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差点死了!
    【请先看看昨天第二章最后一段才看这一章!昨天的第二章由于复制时出了点小问题所以导致前边两百字重复了,今天已经在那章最后修改过】

    手机里传来的嘈杂声让晏锥心头慌乱,而洛琪珊那边的情形也确实有点糟糕,原因是刚刚车子的左前轮陷进了一个泥坑里,而这个泥坑紧邻着山壁,车子倒向山壁,左边车窗的一排有两扇玻璃被突出的岩石撞破,洛琪珊在危险来临时那一刹只能丢掉手机抱住护住自己的头,可是这玻璃碎渣的杀伤力不小,有两片扎进了洛琪珊的脖子,此刻,正流出鲜血……

    车子停下了,这突发的事故,洛琪珊受伤,其他医护人员都忙着给她检查伤势,没人留意到她的手机丢在了座椅上,所以,晏锥能听到这边的声音,乱糟糟的,却听不到洛琪珊说话了。

    钻心的疼痛席卷了洛琪珊的意识,她浑身都僵硬着,一动不敢动,并且还只能站着不能躺着,因为,她衣服上的玻璃碎片要清除,否则躺下来更是容易让玻璃扎进肉里。

    脖子上,出血的伤口刺目惊心,鲜血顺着她雪白的颈脖流下来,两种颜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令人不由得心头发颤。这可是脖子啊,并且还是玻璃碎片,稍不注意就会碎散在皮肤表层下。

    幸好车里坐的也都是医护人员,每个人都很专业,紧张却又有条不紊地处理伤口。

    没有伤到大动脉但是伤口距离大动脉很近很近,一不小心万一玻璃碎渣散在里边碰到了大动脉,大就太危险了。

    洛琪珊不敢说话,紧紧咬着牙,浑身冒出冷汗,极力在忍着巨大的痛苦,硬是没有叫一声……已经下车来了,这山区的夜晚接近零度,冷得人瑟瑟发抖,寒风呼呼地刮着,脸上感觉刺痛,再加上伤口。这滋味,简直是要命!

    即使如此,洛琪珊依旧是没有叫痛,其他人看着她如此坚毅的表现,都不禁暗暗佩服这个女人的意志力,比男人更加强悍。

    医生将她脖子上的玻璃取下来。当玻璃离开身体那一霎,洛琪珊瞬间有种痛到眼冒金星的感觉,眼前黑了两秒之后才睁开了眼,但也是浑身瘫软,被人扶着才行,她根本站不稳了。

    “珊珊,你忍着点……千万不能喊不能乱动,否则如果皮下的玻璃粉摩擦到你的大动脉,那会是什么后果,你很清楚的。”医生说这话都在颤抖,不仅是因为冷,更多的是为洛琪珊感到心疼。

    想想看,痛得要死了都不可以叫出声,这该怎么忍?要多大的毅力?

    洛琪珊喉咙里发出一点轻哼,表示她知道了。

    另一个年长一点的女医生将自己的围巾塞到了洛琪珊嘴里,哽咽着说:“珊珊,咬着围巾吧,别一会儿弄伤舌头。”

    洛琪珊默默地张嘴咬着,而为她处理伤口的男医生就将消毒酒精倒在了洛琪珊的伤口上……

    一瞬间,洛琪珊脸部抽搐,痛得差点昏厥过去,仿佛在那一刻她的灵魂已离体,仿佛已经死了一般……

    这是用电筒照着处理伤口,在无边的黑暗中,这一点的星火显得那么凄冷,单薄,可就是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洛琪珊还要经受住痛苦,而医生也很艰难,要非常小心翼翼地挑出她伤口中的玻璃碎渣,不能残留一点。

    电筒照着,看东西很吃力,还是那么细小的碎渣……

    其他四个人,包括司机,都在拼尽全力将车子从泥坑里推出来。司机已经对洛琪珊以及全体人员说了无数声道歉,但没有人责怪他,因为这路况本来就差,即使技术再好的司机都不能保证在这崎岖的山路中能顺利前行。

    洛琪珊痛得快受不住了,这玻璃的碎渣终于是从她皮肉里挑出来,这时候才敢给她上止痛药。

    而晏锥此刻已经听不到声音了,电话已断线。这本来就是山区,信号很差,加上洛琪珊的手机已经掉到车里,随着几个人合力推车,手机就在车里随地乱撞,不断线才怪。

    这可急坏了晏锥,洛琪珊那边明显是出事了,但偏偏他又不能及时了解到情况,现在电话也不通,怎能不抓狂。

    一遍遍拨打电话,都是人工智能提示“您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晏锥发誓,最讨厌听到的就是手机里传来这句话了,内心的慌乱一点一点堆积,他再也没有半分睡意,脑子里不听使唤地想起各种惨烈的画面……

    洛琪珊经过一阵惨痛,人都虚脱了,被扶着,伤口包扎好了,可就是精神状态太差,坐在车子里,灯光照着她惨白的脸颊,衣领处凝结的血块依旧是那么刺眼。

    危险过去了,可还是让人心有余悸,这次是幸运的,希望不会再有下次。洛琪珊默默祈祷着,躺在*上,有人给她送来了手机,所幸的是她的手机没有坏。

    伤口的止痛药药力还在,洛琪珊的疼痛减轻了几分,但也不可能一点都不痛了,她现在躺着还不能乱动,就怕蹭到脖子。说话也不可以太激动,谨防拉扯到伤口。

    她也没力气激动了,先前的剧痛已经耗费了她全部的力量,可是在看到手机亮起时,她虚弱的身体竟然激起了一丝薄弱的力,但更多的是发愁……不能让晏锥知道她受伤。

    好一会儿,洛琪珊才将电话接起来,耳边马上传来了晏锥急切的吼声:“怎么回事?是不是出事了?”

    这给急的,哪里还能忍得住暴躁。

    洛琪珊鼻子一酸,赶紧稳住声音,尽量控制着不让自己发抖,轻轻地说:“老公,我没事啊,刚才是车子的一只前轮陷进泥坑了但是车上的人没事,我当时是手机掉到地上……对不起,让你受惊了。”

    “嗯?没事?可我听你说话怎么这么有气无力的这么小声?”晏锥狐疑,心头的慌乱消失了几分但又不能完全放心。

    “这个……其他人都在休息,我讲电话当然要小声了,不能影响到别人嘛。”洛琪珊暗暗叫苦,实际上是自己根本没力气大声说话了,流了那么多血,能撑着没晕倒已经很好了。

    晏锥还是不放心,又再追问了几句才肯罢休,语气柔和了许多,想到她既然没事,这么晚了,她累了一整天,还是该让她早点睡觉。

    “睡吧,老婆,晚安。”

    “嗯,老公晚安。”

    在这温柔而充满爱意的声音中,结束了这次通话。

    刚挂断,洛琪珊眼里的泪水就滚落下来……她自己就是医生,她很清楚这脖子上的伤,等于就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只差那么一点点就是大动脉了,一旦大动脉被刺到,在当时的情况下,根本连抢救都来不及,她这条命就会交代在这茫茫大山里……

    后怕,深深地后怕,洛琪珊瑟缩在被子,只觉得今晚特别的冷……她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死亡危机了,以前去当义医也有几次在生死边缘被拉回来的例子,可是却没有今天这样的感触,只因为她有心爱的男人了,她有家庭了,她还想着要平安回家去生孩子呢……

    晏锥不会知道自己的老婆差点就送命了,而她一点都没透露风声,她也不会打算告诉他这件事。因为,她一个人受罪就够了,如果将这种恐惧也传递给他,他会更难过,更着急,说不定会立刻命令她回去,而既然来到这种地方,同行的组员谁不是在冒险?谁的命不珍贵?若是一个个都因为怕危险而走掉,这跟逃兵没有区别。

    今晚的事也让大家都更加警惕起来,同时明天就会叫村子里的人前去将路上的泥坑给填好了。

    洛琪珊继续留在这里为当地的人们治疗病痛,并没有因为受伤了而停止,一天都没休息过……病患不少,而组里的成员只有七个,其中医生护士只有四个。这几天每天都在忙碌着,计划中还去的地方不止这一处,下星期就会是在山区的另一端了。

    这样的生活很紧张,但也很充实,忙起来就没时间去想别的儿女情长,只有稍微闲下来时才能顾得上。

    就这样每到一个地方,这一队可爱的医疗小组都受到当地人的热烈欢迎,在极短的时间里,素不相识的人也会建立起深刻的感情,而洛琪珊穿着白大褂的样子就是人们幻想中天使的模样,她更有一颗博大的爱心,她是人们眼中最美丽的女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