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小两口的情趣
    此时此刻,犹如时间停顿一般,晏锥和洛琪珊两人就这么僵持地望着对方,晏锥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惹毛了洛琪珊。

    其实最让他担心的不是这花瓶被打碎了多可惜,而是紧张洛琪珊如犯病,很可能会伤到她自己。

    洛琪珊举着花瓶,绝美的面容露出了纯真无害的笑脸,俏皮地说:“我想看看花瓶底部有没有图案或者文字……嘻嘻……真的有字……”

    什么?她不是想摔花瓶?

    晏锥这才喘了口气,尽量让自己笑得自然一点,温柔地像哄小孩一样:“珊珊,你想看花瓶的底部,也不必这样举着看,来……先把花瓶放下。”

    说着,晏锥上前去,两只手小心翼翼地捧着花瓶,而洛琪珊也听话,将花瓶交给了晏锥,只是,她的手也没松。

    “咳咳……你想看底部,我拿着,你慢慢看。”

    “嘻嘻……老公你真好!”洛琪珊笑得可单纯了,只是立刻又补充了一句:“可是老公,怎么我觉得你好像很紧张,是怕我打花瓶打碎了吗?哼哼……”

    她嘟着小嘴,气鼓鼓的粉腮,瞪着两只水灵灵的眼睛,这小模样简直就像是一只误入狼窝的小白兔,太招人爱了。晏锥看得一呆,随即赶紧安抚:“珊珊,我没那么小气,我只是担心你会伤到自己,这花瓶也是杀伤性武器,不能乱动,听见了吗?”

    洛琪珊不悦地扁扁嘴,小声嘟哝:“小气鬼,不就一个花瓶么,我爸爸书房里还有好几只呢……”

    晏锥嘴角犯抽,自己又成小气鬼了?这……这真是太冤枉了。但是,他能跟一个喝了酒的人计较么?

    晏锥将花瓶放好,搂着洛琪珊坐到了chuang边,很仔细地观察着她:“怎么样,感觉有没有什么异常?你可别忘记了你今晚喝酒是为了什么,试验你的心理病到底好了没有,你呀,真是太调皮了,先前是拿刀子吓我,刚才我又以为你咬摔花瓶……亲爱的,你到底犯没犯病啊?”

    洛琪珊一听,呆滞了几秒,之后蓦地扭头望着晏锥,却又不说话。

    晏锥被这直勾勾的眼神给盯得心头发毛,不由得下意识看了看沙发上的尼龙绳……嗯,似乎绳子距离他有点远,一只手臂还够不着绳子。

    洛琪珊趁晏锥这愣神之际,一下子将他给按倒,顺势就成了胜利女王的姿势。

    “嘿嘿,想知道……我有没有犯病?”洛琪珊的舌头有那么一点点的打结,她确实喝得不少,不管有没有犯病,酒精的作用都是存在的,她感觉晕乎乎轻飘飘的,比先前更明显。

    那可是珍藏了50年的酒啊,浓郁香醇,洛琪珊怎么可能还不醉。

    晏锥望着上方洛琪珊的脸,被老婆按住的感觉虽然是不错,但现在是特殊情况,他需要留意她有没有发病。

    “珊珊,那你现在有没有想打人或是摔东西?”

    洛琪珊美目一转,两只手抓住了晏锥的肩膀,得意地说:“我……我想把你给……”

    后边没声了,因为她已经俯下头,埋在他胸前。

    下一秒,只听晏锥哎呀一声,痛苦之中又含着几分欢愉,不由自主地将手插.进了她的发丝之间,喉咙里发出含糊的声音。接下来,这两人就开始纠缠,在chuang上翻来覆去滚着,上演了一出激.情而又火热的画面。

    这不是洛琪珊在摧残晏锥,只是她很热情,他也很投入,并且感受到了她没有发病,她没有暴力倾向,这说明,她的心理病已经好了!

    第二天。

    洛琪珊醒来时,第一件事就看着卧室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看来一切似乎都很正常,昨晚她没发病?

    身边,晏锥睡得很香甜,洛琪珊为了保险起见,还钻进被子里审视了一下他的身体……没有伤痕,没有被打的痕迹。

    洛琪珊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庆幸自己的病终于是有了好转,想必今后也不会再犯了。

    可是,就在洛琪珊欣喜之际,她发现沙发上有一个奇怪的东西……仔细一看,居然是一条细细的绳子?

    怎么会有条绳子在那里?

    洛琪珊努力在回想着关于昨晚的种种情景……

    可怜的晏锥还在梦乡中,不知道洛琪珊已经醒了,更不知道洛琪珊看见了那截绳子。

    不一会儿,晏锥的眼皮动了动,徐徐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笑得温柔无害的脸,正对着他巧笑倩兮。

    晏锥顿时心情大好,觉得一觉醒来能看到老婆的笑脸,这真是太温馨了。

    习惯地想伸手抱着她,但是,晏锥却发现,自己的手竟然……动不了?

    一瞬间,晏锥混沌的意识猛地苏醒,他的手被绑住了!

    “老公,滋味如何啊?”洛琪珊笑意不减,抱着晏锥。

    晏锥这才反应过来,是洛琪珊绑了他。再看沙发上,绳子不见了……应该就是他昨晚准备的绳子此刻绑住了他自己!

    晏锥哭笑不得,洛琪珊是生气他准备了绳子所以才这么对待他的吗?他这个老婆还真是火辣呀,一般人绝对无法消受。

    “珊珊,亲爱的,一大早这么玩,就不怕刺激过度了把我吓成心脏病吗?”

    “你忘了我是医生?我会给你治病的。”

    “好啦,快把绳子解开吧,我肚子饿了,想吃早餐。”晏锥说得很委婉,但也没有一丝生气的迹象,这货的脾气越来越好了。

    洛琪珊一愣,晶莹的小脸倏然浮现出明媚之色:“老公,我这么对你,你都不生气?你不骂我?”

    晏锥也觉得奇怪,怎么自己变得如此大度了,超越了以前啊。

    他眼里的*溺越发浓了,轻声说:“笨老婆,你只是恶作剧而已,又不是真的要对我怎么样,我为什么要生气?”

    洛琪珊有点意外,想不到晏锥这么大气,可更多的是感动,他的包容心太宽太温暖了!

    “老公……”洛琪珊含情脉脉地唤了一声,右手往后一翻,摸出一个东西……晏锥的笔记本电脑。

    “我发现了这个,你看……”洛琪珊神秘而又略带羞涩的表情,让晏锥心头一荡。

    视线落在屏幕上,晏锥当场石化了,紧接着就是热血沸腾!

    “这个……你……你怎么找到的,我只是……只是以前下载的,仅供参考,仅供参考……咳咳……”晏锥俊脸成了紫色,说话也透着沙哑的隐忍,不为别的,只因为洛琪珊找出来的东西竟是一部十分动感的很适合夫妻一起观摩的“影片”

    “哼哼,真的只是以前吗?我走的这半年,你敢说你没看这个?”洛琪珊娇嗔地瞪着他,虎视眈眈的。

    晏锥心里暗暗叫苦,这种事儿,本来是全天下男人都会有的,他也是人啊,偶尔看一看,那真是最正常不过了,但是现在被老婆抓包,面子上还是过意不去。

    “咳咳……珊珊,你不会这么不理解我吧?哎,我没什么可辩解的,你想怎么样,随你。”晏锥一副任人宰割的神情,看上去有点无奈。

    他心想啊,多半是洛琪珊要发飙了,这次又用什么方法威慑他呢?

    真是……家有母老虎啊!

    洛琪珊板着脸,将笔记本放在旁边,让晏锥能看到,然后她才突然凑近了晏锥,伸手抚摸着他手腕上的绳子,轻声说:“我要惩罚你……”

    “惩罚?”

    “嗯,就这么惩罚……”说完,洛琪珊已经钻进被子里去了。

    原来她说的惩罚是这样?晏锥心花怒放啊,这才明白她刚才是在逗他呢,这样的惩罚他求之不得!其实她根本没那么小气的,她是故意将笔记本放在那,好让两人都看到,更激起一种难以抑制的欲.望,让这个早晨变得无比旖.旎……

    小两口现在对于制造情趣这方面,已经是很有心得了,配合还挺默契,也不用担心对方会生气,晏锥发现洛琪珊只是偶尔泼辣,装作像母老虎一般,可实际上只有他才知道她有多爱他,多温柔。她的一切美好都只为他一个人绽放。

    这么勤奋地耕耘,晏锥和洛琪珊都觉得应该是会尽快怀上了。于是乎,在两人启程去梵狄的小岛之前,先做个早.孕测试,这样才能安心地出去度蜜月。

    这天早上,晏锥将买来的测试纸放在洛琪珊面前,满脸写着期待,就等着她进去验一验……【关于梵狄的小岛,有的读者觉得这是属于私人的,不该让晏锥和珊珊去,但是大家可以看看梵狄结婚那章,早就铺垫了小岛上的房间他造了有几间,就是为其他人准备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