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 晏锥又被收拾了
    才不过是几天没亲热,可这夫妻俩就像是熬过了很久似的,热情、激烈,尽情地释放着满满的爱意和思念,仿佛是要把这缺失的几天给补回来一样。

    没人进来打扰,小两口一直到中午时分才消停了,佣人也很识趣,愣是没上来叫吃午饭。

    晏锥满足地靠在枕头上,洛琪珊懒懒地躺在他胸膛,面色潮红,余韵撩人,流露出几分妩媚的风情,性.感动人,泛着粉红的肌肤上,有几处浅浅的淡淡的痕迹,是爱的证明。而她的嘴唇也微微红肿……被晏锥亲的。

    两人这样紧紧依偎着,无声胜有声,彼此都在心里感叹……还是这样好啊,那什么冷静冷静,都是在浪费时间,夫妻嘛,小摩擦是难免的,只要互相谅解,不去将wènti放大,互相包容一下就过去了。

    这样亲亲热热的,粘着抱着,才是两人最喜欢的方式。在这一点上,晏锥和洛琪珊还真合拍。

    呼吸着彼此的呼吸,感受着这一份静谧中的温馨,这心呐,甜滋滋的,也安定了,也踏实了,不像前几天那么烦躁不安。

    洛琪珊轻轻动了动,抬眸看着他精巧的下巴,小手在他胸膛上无意识地划着圈圈,嘴里小声说:“老公,你是不想我去医疗小组吧,那我就回复他们说我不去了。”

    软软的声音,像棉花揉在他胸口……他突然握住了胸前这调皮的手,紧闭的墨眸倏地睁开,犹如绽放万点星芒,深邃不见底的双眼好像有魔力似的要将她吸进去,而他嘴角却是挂着温润的笑意:“真不去?你能舒坦吗?你甘心吗?不会以后因为这件事而耿耿于怀吧?”

    一连串的问号,句句戳在洛琪珊心上,好犀利!问得精准。

    洛琪珊清亮的大眼滴溜溜转动,笑着说:“人生哪youshi事尽如人意呢,总有一点缺憾美的。我现在不是单身,是有家庭的人了,不管做什么决定都应该考虑到你嘛……嘿嘿,这可是你说的,我很虚心受教吧?”

    “嗯,bucuobucuo,孺子可教。”晏锥满意地点头,欣慰的笑意发自内心,可他眼底却掠过一丝疼惜,随即抱在她肩上的手一紧……

    “珊珊……”晏锥的声音忽然变得有点轻飘飘的,洛琪珊一愣,认真地看着他。

    “我觉得这件事可以折中一下,你不必去国外那些贫困国家,可以参加国内的医疗小组,国际红十字会不是有志愿者队伍在这边的吗,你打听一下,可以跟着去山区,时间嘛,不能太久,顶多几个月就必须回来。这是我的底线了……”晏锥幽幽地说,语气里带着一点怅然,却也有他对她的爱意和理解。

    洛琪珊呆呆地望着晏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居然会这么说?

    她满以为就是不能去的,说实话,她心里是有不甘和难以释怀,可她最终还是将自己那一套根深蒂固的观念做出了改变,变得来适应这个社会和家庭了,她有遗憾,可她不后悔,只要晏锥不让去,她就真的不去了。但令人惊喜的是,他想出了这么个适中的法子,既能让她去做想做的事情,又不至于离家太远,在国内,怎么都比在国外要近得多吧。

    洛琪珊只觉得胸口发涨发酸,被晏锥感动得一塌糊涂,半个身子趴在他身上,亲昵地蹭着他的脸颊,开心地说:“老公你对我太好了!”

    “嗯,现在zhidào我好了?先前不zhidào是谁用手术刀威胁我的……哎,我怎么会娶了个医生呢,还是个喜欢动刀的医生,我觉得我的后半生人身安全很值得考虑。”晏锥故意唉声叹气,实则偷瞄着她的脸色。

    果然,洛琪珊尴尬了,脸更红,有点不好意思,越发温柔地蹭着他,有点像在撒娇:“哎呀老公,你是男人,大气一点嘛……你的后半生只会更安全,放心吧,我是医生,我会好好照顾你的,让你健健康康的,啵儿!”最后还在他脸颊亲了一口。

    晏锥很享受这样的时刻,美滋滋的,现在很温柔,他就觉得世界真美好啊……想起那亮晃晃的手术刀,他还是有一点点的顾忌,不是怕她真的会伤害他,只是怕万一那刀子没拿稳,误伤就太冤枉了。他现在也发觉,洛琪珊吃软不吃硬,看来以后要多哄哄她,让她更加爱他,她就不会舍得动刀子了嘛。

    “老公……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突然改变主意啊?我以为你不会答应我去当义医的。”洛琪珊眨眨眼,亮晶晶的眸子像两颗黑葡萄。

    晏锥眼里的柔情变得厚重起来,手指玩着她的发丝,淡淡地说:“我什么视乎明确表态说我不会答应你去了?昨天在医院,我只不过是因为听到你说这件事,感觉很突然,所以有点情绪,才会说随便你决定,其实我并没有否定全部,明白吗?你以为我的思想就那么狭隘么?真正救死扶伤的医生,无论是谁,都是值得每个人尊敬的,而去一些落后国家或地区当义医的医生,说他们是不拿武器的一线战士,这话一点都不夸张。人类啊,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什么年代,不管科技多么发达,最终都还是需要这些具有奉献精神的人存在。珊珊,你zhidào吗,我很认同你的理想,我也为你而感到骄傲。”

    这温润如泉的声音缭绕在她心田,滋润着她,有种比春风还要温暖的感觉,听到他最后那两句,她先是一愣,然后咬着唇,再然后……眼眶湿润,抑制不住的湿意终于还是汹涌了下来,豆大的泪水无声的滑落,数个呼吸之后,抱着他,放声大哭。

    强悍如洛琪珊这样的心理素质,太少会哭了,但现在她就是在狠狠哭,哭得十分嘹亮……

    此时此刻,她也只有用哭声还传达心头的复杂情绪了。

    他为她而骄傲。这句话,是洛琪珊听到过的最动听的声音,胜过一切甜言蜜语,胜过她之前获得过的任何一句赞美和褒奖。所有人都可以不必理解她的理想和观念,那不要紧,只要晏锥能懂,便已足够。

    而他不仅能懂,他还在支持她,以她为荣,这是她万万想不到的惊喜。

    爱老婆疼老婆的男人也不少,但真正能让男人为她感到骄傲的,不多。

    晏锥说得没错,洛琪珊这样的女人太稀罕了,用万一挑一绝不夸张。她才二十五岁就能有如此高尚的情操和神圣的理想,跟她想必,别说是同龄人了,就算是比她年长很多的人都该要自惭形秽。

    洛琪珊拥有金子般的品德,这样的女人,晏锥怎能不爱?外表即使再美,终究还是需要心灵去支撑,而洛琪珊内外兼备,如此的稀世珍宝,若晏锥都不懂抓住,那他就真是傻了。

    晏锥的理解和包容也让洛琪珊深深地感动,越发坚定了对婚姻的信心,直到现在才开始觉得自己与晏锥是真正的一家人了,隔阂,矛盾,都已经化解,感情再次上升一个高度,她可以放心地去实现她的理想,不必担心他,不必担心会对两人的感情有影响,因为她相信,哪怕是几个月不在家,晏锥也不会有任何wènti。

    很快,晏锥手机上某个群里就出现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晏锥和洛琪珊亲密地靠在一起,窝在被子里,笑嘻嘻的,伸出手做胜利的手势。

    这照片一发可不得了,晏少和水菡他们立刻跑来围观,刷刷刷一连串字幕出现。

    杜橙说:“哇塞,太生猛了,动作这么快?这是穿越了吗?”

    亚撒说:“晏小子终于开窍啊,不容易啊,铁树开花啦!”

    兰姐说:“妹子太棒了!”

    童菲说:“啧啧……该不是还没吃午饭吧?真是蛮拼的。”

    小颖说:“哈哈,不用拖出来揍了,珊姐威武!”

    水菡说:“我要马上转发给爷爷看,哈哈哈……”

    晏少说:“老弟,这是你活了三十年来所干的最爷们儿的事!”

    梵狄最后冒出一句:“那chuang边亮晃晃的是什么东西?手术刀?这玩意儿居然都用上了,我可以想象晏锥怎么沦陷的过程……嗯,容我脑补一下。”

    “噗嗤……”

    “噗嗤……”

    “……”

    晏锥望着梵狄说的话,顿时脸绿了,两道凌厉的目光盯着地板上的手术刀,心里可是肠子都悔青了……手贱啊,发什么照片,不小心拍到地板上那手术刀的半截,这下可好,这群人都是太擅长脑补了,若是真被他们想象到是什么,他这脸啊……

    “老公……”洛琪珊使劲憋住笑,甜甜地问:“饿了吗?我们吃饭吧。”

    晏锥咬咬牙,黑着脸叮咛一句:“你记住,不准告诉他们关于手术刀的事,否则……哼……”

    “zhidào啦zhidào了,我一定不会说的,放心!”洛琪珊温柔地诱哄着。

    “千万不能说!”

    “嗯,我坚决不说,不管他们怎么威逼利诱我都不说。”

    “……”

    只是不说就成了?殊不知以晏少梵狄为首的这一群人,男男女女那脑子一个个都已经变得很精了,大家都是已婚人士,夫妻间那点事儿,简直太清楚不过了,用脚趾头都能想到那手术刀是被谁拿在手里威胁谁的……那画面太美,令人不敢直视啊。

    这两口子是消停了,两人穿好衣服准备下去吃饭,可一走到楼梯口就遇到了洛凯旋。

    洛凯旋看起来脸色不太好,像是很生气的样子,洛琪珊不由得一惊。

    “爸,您这是……”洛琪珊疑惑地问。

    洛凯旋两只眼睛盯着晏锥,愠怒地低吼:“你……你说,刚才是不是欺负我女儿了?我就zhidào你们不对劲,昨天珊珊回家来闷闷不乐的,敢情是你们吵架了,你今天还要上这儿来气她?”

    这……洛琪珊与晏锥都感到莫名其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了?

    “爸,此话怎讲?我没有起伏珊珊啊。”

    洛琪珊也赶紧说:“对啊,爸,晏锥没欺负我,您这是怎么了?”

    洛凯旋冷哼一声:“你别护着他!”

    说完,一把拽住了晏锥的手腕,愤懑地说:“看到没有,你欺负了我女儿,可她还在为你说好话,护着你,你……你什么时候能长点心啊!跟我到书房去!”

    洛凯旋怒气汹汹,拖着晏锥就往书房走。

    洛琪珊紧张地跟上去,一边冲着父亲的背影喊:“爸爸……您快放了他……youshi好好说嘛,爸爸……”

    “砰!”书房的门重重关上,洛琪珊都进不去了。

    这时,佣人急忙跑过来问:“小姐,晏二少爷明明就是欺负你了,干嘛还要护着他啊,我在门外听到你哭了,哭得好惨,我当时就想冲进去的,可是你的房门反锁了……不过不要紧,我已经告诉先生了,先生会为小姐做主的。”

    洛琪珊尴尬了,这才zhidào为什么父亲会以为晏锥欺负她,原来是佣人去说了听到她哭。

    这误会可大了,晏锥被冤枉了。洛琪珊望着书房的门,一脸歉意,只能祈祷,可怜的晏锥啊,别被老爸收拾得太惨……【这章四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