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 完结篇 ——要拼命了!
    喜欢?这个词,对晏晟睿来说并不轻松,此刻从纪雪薇嘴里说出来,太过震撼了。

    此时此刻,晏晟睿的脸色很复杂,不仅是因为她的表白,更重要的是她提到了嫣嫣。

    他不是害怕纪雪薇知道嫣嫣住在他家,这本来就是事实,没什么不可以让她知道的,但他顾忌的是,这件事,竟成了纪雪薇出事的导火线,至少从表面上看就是这样。他揣测了几种原因,可他最最不愿的就是嫣嫣跟这件事扯上关系。

    晏晟睿沉默不语,表情越来越沉……胖妞说的时候,他不信,可现在纪雪薇也这么说,两人说的话不谋而合,这就让晏晟睿不得不重新考虑可信度了,难道嫣嫣真的对纪雪薇那么说的?

    联想到嫣嫣昨天在医院时那欲言又止的样子,闪躲的表情,晏晟睿不由得心都揪紧。他在乎的是,如果事情属实,为什么嫣嫣要对他隐瞒?为什么不老实告诉他?

    纪雪薇惨白的脸上露出几分痛苦之色,见晏晟睿不说话,她隐约猜到了一点。

    “晟睿哥,你不喜欢我吗?是不是因为你心里一直住着一个女人?而这个人就是肖灵梦,对吗?”她惨笑,也不知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表白,可结果却是他的沉默。

    沉默是金,沉默也可以是伤人的利剑。纪雪薇大受打击,声音都颤抖了。

    面对一个刚刚从生死边缘回来的人,晏晟睿不想那么残忍,然而,他绝不会混淆自己对纪雪薇的感觉,他也不会因一时心软而假装喜欢她。

    “雪薇,谢谢你对我的表白,但是很抱歉,在我心里,你是一个很好的朋友,没有男女之情。至于你说我心底是不是住着一个人……这个我暂时无法回答你,因为我也不知道。”晏晟睿目光清澈,语气诚恳,他心里却是掀起了一阵阵不平静的波浪。他在问自己,真的心里住了一个人吗?

    以前,他没仔细去想过这个问题,可经过纪雪薇的提醒,他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了嫣嫣的影子,紧接着,他瞬间又否定了……嫣嫣是他的亲人,妹妹,他怎么能误以为那是爱情呢?

    纪雪薇听到晏晟睿说的话,整个人都愣住了,心碎成粉,她想不到亲口听人拒绝自己,竟是这样的滋味……太难受了,这陌生的疼痛远远胜过了伤口的痛。

    纪雪薇也不是没人追,最近学校里追她的人也都很多,可她心里只有晏晟睿,再也装不下其他人,她总是会幻想,会给自己希望,现在,等待她的只有彻底的失望。

    晏晟睿不忍见她如此悲恸,怜惜她刚动了手术,他即使拒绝了,也还是希望能以朋友的身份去鼓励她。

    “雪薇,这次你吉人天相,有惊无险,你需要好好养伤,其他事,不宜想太多,伤神,对你可是很不好的。”晏晟睿淡淡的口吻,最正常的朋友间的安慰。

    纪雪薇的泪水越发止不住了,胸口堵得慌……她的命是救回来了,可她的心呢?还有救吗?

    “你叫我别多想?你知道这多残忍吗?”纪雪薇赤红的双眼与她面无血色的脸形成鲜明的对比,确实令人心疼。

    面对她悲愤的样子,晏晟睿只能苦笑……感情这东西能勉强么?能施舍么?能自欺欺人吗?他做不到,那唯有以诚实相待,即使她会伤心痛苦,他也不会违背良心。

    他的心,很清楚地在说着,他对纪雪薇是友情,可是,嫣嫣呢?晏晟睿又开始头疼了,那丫头啊……

    “雪薇,我不想说话欺骗你,希望你也能理解我的立场。拒绝你,才是最真实的表达,而如果现在我哄骗你,那就是害了你。虽然很残忍,但总好过虚伪的敷衍。”晏晟睿语重心长,耐着性子,话说到这份儿上,已经没什么可挣扎的了。

    纪雪薇泪眼婆娑望着他,怔怔的,直到他告辞,走出了病房的门,她才仿佛从噩梦中清醒过来……她失恋了,他一点机会都不给,她失恋了!

    晏晟睿刚出去,纪雪薇的父母就进来了,见到女儿在哭,夫妻俩赶紧地上前去安慰。他们其实在门口有偷听,也听了个大概,知道是晏晟睿拒绝了纪雪薇的表白。

    纪母一脸愤然地说:“女儿,你怎么这么脆弱,这么容易就放弃了吗?既然你喜欢他,你就要尽快好起来,否则怎么去跟别人竞争?别这么快泄气,结了婚都还有大把离婚的呢,何况,晏晟睿现在根本就没宣布谁是他的女朋友,一切都是未知数,不努力一下,你怎么知道自己不行?”

    继父闻言,猛地一拍,激动地说:“没错,女儿,你要快点把伤养好,然后勇敢地去追晏晟睿,没有试过就不会知道结果如何,你只是这么表白一下就想得到一段感情,哪有那么容易啊,晏晟睿是谁?他是晏家的重要人物,他也是年轻一辈中的翘楚,不知道多少女人盯着他呢,你必须要加把劲,我和你。妈都支持你!现在是普通朋友又如何,从普通到不普通,都只是一线之间,你明白吗?”

    父母的鼓励,对于纪雪薇来说,就是一根救命的稻草。她本来已经觉得自己没指望了,心灰意冷了,可是听了父母的话,她豁然开朗,眼睛亮了亮……对啊,不到最后,谁能保证谁就是赢家?晏晟睿不是说只当她是朋友吗,她还有接近他的机会,那就不算彻底失败!

    迷茫的时候,有人在鼓励,纪雪薇也就不管到底父母说得对不对了。对与错,她此刻无暇顾及,她只要自己的心好受些。这无疑于饮鸩止渴,至于后果,只能让时间去揭晓了。

    晏晟睿从医院离开后,直接去了钢琴学校,他还没时间去当面问嫣嫣,他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处理钢琴学校里家长协会今天下午的会议。

    昨天开会时就决定好了,今天下午将会由家长们带着14个学生来学校,当面听取学生们的真实想法,搞清楚到底是学生们自己的问题还是学校方面存在失职。

    可别小看这个学生家长协会,大都是富豪、名人,他们比普通人的要求高出很多,各种细节,方方面面……

    下午两点钟,会议室里坐了十几位家长以及14个学校,还有学校的领导们,都将聚在这里,讨论这个导致家长们愤怒的问题。

    家长协会的创办人是贺太太,这个女人也有个儿子,今天7岁,叫贺天承。

    贺天承是个活泼可爱的小男孩,在他旁边坐着是张太太和她的女儿,一个8岁的小女生,跟贺天承很要好,也是贺太太的干女儿。

    平时,这小女生很开朗活跃,可今天却跟有所不同。一直都沉默寡言,贺天承逗她玩,她也不理睬,低着头,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张太太也留意到了女儿的状态,可她觉得,才8岁的孩子,哪里会有什么心事,兴许是因为先前在家里时,孩子说想要吃冰激凌,她不让,所以孩子不高兴了吧。

    其余的十多个孩子也都在家长的陪伴下,坐在会议室里,但孩子们大都是在十岁以下,不像大人那么懂得察言观色,他们叽叽喳喳说话,像小喜鹊那么欢乐,他们不知道今天来这会议室是要做什么。

    晏晟睿赶到时,刚好还差一分钟两点。

    学生们见到校长,立刻安静了,一个个都恭敬地向着校长问好,目光里尽是满满的崇拜。

    不管孩子们是因为哪种原因而导致学习钢琴进步缓慢,至少在他们心目中,对校长是怀着崇拜与尊敬的态度。

    晏晟睿在孩子们面前是很温柔和蔼的,一点架子都没有,他的笑容灿烂,眼睛都在笑……这就好比是一颗璀璨的明珠突然迸发出了惊人的光芒,原本就很耀眼的他,瞬间更像是被镀上一层光晕,动人心魄的微笑,有着无与伦比的魅力。

    贺太太看得痴了,直到旁边张太太喊了她几声,才从呆滞中回过神来。

    晏晟睿神色如常,似是对所有异常灼热的目光都免疫,淡淡地说:“各位,会议可以正式开始了,首先我想问问,你们都对孩子说了今天的来意吗?”

    家长们纷纷摇头,表示没说。他们是怕事先说了的话,孩子们兴许就不愿意来了,但他们非要搞清楚问题在哪里,所以只能先将孩子哄来。

    晏晟睿眸光一沉,他就猜到家长们会是这反应。

    短暂的严肃之后,晏晟睿对这些孩子坦诚相告,但也怕孩子们一时理解不了,让家长也对孩子们解释解释。

    不一会儿,所有的孩子眼中都露出惊讶的神色,只除了张太太的女儿张雨柔。

    孩子们第一反应就是皱眉撅嘴鼓腮,一个个先前的轻松愉快都消失,只剩下一脸愁容。要他们当着家长的面说清楚,他们会害怕。

    孩子们都低着头,不敢去看家长的眼睛,更不敢面对校长和老师,而张雨柔更是缩在张太太怀里,只露出一双惊恐的眸子偷瞄着晏晟睿。

    从孩子们的反应,其实聪明的人都能猜出几分了,这多半真如晏晟睿所说的,孩子们可能因为不喜欢学钢琴但又被家长逼着学,因此故意上课不认真,回家练习也马马虎虎,这样怎么能进步,当然是停滞不前了。

    但猜测归猜测,最要紧的是听到孩子们真实的声音,亲口说。

    晏晟睿的目光落在了贺天承身上,冲着那孩子微微点头,亲切地说:“天承,你还记得上次你来我办公室的时候说了什么吗?把那些话,现在再说一遍,当着大家的面。你放心,你。妈妈不会责怪你的……是么,贺太太?”最后这几个字,他的视线转移,盯着贺太太,眼底藏着几分警告,那意思是在告诉她,如果现在她儿子说了,她不能发火。

    贺太太一愣,在他高压似的目光下,她竟然只有点头的份儿,其实她也想听听儿子怎么说。

    贺天承望望晏晟睿,再望望自己的母亲,小家伙黑亮的眸子转了转,大着胆子说:“妈妈,我不喜欢学钢琴,我想学小提琴,可是你和爸爸却不同意……我上钢琴课的时候就想睡觉,回家也不想练习,我……我可以学小提琴吗?”

    孩子很诚实,在晏晟睿的鼓励下,终于说出了平时不敢对爸爸妈妈说的话。

    这也充分说明了这孩子学钢琴没有成效的原因是在于他自己。

    贺太太尴尬了,脸色发红又发白,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应对了,她一直都对自己的儿子很有信心,想着儿子聪明伶俐,学钢琴就该比别的孩子更轻松,谁知道,还真是他自己不想学的。

    紧接着,又有几个孩子纷纷说出了心声,竟然都是跟贺天承大同小异的说法,因为不想学钢琴,所以上课各种不认真,即使老师教得很仔细,可他们转身就忘记了,只因为这不是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潜意识不接受,会抵触,当然不会想去记住。

    孩子们的话,让家长们傻眼儿了,之前还都不认为责任在孩子,认为一定是学校方面的问题,但现在呢?等于是在自打嘴巴。

    晏晟睿一点都不生气,早就预料到会是这样了。他不会因为这些个孩子们不喜欢学钢琴而恼怒,更不会觉得是伤了他的面子,因为,他深深地知道,童年的时光对孩子来说多么重要,让孩子们发挥天性,发挥爱好和兴趣,这才是一个健康的童年。

    会议室里变得嘈杂了,家长和孩子们在进行拉锯战,大都是不同意孩子们放弃学钢琴的念头,他们最在意的不是学费,而是他们自我感觉是可惜了,觉得钢琴就是他们为孩子规划好的一种特长,孩子们就该老老实实地遵守去学。

    虽然在义务教育方面,这个时代取得了很大进步和改善,可在某些方面的改善却是迟缓了,家长们都有着那么一点的强迫症,不会个个都像晏少和水菡那么尊重孩子的兴趣。

    最后只剩下张太太的女儿张雨柔还没说话了,晏晟睿发觉了这个学生的异常,她似乎是很害怕,还在发抖。

    晏晟睿蹙着眉头,站起身,走到张雨柔面前,轻声问:“小雨柔,你告诉大家,你喜欢学钢琴吗?”

    张雨柔摇摇头,张太太的脸色微微一变。

    晏晟睿又问:“小雨柔,你是为什么不喜欢学钢琴呢,因为像其他同学那样,对小提琴或者是吉他,架子鼓那些,感兴趣?”

    这时,全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边,看似没有什么悬念,可大家还是想听听这个小女孩会怎么说。

    张雨柔缩着脖子,抖得更厉害了,头垂得更低。这可急坏了张太太,忙不迭地问:“宝贝,你到是说话啊,到底你是想学什么?钢琴不好,为什么不喜欢钢琴?”

    张太太伸手捏捏女儿的小脸蛋,爱怜中又带着焦急。

    贺天承那小家伙也催促说:“雨柔你怎么了?说话呀……我都说了我喜欢小提琴,所以不想学钢琴,你也说啊……”

    可是,张雨柔一反常态,硬是不支声。

    这就有点蹊跷了。

    晏晟睿很有耐心,蹲下身子,温柔地微笑,和煦的目光,试着让张雨柔别这么紧张。

    “小雨柔,你是在害怕吗?怕妈妈会不高兴?呵呵……不会的,你尽管说实话,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吧。”

    “是啊,宝贝,快说吧,妈妈绝不发火。”张太太也赶紧表态了。

    张雨柔这才动动嘴唇,还是没抬头,但是,现场太安静,她细细的声音,每个人都能听得到……

    “我……我害怕的是……是晏校长……他……他那天叫我到办公室,他脱了我的……我的裙子……呜呜呜,我不要来这里了,妈妈……我不要来这里,我要回家。”最后,张雨柔大哭起来。

    晴天一声雷!张雨柔的话,彻底将晏晟睿震骇了,这是什么情况?晏晟睿在几秒的呆滞后,一霎间愤怒达到顶点!

    而现场却已经炸开了锅,张太太冲上去抓住晏晟睿的脖子,要拼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