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 老婆我饿了
    梵狄给亚撒打电话,通是通了,可就是没说上几句就挂断,因为亚撒那边很忙,身边有人在催促他该开会了,所以这通电话只能匆匆问候之后便作罢。23us

    六双眼睛望着梵狄,他无奈地撇撇嘴,摇头:“亚撒说他也想念我们,只是皇室的事务繁多,他的日程安排已经排到今年年底了,要想返回一趟c市,只怕是要等明年了。”

    在场的人都很失望,可是又能怎样呢,亚撒忙,兰姐想必也不轻松,看来要相聚,还成了件难事了。

    人生如戏,悲欢离合本就是人生中时常都会上演的戏码,无谓徒增伤感,能做的就是祝福亚撒一家三口在皇宫里的日子不要太难过。

    这个“难过”不是物质上的,而是因为亚撒,兰姐,包括小嫣嫣,都喜欢自在的生活,可皇宫里怎么可能像在c市那么自由。每天锦衣玉食,物质上什么都不缺,但就是总会觉得少了一点什么……

    不管怎样,生活还是要继续,每个人的人生轨迹不同,能尽量把握好自己,就算是一种幸运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晏锥和洛琪珊因为有了宝宝,两人的幸福才算是圆满了。宝宝的名字依旧是老爷子取的,名叫“晏嘉佑”。

    现在可不比以前了,睡觉的时候中间多了一个小家伙,晏锥刚开始是很兴奋的,可是没几天就发现,儿子挺能折腾的,半夜醒了哭的时候,洛琪珊哄的效果不大,反而是晏锥将宝宝抱着放在他肚子上,这小家伙一会儿就没事了。

    于是乎,最近晏锥的睡眠就成了问题,白天他睡觉补眠,晚上就伺候着儿子,有时洛琪珊睡着了可这小家伙还在晏锥肚皮上睁着眼睛。

    晏锥已经成了标准的奶爸,各种带孩子的技能都熟练得很。他没有不耐烦,但就是觉得有了孩子之后这夫妻生活简直是大变样了。

    以前,这宽大的chuang上都是整齐而富有情调的,现在因为要带宝宝,chuang中间都是宝宝的地盘,放着宝宝的小枕头小被子,哪里还有半点情调,尽一堆婴儿用品了。

    最让晏锥头疼的是晚上陈嫂和沈蓉都睡了,他就要和洛琪珊注意看着孩子有没有吐奶。他是太紧张太担心,所以养成了要和洛琪珊分工照顾宝宝的习惯,保证在每个时间段里都有大人在守着宝宝,而另一个人就睡觉,醒了之后换人……

    晏锥这不是小题大做,是某天晚上宝宝在喂奶之后不久就吐奶,那时他已经累得睡下了,洛琪珊上个厕所出来发现宝宝吐奶,吓了一跳,而当时宝宝的满嘴都是溢出来的奶,如果没人发现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万一导致窒息……

    从这以后,虽然是尽量小心翼翼了,做好各种防范措施,可晏锥这个紧张过度的奶爸就是不能完全放心,所以才逐渐地不知不觉就改变了作息时间,洛琪珊睡了的时候,晏锥是盯着宝宝的。仅仅是这样还不够,确定宝宝吃下去的奶消化一些,不会呛出来了,可晏锥又怕自己睡着了会压到宝宝。放婴儿chuang吧,他还是不放心……

    总之,晏锥这货就总是在想,万一大人都睡着了,宝宝有个什么特殊情况发生怎么办?他宁愿日夜颠倒也要看着孩子,这真是有点神经过于紧绷了,可是没办法,他就是放松不下来。

    晏锥这样的心态,不算是罕见,但也不多见。这么一来,问题就出来了……晏锥和洛琪珊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宝宝身上,某一天晏锥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吃素很久,算算日子,洛琪珊坐月子也该过去了,他是时候好好慰劳一下双方,重拾他激。情的雄风。

    七月初,天气炎热,洛琪珊在家也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吊带棉裙,在晏锥面前晃来晃去的,丰盈的身子对于一个吃素已久的男人来说那真是一种致命的*。

    陈嫂和沈蓉刚才出去,这只剩下晏锥和洛琪珊还有宝宝。

    宝宝哇哇地哭,要吃奶了,洛琪珊将细细的肩带拉下,宝宝的哭声嘎然而止,像个小萌*似的在妈妈怀里蹭了蹭,心满意足地吃起来,嘴里还时不时发出一点细微的声音,吃得可香了。

    洛琪珊现在比一个多月之前更瘦了一点,但还是很丰满,皮肤雪白雪白的,此刻这画面实在太有观赏性了。

    “咕咚……”某男很不客气地吞了吞口水,一双火辣辣的眼睛直勾勾看着洛琪珊。

    晏锥居然有点嫉妒自己的儿子了,瞧那小家伙多惬意啊,享受天下第一美味呢。

    晏锥不动声色地走过去,一把搂着洛琪珊的肩膀,另一只手就伸出来轻轻地触碰着宝宝的小脸蛋,佯装狠狠地说:“你现在幸福了,把你老爸我的福利都剥夺了。”

    洛琪珊噗嗤一笑,耳根微微发热,她哪里不明白他在说什么,抬眸一看,正巧撞进他深邃而又灼热的眸子里,四目相接,彼此都颤了颤,火花四溅。

    洛琪珊娇嗔地白了他一眼:“哪有你这样嫉妒自己儿子的。”

    晏锥抱得更紧了,凑近她耳边,逗弄着她润白的耳垂,*的气息喷薄在她耳后:“我说的是实话啊,儿子现在享受的原本就是我的福利……老婆,其实我也饿了。”

    这句话,太挑。逗了,肆无忌惮地宣告着他的欲。望,惹得洛琪珊脸颊绯红,心脏砰砰乱跳……那么长时间没过夫妻生活了,现在被老公故意撩拨,她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就好像是唤醒了沉睡在她体内的属于他的小恶魔,她只觉得身子的温度在升高,在他的气息包围下,她莫名地变得柔软起来。

    “你别想跟儿子抢饭吃……”洛琪珊知道晏锥说饿了的意思是什么,可她现在身子太敏感,不想在喂奶时分心了。

    晏锥口干舌燥,心急火燎,某种欲。望被勾起了便想要释放……

    “好,我答应你,我不跟儿子抢饭吃,那我先去洗澡,一会儿你要亲自喂饱我……”晏锥轻柔的语气如羽毛在撩着她,更像是在故意诱。惑她。

    洛琪珊腰上一麻,他已经起身去浴室了。这男人还真积极,想着把自己洗白白,之后才好行动。

    洛琪珊的小心肝儿忍不住抽了抽,说实话,她也想,她也有渴望,这是人的本能,是正常现象。如果她和他都不想,那才是说明有问题,不正常呢。

    晏锥在浴室里边洗澡边愉快地哼着歌,想起一会儿便要跟洛琪珊来个激。情如火,他就觉得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焦虑都消失了不少。

    当他出来时,宝宝早就吃完这顿口粮,洛琪珊正在宝宝抱起来爬在肩上轻拍后背,预防一会儿吐奶。

    宝宝打了几个嗝之后被放下来了,晏锥马上过去守着,冲着洛琪珊笑得很灿烂,指指浴室那边……

    “老婆,天气热,你洗个澡凉快一下吧。”

    洛琪珊没好气地瞪他,然后进去浴室了。她当然知道他的那点心思了,但她心里也是甜滋滋的。

    晏锥将宝宝哄睡着了,放在了婴儿chuang上,才好为他和洛琪珊腾出空间。

    洛琪珊一出来,晏锥迫不及待地上去,一个响亮的亲吻,将她打横抱起来。

    “老婆,属于我们的嗨皮时光到了!”晏锥欢快地宣布,眼睛都在发亮。

    洛琪珊刚洗完澡,身上那沐浴露的香味混合着她的体香,就是最好的催化剂,能让男人越发地着迷,渴望。

    “唔……”

    晏锥化作一匹脱困的狼,吻得她喘不过气来。久违的欢愉,让两人如饥似渴,尽情地投入,火热狂野,给这炎热的夏天带来了春的气息。

    不一会儿,晏锥正在兴头上,忽听旁边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是宝宝醒了。

    晏锥瞬间僵住,脸色成了酱紫,可是没办法,必须要看看宝宝。

    洛琪珊憋着笑,将宝宝抱起来,看着晏锥一脸无奈的表情,她既觉得好笑又心疼。还好,宝宝很快又进入了梦乡,晏锥嗷嗷叫着将洛琪珊拉过去,澎湃的火焰再次被点燃了。

    晏锥早已是食髓知味,抱着洛琪珊尽情地疼爱着,但是,大约又半小时过去,宝宝又醒了,同样的用哭声在给爸爸妈妈打招呼。

    洛琪珊只得又起来去看宝宝,晏锥愤懑地望着她怀里的小人儿,咬牙切齿地说:“你小子确定不是故意的?这么小就知道折磨你老爸我!”

    晏锥抓狂啊,两次被宝宝的哭声打断,而现在这小人儿却在妈妈怀里一脸无辜地望着他,也不哭了,竟然还有点像是在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