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jingguo了邓嘉瑜这件事,晏锥和洛琪珊之间更加深了了解,也更珍惜彼此了。<-》晏锥是被洛琪珊的大度所感动,心里暗暗发誓要对她更好。而洛琪珊则是在想……老公这么youxiu,一定不是只有邓嘉瑜才会觊觎,她现在的wèizhi是外边很多女人都眼红的,她会好好经营这段婚姻,让那些心怀不轨的女人没有可趁之机。

    这夫妻俩到现在已经是互相没有秘密了,该说的全都说了,只剩下两颗透明的心。隐患再也不能兴风作浪,被夫妻俩的默契和坚定的感情打败了。

    随着洛琪珊的肚子越来越大,年关也近了,晏家开始忙碌,沈蓉负责置办年货,老爷子精神状态不错,盼着这时间过得快点,就等洛琪珊生个大胖娃娃。

    晏家显得很喜庆,在过年之前三天就开始挂上了彩灯,门口还有两个大红灯笼,时不时还能看到里边闪烁的烟花。

    依旧是晏季匀和晏锥他们陪伴着老爷子过年,和往常一样的,老爷子的其他子女们都会以各种借口不来,完全没把老爷子放在心上,就连前段时间老爷子住院,他们也都不去探望。

    为什么会这样,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知道晏家现在是晏锥掌握大权,他们捞不到好处,也就不会再装模作样地讨好老爷子了,甚至不会关心一下。还好老爷子有两个孝顺的孙儿和孙媳妇,沈蓉也是恭孝有加,他们给老爷子的关怀,弥补了那些个不孝子女给老爷子带来的伤害。

    老爷子如今是看得很开,身边有人伺候,孝敬,有人会给他养老送终,他就欣慰了,觉得这辈子值得。

    洛凯旋夫妇也来了,是老爷子邀请的。他们只有洛琪珊这一个女儿,假如两口子在家过年,会很冷清的。

    团圆饭,人不多,但却很温馨,qinqiē,大家一张张的笑脸为zhègè寒冷的冬季带来了温暖,围坐在一起吃着家常饭,看着电视里热闹喜庆的晚会,气氛和睦愉悦,欢声笑语不断。

    洛琪珊是孕妇,重点关照对象,一半的菜都是她可以吃的,另一半则是更贴近其他人的口味。

    自从不害喜了之后,洛琪珊这体重是逐渐在增长,以前她才100斤,现在有130斤了,变成了双下巴,脸蛋上出现了好像婴儿肥的样子,白里透红,是另一种丰盈的美。按照晏家这样悉心呵护照顾,她觉得自己可能到了临盆时已经胖得像滚球了。

    这是她在晏家过的第一个新年,去年的时候她在山区,没能跟家人吃上团圆饭,今年,她感受到这热烘烘的气氛,心里很是感触……能嫁到晏家,是她的福气。

    新年过去不久,洛琪珊距离生孩子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如今已是孕期8个月。

    洛琪珊的双腿出现了水肿,先是脚踝,然后呈现往小腿蔓延的趋势。这几天又不好过了,晏锥心疼她,会时常给她揉揉关节和她肿起的部位,无微不至的体贴,让洛琪珊虽然不适,却不会有半点怨言,在老公这样的照顾下,她觉得自己好像一个被*坏的孩子,可心里甜滋滋的,一看jiushi个幸福的孕妇。

    预产期是在五月末,一跨进五月,晏锥就开始紧张了,比平时更加密切注意洛琪珊的身子,有一天她出现了假性宫缩,把晏锥给吓得不轻,急忙送医院去,检查之后没事了,他才松了口气。

    也因为这样,晏锥晚上睡觉都不踏实了,只要有一点轻轻的响动都很容易被惊醒。

    卧室大,晏锥在靠墙的wèizhi加了一张chuang,与洛琪珊分chuang睡的,两人中间隔着一米的距离。有时晏锥半夜醒来会望着洛琪珊那边发呆,接着微亮的灯光看到她隆起的大肚子,他这心里就禁不住yizhèn暖流淌过,想着宝宝很快就要出世了,会是长什么样子呢?会像他多一点还是像洛琪珊多一点?会是顽皮还是乖巧?

    就在这样强烈的渴盼中,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到了五月二十号这天。

    由于是临近预产期,所以洛琪珊最近也不会出门去,父母以及朋友要探望都是会上晏家大宅来。

    今天的日子有点特殊,520嘛,很多人都觉得这是个适合浪漫的一天。

    晏季匀和水菡带着小女儿晏灵萱来了大宅,因为老爷子几天不见这小娃娃了,会想念的,所以一般每隔几天就会叫把孩子带过来。

    晏灵萱已经一岁多了,纷嫩纷嫩的萌宝,刚学会说话,会一些最简单的发音,叫爸爸妈妈哥哥姐姐,但是叫晏鸿章得是叫“太爷爷”,这似乎对于小宝宝有一点难度,于是,晏鸿章很有耐心地在叫灵萱。

    灵萱在太爷爷怀里肆无忌惮地张着小嘴流口水,时不时还咯咯咯地笑。

    “叫太爷爷……太……爷爷……”晏鸿章这么教,眼里都是溺*。

    灵萱小嘴动了动,可是发出的声音却是:“呆……呆……爷爷……”

    “……”

    “太……太……太……不是呆……”

    灵萱睁着纯净的大眼望着晏鸿章,咬着手指,眉头皱起,像是在好奇,我怎么没有说对吗?明明是一样的啊……

    晏鸿章哑然失笑,看着灵萱咬手指,他就会把她的手指从嘴里拔出来,然后轻轻地说:“不要吃手,乖啊……”

    灵萱听不懂,但是却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像是在抗议,为啥不让吃手呢?我的手手好嫩好好玩的嘛……

    一老一幼的画面十分有趣,灵萱很爱笑,特别喜欢先皱眉再笑,时常都会让大人以为她要发飙了,结果却看到她笑,这孩子从小就有恶作剧的潜质。有一次,陈嫂抱着她,见奶娃脸红耳涨地皱着眉头扁着小嘴一副马上要哭出来的架势,可下一秒就见她发笑……陈嫂虚惊一场,后来才知道这是灵萱的习惯。

    这么小的孩子已经知道戏弄大人了,长大了还得了?兴许又是一个古灵精怪的丫头。

    洛琪珊也很喜欢灵萱,每次看到都会想要抱,可现在她肚子大了,快要临产,就不抱孩子了,只是将她放在沙发上。

    灵萱坐在沙发也不安分,一直盯着眼前的一个大球球,伸出小手放在大球球上……

    这是洛琪珊的肚子,可灵萱不知道这是啥东东,很新奇。她只知道自己看见zhègè球球好多次了,可是为什么球球总是不能动呢?

    洛琪珊一脸温和地看着灵萱,这小萌娃太招人爱了,她每次看到都会忍不住会想要抱抱亲亲。

    “灵萱,你知道这是什么吗?”洛琪珊笑着对小萌娃说,虽然知道孩子听不懂,可她jiushi会不由自主地想跟小萌娃说话。

    灵萱眨巴眨巴眼睛,嘴里“哦……哦……哦……”,还露出十分认真的眼神看着洛琪珊。

    “这里边啊,住着一个小宝宝,是婶婶的孩子……”洛琪珊在低喃,素净的脸蛋上浮现出母性的光辉。

    这时,灵萱呆了呆,然后干脆两只手都抱着洛琪珊的肚子,再然后,只见这小萌娃凑上去,张开了小嘴隔着衣服在洛琪珊肚子上磨蹭。

    洛琪珊一愣,随即hāhā大笑,灵萱这简直jiushi未来吃货的雏形啊,将她的肚子当成是可以吃的东东,张嘴就想尝尝,瞧这口水流了一地,小手还不停在肚子上抓……这点liqi是对洛琪珊没影响的,加上隔着衣服,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灵萱可怜巴巴地抬头憋屈地看着洛琪珊,那小眼神儿像是在说:“为嘛是不能吃的吗?”

    洛琪珊刚想说话,却见她脸上的笑意在凝结……一股疼痛从小腹传来,惊得她脸色大变。

    晏季匀在后边和晏锥说话,水菡刚刚去给灵萱调奶粉了。

    疼痛在加剧,洛琪珊痛苦地发出声音:“老公……老公……我的肚子……”

    晏锥听到洛琪珊的呼唤,急忙跑过来一看,顿时慌了……

    “老婆你怎么了?”晏锥的脸都青了,给吓的。

    “我……我……”

    晏季匀见这架势,忙不迭地将灵萱抱在怀里,紧张地说:“珊珊怕是要生了?”

    “……”

    大家都手忙脚乱,洛琪珊呼痛的声音听着真是揪心啊。灵萱在晏季匀怀里呆呆地看着大人们忙活,小丫头不懂发生了什么,而洛琪珊在这件事之后还会说,指不定今天临盆jiushi因为灵萱在她肚子上蹭那几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