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 珊珊发现了晏锥曾喜欢过水菡
    商场里的偶遇,只是一个小插曲,丝毫不会影响到晏锥和洛琪珊的心情,只不过,却勾起了洛琪珊的好奇。

    洛琪珊挽着晏锥的手,圆润的脸蛋上露出探究的神色,明亮的大眼格外有神:“老公,看来你对女人的吸引力挺大的嘛,邓嘉瑜其实各方面条件还不错,是模特儿,长相气质身材都是百里挑一的,家庭背景也好,可你们当初为什么结婚之后却没产生感情呢?可不可以告诉我,到底是什么原因?”

    这个问题,是洛琪珊以前曾想到过却没有问出来的。当时只觉得那是晏锥过去的事,她不想打破沙锅问到底,但是今天在商场遇到邓嘉瑜,分明还能感受到呢女人的嫉妒与不甘。洛琪珊就纳闷儿了,这女人怎么那么想不开,那么不识趣呢,明知道她和晏锥感情好,可偏偏还要觊觎晏锥,这不是自讨没趣么?好歹也是富家千金,不至于这样吧。

    晏锥被问得一愣,咳嗽了几声,俊脸微红,眼底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尴尬,但还是选择了跟洛琪珊老实交代。

    “老婆,其实洛琪珊就是那种喜欢寻求刺激和挑战的女人,她自以为很完美,眼光也高,一般的男人她看不上,但她看上的又是得不到的,比如,我哥。”晏锥无奈地耸耸肩。

    “啊?大哥?”洛琪珊不禁诧异,瞬间觉得自己挖到了一件很有深度的陈年旧事。

    “你继续。”洛琪珊变成了好奇宝宝,一脸期待地看着晏锥,等着他讲故事呢。

    晏锥感觉今天是难以搪塞过去了,既然如此,那就不必再隐瞒,有些事,迟早是要被洛琪珊知道的。

    晏锥幽幽一叹,柔美精致的俊脸上薄唇轻启:“几年前,在我大哥大嫂刚刚*不久,邓嘉瑜出现了,她曾跟我哥哥合作过,因为我哥以前是造型师,邓嘉瑜是模特儿……她看上了我哥,但是我哥心里只有我大嫂,邓嘉瑜不服气,想要将我哥抢过去,只可惜,她没能得逞,我大嫂怀孕,在爷爷的安排下,大嫂和大哥结婚了,邓嘉瑜彻底没戏。可是……”

    说到这,晏锥的脸色微微变了变,嘴角泛起一丝苦笑:“那时的我,还执着于跟我哥之间的斗争,想要得到家族的大权,而邓嘉瑜的家里也需要通过联姻来扩大他们的产业,加上我当时迫于压力,双方抱着互相利用的心态,结婚了。但是,婚后,我和邓嘉瑜是形同陌路,各过各的,完全是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连亲吻都没有过,深入的探讨就更没有了。”

    洛琪珊听得睁大了眼睛,太意外了,想不到邓嘉瑜还真是个脑子复杂的女人,她到底在想什么呢,先是晏季匀,后又是晏锥,她不觉得瞎折腾么?

    “没错,邓嘉瑜就是那种将男人看成是猎物的女人,她觉得目标越高越高,征服之后才会有成就感。她不会喜欢一个普通男人,她只会瞄着有金钱地位和名誉的男人。她跟我的那段婚姻,本就是个错误,当时是大哥的掌权,我只是个私生子,邓嘉瑜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所以,当离婚时,我和她都没有半点悲伤,反而是解脱。”晏锥长长地舒了口气,将洛琪珊的手握得更紧了。

    洛琪珊是个有脑子的女人,听晏锥说了这些,她已经能猜到邓嘉瑜的心思了。

    “我懂了,她在离婚很久之后又遇到你,可你已经是炎月的董事长,还是商会主席,并且比以前更加成熟稳重又男人味,更有魅力了,所以邓嘉瑜又起了征服欲,想要将你追到手,满足她对追逐的兴趣,满足她对男人的占有欲。也只有位高权重又多金的男人才能入她的眼……啧啧,她根本没有真正爱过谁,她只是在玩……”洛琪珊忿忿地鼓着腮,对邓嘉瑜的印象越发地差了。

    “真是丢女人的脸,她就好好地正经地追求别人,那或许还能赢得最起码的尊重,可她却只会招来别人的鄙视。”

    晏锥莞尔一笑,轻拍着洛琪珊的肩膀安抚着:“好啦好啦,别提她了,记住要保持好心情,我们该回家了。”

    洛琪珊点点头,可刚迈出一步又停住了,扭头盯着晏锥,晶亮的眸子眨呀眨,问了一个让晏锥差点暴走的问题——“老公,你以前喜欢过几个女人啊?初恋是谁?在我之前,你喜欢的女人又是谁啊?”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晏锥不停地咳嗽,脸都涨红了,心里更是暗暗叫苦,糟糕,终于是要面对这头疼的问题了。

    “珊珊……老婆……你干嘛突然想起问这些啊,都是过去式了,不提也罢。”

    洛琪珊蹙起眉头,哼哼着说:“你怕我会因为你以前的事情而计较,生气?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我只是好奇问问,你就当时闲聊那么讲讲吧。”

    晏锥不想对洛琪珊撒谎,他可以说出沈云姿的事,但他又怎么能说自己在遇到洛琪珊之前喜欢的女人是水菡?这种事儿,如果是别的女人,那也就罢了,没什么大不了,但偏偏是水菡,是大嫂啊,洛琪珊如果知道了,会是什么反应?会不会影响到她和水菡之间的和谐?

    “好好好,既然老婆大人问到,那我就说了啊……咳咳……我的初恋叫沈云姿,不过是我单相思,人家没喜欢过我,我们也没交往过。好了我说完了,你该放心了吧?”

    “哦……”洛琪珊想了想又说:“那你的意思是在我之前,就只有这个初恋存在?”

    晏锥心里咯噔一下,嘴上可没说什么,只是硬着头皮笑笑,点头,然后搂着她往前走。

    难道是孕妇真的会比一般人敏感吗,以前洛琪珊可没问这些,今天是怎么了。

    洛琪珊自己都说不准是怎么了,就是突发奇想地问出来,没有追究的意思,纯属好奇,似乎今天想到的事情特别多。

    但对于晏锥的说辞,洛琪珊没怀疑,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晏锥和水菡之间会有那么一段……也是单相思,水菡在晏锥心里有着特殊的位置,虽然各自都结婚有了归宿,但晏锥很清楚,沈云姿是他曾一度迷恋的女人,而水菡才是他真正喜欢过,甚至曾想过要得到她娶她……

    而这些话,不适宜告诉洛琪珊。不是每件事都适合主动去坦白的,有时也要考虑一下事情对别人的影响。如果说出来会有可能引起矛盾,那还不如不说呢。

    晏锥的考虑是没错,如今洛琪珊和水菡相处得挺融洽,年龄相当,脾气相投,凑在一起可是有聊不完的话题,有说有笑的,不仅是亲人,更是闺蜜,他若是傻乎乎地把陈年旧事翻出来说,岂不是自讨苦吃?

    总之他现在问心无愧,他是全心全意爱洛琪珊的,这就够了,不是么。

    树欲静而风不止。洛琪珊现在可以说是个很享福的孕妇,全家人都对她很好,得到了晏锥无微不至的照顾,两人的感情固若金汤,这日子本该是很惬意的,可是……隐患始终是会冒出来,该来的怎么都躲不过。

    这天傍晚,晏锥从外边回来,听到陈嫂说洛琪珊今天没下楼吃饭,似乎是情绪不太对劲,只将自己关在屋里不出来,晚餐就喝了一碗皱,菜都没吃,说是没胃口。

    晏锥直觉不妙,赶紧地上楼去,果然,洛琪珊独自一人在阳台上发呆,桌子上放着手机,她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盯着手机,眼睛红红的,疑似哭过,她苍白的面容看起来是那么令人心疼。

    晏锥吓了一条,急忙上前去,想要像往常一样抱着她,可是她却推开了他的手,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咦?这是个什么情况?晏锥更加不解了,心里直打鼓。

    “怎么了?我惹到你了?”晏锥本是随口一问,没想到洛琪珊竟然瞪着他:“对,就是你惹到我!”

    “这……这是从何说起啊,老婆,我对你还不够好么?你今天是怎么了?”晏锥边说边伸出了手臂。

    洛琪珊还是不让他抱,站起来,一只手撑着腰,另一只手指着桌子上的手机,脸上浮现出痛惜的神色:“你自己看,有人发了照片给我。”

    嗯?晏锥一惊,抓起手机一看……

    这一看,犹如头顶一声雷,将晏锥炸个里焦外嫩!照片上赫然正是他握着水菡的手,深情款款地注视着她,好像是随时要亲下去的样子。这么亲昵而*的照片,晏锥在震惊之余更是火冒三丈,这是哪里来的?摆明了是在故意搅局,想引起他和洛琪珊的矛盾!谁,究竟是谁!

    (cqs!)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