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 完结篇 ——生命垂危
    医院,手术室。

    外边的走道里,椅子上坐着一对中年夫妇,是纪雪薇的父母。

    当知道女儿重伤时,纪父纪母便心急如焚地赶来,现在,守在手术室门口等待,一分一秒对他们来说都是痛苦的煎熬。

    几个月前,纪雪薇在国外才动过心脏手术,她的身体还很差,需要长时间的调养,可偏偏还有厄运降临在她身上,遭遇车祸,性命垂危。

    纪母已经哭倒在丈夫怀里,几度差点晕过去,脸都哭得肿了,声音嘶哑。

    曾经,纪雪薇患心脏病时,家人就不止一次体会到了那种非人的折磨,就是生怕她熬不过,怕她突然会永远地离去。在做完心脏手术之后,夫妻俩才算是松了口气,逐渐有了笑容。而此刻,再一次地感受到可能失去女儿的恐惧,这种痛,难以言喻。这种发自灵魂的颤抖,无法抑制。

    纪父满眼的血丝,一边安抚妻子,一边留意着手术室,那一盏刺眼的红灯,在他们眼中格外阴森。

    这个中年男人虽然没哭,可内心的惊慌和担忧却是一点都不亚于妻子。夫妻俩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全部的爱都倾注在了女儿身上,如今,若真是女儿出了意外,那等于是要了这夫妻俩的命。

    肇事车辆逃匿,不知所踪,车祸受害者却命在旦夕。除了诅咒那个肇事司机下地狱,他们更想不通的是为什么女儿会那么不小心呢?交警说,目击者称,纪雪薇当时走在马路中央,之前根本没往右边看,径直往前走,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假如,当时她看看那个方向之后再过马路,就不会发生这起惨烈的事故。

    肇事车虽然开得很快,超速了,这是司机的责任,但人在过马路时连起码的注意事项都忘记了么?

    可这究竟是为什么?她到底怎么了才会“失魂落魄”以至于连过马路最基本的常识都忽略了,不左右看看车子就走,这不是在送死的节奏?

    那时的纪雪薇,满脑子都是想着晏晟睿和嫣嫣住在一起了,哪里还会想其他。只能说,犹如鬼上身一般,就刚好在那一刻那一秒走神了。

    最奇怪的是,为什么她会在上课时间跑出去?

    一切都只能等纪雪薇度过危险之后再问。前提是她要能活着从手术室出来……

    晏晟睿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副肝肠寸断的画面。纪雪薇的父母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几岁,愁云惨雾笼罩着整个空间,比乌云盖顶还要压抑。

    见到晏晟睿到来,纪母哭得更凶了,得知他今天没去学校,哭着说,如果是他在学校,说不定纪雪薇就不会一个人在上课的时候跑出去。

    这不是责备,但听在晏晟睿耳朵里却是相当难受。就连他自己都在默默地在心里说……或许真的,今天他如果去名都大学了,纪雪薇就不会出事。

    三个人一起坐在这里等待手术的结果,悲恸的气氛下,谁都不容乐观。

    晏晟睿听纪父纪母说,纪雪薇被送到医院时,浑身都是血,尤其是脑部……晏晟睿没亲眼看到那个惨状,但只是想想便已经全身发冷。

    纪雪薇,这个可怜的女孩子,难道真的躲不过命中劫数吗?

    她在英国治病时,晏晟睿见到她,她已经丧失了求生的意志,不肯做手术,因为手术的成功率太低了,她说宁愿就那样死去……

    谁知道,她没有因为心脏病而死,却很可能会因这次车祸辞世。

    医生没有把握,只能说尽力而为。至于她能不能侥幸活下来,就要看她的命到底硬不硬。

    晏晟睿一直紧锁着眉头,俊脸阴云密布,眼底都是担忧和悲痛。

    这时,他无意中看到走道尽头闪过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由得一愣……怎么回事?

    角落里,伸出一个小脑袋,冲着他招招手,竟然是嫣嫣。

    晏晟睿走过去,嫣嫣一把将她拽着让外走,来到空地上。

    晏晟睿情绪不佳,担心纪雪薇,却又很纳闷儿嫣嫣怎么会来的。

    “嫣嫣……”

    “小柠檬,我是跟着纪雪薇出的教室门,可是……意外发生得太快了,当时我距离她可能有一百米左右……”嫣嫣晶亮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清晰地感觉到了一种疼痛,来自心底。他蹙眉的样子,他眉宇间的担忧,他心情沉重,她也会跟着难过。

    没错,真实情况是,嫣嫣在纪雪薇跑出去之后,她预感很不好,于是便跟着出了教室,跟着纪雪薇出了校门,然后就看到了惨剧的发生。

    实际上,嫣嫣此刻内心很挣扎,她在犹豫到底该不该说纪雪薇是为什么会突然在上课途中跑出去的……事已至此,没什么别的原因,嫣嫣已经能够确定,纪雪薇之所以会跑出去,真的就是因她说了她和小柠檬住在一起的事。

    当时嫣嫣没想到纪雪薇会反应那么大,可现在出事了,嫣嫣也不好受。她是个本质善良的女孩子,平时的腹黑也都是无伤大雅的,不会主动去整人害人。纪雪薇的事,谁都想不到会发生。而嫣嫣却难免会有点自责,在看到车祸现场时,她第一个反应就是——假如她不跟纪雪薇说那些话,兴许纪雪薇就不会发生意外,起码不会再上课途中跑出去。

    歉疚,使得嫣嫣于心难安,面对晏晟睿,她更是感到揪心,因为她发掘,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是看着他难过。

    晏晟睿对嫣嫣太了解了,从她的眼神就能读出几分不寻常。

    他浓密的眉毛皱得更紧,修长犹如艺术品般的手指轻轻抚着她的发际,心疼地问:“你看到车祸现场了,怕不怕?”

    他温柔的语气,让她心里一暖:“我没事的,我可不是胆小鬼,不怕。”

    这丫头很干脆地就这么说了,还真是个直率的性子。若是换做其他女孩儿,在自己心仪的男子面前,巴不得装出一副很柔弱需要保护的架势,这样才能博得男方更多的呵护,可嫣嫣却直接说自己没事,都不知道趁机为自己争取点福利……比如可以假装说自己很害怕,晚上睡不着,要他陪……

    晏晟睿似乎也是习惯了嫣嫣这样,尽管他内心是要保护她,但他却知道,她有多么与众不同,她很少让人操心过,她的胆量,比男人还勇猛,即使见到车祸现场,她都能镇定如常,丝毫没有恐惧。

    嫣嫣下意识地握住了他的手,亲昵地牵着:“她……纪雪薇的情况怎么样了?”

    晏晟睿惋惜地摇头,表情更加沉郁了。

    “情况不乐观,医生说让她父母做好心理准备……她现在是命悬一线,谁都没把握敢保证什么,只能为她祈祷了。”

    闻言,嫣嫣只觉得胸口一紧……什么?竟然这么严重,纪雪薇可能会死?

    嫣嫣虽然来之前已经做好了心理铺垫,可当真正听到时,感受却是这么刺痛的震撼。

    那是一条命啊,难道就这样去了吗?纪雪薇才二十多岁,她的人生才刚进入黄金年华……

    怀着对生命的敬畏,嫣嫣此刻只有对纪雪薇的同情和深深地为她祈祷,希望她能顺利度过这一关。

    而嫣嫣也越发自责了,狠狠地在心里痛骂自己,她上课时对纪雪薇说的那些话,真没想到会延伸出这样的杯具。尽管她一再安慰自己那不是她的错,她只是说了实话,是纪雪薇反应过度,太脆弱……可无论怎么说,纪雪薇性命垂危,这是不争的事实。

    嫣嫣脑子乱哄哄的,原本粉.嫩的小脸变成了苍白,陷入了激烈的思想斗争。

    可还没等嫣嫣想个明白,晏晟睿已经开口了。

    “你和雪薇时一起上课的,你知道她是怎么了吗?她突然跑出去,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晏晟睿探究的眼神凝视着嫣嫣,温热的手掌捧着她的脸侧。

    这一秒,嫣嫣差一点就脱口而出了,可当一个念头闪过脑海时,她硬是把即将说出口的话给吞了回去。她在想,假如她老实交代了她和纪雪薇在上课时的对话,晏晟睿会怎么想?万一他误会了她,岂不是要糟糕?

    “我……我也不清楚……”嫣嫣的声音很细,很轻,目光闪烁,避开了与他直视。

    晏晟睿也没往别处想,既然她不知道,他就不再多问了。

    “嗯,你先回家去吧,我还要在医院等着雪薇手术出来。”他低沉的声音透出了一点疲惫,他是从钢琴学校赶来的,本身就够忙了,现在还要加一层心理负担。

    嫣嫣握着他的手,不经意地在他掌心轻轻划着,小声说:“那个……纪雪薇她要是出来了,你也给我一个短信。”

    “嗯,知道了。”他温柔地揉揉她的卷发,一如小时候那样。

    嫣嫣好一会儿都没放开他的手,她始终觉得难以安心,她刚才向晏晟睿撒谎了,这让她感到很不舒服,难受极了。可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一时感觉不适合现在向他说明……然而,现在不说,难道等到纪雪薇手术出来了之后对晏晟睿说吗?那样岂不是更糟?

    晏晟睿能感觉出嫣嫣似是有什么事吞吞吐吐的。

    “嗯?怎么了?看你心事重重的,有什么事?”

    “我……”嫣嫣咬咬牙,脑子里有一股热血在涌,顾不得想太多,把心一横……

    “小柠檬,其实我……我在上课的时候……”嫣嫣是真的打算要交代了。

    可就在这时,前方跑来一个熟悉的身影,胖胖的的女生冲着这边来了,正是那个与嫣嫣有过节的胖妞。

    “老师……晏老师!”胖妞气喘吁吁的,一张脸涨红,喘粗气。

    晏晟睿一愕:“你跑得这么急?来看纪雪薇?”

    晏晟睿只是随口一猜,没想到还真准了。

    “是是是,我来看纪雪薇的,她怎么样了?”胖妞看起来很焦急担忧。

    嫣嫣想要说的话被打断,而眼下这情形更不适宜说了。

    嫣嫣冲晏晟睿挥挥手,转身走人,可这心里却无法踏实。总之,她做事都求个心安,已经发生的事实,她必须要承担,她不想欺骗晏晟睿,那是她喜欢的人,更是她生命中一个至关重要的人。

    罢了罢了,纪雪薇手术出来之后,晏晟睿会给她短信,那个时候再告诉他吧,应该不会太迟,因为纪雪薇即使从手术室出来,也还在麻醉中没醒,这样,她就有机会在纪雪薇之前向晏晟睿说明。

    如果不说,嫣嫣觉得今晚自己都会睡不好。

    光明磊落的人,心里藏不住歉疚。

    医院里,纪雪薇的情况令人担忧,紧张她的人也不少,包括嫣嫣都在暗暗为她祈祷。然而,这世上总有一种人是冷血的,漠视生命,残酷到极点。

    此时此刻,在城市某个阴暗的角落里,一位蓄着平头的中年男人正在向“boss”汇报今天的成果。

    光线暗,但是也能隐隐窥探到一双犀利冷漠的眼神,听别人说的话,他从头到尾都没有露出多余的情绪,仿佛,一个人的生死,就是那么简单而不值得一提的事。

    “boss,我发誓,我真的有按照您的吩咐去做,可是……可是车子太不好控制了,要想把一个人撞伤而不撞死,太……太高难度了。”这人说话已经在颤抖,显然是处于高度恐惧中。他怕boss一个不高兴,他所有的辛苦都白费。

    一个阴冷的声音冷笑:“看你吓成这样,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一条命,她若死了便死了,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影响。”

    这冰冷无情的话,仿佛来自地狱的幽灵,听得那中年男子一阵毛骨悚然,但他也松了口气,这么说来,boss不会责怪他了。

    “可是,boss,我有一点不明白,您上次不是说我们要让晏晟睿身败名裂,我们还在布局中,怎么现在却又对付起那个叫纪雪薇的了?”这人只是好奇心太重,却不料这些话,使得他的boss反感。

    “你多嘴了,这些,是你该问的吗?”如机械式的说话,不带一丝起伏。

    中年男子不由得浑身一颤,赶紧地赔笑:“boss赎罪,赎罪……”

    倏地,那个男人站了起来,慢悠悠地说:“你只需要做事,其他的,不用知道。下去吧,明天的好戏,别忘了,要做得漂亮一点,让晏晟睿上个头条。”

    “是,一定!”中年男子响亮地回答,表情也是挺兴奋的,在想着即将发生的某些事,他都有点迫不及待了。

    =========呆萌分割线=========

    医院,晏晟睿还在手术室外边的走道上,听着胖妞在说着关于今天上课时发生的一切。

    晏晟睿的脸色不太好看,阴沉沉的,颇为复杂。

    原来,上课时,胖妞就坐在纪雪薇和嫣嫣的身后,她是亲眼看着两人的对话,只是,她没能完全听清楚内容,只是依稀听到几个字,例如——“住在一起”。

    但她看到纪雪薇是在跟嫣嫣说话时突然显得异常,然后跑出了教室。

    这些,胖妞都告诉了晏晟睿,最后还不忘加上一句……“老师,纪雪薇一定是跟肖灵梦闹得不愉快,不然她怎么会连课都不上了?不知道肖灵梦说了什么,居然把纪雪薇气成那样,哎……真为纪雪薇感到不值。毕竟同学一场,我来看她,只是想知道她到底有没有事,我也觉得该把今天在上课时自己看到的一切告诉老师。”

    晏晟睿一只手撑着墙壁,低头,垂眸,深深地呼吸着……他在平息自己内心的汹涌,他不愿意相信胖妞说的话,他不希望嫣嫣真是因为说了什么而刺激了纪雪薇。在他心里,嫣嫣是最纯洁无瑕的,永远是他疼惜的小肉墩儿,他绝不愿看到嫣嫣跟一条人命扯上关系。

    但现在只是胖妞一面之词,晏晟睿还不会傻到就这么信了,他会亲自询问嫣嫣,他也想知道,究竟嫣嫣对纪雪薇说了什么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