我们几个骗你的,是大哥,他用另一个手机在大嫂朋友圈里冒充蓝泽辉,哈哈,还是大哥最了解你,否则,你会舍得来找我吗?我又怎么zhidào你原来这么紧张我在意我?”

    晏锥愕然,想不到居然是大哥?

    这……不愧是两兄弟,看来最知心的人就是大哥!可是,大哥啊,这样是不是让人糗大了?

    晏锥俊脸涨红,脾气都发不出来了,总不能教训大哥一顿吧,其实说着的,大哥这招真狠,没有比这更管用的招了。

    洛琪珊见晏锥的脸色缓和了,她的心情也跟着明朗起来,紧紧抱着他不放,整个身子都贴上去了,还故意在他颈脖呼着热气,她分明看到他的喉结一阵滚动,感到他的身体在紧绷。

    “老公,别纠结这个事了,我zhidào你心里还是有我的……你zhidào我这几天多难过吗,我好想你,每天晚上都梦到你,可是醒来以后你不在身边,我的心都空荡荡的……老公,我们别冷战了,我不喜欢那种距离感,我就喜欢这样粘着你抱着你,我才会舒坦。”洛琪珊柔软的声音饱含着感情,眼眶微微发热,心潮澎湃。

    晏锥站在原地,任由她抱着,没说话,不zhidào他在想什么,到底是冰释前嫌了还是要继续冷落下去?

    这一愣神,对洛琪珊是种煎熬,她不zhidào要怎么样才能将这么闷闷的男人给撬开,他的心门,她摸到了,只差破门而入了。

    晏锥的沉默,惹毛了洛琪珊,下一秒,只见她推开了他,气汹汹地冲到衣柜面前,打开,迅速从里边拿出一个什么东西,手里寒光一闪,不见了……

    晏锥盯着一步步靠近的女人,她凌厉的眼神霸道的气势,让他感到不妙,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你要干嘛?”

    洛琪珊第一次笑得这么冷森森的,站在他身前,蓦地手一扬……她拿着一把亮晃晃的手术刀!

    晏锥微微一惊,倒抽一口凉气,下意识地退后一步:“冷静……有话好好说,不需要动刀子吧?”

    “冷静个屁!你zhidào我多痛恨你这样冷静吗?你都已经找到我家来了,为什么还不肯原谅我?为什么还要让我伤心?不管遇到什么事你都冷静,真正地爱一个人怎么kěnéng每件事都保持理智和冷静的?晏锥,我现在问你几个wènti,你必须老实回答我,否则,别怪我刀下无情!”洛琪珊凛冽的目光就跟她手里的刀子似的,这架势,怎么看有点像个女杀手而不是女医生了?

    晏锥抿了抿唇,又往后退了一步,可洛琪珊趁机上前一步,刀子依旧在距离他的脸三寸的地方。

    “咳咳……你问吧,我听着。”

    洛琪珊咬牙,晃了晃刀子,忿忿地说:“你,哪个女人对你最重要?”

    “当然是我妈啊,她生了我。”

    “除了你.妈之外!”

    “那当然是……”晏锥忽然变得嬉皮笑脸的,冲着洛琪珊说:“当然是你啊。”

    “你最爱哪个女人?”

    “我妈。”

    “……除了你.妈之外!”洛琪珊的刀子又近了一寸!

    “那……还是你。”晏锥笑得更灿烂了,只是这货的手慢慢抬起来,企图想要去抓洛琪珊的手腕但是他忘记了,洛琪珊也是学过跆拳道的,不是软柿子!

    “老实点,别乱动!”

    晏锥无奈,一下子觉得医生的刀其实挺恐怖的。

    “珊珊,别激动,你看我都已经回答你的wènti了,你就把刀放下好吗?”晏锥的语气很软,有点像哄小孩子。

    洛琪珊哼哼两声,一把将晏锥拽着,往她chuang上一推,随即自己压上去……

    “最后一个wènti,你考虑了几天,觉得我们这段婚姻还有必要维持下去吗?你会不会跟我离婚,会不会爱我一辈子?说!”

    晏锥一脸黑线……这些话怎么听着有点豪强霸占的意思呢,哪有女人这么问自己老公的?拿着手术刀,也不嫌太破坏气氛么,这些话本来可以说得很浪漫的嘛。

    晏锥觉得,要是自己敢说个不字,那手术刀指不定真的就落下来了,此刻他才醒悟,以前见洛琪珊凶的时候那根本太小儿科,现在才是真的母老虎,并且还是一只要伤人的母老虎!

    “咳咳……珊珊,我已经想好了,我这辈子铁定就只有你一个老婆,真的,我们会白头偕老的。”晏锥两只瞪出来了,手术刀就在距离眼睛一寸的地方,好险啊!

    “会不会爱我一辈子,你还没回答这个呢!”

    “爱,绝对爱,必须爱呀!”晏锥这次回答得很干脆,声音也响亮……实际上是要抓狂了。

    下一秒,洛琪珊笑了,啪……刀子仍在了地上:“真shide,早说不就好了嘛,害我出动我的终极道具,好像我很凶似的,其实我一点都不凶,我很温柔的嘛,老公……”

    晏锥浑身一麻……天啊,这还叫不凶光?刀子都出动了还不凶?

    洛琪珊说着,整个人都压在晏锥身上,霸道地抱着:“你说过会爱我一辈子,我们要白头偕老,你不准反悔!”

    “可是刚刚你用刀子威胁我的,那些话是才说的……”

    “什么?被逼?你再说一次!”洛琪珊想要直起身子,但却被晏锥拉住了。

    晏锥捧着她的脸,将她拉下来,狠狠地吻上她的唇……

    “逗你玩的……我刚才说那些话,是我的真心话。”晏锥将这些声音灌入了她的口腔她的肺部,点燃了她热情和滚烫的灵魂。

    “唔唔唔……你说的……不是我逼你的……是真心话……唔……”洛琪珊乐呵了,开心得像要飞起来,吻着他的唇,甜蜜都融化在这一刻了。

    缠.绵之际,晏锥低声呢喃:“老婆,下次不要用手术刀玩了。”

    “嗯,好……不用手术刀……”洛琪珊含糊地答应着,又加了一句:“改用手术钳……”

    “老婆,温柔点……不要动用凶器。”

    “唔……老公,你不也是对我动用凶器么……啊……”洛琪珊一声羞人的嘤咛,抱住了他的腰身,地迎接着他。这久违的欢愉,两人如同鱼儿入水般欢快,自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