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 完结篇 ——车祸
    以晏晟睿的名字命名的钢琴学校,坐落在距离名都大学不远的地方,是艺术教育类学校中的佼佼者,不仅有晏晟睿这样极富盛名的钢琴家坐镇,更有优秀的师资以及教学条件,硬软件都是顶尖的,学校的氛围也十分健康向上,具有时代感,艺术感,对于学生们来说,这里比普通高校更加吸引他们。

    在这个时代的教育制度已经不像十几年前那样了,发展到了一定的程度,变得更灵活,突破原有的格局,形成了一种崭新的更适合未来方向和社会需求的制度。

    学生们不用再被沉重的书包压着,不会为了考试的分数而倍感焦虑,不用被各种补习班填满课余的时间。他们在上高中之前都比较自由和清闲,除了合理的上课安排,他们的兴趣爱好以及特长,将会得到充满的尊重和发挥。

    教育制度的巨大飞跃,使得这一代的学生们有着令人羡慕的童年和青春,同时也兴起了诸多兴趣培训班,五花八门,皆能满足不同的人不同的兴趣需求。

    也因此,钢琴学校才会这么火爆,在名额已满的情况下,晏晟睿还开设了第二间钢琴学校,也在本市。他是校长,当然是最忙碌的一个了。

    学校门口时常都会有记者的身影,有时是为了“偶遇”晏晟睿,有时则是为了采访这里的某些学生和家长。因为,这里也不乏许多富豪贵胄的子女前来……

    这样的学校,学生背后的家长们都有着各自的心态和目的,但共同的一点是,他们都对学校的教学质量要求很高,对子女的期待也很高,如果一旦有意见或者建议,他们都会第一时间提出来,甚至还成立了家长协会,大部分的家长都参与其中。

    晏晟睿的到来,必然是焦点。在巧妙地避开记者之后,他进入了会议室,里边还有一群人在等着开会。

    似乎是有点棘手的事情发生,今天,学校的领导层以及几位资深老师,看起来都是面色沉重,被家长协会的人烦; 很久,双方暂时还没有达成一致共识,就等着晏晟睿来解决了。

    晏晟睿身穿一套定制衣裤,全手工,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无论是裁剪还是用料,都十分考究。简约大方,一向是他的风格,今天也不例外。米色的衬衣将他俊雅的面容衬托得越发迷人,举手投足间散发出来的优雅尊贵,还有从骨子里就存在的领导者的大气从容之风,他一出现,整个会议室就安静了下来。

    平时的晏晟睿给人的感觉是个阳光青年,可在正式的场合,尤其是工作中,他就会变得很沉稳,冷静,睿智,并且,一定能镇得住场面。

    一进来,晏晟睿便抬手示意向大家打个招呼,淡淡地说:“幸好还没迟到,还有两分钟的时间就该正式开会了。”

    这话饱含的意思就是,即使还有两分钟,他也不会提前,必须得是时间正正指向九点半。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的严谨不仅是在音乐上,就如此刻,定好的开会时间就不会变。

    副校长是一位年约四十的女人,干练精明,处事圆滑。见晏晟睿来了,赶紧地迎上去,在家长开口之前,她向晏晟睿简单地说明了情况。

    她声音低,只有晏晟睿一个人听得见,而家政协会的两位代表在看到晏晟睿出现之后,也收敛了一点,不像先前那么嚣张了。

    毕竟,这是校长,都是冲着晏晟睿校长的名声才会送孩子来这里学钢琴,现在即便是有一点小问题,在校长面前也还不能太过份。

    副校长秦青女士,在两分钟之内便向晏晟睿做了一个简单的汇报,大致是什么问题,他已经清楚了。

    坐在首席上方,晏晟睿冲着在座的人微微点头,表示会议可以开始了。

    家长协会的会长是一位美艳的少妇,是本市某地产商的老婆,今天,她和另一位家长代表来开会,此刻见晏晟睿松口了,她立刻就站了起来。

    “晏校长,我们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向学校提出来,希望能得到解决。”这位少妇的声音娇滴滴的,一双火辣辣的眸子还不忘冲着晏晟睿抛去一个媚眼。

    天生媚骨,指的就是她这种类型,虽然五官长相仅仅是中上之姿,但胜在眼神很媚,自由一股成*人的韵味,被她这样送秋波,男人还真容易心动。

    但她太低估晏晟睿了,他虽年轻,可也不是愣头小子,这种级别的*,对他来说,等于零。

    晏晟睿不温不火,礼貌地一抬手:“贺太太,请说。”

    贺太太早有准备,滔滔不绝地讲述着他们的来意:“是这样的,最近,有的家长反应,有些孩子来钢琴学校上了一段时间的课,但是他们的学习成果实在太让人失望了。晏校长,你是音乐界的名人,是最炙手可热的钢琴家,你的才华和成就,大家都有目共睹,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会慕名而来将孩子送到这里学钢琴,可是,我们实在不能接受孩子们现在的状况,比我们预期的相差太远了,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浪费了时间却没让孩子们有所进步……相信你也理解做家长的心情,我们想听听学校对这件事的看法和相关举措。”

    原来如此。事情的起因是……最近有家长发现孩子在钢琴方面进步太缓慢,停滞不前,因此大失所望,当然会将责任加在学校身上了。这其中也包括了这位贺太太的孩子,一个才七岁的小男孩。

    晏晟睿不语,副校长秦青先开口了。

    “贺太太,这件事,在我们没有跟孩子们谈话了解之前,他们学习成果欠佳的原因,暂时还不宜太早下结论,这不一定就是学校的问题。你所说的这些学生,只有十四个,而其他大部分的学生都有明显进步。”

    “没错,我们还需要进一步了解一下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学校的一位主任说。

    贺太太露出几分不耐的神色:“你们说来说去就是不肯承认教学不够理想,跟你们当初所宣传的不实。这十四个孩子,在各自的学校里,成绩都挺好的,没有谁是傻子,送来学钢琴,却还比不上其他成绩一般的同学,这算什么事儿?我们做家长的能安心么?你们现在是想推卸责任是吧?”

    说着说着,气氛就开始浮躁起来了。

    另一位家长更是不屑地说:“亏我们还对钢琴学校这么信任,谁知道不但白花钱,还浪费了孩子的时间,早知道就不送来这里了!”

    这两个女人喋喋不休地数落,抱怨,说话越来越难听,晏晟睿的脸色也变得有点沉。

    “贺太太,张太太,你们所说的这十四个孩子当中,我接触得比较多的是你们两家的孩子,另外还有三个,据我所知,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其实并不喜欢学钢琴,是家长软磨硬泡,勉强将人送来这里的……”晏晟睿故意停顿了一下,修长的手指轻轻在桌面扣着,缓缓的节奏,仿佛是击打在人心上。

    贺太太和张太太脸色一变,显然是很不满晏晟睿这么说。

    “晏校长,你这是什么意思?校方要推卸责任也不是这么做法吧?推到我们家长头上了,呵呵……”贺太太那红艳艳的嘴唇勾着,先前的妩媚了没了,只有冷笑。

    张太太不服气地说:“这怎么能是家长的问题?我们自己家的孩子难道还不了解吗,他们当初如果不愿意来,我们不会逼着他们来的。晏校长,你说这个话,一点根据都没有!”

    这俩女人当然不肯承认了,那多没面子啊。将责任推给学校,才是她们的目的。

    晏晟睿幽深的墨眸泛着冷光,淡定地说:“既然这样,那不如请这十四个孩子一起来,说说他们心里最真实的想法。听听看他们到底是不是自愿来学钢琴的。俗话说,强拧的瓜不甜。现在,到处都开设各种不同的学习班,孩子们本该有自己的选择和自由,可是如果被人强迫着去学习自己不感兴趣的东西,那效果只会是事倍功半,你们难道不知道这个道理么?学校不会推卸责任,但我们有必要搞清楚学生究竟最想要的是什么,然后做出最恰当的处理方案,这才是校方与家长共同的目标。”

    一番话,客观,中肯,还有着不容反驳的笃定。贺太太和张太太面子上挂不住了……

    “叫孩子们来?好啊,明天我就把我儿子带来学校,看他当着你们的面会怎么说!岂有此理,他在家可从来没说自己不喜欢学钢琴!”贺太太气得脸红耳涨。

    “对对对,我女儿也没说过不喜欢,明天我一定把她带来,看你们还有什么话好说!”张太太一脸愤懑的架势。

    晏晟睿也很干脆,直接拍板:“好,明天下午两点钟,还是在这间会议室见。其余的十二个孩子以及家长,我会负责通知。”

    就这样,一槌定音,晏晟睿的决定,结束了争执。

    可是,晏晟睿也没有因此而放松,反而是更沉重了。他担心的不是个人和学校的声誉,而是那些孩子们,被家长满怀期待地送来学钢琴,结果却因为不喜欢钢琴而产生倦怠,学起来很被动,效果也是极差。这样,即使再好的钢琴老师教,也没用,孩子首先就不是主动想学的,有抵触情绪。

    就拿那位贺太太的儿子来说,晏晟睿曾私下跟那个小男孩谈过,知道他不喜欢钢琴,他喜欢的是小提琴……

    钢琴虽然被称为乐器之王,可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的,它又不是人民币,怎么可能人见人爱。这种心情,晏晟睿很理解,但也是前天才了解到那孩子的想法,还没想好要怎么跟家长进行说服和沟通,家长到先找上了。

    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好,由小变大了,对学校的声誉和他的名誉都有影响,他纵然不怕,可他也不愿像个傻子一样任由外界误以为钢琴学校真的教学质量存在严重问题,那对所有的师生都不公平。

    要怎么妥善解决,一时间,晏晟睿还没想到。

    名都大学。

    嫣嫣在上英文课,身边坐的同学竟然是纪雪薇。

    纪雪薇今天看起来好像心情还不错,时不时会望着手机发笑。而嫣嫣就很专心地在看漫画……对她来说,这上课本就是多余的,她只是为了晏晟睿,才会在这儿当一名学生,实际上她早就是国外著名大学毕业的,她的英文水平甚至已经超过了此刻正在讲课的老师,她能坐在这里,就算是对老师的尊重了。

    至于她在下边做什么,老师都不会管。因为老师很喜欢这个英文说平超赞的学生。

    纪雪薇偷瞄着嫣嫣,见她聚精会神的在看漫画,纪雪薇凑过去轻声说:“昨天的事……不好意思啊,连累了你被晟睿哥数落,他……他后来没有再说了你吧?”

    这突然的关心,让嫣嫣愣了愣,下意识地抬眸看讲台,老师背过去写黑板了。

    嫣嫣扭头看着纪雪薇,审视的目光,像是要看穿纪雪薇到底是何用意。她笑得纯美无害,清澈的瞳眸眨动,嘻嘻一笑:“谢谢你关心啊。他对我很好,你大可以不必担心,我和他从小就认识,他怎么可能会舍得责怪我呢……在学校,他是对我比较严厉,可是在家,他其实很温柔的。”

    嫣嫣心里在冷笑,她怎么会傻到相信纪雪薇真的关心她,纪雪薇分明是在试探,只怕是巴不得听到嫣嫣说晏晟睿在生气呢。

    可惜,纪雪薇还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人,她那点小心思,在嫣嫣面前就跟小孩子似的。

    果然,纪雪薇瞬间脸色煞白,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击,眼眶一下就红了,不死心地问:“你什么意思?难道说,你和晟睿哥……你们……你们……”

    嫣嫣脸上笑意不减,点头说:“嗯,我们两家的家长关系可好着呢,所以我这次回来就住在他家,我就睡在他卧室隔壁。”

    这对纪雪薇来说,是残酷的。她彻底僵硬了,身子颤抖,呼吸窒闷,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

    看样子,她气得不轻啊。但这只能怪她自作自受,她想要知道晏晟睿和嫣嫣之间的不愉快是否化解,她更希望听到的是两人矛盾加剧,谁知道竟然会是这样。

    纪雪薇脑子里乱哄哄的,秀丽的脸,比白纸还白,一副深受打击的样子,确实也有几分可怜。

    几秒的怔忡之后,纪雪薇抓起包包,转身冲出了教室。幸好老师背对着大家,没看到这一幕。

    嫣嫣有点意外,纪雪薇这人也太脆弱了吧,是不是激动得过头了?至于么,上课中途跑掉,就因为知道了她和晏晟睿住在一起?

    嫣嫣的同情心,有那么一秒的泛滥,但随后便恢复了平静。她本质善良,可不代表她在这种事上也能让步。男人就像是土地,该争取的时候,寸土不让!

    纪雪薇身体不好,对晏晟睿也是有情,可感情的事,有时不能心软,嫣嫣觉得与其让纪雪薇胡乱猜测,不如直接说白了。况且,她说的是事实,一点没有夸大,她和晏晟睿本就是青梅竹马,现在住在同个屋檐下。

    纪雪薇接受不了这个事实,那是她自己的问题,她比玻璃还易碎,这怪得了谁?

    纪雪薇去了哪里?她那一路跑出去,就是要去找晏晟睿的。她想要当面问清楚,究竟嫣嫣说的是不是真的?

    纪雪薇就像是一只受惊的鹿,满脸泪痕,狂奔向学校对面的停车场,她的车停在那里。

    可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嫣嫣说的话,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加上太过激动和急躁,过马路时,少看了左边一眼……

    危险就在霎那间来临!只听一阵尖锐的急刹车声音,从拐角出来的一辆车,被迫紧急停在了马路中间,而车子前头的地面上,躺着一个穿白色裙子的女生,她的额头正在流血……这不是别人,正是纪雪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