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 流产的危机
    为什么要怎么做?蓝泽辉在胡小贝走了之后还在独自一人在出神,脑子里全都是洛琪珊说她怀孕了的声音。

    她现在看起来比以前更美了,多了几分*的风韵,越发迷人,也更温柔了,她说话的神态和晏锥之间的互动,都能让人感受到夫妻俩的感情有多恩爱。

    花钱雇一个女人来冒充自己的女友,这件事,蓝泽辉并不觉得自己傻,因为他很确信洛琪珊那个善良的女人心里会存在对他的歉疚。他也有自己的骄傲和尊严,他害怕看到她同情的目光,他并不是找不到女人,而是自己不愿踏出那一步,所以,宁肯找个人来演戏,让洛琪珊和晏锥都以为他真的过得很好了,这样,他才会觉得彼此之间是平等的,否则他总是感觉自己像个等待谁来施舍感情的乞丐。

    蓝泽辉现在的状态说好也好,说坏也坏。好的地方是,他振作起来了,在打理公司的生意,每天都很忙碌。坏的地方是,即使他成为了公司的总裁,有了实际的大权,但是,他在私人感情上边却是一片空白,他的心门紧锁,别人走不进去,他也出不来。

    看着洛琪珊的幸福,蓝泽辉会祝福,会为她欣慰,但另一方面也会是伤悲与苦涩。为什么那个给予她幸福的人不是他?缘份缘份,既然无缘有个好结果,为什么又要相遇?

    为什么自己会是一个重感情的人?听说冷漠无情的人会过得很潇洒,在遇到洛琪珊之前,他不知道原来自己竟是一个难以放得下的人。

    如今,他能做的就是让时间来疗伤,或许日子就一些,伤痛会淡一点。

    得不到你,只能远远地安静地看着你,不打扰,尽管这份心思无人知晓。

    洛琪珊和晏锥在车上还在谈论着蓝泽辉和胡小贝,看得出来她挺开心的,还说胡小贝跟蓝泽辉很般配,娇小甜美又温柔的女生适合他。

    晏锥只是听着,笑而不语,洛琪珊不会知道晏锥此刻心里是在叹息……他是男人,他对人的观察力比洛琪珊更强,他总觉得今天蓝泽辉和胡小贝之间有点怪怪的,那个年轻女子显得有点做作,而蓝泽辉的笑容也是不达眼底的,仔细看就能觉察出一丝不和谐的冷意和互动时的不自然。

    晏锥就在想,兴许蓝泽辉和胡小贝之间的感情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好,而他为什么要怎么做?原因不外乎是为了让洛琪珊安心,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不是太狼狈。

    究竟是怎样,晏锥也不会去追究,只是对蓝泽辉这个人有的新的认识。看来蓝泽辉也很识趣,有自知之明,能做到他那样也是不容易。那好吧,以后不讨厌他了,只当是个普通认识的人罢了。

    晏锥心里那么想,嘴上却没说出自己的疑虑,这不是他心眼小,而是他很明白,现在的状态,对大家都好,没有必要去揭穿蓝泽辉,洛琪珊就这样毫无牵挂地在家养胎,做个快乐的孕妇,这才是所有人想看到的,也没白费蓝泽辉的苦心。

    在爱人家人的精心呵护下,洛琪珊很快到了怀孕一个多月的时期,出现了严重的害喜,每天吃饭成了她最头疼的问题,可是不吃也不行,为了自己和孩子的营养,她只能咬牙吞下去,结果都是过不了多久就吐出来。这么反反复复的,每天都如此,不仅她难受,旁边看着的人也是心如刀绞,可是这一切都只能她自己承受,没人能帮得了,吃药也不行,控制不住害喜。

    嗜睡,疲累无力,也是洛琪珊出现的孕期症状,加上这害喜,这段日子她挺受罪的。有时吐得翻江倒海好像人都要晕过去,时常都是只能躺在chuang上休息。

    人体是神秘的莫测的,尽管洛琪珊一直都有注意调养身体,她的身体也很健康,但在怀孕之后的反应就像是个十分虚弱的人,而现在她的情况不妙,虽然虚弱,却不能再随意吃补品了。

    洛琪珊腹痛并伴随有淡红色分泌物,去医院检查的结果令人担忧,医生说这是流产征兆,让她必须要在家小心保胎,否则,很可能就……

    这可把晏家人给吓得不轻,洛琪珊回到家之后立刻进入全方位保护状态,近期都不能下地走动,让她躺着。

    这日子有多么难熬,没尝试过的人不会知道。现在正是炎夏,可洛琪珊却不能吹空调,风扇都不可以多吹。为了让她住在一个凉快点的地方,晏锥带着洛琪珊去到了市郊的一处别墅里,陈嫂也跟着去了,专职伺候洛琪珊。

    这别墅四周都是绿荫,靠近水库,住着很凉爽,适合洛琪珊目前的身体状况,距离这里大约20分钟的车程还有一家医院。

    保胎,医生虽然开了药,可老爷子不让洛琪珊吃,用了中药为洛琪珊保胎,那是晏家祖传下来的药方,在这个曾以开药房起家的家族来说,自己家祖传的药方更值得相信。

    这保胎药的效果是有的,可就是味道太难喝了,而洛琪珊每天都要喝两次。

    洛琪珊从小到大都没吃过几次中药,她自己就是学西医的,对于中药的疗效她是有一点不确定,因为这不是普通的小感冒,是保胎啊,万一晏家的祖传秘方最后还是保不住呢?

    洛琪珊睡不好吃不好,晏锥也是食不知味睡不安眠,最近他都很少去公司了,晏季匀当主力,在打理公司的事务,好给晏锥更多的时间去照顾洛琪珊。

    老爷子虽然不是每天来看望,但这颗心是一直系在这里,每天至少两通电话,睡觉前必须知道洛琪珊的情况,老爷子才能入睡。

    而沈蓉是每隔一天就会来,她还要照顾老爷子,媳妇这边也不放心,她两头跑,没有怨言,但却是忧心忡忡,背地里都哭了好几回,就怕这孩子万一保不住,那将会是对晏家的人沉重的打击。

    洛琪珊的父母也常来看望,对于女儿的情况,父亲只有疼在心里,表面上还要安慰女儿,给女儿打气,鼓励。

    晏季匀和水菡,以及其他的朋友,都来这里看过洛琪珊,全都在关心着她,默默为她祈祷。

    在搬过来的第七天,老爷子在晏季匀和沈蓉的陪同下,到了晏家在乡下的宗祠。可怜晏鸿章都八十几岁的高龄了,还艰难地跪在宗祠的地上,向晏家的列祖列宗叩拜,为洛琪珊和她肚里的孩子祈福。

    这画面很是令人心酸,老人这不是迷信,只是一种思想上的寄托,只有这样他才能稍微安心一点,如果不来,他总觉得是自己不够诚心。

    一颗花白的脑袋在磕头,嘴里念念有词,表情虔诚,可那苍老的身体,背脊佝偻着,站起来的时候两脚还在发颤,需要人扶着才行。

    洛琪珊时常在想,为什么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呢?被折磨得心力交瘁的她,忍不住会想,难道是过得太幸福了,老天爷不允许么?

    好不容易怀孕了,全家都为此而欢喜,激动,兴奋,可是因为这流产的危机,全家又陷入了阴影中。晏锥最近更是憔悴,黑眼圈都熬出来了,可他在洛琪珊面前都是笑米米的,不会将愁云惨雾带给她。

    洛琪珊的饮食都是以清淡为主,一颗辣椒都不吃,辛辣刺激的半点不沾,就连水果都暂时不吃了,她吃下肚子的东西都是温热的,一点凉的都不吃。最开始那几天还四门不出,楼下散步都不去,顶多是在阳台晃悠一下。

    这小心翼翼的程度,如临大敌,在这样的气氛中,洛琪珊不可能会放松的,她的笑容明显减少了,整个人都散发着焦虑忧郁的气场,时常都会默默地将手抚在自己的小腹,祈祷着孩子不要离开她。

    不管以后还会不会有孩子,洛琪珊对于自己人生中的第一胎,有着特殊的感情,她太担心孩子会流掉,所以很自觉地配合着,哪怕是不下地,哪怕整天都只能在屋子里窝着,但只要能保住孩子,她什么都愿意做。

    这样的精神压力和害怕失去的恐惧感,终于是将洛琪珊压得喘不过气来。在一个闷热的午后,晏锥去楼下拿东西,回来时就看到洛琪珊在被子里缩着,而被子还在抖,传来她压抑的哭声。

    晏锥的心狠狠抽搐了两下,心痛的感觉瞬间袭遍全身。他当然知道她为什么哭,她只怕是忍了太久,直到忍不了才会发泄出来。

    晏锥缓缓坐下来,将薄薄的被子扯开,无声的,一把抱住了这个正在哭泣的女人。

    洛琪珊隐忍的哭声一下子变得响亮,哇哇哇地哭嚎着,在他怀里,泪流成河。

    晏锥紧紧抱着她,心如刀割。他对洛琪珊的了解,知道她不是那么柔弱的女人,可是怀孕之后,被医生告知孩子可能流产之后,她就被恐惧笼罩着,没有一天是过得好的。

    这种事,就算再怎么坚强的女人也扛不住吧,哭泣,是因为对孩子的渴望太强烈,期待太高,是痛恨为何命运要将这样的不幸降临。想要一个完整的家庭就这么难吗?有的人不想要孩子却偏偏怀上,而他和洛琪珊是那么虔诚地渴望有孩子,怀上了都还要面临着失去的危机,这种心情,太痛太残忍。

    晏锥心里那一道墙也被推到了,抑制不住心酸,眼泪夺眶而出。只是他不像洛琪珊那么哇哇大哭,他的哭声很低沉,却也同样让人心碎。

    夫妻俩抱头痛哭,这种时候,谁劝都没用,堆积已久的悲伤如洪水决堤,泛滥成灾。如果再不发泄出来,洛琪珊很可能会被自己给逼得神经质的。

    虽然孕妇需要静养,不宜激动,可在情绪爆发的时候也是无能为力,只有全都倒出来。

    一样的心痛,一样的恐惧,都是洛琪珊和晏锥的感受,在哭过之后,终于消停一点,晏锥首先止住了哭声,拿着手帕在为洛琪珊擦眼泪,红红的眼眶里尽是心疼与怜惜:“老婆,你相信缘份吗?或许,我们应该看开一点,如果这孩子跟我们无缘,我们也不要太过悲痛,这都是强求不来的,我们尽力了,至于结果,就看这孩子跟我们的缘份有多深了。”

    晏锥的开导,让洛琪珊一愣,她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跟孩子的缘份?这意思是,如果缘浅就不要太难过,寄望于以后,还会有孩子的。

    洛琪珊呆滞了一会儿,似是想通了什么,忽地抬手一抹眼角,眼里亮光一闪,哽咽着说:“也许,老公你说的是对的。孩子跟父母也讲个缘分,假如真的孩子没了,说不定是他(她)不想来到这世界……”

    晏锥见洛琪珊能想到这些,他心里也是松了口气,微笑着拭去她眼角的泪痕,温柔地说:“这才对嘛,我们这么想想,是不是觉得好受一点?如果我们自己都充满了负能量,对保胎更是不利。只有我们自己想通了,心情开朗一点,或许还有一线希望。你看你,刚才那么哭,可是保胎的大忌,如果爷爷知道了,又要唠叨你了。”

    洛琪珊本是个聪慧的人,晏锥的点拨,她很快就豁然开朗了,觉得确实是那个道理。成天愁眉苦脸患得患失的,这样就算暂时保住了胎儿,以后只怕也是不好的。她应该要积极一点乐观一点,能保住最好,哪怕保不住,她也不能让自己这么消沉下去。

    洛琪珊捧着晏锥的脸亲了一下,认真地点点头说:“老公,我们从现在起,要让负能量远离我们!”

    看着她又恢复了几分往日的信心和朝气,晏锥也被感染了,欣喜地吻着她,眼底尽是温柔和*溺。【晚上还有更新】

    (cqs!)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