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出事了?
    可怜的晏大少,在带孩子方面正在努力适应中,只是目前还没有过一次单独为孩子换纸尿布成功的例子。

    晏锥就得瑟了,说他以前曾帮着带小柠檬,所以有经验,而晏少因为错过了那个时期,现在要加把劲学习了。

    家里有两个娃娃,一男一女,实在是令人羡慕,晏锥这颗心啊,可想而知多么感触。每当抱着孩子的时候,他都忍不住在幻想,假如怀里抱的是自己的孩子,那该多好啊……

    水菡生了,过不了多久就该轮到小颖,距离预产期越来越近,最紧张的人就是梵狄了,前几天小颖出现假性宫.缩,梵狄可是整晚都没睡好,确定没事了才稍微安心一点。

    后来又过了两天,梵狄觉得为了保险起见,将小颖安排住进了医院,以便随时迎接孩子的到来。

    可谁知道了预产期,小颖没动静,这下梵狄又紧张了,预产期过去一个星期了,过去两星期了,还没动静,梵狄坐不住了……

    小颖的情况有点特殊,预产期过去两星期都还没有生,梵狄捉急,睡觉都睡不好。尽管医生说这种情况是正常的,孩子和大人都没问题,只是可能会还要等一等,但梵狄就是不踏实,这颗心啊,除非是孩子平安生出来,否则他怎么能释怀。

    晏少和杜橙以及亚撒都去医院看过几次了,杜橙陶侃说,梵狄的孩子可能八字太大,说不定怀个一两年才生呢。这戏言,惹得梵狄一顿笑骂,可这货心里偷偷在想,莫不是真的娃子要比别的宝宝在娘胎里待得更久些?

    这也太磨人了,对大人是精神折磨,恨不得这十月怀胎的时间到了孩子就出来呀。

    终于,在年后不久的某个寒冷的夜晚,梵狄失眠,守在小颖身边眼睁睁望着手机,半夜里小颖出现了阵痛,这回是真的要生了!

    折腾了半宿,小颖顺产了,而最大的惊喜是……双胞胎!

    梵顶天眼睛都笑歪了,小颖的母亲也是高兴万分,激动得热泪盈眶。。

    而梵狄,他在产房里全程陪伴,亲眼目睹了孩子的出生,这种震撼是他做梦都想不到的。

    以前他曾在雨夜的小巷子里为水菡接生,他以为那就是这辈子经历的最震撼的事情了,可是没有想到当在这明亮的手术灯下看着自己的老婆生孩子,她的痛苦,在他眼中被无限放大,她的汗水,她的鲜血,她的伤口,她的每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都给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他恨不得自己能代替她受罪,可他却只能紧握着她的手,不停在她耳边鼓励她,给她力量和信心。看到小颖那么痛苦,惨叫声一波盖过一波,梵狄的心都碎了,强悍如他,不知不觉流泪,可他一点都不觉得丢人。为自己的老婆孩子流泪,这是他的心在呐喊,在祈祷,是他的爱厚重,深沉,是他在感动着女人。

    小颖生完之后看到孩子,整个人已经虚脱,说话都说不出来了,而她看到梵狄脸上全是水泽,分不出是汗水还是泪水,可她就是懂了,他在心疼着。

    顺利生下一对龙凤胎,小颖安心地睡过去,她需要休息才能恢复体力。

    第二天。这病房里来来往往的人太多,梵氏家族的成员都来了,可他们都保持安静,不敢喧哗。

    至于这些人送了什么礼,梵狄都交给山鹰去打理着,他对这个不在意,他现在心思都在老婆孩子身上。

    梵顶天也是如此,对家族中的其他人,他态度很平淡,他只有对着梵狄和小颖以及两个宝宝时,才会真心地笑。

    梵狄一下子有了两个孩儿,还是龙凤胎,奶爸帮的男人们都说这小子运气太好了。梵狄有他得瑟的,还不忘刺激晏锥,说他该趁洛琪珊不在的时候积极调理身体,争取在洛琪珊归来时早日中奖。

    晏锥也是只能羡慕,梵狄这小子哪来的逆天好运,居然生下龙凤胎,不过后来晏锥想到,自己也可以跟洛琪珊先生一个,以后再追一胎嘛。这么想着,瞬间感觉舒坦了。

    洛琪珊虽然远在山区,可怎么又会没感触呢。先前水菡生孩子,照片发在群里,她看了之后都被宝宝的萌态给融化了,现在小颖也发照片,她心里更是痒痒。

    这晚,晏锥躺在chuang上,给洛琪珊打电话。打第一次没接,过一会儿又打,还是没接,晏锥有点心慌了……该不会是有什么状况发生?

    就在晏锥忐忑不安时,洛琪珊来电话了,接起来第一句就听晏锥说:“怎么回事,打两次都没接,是太忙吗?这都十点多了你不是该已经休息了?”

    电话那边,洛琪珊有点喘气,像是刚忙活完。

    “老公,是山里有个孩子摔伤了,医疗队去救援,你打电话的时候我两手都是血呢,接不了……”

    “什么?你现在还在山里?”晏锥一下就紧张了,这天气,这时间,如果还在山里,那就有点麻烦了。

    平时洛琪珊组里的人都是住在距离山里大约有五公里处的一个村庄,每天会进山里去,天黑之前出来。

    “老公,别担心,我们这就返回住处。”洛琪珊轻柔的语气带着安抚的味道。

    可晏锥怎能不担心,那山路崎岖,别说是五公里,听起来不远,但实际那么绕来绕去的,又是天黑,危险系数远远大于在白天的时候。

    晏锥的另一只手不自觉地握成拳,两道眉毛皱成麻绳:“那你在车上别挂电话,就这么一直保持通话,我才能放心。”

    洛琪珊闻言,心里一暖,瞬间感觉身上的寒意驱散了不少。

    山间崎岖的山路,九曲十八弯,还坑坑洼洼的,不像城里的路面那样平整。车子在上边行驶,不仅颠簸,坐在里边的人还会容易晕车。

    车窗外一片漆黑,茫茫一片没有一点光亮,寂静得令人心头发毛。一抖一抖的在前行,洛琪珊其实心里也紧张。今天这里下了一场小雨,路面还没干,有点泥泞,行车本来就更难,这又是大晚上的,谁都不敢保证绝对没事。

    这条路可没有防护栏,泥泞外边是空空的悬崖,一个不小心就完蛋了。

    司机也是压力山大,小心翼翼地开车,谨慎再谨慎,就怕万一出点麻烦。

    山区的条件是艰苦的,何况这地方还属于贫困区,每一条像样的路,可山区腹地里的人们也是最需要帮助的,尤其是那些可爱的孩子们,上学要走很远的路程,走过危险的路段,遇到下雨就更艰难,时常摔伤。要出来看医生都不容易,有的孩子即使摔伤了,家里也是敷点药就完事,孩子受罪,恢复也慢。这次幸好是洛琪珊这一组医疗队的人来了,住在外边村子里,这样山区深处的居民们一旦有伤病就能在短时间内处理。

    洛琪珊没有挂电话,坐在后排跟晏锥小声地讲着。

    晏锥说水菡生的女娃长得很像大哥,说梵狄运气好,生了个龙凤胎,两个娃娃长得一模一样的,别人根本分不出来谁是哥哥谁是妹妹。

    晏锥还是他最近调理得很好了,感觉身体比以前更加坚实,充满了无穷的能量就等她回去之后好好释放一番。

    这话饱含的意思就很深刻了,洛琪珊当然听得懂,不由得也有点脸红,压低了声音悄悄说:“老公,你这段时间有没有很乖?你想那个的时候怎么办的?”

    “嗯……如果我说我去外边找女人了,你会怎么样?”晏锥这语气明显带着戏谑。

    洛琪珊也不含糊,立刻回答:“嘿嘿,老公,你忘记了我的手术刀吗?还想尝尝那个滋味?以前是给你动阑尾手术,难道你还想我私下给你动个特别的手术?”

    “别……你想都别想,我那是要传宗接代的,你敢想着切掉?”

    “那你就乖乖的,老实点。”

    “知道啦,真以为我敢出去找女人呢,我记得你的手术刀的。”

    “嘿嘿……老公,再忍忍吧,过不了多久,还有三个月我就回去了,到时候你就解.放了,熬出头了。”

    这日子真难熬,晏锥觉得一天天都过得很慢。

    “才三个月,还要等三个月……哎……”晏锥叹气,可洛琪珊也因此而感到有点难受。她对晏锥的思念一天比一天更深,想必他也是一样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