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珊珊又犯病?
    洛琪珊这么勇敢地要面对自己的心理疾病,晏锥也没什么可说的,当然是全力支持了。

    但他这是交了损友啊,梵狄和小颖之间默契十足,一边吃着喝着一边还时不时聊上几句……

    “这酒啊,适当的喝一点也可以,别贪杯就行,可遇到珊珊这样的猛女,喝了之后有暴力倾向的,晏锥,你得小心点,别明天来诉苦啊。”梵狄一脸好心地提醒。

    晏锥扁扁嘴,表面上若无其事地说:“放心,好歹珊珊是我老婆,我能搞定的,你们不用为我担心,如果她晚上真的犯病了,大不了我把她捆起来。”

    “咳咳……”小颖差点呛到:“你舍得吗?捆着珊珊,你不怕她清醒之后找你麻烦?哈哈哈……”

    梵狄立刻附和了一句:“就是啊,晏锥你确定能在珊珊犯病的情况下平安无事吗?我真的忍不住要担忧了……貌似你以前跟珊珊在度假村的时候就是被她给……”

    “强”字还没说出口,晏锥顿时囧了,俊脸发热变成酱紫,狠狠地瞪着梵狄顺势给夹了一块肉过去塞进梵狄嘴里……

    “快吃吧,你老婆做的菜这么美味!”晏锥这话分明带着警告的味道,意思是让梵狄不准再说下去了。

    这也太糗了,晏锥可以肯定,这事是大哥在奶爸帮里传开的!

    小颖很好奇,亮亮的大眼睛望着梵狄:“老公,你说晏锥以前被珊珊怎么啦?”

    梵狄嘴里含着肉,笑得很是让人抓狂,那表情很容易使得别人产生联想。

    “啊……”小颖像是猜到了什么,惊奇地说:“难道是被珊珊给……给……强……了……”

    “噗嗤……”晏锥嘴里那口汤,一不小心就喷出来了,好在她反应快,头一偏,汤喷在了地上而不是桌子。

    “哈哈哈,我猜对了……”小颖高兴地拍手。

    梵狄奖励似的拍拍小颖的脑袋,爱怜地说:“小心,晏锥的眼神会攻击你的。”

    晏锥欲哭无泪啊,这事看来最终会成为他这辈子的笑柄,没办法抹去了。

    洛琪珊也是满脸涨红,只能同情地看着晏锥,拿纸巾为他擦嘴,还不忘安慰道:“老公,淡定……淡定……”

    晏锥忿忿地咬牙,不淡定还能怎么的?反正自从洛琪珊出现在他生活里,他的人生就变得有太多的不定因素,充满了刺激,尤其是被她用强的时候那简直就是永生难忘的经历。

    既然都被损友们知道了,晏锥就干脆自己变得脸皮厚起来,很快恢复常态,大言不惭地说:“我和姗姗,那才叫真的是天雷勾地火,懂么?”

    “嗯,懂……看得出来,你就是雷,珊珊是火……”

    “胡说!我才是火,珊珊是雷。”晏锥梗着脖子说。

    “呵呵,还好你没说自己是干柴呢……”

    “……”

    这顿饭,在欢声笑语中结束,晏锥也不是真那么小气,有时只是为了活跃气氛而已。

    饭后,梵狄想留晏锥和洛琪珊吃点水果,却被晏锥婉拒了,他说要尽快回家去,万一珊珊犯病的话,他才能有所准备。

    这话确实有道理,大家都很体谅晏锥,毕竟,珊珊不是一般的女人,好歹也练过几年跆拳道的,如果真犯病,晏锥指不定又要被收拾了。

    回到家,晏锥拉着洛琪珊直奔楼上浴室……可他的注意力一直都很集中,随时观察着洛琪珊的状况。

    不管怎么说,就算是犯病,晏锥也不能再给偷袭了。这是他心里的想法,只是没说出来。

    洛琪珊是为了试验自己的病情,所以她比梵狄和晏锥还喝得多。喝酒之后的洛琪珊完全就是个大孩子,调皮得很,在浴室里唱着儿歌,还嚷嚷着要为晏锥洗澡。

    洗澡就洗澡吧,晏锥这货有福气啊,但是珊珊脑子不清醒,因为酒精的作用,所以人比平时更轻松得多,更放得开了。看着眼前的美男,洛琪珊玩心大起,两只小手不安分,把晏锥给逗得烈火焚身,而她自己却好像丝毫不知道。

    晏锥差点哀嚎了,紧紧抱着她的身子,可就是不敢轻举妄动……万一不小心她的病就犯了,他都不敢想象她会怎么样。因此,此刻还不适合做某种事的,他必须要警惕。

    这可苦了晏锥,感觉浑身都要爆炸了,偏偏就是暂时得不到释放。

    眼前,洛琪珊如美玉般的身子在晃动,是不是还发出轻笑,玩得不亦乐乎,而晏锥就差点要喷血了……

    “珊珊……”晏锥口干舌燥,唤着她的名字,喉咙像在冒烟。

    “珊珊,别闹,洗好了就出去吧。”

    “呃?”洛琪珊抬眸,酡红的脸蛋,迷离的眼神,仿佛不谙世事的孩子般惹人爱怜不已。

    “唔……好吧,我们出去玩。”洛琪珊随手将浴巾裹住自己,然后出去了。

    晏锥吞了吞口水,无奈啊……还玩?今晚可是不好玩啊!

    晏锥悄悄从浴室探出头,确定洛琪珊是在chuang上躺着了,他才轻手轻脚走出去,出了卧室转悠一圈很快回来,他手里已经多了一根细细的尼龙绳。

    “老婆,别怪我狠心啊,我这也是为了自保,如果你一会儿真的犯病了,我只能把你捆着,否则不仅我会受伤,最怕的是你伤到你自己啊……”晏锥心里默默念叨着,将尼龙绳攥在手里,背着手,在chuang边的沙发坐了下来。

    “咦,老公为什么不上来?坐在沙发干什么?”洛琪珊不解,一双美目含着惑人的风情望着他。

    晏锥装作漫不经心地咳嗽两声,抓起身边的ipad,随口说:“我看看文件,一会儿就睡。”

    洛琪珊趴着,被子都遮不住全部的春.光,可她还在一脸无辜地看着晏锥,撒娇说:“那你不能看太久啊,十分钟……我等你……”

    最后那三个字,把晏锥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唤起来了。这要是在平时,晏锥早就欢呼着冲上去了,可今天不同,他觉得自己应该把持住,在没确定洛琪珊是不是真的没事之前,他必须要冷静……

    真是煎熬啊,小*秀色可餐,但他还要忍耐一下下才能吃。

    可谁知,洛琪珊竟然顽皮地跳下来,坐到他身边,抱着他的胳膊,小脸蹭着他,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然后咯咯地笑:“老公,你该不会是因为害怕,所以不敢靠近我?嘻嘻……老公你紧张的样子好可爱。”

    “谁说我害怕我紧张了?你是我老婆,有什么可怕的。”晏锥硬着头皮说。这是他打死都不会承认的啊。

    洛琪珊歪着脑袋看他,整个人都钻进他怀里去了,捧着他的脸,在他唇上用力亲了一口……

    “老公最好了!”洛琪珊说完,放开了晏锥,站起来往外边走。

    晏锥还在愣神之际,忽地看见洛琪珊拿着一把亮晃晃的水果刀走进来了……

    蹭!晏锥条件反射似地冲上去抓住了洛琪珊的手腕,急忙问:“你这是做什么?快把刀放下!”

    晏锥的心都在哭泣了,心想,完蛋了,真的又犯病了。

    洛琪珊水汪汪的眸子里满是不解:“老公你干嘛,我只是想吃西瓜,想叫你帮我切一下。”

    嗯?吃西瓜?

    晏锥顿时松了一口气,可还是没放开她的手,小心翼翼地说:“OK,我去切西瓜,可是你不要再乱跑了,回 chuang上去躺着,我切好西瓜会给你端过来的。还有,你记住,不要随便拿这种具有杀伤力的武器,水果刀也不行。”

    开玩笑呢,若真是犯病,绝对不能让她碰刀子的!

    见洛琪珊很乖巧地答应了,晏锥急忙跑去厨房,将里边的刀子叉子全都藏起来……幸好只是切西瓜啊。

    晏锥虚惊一场,很快端着一盘子的西瓜进卧室了。可是,刚一踏进门就看见洛琪珊站在某个角落里,两手高举着一只青花瓷花瓶!

    晏锥脸色一变,飞快地将盘子放下,拔腿就冲上去!

    “珊珊!珊珊你做什么?”晏锥只觉得自己的声音在颤抖……这青花瓷花瓶是他花了上百万才拍到的。

    难怪晏锥这么紧张了,他记得洛琪珊说过,曾经有一次她犯病,将她家的东西都摔碎了很多。现在,她这姿势不就是要摔花瓶的节奏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