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 老婆你听我解释!
    晏锥看到这照片,突然一下变得结巴了,不是因为心虚,只是因为实在太震惊和气愤。<-》居然有人动这种心思,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肯定是不安好心!

    晏锥冷凝的眸子里散发出骇人的光泽,沉声问:“是谁发来的?”

    洛琪珊面无表情地说了三个字:“不知道。”

    “……”

    晏锥放下手机,一边zhushi着洛琪珊,一边在回想着这照片是怎么回事?以前他和水菡什么时候会有这样的动作?

    “珊珊,你愿意听我解释吗?”晏锥尽量让自己不要jidong,控制着情绪。

    洛琪珊咬咬牙,虽然此刻她满脑子都是浆糊,但还是坐了下来,她必须要听解释,否则会心塞的!

    很明显,晏锥与水菡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可她却毫不知情。现在却有陌生人发来照片在她手机,她心里的难过可想而知,她如果不弄清楚,今晚都会睡不着。

    洛琪珊一只手握着拳头,愤愤地说:“大嫂,水菡,我们相处得很好,可我怎么都想不到,你们居然会有这么一段过去。你自己看看照片,你敢说照片上的你,那个眼神不是代表对她有情吗?只有眼睛是不会撒谎的,眼睛骗不了人!”

    晏锥的大手覆上她的手,温柔而坚定的目光望着她,轻声说:“我不骗你,我都告诉你。”

    “哼,最好是老实jiāodài,否则……”洛琪珊比划了一个咔嚓的手势,晏锥瞬间想起了手术刀。

    “咳咳……别jidong,我说,我说……”晏锥暗叹,俗话说纸包不住火,没什么秘密是永久的,如今,唯一的bànfǎjiushijiāodài了,希望她能理解。

    “哎……那都是几年前的事了,在我知道自己跟初恋的那个女人不可能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死了心,那时,我大哥大嫂在闹矛盾,大哥搬去市外住了,大嫂一个人带着孩子住进了大宅,我原本只是抱着要照顾她和孩子的想法,但在相处之后,了解之后,我竟不知不觉对她动了心。我想,既然大哥不珍惜大嫂,那我就做那个呵护她的人。我想要争夺大权,我以为得到了继承人的wèizhi就能有资格让大嫂离开我大哥,因为两人分居那么久,大嫂不该为那样的男人再等待,付出……”晏锥在回忆这些往事时,依旧是能想起自己当时的心情,只不过人很平静,语气淡淡的。

    洛琪珊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滋味,这种事,她必须弄清楚,但在真正听到时又难免会感到酸涩。毕竟这是自己心爱的老公,就算他是在说着过去的事情,可因为爱着他,所以不管怎样都会有一点酸酸的。

    晏锥见她紧紧拧着眉头,他大约能猜到她在想什么,为此,他也是万分wunài,过去的事,是真实存在的,他要老实jiāodài,就不能避免她的酸楚。

    “我当时以为大哥大嫂是会分开的,所以我大胆地跟大嫂走得很近,以前大嫂不知道,还以为我只是出于亲情的关心。但是,在小柠檬三岁生日时,大哥回来了,之后,jingguo一些磕磕碰碰,他和大嫂又好了。那时我才明白,原来大哥心里一直都有大嫂,他那几年人不在这里,可心却从未离开过。jiushi那时我才醒悟,我跟大嫂之间是不可能的,她只爱我大哥一个,不管我对她多好,也取代不了大哥在她心目中的地位。”晏锥眼里没有哀伤,说明是真的将过去看得很透彻了,也是真的放下了。

    洛琪珊的脸色微微缓和了一点点,但很快又瞪着他,鼓着腮,愤懑的样子。

    “你们全家都瞒着我,没人透露一点风声,那天你还说在我之前只有一个初恋的女人,哼,骗我!”洛琪珊涨红着脸,原来最在意的是zhègè。

    晏锥wunài啊,两只手握着她的手,诚恳而又带着一点憋屈说:“我不是存心欺瞒的,只是我觉得我跟大嫂那是今年前的事了,是我单相思,跟大嫂一点guānxi都没有,她是怎么样的人,相信你也感觉得出来。我是不想让你心里有隔阂产生,你们现在是闺蜜,这种提了会影响心情的往事,我有必要zhudong告诉你吗?”

    洛琪珊还是瞪着他,这眼神可是让晏锥头皮发麻。

    “好,那你解释,照片怎么回事?”

    “zhègè……你看,照片的背景jiushi晏家大宅的池塘,我和大嫂站在池塘边上……当时她差点摔倒,是我扶住了她,我一时有点jidong,盯着她看,加上靠得近,所以被拍下来jiushi这样容易被人误会好像我当时是想亲她。”晏锥忽地想起了什么,猛地瞳孔一缩。

    “一定是邓嘉瑜!这照片上,我和大嫂的发型和我们穿的衣服,算算时间,jiushi我和邓嘉瑜还没离婚时,一定是被她无意中拍到了,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合理的解释。还记得吗,珊珊,昨天在商场碰到了邓嘉瑜,当时她那种嫉妒的表情你没看到吗?不知道她怎么拿出以前的照片,但这照片摆明了是guyi要挑拨我们的感情,珊珊,你不能上当啊,难道过去的事还要让它横在我们中间吗?你也不要因此就疏远大嫂,你们……”晏锥紧张,因为看到洛琪珊似乎还没消气,dānxin她接受不了。

    洛琪珊站起来,走到他跟前,狠狠地掐了他一把:“你什么意思?这么jidong,好像我jiushi个没脑子加小气的人吗?我有说过要把你怎么着吗?我有说要讨厌大嫂吗?”

    晏锥一愣,随即欣喜地抱着她,如释重负地说:“早说嘛,原来你已经谅解我了,害我还以为你要发飙呢……hāhā,老婆你真是明白事理,我发现我对你的爱又多一点了。”

    洛琪珊没好气地白他一眼:“油腔滑调!”

    嘴上这么说,可心里对于他的赞美,还是很受用的。

    “嘿嘿,我只对你一个人油腔滑调,说点真心话,你听了也开心,不过如果你不喜欢听,那我以后不说了。”晏锥偷瞄着她的脸色,果然,她likè就笑了。

    “那好吧,允许你以后经常说。”洛琪珊终于是露出笑颜,但转瞬就变得严肃起来。

    “这件事别告诉其他人,就我们两个知道就行,反正我也不dǎsuàn理会zhègè发照片的人,hēhē……邓嘉瑜真是白费苦心了,像离间我们夫妻俩,她这手段太幼稚太白痴了,她不知道我和你如今是没有什么话不可以坦白来讲的,她也不知道我和你已经度过了感情的磨合期,早就固若金汤了,她想搞破坏,门儿都没有!现在,说开了,我也不追究过去,因为那是我无法参与到的你的人生。我们就将在大哥大嫂面前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如果他们知道我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以后jiànmiàn难免尴尬,就这样像维持原状最好。”洛琪珊露出鄙夷的神色,对于邓嘉瑜的伎俩,她是无比的不屑。

    晏锥惊喜万分,开心地在洛琪珊脸上亲了一下,感叹道:“我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才能娶到这么通情达理的老婆,我太幸福了,老婆,我爱你!”

    紧接着又是响亮的亲吻,洛琪珊已经被他一句一句直白的情话给逗得心花怒放。

    我爱你。这三个字,她听不够,就算每天说,她都还想听。

    只是亲脸怎么能满足,亲着亲着就到了嘴唇,变成热烈的深吻。

    邓嘉瑜的手段失败了,洛琪珊本来就很聪明,加上现在与晏锥之间jingguo了不少波折,她不再是那么轻易就撼动的人了,她很清醒,她知道什么事该计较,什么事去追究却是毫无意义。

    说到底,现在她和晏锥的感情才是最重要的,曾经的过去的,怎么能和她的现在与将来相比?所谓的幸福,jiushi要自己懂得取舍。退一步海阔天空,洛琪珊对这件事保持宽容理解的态度,这是最好的处理方式,只会让晏锥更深爱她。而邓嘉瑜jiushi弄巧成拙,又一次地变成了人家夫妻俩感情的催化剂。

    一番亲热过后,晏锥拿起了洛琪珊的手机,冷冽地说:“咱们应该给发信息的人回个消息,说不定她还在等着你大发雷霆呢,你越生气她越gāoxing。”

    “对啊,那我们发什么过去呢?”洛琪珊饶有兴致地问。

    发什么?晏锥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主意,这次,一定要断绝邓嘉瑜zhègè女人的一切妄想,胆敢企图破坏他和洛琪珊,这是他不会容忍的,是触碰到了他的底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