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的激。情、璀璨,热烈,尽情地释放浓浓的爱意,将这个冬夜变得无比暖和。23us温柔的呢喃,贪恋地索取,如火树银花,在无边的黑夜里绽放出夺人的亮彩。

    晏锥的精神很好,洛琪珊也舍不得睡,一次次的痴缠,累了就依偎着休息,恢复体力之后再战……临别在即,还有什么可害羞和矜持的?迸发出的是比平时更多的热情,燃烧着彼此的心,点燃了灵魂……

    直到天蒙蒙亮,这卧室里终于是消停了,两人都累得精疲力尽,可是都很满足和享受,紧紧抱着,契合在一起,说着甜蜜的情话,仿佛每个字都是万分珍贵的,生怕错过了,仔细聆听着。

    洛琪珊微微发肿的红唇闪着水泽的光亮,是被他被亲肿的,雪白的肌肤上有着浅浅的几处印记,也是他的杰作。他爱得那么有力,像是要在她身上烙印下属于他自己的痕迹。

    洛琪珊绯红的脸颊染上了醉人的颜色,轻声呢喃:“老公,我不在的时候你要记得想我啊……我们每天都要通电话……”

    “嗯,必须的,一个电话还不行,只要你想我,随时都可以打。”

    “嗯嗯……老公,半年啊,你能耐住半年的寂寞吗?”

    晏锥咬咬牙,揽在她腰上的手一紧:“耐不住又如何,也得忍啊,大不了多辛苦辛苦我的五指山了。”

    “噗嗤……”洛琪珊笑了,他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她心里可是甜滋滋的。

    “你呢?医疗小组里不少外国人吧,你对外国男人应该不怎么看上眼的?”

    “哈哈……你还担心这个啊?对自己这么没信心?”洛琪珊俏皮的大眼盯着他,捏捏他的下巴,笑得合不拢嘴。怎么办,越来越爱看他紧张的样子了。

    晏锥扁扁嘴说:“我可能会没信心么?我只是想提醒你,如果、万一……遇到有什么人对你有*企图,你就放手给我打,打成猪头,医药费我付。”

    这男人,说得轻松,可是洛琪珊却在听似玩笑的言语中感受到了一股狠意。

    “知道啦,我好歹也是学过跆拳道的,自保没问题,放心。”

    “嗯……睡吧,下午你还要上飞机,现在只能睡五个小时了。”

    “好……睡觉。”

    两口子亲昵地抱着,自然而又温馨,就这样入睡了。

    暖暖的爱意充斥在心间,睡觉踏实,睡得香甜。

    虽然是离别,但却并不悲伤,因为是他的爱在伴随着她去飞翔。如果她是一只鸟儿,他就是鸟儿那双翅膀。不悲伤,因为彼此的心都融化成一体,就算相隔千里,这颗心却是从未离开过。

    爱一个人,不该是禁锢对方的身心,而是为对方撑起一片晴天,包容和理解就是云彩,爱和信任就是艳阳。这就是一片美丽的天空,在那里有鸟语花香。

    晏锥的开明,是洛琪珊能成行的关键,只有他同意了,家人才会同意,否则一切面谈。

    从这一点就能看出,晏锥和洛琪珊的思想境界是相同的。她的理想,她的事业,她那种美好伟大的情怀,他能理解,能懂,还能支持。如果换做别人,兴许根本就做不到这样。

    这个男人,她怎能不去爱?怎能不珍惜?

    而晏锥也知道,他对洛琪珊的支持,会加深她的爱,会让两颗心更靠近,会让婚姻生活更加巩固,牢靠。

    下午。来送洛琪珊的人还真不少,家人和朋友都来了,在晏家大宅门口热热闹闹的一串送行队伍。

    满满的叮咛,是洛琪珊最重要的行李,家人和爱人的关心,牵挂,她都珍藏着,将会一路陪伴着她,带给她动力和温暖。

    最后,由晏锥送洛琪珊去机场,其他人都留在了大宅。留给这夫妻俩一个单独的空间,让他们好好说说话。

    晏锥不急不慢地开着车,洛琪珊坐在副驾驶的位置,静静地看着他,只觉得怎么都看不够。

    气氛一度有点沉闷,晏锥忽地笑笑,陶侃到:“你就多看看我,去了山区可没像我这样的大帅哥给你看了,先饱足眼福。”

    这么自恋的话,一下子就将洛琪珊逗笑:“是是是,你最帅啦,如果能像童话里的拇指姑娘那样把你变得像拇指那么大,我一定会把你随身携带的。”

    “嗯……然后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就把我放出来,白天我又变小藏在你口袋里。”

    “哈哈,就是这样,好玩吧。”

    “你把我口袋里的东西摸出来一下。”

    “呃?你口袋?”洛琪珊好奇地去摸晏锥的衣服口袋,果然摸到一个冷冰冰硬邦邦的东西。

    掏出来一看,洛琪珊先是愣了两秒,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这……防狼器,哈哈哈……你竟然给我准备这个?哈哈哈……”

    晏锥俊脸一热,一本正经地说:“我这是怕你万一被人欺负,有这东西带在身上,有备无患。”

    洛琪珊笑归笑,可笑着笑着就眼角湿润了,她能体会到晏锥是有多么担心她。

    有那么一瞬间,洛琪珊甚至想叫晏锥调转车头回家去了她不走了。可是,这念头只稍微冒出来就被她狠狠压下去……每个人的生命里,除了爱情,还有其他重要的东西,还有很多值得去做的事情。而她现在不是去玩,是在实现自己的理想,她不仅仅是喜欢当医生,她更想给病人带去希望。她喜欢看着那些穷孩子们被照顾时那种纯真的笑容,她想用自己微薄的力量为孩子们做点什么。

    假如她现在就打道回府半途而废,她会瞧不起自己,她一定会后悔的。当这执念难以放下时,她就必须去实现,之后才能安心待在家里。

    洛琪珊终于还是忍住了,坚定了这颗勇往直前的心。

    到了机场,在安检口,洛琪珊和晏锥难舍难分,牵着手,她舍不得进去,他也舍不得放。

    千般叮咛,万般爱意,都是对视的眼神中,彼此传达着。

    不管这机场有多少人,洛琪珊此刻抱着他,捧着他俊美的脸,深情款款地凝视着,对着他粉红的唇,深深地吻了下去。

    这毕竟是国内,虽说这当众亲吻,并不是新鲜事儿了,可当真正发生时,也引来了不少人的注目。

    有人在窃窃私语,有人竟拿出手机在拍照……大多数前来送别的人是被这一幕所感动的。

    临别了,大胆一回又怎样?她是火辣的洛琪珊,她是与众不同的洛琪珊,她是不在乎别人眼光的洛琪珊。

    痴痴缠缠,这一吻,难解难分,留恋不已,两人都在这呼吸交融中深深地记住了这动人心魄的时刻。

    谁说离别一定是有眼泪的,今天洛琪珊就不哭,因为她有晏锥的爱,她该高兴,该庆幸,该欢呼。今生能有这样的男人成为她的老公,她觉得一定是自己当医生救过很多人,积德了,所以上苍才会赐予她晏锥。

    晏锥呢?他此刻的感受就是……以前曾受过的感情的挫折,不过都是为了教会他该如何去爱,去珍惜。所以现在他才要牢牢抓住这个女人,一辈子,不放手!

    热烈的亲吻,直到洛琪珊快喘不过气来,两人才意犹未尽地分开了唇,她红通通的脸颊异常娇美,因为这才发现周围好多人都在看呢。

    天啊……她刚才是怎么了,竟然会在这里吻了他?

    不过,转念一想,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她是情不自禁嘛。

    晏锥似笑非笑的神情略带邪魅,低头凝视着她的俏丽,戏谑地说:“老婆,你越来越大胆了,真是让我惊喜啊。”

    洛琪珊狠狠瞪他一眼:“不准取笑我!”

    “我没笑你……不过我在想,明天说不定我们两口子一起上头条了。”

    “头条?”洛琪珊愕然,紧接着反应过来,嘴角一勾:“头条就头条,这又不是什么丑事,是好事啊,说明咱们恩爱嘛。”

    晏锥的目光格外温柔:“嗯,非常荣幸能跟一位美女医生登上头条,现在,美女医生,请进去吧,时间快到了。”

    洛琪珊点点头,依依不舍地进去了,可她的心已经在晏锥的胸口,他会妥善保管,尽心呵护。

    晏锥冲着安检口的洛琪珊挥手,看着她过了闸口,他还在望着,心里默默祈祷:“亲爱的,一定要安然无恙地回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