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老婆,今晚我会好好爱你
    临行前总是很忙碌的,洛琪珊虽然是行李早就准备好了,但最主要是她还在琢磨着该去见一个人——蓝泽辉。

    洛琪珊对于蓝泽辉心有歉意,这源自于她的善良。因为不能回应他的感情,而他做的事情又都是跟蓝覃不同的两面,尤其是,他还将公司还给了洛家。他是一个值得交的朋友,洛琪珊不希望他过得消沉。上次在医院见到,他很憔悴,不知道现在他有没有好些呢?

    蓝覃都被放了,蓝泽辉身为他儿子,内心深处并不是真的痛恨自己的父亲,更多的是无奈和得不到父爱的失落。

    蓝泽辉为洛家的宽宏大量而感激的,他只是向洛凯旋夫妇登门道谢,却没有去见洛琪珊。只因为现在他的想法跟以前不一样了,他知道洛琪珊和晏锥是真心相爱,他只想默默地记着这个女人,远远地望着她,只要她过得好,他便不去打扰了。

    只是他没想到,洛琪珊会不请自来,就在这个寒冷的冬夜。

    蓝泽辉家楼下不远有一间咖啡厅,洛琪珊约他在那里见面。

    蓝泽辉的惊喜程度可想而知,本来是无精打采的,但在接到洛琪珊的电话时,他整个人都好像亮了起来。

    一走进咖啡厅,蓝泽辉一眼看到坐在角落里那个绝美的女人……她是灿烂的宝石,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会发光的。

    蓝泽辉欣喜的神情微微一愣,他看到了坐在另外一张桌子的男人,竟是晏锥。

    晏锥也来了?蓝泽辉心头一酸……毕竟是自己喜欢的女人的丈夫,这样一起出现,看在蓝泽辉眼里,当然是会有点吃味儿的,可他没生气,仔细想想,晏锥陪洛琪珊来,这很正常。况且,晏锥坐在另一张桌子,与洛琪珊分开坐,这就足以说明夫妻俩对他还是尊重的,来见面,他可以跟洛琪珊单独说话,晏锥只是在另外一张桌子看着,蓝泽辉不会觉得拘束。

    洛琪珊在抬手跟蓝泽辉打招呼,旁边晏锥和蓝泽辉的目光短暂地交错了一秒,那只有男人之间才会懂的眼神,格外有深意。

    蓝泽辉的脸色看起来还是比较苍白,这使得他儒雅的气质中又增添了几分令人心疼的气息,下巴浅浅的胡渣也是两天没刮了,淡淡的沧桑……可他还是很亲切地跟洛琪珊问好,笑得很和煦。

    “我真没想到你会来找我……”蓝泽辉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这个,简单却又包含了他此刻的千头万绪,复杂心情。

    眼前的女人,比上次看到的时候更美了,好像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润泽的光芒,尤其是粉红嫩滑的脸颊,健康自然的气色,明眸皓齿,蓝泽辉觉得这是自己见过的最好看的素颜了。

    这难道就是应验了那句话——恋爱中的女人最美。

    洛琪珊手捧着热奶茶,指指蓝泽辉面前那一杯:“替你叫了香草味的奶茶。”

    “谢谢。”蓝泽辉低头喝了一口,略微缓解一下紧张。

    不是因为晏锥在,他才紧张,而是在喜欢的女人面前,他会不自觉地变得有点忐忑,而这又是一个他单恋的女人,他要说些什么才好?

    似乎是千言万语都堆积在心头,一时间还没有头绪。

    洛琪珊平静地看着蓝泽辉,美目里含着笑意:“我明天要走了,参加了国际红十字会的医疗小组,去云南山区,今天特意来跟你道别的。”

    蓝泽辉闻言,黑眸缩了缩,捧着奶茶的手也抖了一抖,心里顿时涌起了一股愁绪。

    “什么时候回来?”蓝泽辉忍着想要抱她的冲动,眼里那藏匿的情意化作点点星光。

    “半年。家里人说了,让我最多只能娶半年,半年后就要回来……这对我来说已经是一种恩赐了,如果家里人不理解,不同意,我也没办法去实现自己的理想。”洛琪珊轻柔绵软的声音漾在这空气里,悦耳,却又让蓝泽辉有种隐隐心痛。

    她要走了,去山区,半年……

    “你……在外边要注意安全,别太拼了。你得记着,你是去救人治病的,首先你的人身安全才是第一位,否则你怎么能治病?好好照顾自己啊……”蓝泽辉碎碎念着,显得有点啰嗦,可这正是他不放心的表现,他的关怀,也只能在这临别时向她诉说了。

    洛琪珊心里暖暖的,这个男人,虽然她这辈子注定是没办法回应他的感情了,可他还是对她如此的关心,细细地叮咛,很像是她的兄长。

    洛琪珊都听着,有时会点点头。她还感受到右前方会飘来两道火辣辣的目光,那是晏锥。他的两只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这边呢,如果蓝泽辉有半点不规矩的举动,晏锥就会杀过来……

    不过只是这虎视眈眈的目光都已经够吓人了。

    “方便的时候就打个电话,让我知道你还是好好的,这样我才放心……”蓝泽辉低沉的嗓音里透着一丝小心翼翼,他其实没把握洛琪珊会不会给他打电话,但他忍不住这么希冀着。实在是担心她在山区里会过得怎样,即使是厚着脸皮,他也要说这句话。

    洛琪珊爽快地答道:“知道了,我会打电话的。不过,蓝泽辉……”说到这,洛琪珊明亮的大眼里多了几分柔软:“你要记住上次答应过我的,你会振作,会照顾好自己,不会消沉下去。如果我回来看到你还没做到这些,我会很失望。我期待的是看到乐观开朗的蓝泽辉,而不是一个要死不活的躯壳,你明白吗?能做到吗?”

    蓝泽辉身子微微一震,竟是差点掉下泪来……她临走都不放心他,特意过来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说这些话,激励他。但是他很清楚,她这样的感情不是爱,是友情加上对他的歉疚之情。

    遗憾,心痛……这一生,他只能是她的朋友,假如他贪心,假如他使坏,那么就连朋友也都不是了。

    蓝泽辉快速仰脖子连喝几口奶茶,借此动作来掩饰他眼里的湿润。再将杯子放下时,他又恢复常态了,只剩下脸上那一抹淡淡的笑。

    “珊珊,放心,我能做到的。等你回来的时候,我又生龙活虎的了。”蓝泽辉干脆地说,轻笑着,让人看不出他心里的难受。

    紧接着,蓝泽辉又补充了一句:“我爸的事,我还没跟你道谢。我觉得,谢谢两个字已经不足以表达我的感激了。”

    洛琪珊美目里闪过一丝狡黠:“要谢我?你振作起来,就是对我最好的感谢了。”

    蓝泽辉一愣,随即也禁不住哑然失笑:“好,半年后再见,我会是不一样的我。”

    “OK,一言为定,我可是拭目以待啊。”

    “一言为定!”

    “……”

    说完,两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那一抹光亮,是祝福。

    旁边传来某男的咳嗽声,别以为他是真的咳嗽,只是在提醒洛琪珊,时间差不多了。

    这还真是监督得很到位的嘛。不过这也难为晏锥了,陪老婆来见一个单恋她的人,一般男人可没这度量的。晏锥是有恃无恐,他对洛琪珊的感情有信心,同时他也知道,如果不让洛琪珊在临走前见一见蓝泽辉,说点鼓励的话,恐怕她走之后就会有牵挂了。不为别的,只因为她的那一份善良。

    洛琪珊告别的蓝泽辉,晏锥牵着她的手离开了咖啡厅,蓝泽辉独自一人走回家,虽然只有几步路的距离,却让他感觉到一种深深的孤独。

    望着洛琪珊和晏锥离去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了,蓝泽辉才转身往回走……这条回家的路,走过无数次了,不知道哪一天才会有一个人陪着一起走呢?

    蓝泽辉记得与洛琪珊的约定,等下次再见时,他会以另一个崭新的面貌出现,再也不会在他身上看到憔悴的影子。或许他真的应该重头开始了,抛开过去,迎接新的一天,开始新的生活。

    回到家的两口子,心情轻松,直接去浴室洗澡了。临别在即,明天便要暂别,这注定会是一个激.情澎湃的夜晚。

    浴室里,洛琪珊舒舒服服半躺在浴缸,晏锥拿着搓澡巾,温柔而又周到地在为她擦背,那双闪闪发亮的墨眸里燃烧着暗色的火焰,大手滚烫,惹得洛琪珊时不时轻颤着,娇嗔地瞪着他:“你故意的是吧,搓澡就好好撮,别……别闹。”

    “这怎么是闹呢……老婆,我撮背撮得还行吧?今晚我会好好疼你的……”这语带双关的话,让洛琪珊羞红了脸,她知道,这个憋了一天的男人就要蓄势待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