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珊珊回来了!
    洛琪珊离开家的时候是冬天,一转眼已是来年的阳春三月了,她们已经从云南辗转到了贵州的山区。

    山里边依然很冷,比外界的春天来得更迟。这里虽然贫困落后,但最令人欣慰的是这儿的空气是很多地方都没办法比拟的。

    上天看似无情却很公平,赐予了这山区的贫瘠,但也赐予了这里的人们干净的空气和水源,绿色的植被,各种奇花异草,环境清幽,原生态的美,不染一丝尘世的纷繁。

    洛琪珊在自己朋友圈里发了不少照片,山里的孩子们穿得太单薄太陈旧的,有的小脚小脸冻得红红的,可周围却是一片罕见的青山绿水,辽阔蓝天。大自然的美好,与人们的生活现状成了鲜明的对比,引来很多人围观,评论,转发。

    洛琪珊不会呼吁谁来捐款救助这些孩子,因为她相信,她的朋友和亲人会自觉自发地行动。

    今天的一组照片,上边是一群孩子穿着破烂的鞋,背着家里自制的书包,走在一条蜿蜒的山路上,一边是峭壁,一边是悬崖,下面是滚滚河流,头上是蓝天白云……另一张照片是孩子们排队在检查身体,一张张纯真的笑容洋溢着兴奋,似乎一点都不会觉得冷。

    洛琪珊只附上一句话:幼小的孩子们已经习惯了这里的寒冷,大人们该心酸还是欣慰?

    就是这组照片,洛凯旋竟是第一个出来评论的……

    “珊珊乖女儿,上一批物资已经运往云南了,老爸会继续的,你只要说句话,老爸这边一定全力支持你!”

    这就是父爱,厚重如山,不需要多余的语言,只有令人满满的感动。

    洛凯旋的意思是,洛琪珊说需要多少物资,他就会安排送过去,数量以及种类都有她来定。而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当洛琪珊还在云南时,洛凯旋就派人送过一次,不是给医疗队,主要是给山里的大人,孩子。

    第二个评论的是晏锥。这货财大气粗,直接上来就说:“老婆,那边学校里有捐款账号吗?给一个,我马上打款过去。”

    啧啧,不愧是董事长啊,太爽快太麻利了!

    但是,晏锥说这话却引来洛琪珊摇头了。

    “老公,你的想法是好的,但你别把捐款都打来,留一半换成物资,跟爸爸准备得那一批一起送过来。”

    “为何?”晏锥一下子没理解洛琪珊的用意。

    “因为,古话说得好,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里的人是贫困,是需要外界的帮助,但我们不能只是给捐款就完事了,物资对他们来说更加重要,孩子们需要厚实的衣服,需要书包,需要鞋子,可这里的人最需要的就是学会独立生存的能力。我们一味地捐款,虽然是好事,却会让人产生懒惰的思想。吃捐款是吃不了一辈子的,帮助只能是一时,他们要想生活脱离贫困,始终只有靠自己的力量。明白了吗?”

    晏锥那么精明,一点就通,洛琪珊这么一说,他立刻懂了。这道理就是不能因为想帮助别人而让人养成依赖性。困难的时候有人扶持一把,之后就该考自己努力,这才是正确的态度,假如只想着要靠别人来养活而不思进取和劳动,那么,所谓的帮助其实就是在害人。

    “OK,我知道了,那就只打一部分钱过去,剩下的事,我会跟爸商量的。”晏锥干脆地打出这一行字。

    紧接着,一个个都冒泡了。

    这种事,怎么能少了水菡她们呢。

    “晏锥,弟妹,算我一份啊,还有我老公。”

    杜橙说:“我会跟我爸爸商量一下,送些药品过去。”

    梵狄说:“我那一份就给晏锥,让他去处理。”

    兰姐说:“不能少了我啊,我和我老公的这一份先给晏锥,让他安排,然后我再在俱乐部吼一声,凑点捐款,你们拿去换成物资也行。”

    大家这么踊跃,自发地开始捐款了,这号召力简直堪比慈善机构了。

    更值得一提的是,蓝泽辉冒出来了。这回不是假冒,是真的,他已经加了洛琪珊的微信。

    “珊珊,也算我一份,捐款送到你老公手里吧。”

    “……”

    最后一个冒出来的是萌萌哒小柠檬,这孩子太精了,脑子有时比大人还灵活。

    “嘻嘻……好多钱钱啊,都可以搞个慈善基金会了。我也要捐钱,我的压岁钱和零花钱都捐掉,嘻嘻嘻……”这小机灵,不但聪明可爱,更重要的是有一颗善良的心,太难得了。

    小柠檬的话立刻提醒了大家,晏锥马上又再评论说:“对,基金会,这个可以有。”

    “好啊,我赞成!”洛凯旋说。

    下边一片附和的声音,大家都拍手赞成,虽是隔着虚拟的网络,可这份热忱与大爱,却是能穿越千山万水的。

    洛琪珊激动得差点跳起来,这真是太好了,能成立一个基金会,以后就能长期的有效的更全面的帮助一些贫困的人,特别是山区里的孩子们。

    时间一天天过去,洛琪珊在山区的日子越来越短了,倒数中。

    还有几天就是半年之期,晏锥这几天有点失眠,太兴奋,睡不着。

    躺着在看洛琪珊发来的照片。

    照片上的她,笑得很单纯,发自内心的笑容格外明媚,这说明她的心境不错。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当然开心了,她的理想不是梦,她牢牢抓在手中。

    不仅如此,她还有爱人和家人朋友的支持,她觉得自己就是最幸福的人,怎能不快乐呢?

    晏锥也是,看着照片就不知不觉扬起了嘴角,微笑里带着满满的爱意。如果他照照镜子就能知道自己的表情分明是幸福的。

    相思之苦,太难熬,这段日子,他时常往晏季匀家跑,每次看到那小奶娃,他的心就融化得不成样子了,可以说,全家人,就晏锥最溺爱小奶娃,比老爷子还溺爱,比水菡和晏季匀还溺爱。

    而每当独处的时候,他总是会落寞的。身边空荡荡,房间都显得太大了。没有了她刺激他,没有她跟他抬杠打趣,没有她的欢笑声,这生活变得好乏味枯燥。

    手指摩挲着手腕上的情侣表,想着这表盖上边的爱情鸟雕刻,他就觉得跟她的距离又拉近了一分,因为她手上也戴着的,这是他们在瑞士感情升温的最好证明。

    她不在的日子,他每次洗澡都会想起,为她洗澡时,她的羞怯,她的颤抖,她就像是一朵只会为他盛开的花朵,她娇嫩的肌肤,她诱.人的声音,她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让他爱不释手。

    越是分离越是深情,在每个倒数的时间里,他都感觉好像世界不会转动了,停止了,只因过得太慢。

    而只要她在,时光好似飞逝如梭。

    他时常会梦到她,有时会梦到她拿着手术刀,有时梦到一起在金虹一号上游玩,梦里,她有时穿着比基尼,有时穿着睡衣,有时还穿着小孩子的衣服,但最让晏锥觉得美丽的是她穿婚纱。

    有次梦到与她举行婚礼,花童是一个可爱的孩子,那孩子他没见过,醒了之后却在想,那或许就是上苍在暗示,她和他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有孩子了。

    这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虽然看不清梦里那花童的长相,可晏锥就是觉得,那就是自己和老婆的孩子。或许就是一种执念在作祟,可这也说明晏锥对孩子的渴望越来越强烈了。

    一转眼,到了五月,明天就是洛琪珊回来的日子。今晚,晏锥想要早点睡,可因为跟她通了电话之后老睡不着,直到快12点了还睁着眼。

    难道今晚又要失眠,不……他不想失眠啊,明天要以最佳状态去接她呢。

    可就在晏锥睡不着的时候,他听到外边的门响了,先是一愣,喊一声,谁啊?可是外边没人答应,但有脚步声啊。

    晏锥一惊,难道是贼?不可能啊,这是晏家大宅,安保系统是最先进的。

    然后,晏锥下地,打开卧室门去看,却是看到了一只放在客厅的箱子。

    这是……这箱子太眼熟了!

    就在晏锥愣神之际,蓦地,晏锥身后窜出来一个人,蒙住了他的眼睛,这只手,好柔软温暖,这体香,更是他魂牵梦萦的,除了是珊珊还能是谁?

    “老婆,你,回来了?”晏锥的声音有点颤抖,太惊喜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