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 晏晟睿,你的小媳妇是我啊!
    嫣嫣在退,晏晟睿却是进了一步,凌厉的视线落在她全身,甚至透过她的衣领在往里边探究。顶点小说23us这可吓坏了嫣嫣,小腹黑啥都好,就是在男女之间某方面特别容易害羞,紧张,更何况是面对自己喜欢的男人,他这么盯着看,她的心脏都快蹦出来了。

    下意识地抓紧了衣领,戒备地等着他:“你……你……你往哪儿看呢,你可别忘了,你是老师!”

    嫣嫣的提醒,在晏晟睿看来根本不重要。他又不是色。狼,更不是个思想古板的人,嫣嫣的话,对他不起作用。

    “呵呵……肖灵梦同学,我很好奇,为什么你脸上脖子上的皮肤跟你手上的皮肤相差这么大?”晏晟睿笑意温润,怎么看都是很无害的,但嫣嫣却能感觉到他眼底藏着的威慑力。

    “我……我当然不是从小就这么黑了。我的脸,脖子,那是给晒伤了的,但我身上的皮肤没事,白嫩白嫩的,怎么了,不行吗?”嫣嫣闪动的大眼里有一丝狡黠,随即竟装出很嗲的声音说:“难道说,老师你对我衣服之下的皮肤感兴趣?想知道我身上是黑的还是白的?嘻嘻……老师,原来你好这一口,你早说嘛,我其实对老师的仰慕之情早就如滔滔江水……”

    说着,这妞果然用那只安份的小爪子勾住了晏晟睿的脖子,故意向他抛媚眼,一副花痴状。

    想要吓到晏晟睿,想要逗他,嫣嫣还是嫩了一点。晏晟睿从小到大都不缺女生的关注,对于美女的免疫力惊人,何况是此刻扮丑的嫣嫣呢。

    晏晟睿唇角浮现出一丝玩味,不退反进,一把搂住了嫣嫣的小身子,大手随之覆上她衣服的扣子,俊脸染上一抹邪魅,带着蛊惑的声音说:“你说你仰慕我?那就让我看看你的诚意如何,嗯?”

    轻扬的尾音,*的眼神,让他看起来有点轻。佻,却也更加具有致命的吸引力,嫣嫣这情场小菜鸟哪里是对手,果然心跳加速,紧张得连呼吸都乱了……天啊,她本来只是想戏弄他,可现在却变成被动了,囧。

    但这妞还在硬着头皮不肯服软,不肯让他看穿她此刻的慌乱,僵硬着脖子说:“你要我怎么表达诚意?”

    晏晟睿见她还在嘴硬,分明是身子都在抖了,显然是紧张万分,可她却偏要逞强,看来,他得跟这小菜鸟上一课,让她知道,男人不可以轻易戏弄。

    晏晟睿的手动了,嫣嫣感觉到自己的衣服扣在正在他手中被解开……虽然这是第二颗扣子,但这样的举动却是让嫣嫣炸毛了,终于,脸上露出愤懑,一咬牙,狠狠抬脚再落下!

    “嗷——!”晏晟睿呼痛,额头上青筋暴跳,痛苦的表情还带着满满的愤怒。

    可恶,她居然踩他的脚,还那么用力!

    嫣嫣气鼓鼓的小腮饱含着愤然,冲晏晟睿挥挥拳头:“亏你还是老师呢,怎么这么坏?想占我便宜?下次就不只是踩脚了,我会拳头伺候!哼!”

    晏晟睿只觉得有种想揍人的冲动!

    “你……你傻了吗?还真以为我会对你下手?”晏晟睿捂着脚背,真痛啊,到现在还没缓过劲来。

    “管你是真是假,我才没工夫去研究!”嫣嫣说完,转身就跑。但跑到门口又回头说了一句:“最后那杯的红酒,是柏图斯和拉菲混合的,是两种酒!”

    这回真跑了,比兔子还快。这妞那是仓皇而逃,天知道她刚才差点就要尖叫出小柠檬的名字了,要不是脸上涂了一层,一定能看到她红得像猴屁屁。

    跑出去之后,嫣嫣才稍微平静了一点点,只是嘴里还在喃喃自语:“真是的,猴急什么,反正我是你的,我的全部都是属于你的,迟早都是你的,你现在急个啥……以后等我们真的在一起了,别说是解扣子了,睡觉觉也是可以的嘛……嘻嘻……”

    嫣嫣忍不住发笑,想起刚刚晏晟睿的窘态,被她踩脚之后痛成那个样,她就觉得好解气,谁让他故意逗她的,真当她不知道他是在吓唬人么。他就算再怎么饥不择食也不能在教室里有监控的情况下做出过分的举动。

    确实,刚才晏晟睿是背对着监控器,拍不到他的手放在嫣嫣胸口的扣子上,而他当时没想太多,就是想吓吓她,谁让她胆大包天敢戏弄他的。

    这两人啊,小时候就不消停,棋逢对手,长大了也一样,就算暂时不知道是嫣嫣,可骨子里那股劲还在,一遇到对方就跟打了鸡血一般不正常了。

    晏晟睿独自在教室里,望着刚才嫣嫣喝过的那杯酒,出神。

    肖灵梦,又给了他一个惊喜。没错,他是在最后那杯红酒里倒了两种酒混合的,一种是柏图斯,另一种就是拉菲。这就增加了辨识的难度,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很难确定这杯子里究竟是不是两种红酒的存在,而嫣嫣说得很干脆,坚定,说明她信心十足,没有或许,只有肯定。

    如果是纪雪薇,或者其他的同学能说出来,晏晟睿或许还不会感到惊喜,顶多是夸两句,可是这肖灵梦……一开始出现在大家的视线,她就是个其貌不扬的黑妞,浑身上下穿的东西都是便宜货,一看就是山寨版,乡土气息浓郁。这样的出身,她居然还能一口就辨别出杯子里的红酒是柏图斯和拉菲,这就显得很怪异了,且不符合常理。难道说,她家本来很有钱,而她只是在扮猪吃老虎?酒的辨识,不是只靠文字描述就行的,必须要亲身实践过才能真正的掌握其差别。她如果真的出身贫寒,那是通过什么机会接触到昂贵的红酒?

    还有,她这样的学生怎么进名都的?晏晟睿不是歧视她,只是他知道,名都的门槛高,光是一学期的学费就很贵了,肖灵梦总不会是倾家荡产进学校的吧?

    直到手机震动了一下,晏晟睿才惊觉自己刚才走神,竟然又是为了那个肖灵梦。

    这是怎么了,他一次次地让这个女生走进他的视线,对他进行干扰,现在难道还对她产生好奇?

    晏晟睿自嘲地笑笑,搞什么呢,他最近有点不太正常,怎么会对肖灵梦勾动注意力,她顶多就是一个怪异的女生罢了。

    晏晟睿将教室里的器材都收拾好之后,准备离开,而纪雪薇已经在楼下等他了。

    纪雪薇还是穿的那条裙子,因为没带多的衣服来,不能换。加上她不想错过和晏晟睿一起的机会,干脆就这么穿着,反正他又不会嫌弃。

    “晟睿哥……”纪雪薇娇柔的声音带着撒娇的味道,挽着他的胳膊,苍白的脸蛋皱着,看起来很不开心。

    晏晟睿微微蹙眉,低声问:“怎么了?”

    纪雪薇摇摇头,垂眸看着裙子上那一团酒渍,苦笑着,轻叹一声:“这条裙子,是你在英国的时候送给我的。”

    她脸上的失落,很是令人心疼,同时也提醒了晏晟睿,对呵,这条裙子是他送的,当时他也没想太多,只是觉得雪薇出院,他应该要送点什么礼物才好。送过之后他就没放在心上,而纪雪薇却还记得很清楚。

    “一条裙子而已……一会儿去商场,我再给你买一条。”晏晟睿随口就这么说了,浑然不知在身后某个位置,有一个小身影一直跟着,他和雪薇说的话,某女可全都听见了。

    “哈哈,晟睿哥太好了,我就是喜欢穿你送给我的裙子!”纪雪薇欢快地笑着,先前的阴霾一扫而光,笑得很开朗。

    不是她没钱买,而是对她来说,晏晟睿送的才更有价值,更珍贵。

    晏晟睿爱怜地拍拍她的肩膀,摸摸她的后脑勺,这动作,连他自己都没发现,竟是这么自然,仿佛演练过千百回的。

    当然是很自然了,他小时候最喜欢对嫣嫣这样。

    而嫣嫣呢,此刻躲在那一排树荫后边,偷偷听着晏晟睿和纪雪薇说的话,看着他对纪雪薇做的小动作,嫣嫣的心都揪紧了,发酸,发疼……晏晟睿真的对纪雪薇很好,好到让嫣嫣吃醋,嫉妒。那是她最熟悉最怀念的温暖,什么时候成了逗纪雪薇开心的道具了?

    从小嫣嫣就知道,晏晟睿那双手有多柔软,多温暖,每次她都那样贪恋那双手的温度和轻抚,那是她心底的执念,怎么可以成为纪雪薇的专利?不……这样下去不行!嫣嫣心底在大叫:晏晟睿,你的小媳妇是我啊,你真的忘记了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