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完结篇——晏晟睿的暴怒
    如果张雨柔小盆友所说的话是事实,那么,这将会成为本年度的爆炸新闻!炸得在场的每个人都瞠目结舌,一道惊雷降世!

    现场一度差点陷入混乱,张太太要跟晏晟睿拼命,被副校秦青劝了下来。毕竟都是女人,在这种时候,秦青就充分展示了自己的随机应变和灵敏的反应。一边劝慰张太太,一边朝晏晟睿递眼色,示意他不要靠太近。现在正是敏感时刻,谁知道张太太会不会又控制不住啊。

    其余的学生和家长,以及老师们,全都傻眼儿,家长是被这巨大的震撼惊得说不出话来,而有的孩子还不是很明白张雨柔说的“脱裙子”到底是指的什么,但是,孩子们都开始用一种疑惑不解的目光望着晏晟睿,似乎是在努力地思索着究竟发生了何事。

    女生的家长最紧张,赶紧问自己的孩子有没有遇到像张雨柔那样的事情,在看到孩子摇头时,家长才松口气。

    张太太激动得像只随时会咬人的母狮子,愤怒地冲晏晟睿大吼,骂得很难听,祖宗十八代都被她骂尽了。

    晏晟睿的脸色铁青,额头上青筋暴跳,紧握的拳头只差一丝就会挥出去!

    暴怒,前所未有的狂怒!从小到大,晏晟睿还没被谁这么冤枉过,可今天,被人扣了一盆子脏水,并且还是最无耻的“猥xie幼女”!

    谁能忍?谁能淡定!此时此刻,晏晟睿恨不得能发泄出内心所有的激愤,但是,他不可以……张雨柔才8岁,他怎能对一个年仅8岁的孩子动手?

    现场变得混乱而嘈杂,张太太的骂声,张雨柔的哭声,还有家长们议论纷纷谴责声讨鄙视唾弃,学生们叽叽喳喳围着张雨柔问长问短,老师们交头接耳……最让人心酸的是,贺天承搂着张雨柔的肩膀,迷糊地问:“校长脱你的裙子做什么啊?你还没说完呢……”

    其实,不用说完,从雨柔的反应就能看出那是什么后果了。

    一瞬间,太多的黑暗迎面而来,这些,都足以让一个正常人在顷刻间失去理智,做出过激的行为。

    然而,晏家出来的男人,怎会是寻常人可比?晏晟睿强大的意志力,控制住了自己的双手,但这不代表他心虚和害怕,相反,他问心无愧,他对得起天地良心,他根本就没做过!

    在现场的吵闹声中,晏晟睿半眯的冷眸里迸发出两道精光,凌厉至极,沉沉的一声呵斥:“够了,全都安静,安静!”

    这声音,振聋发聩,有愤怒,也有不容挑衅的威严!

    晏晟睿动了真怒,在场的人都被这声音给震得一颤,胆小的孩子更是直接躲进了家长的怀里。

    哭哭啼啼的张雨柔也忽然间停止了哭声,红肿的眼睛怯生生看着晏晟睿,而张太太也愣住了,被晏晟睿的气势所摄,一时间忘记了骂人。

    晏晟睿神情一凛,向张太太投去一个警示的眼神,然后,他看向张雨柔,紧绷的俊脸略微柔和一点点,强压着内心奔腾的怒意,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不要凶。

    “张雨柔,如果你刚才说的事情是真的,那么,你再告诉大家,裙子被脱掉之后,发生了什么?”晏晟睿极力忍着,但也看得出来他十分痛心。

    张雨柔哭花的小脸满是泪痕,闻言,小身子一抖,哇的一声又嚎了起来,却是没有回答晏晟睿的问题,而是哭得更厉害了。

    张太太心如刀绞,心疼地抱着孩子,哽咽着声音问:“雨柔……告诉妈妈,校长还对你做了什么?有没有……有没有摸你的身体?”

    最后那句话,张太太说得极为艰难,她太心痛,生怕女儿心里留下了什么阴影,将来影响成长。

    “呜呜呜……我不要来上课……呜呜呜……妈妈,我要回家……”张雨柔一个劲地哭,可就是不再多说关于刚才那件事的细节。

    正是因为不说,才更加让人想要去猜测窥探,才会往更龌龊的方面去幻想,才会更不利于晏晟睿的形象。

    晏晟睿咬咬牙,脸色越发黑沉,冷笑地对张太太说:“看到了吧,你女儿无法说出细节,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她所说的,全都是在撒谎!我是曾叫她来过办公室,但却只是询问她为什么上课不用功,根本没有碰到她的一根头发!”

    张太太愕然,随即用她那高亢尖锐的声音喊:“你胡说!我女儿才8岁,她怎么可能撒谎?再说了,你是校长,她只是个孩子,她跟你有什么怨仇吗?她怎么可能会诬陷你!”

    神一般的逻辑,8岁的孩子就不会撒谎么?看来,这位张太太的理论真是牵强并且可笑。

    晏晟睿先前确实是气得差点失态,可现在,他已经恢复了理智和冷静,开始思考问题出在哪里了。

    “张太太,你真的认为8岁的孩子不会撒谎骗人吗?我想请问在座的各位家长,你们的孩子,是不是从来没有撒过谎?”晏晟睿冷冽的目光扫过在场的十四位家长,但没有谁做声了。

    很简单,他们的孩子都曾有撒谎的经历,虽然有的只是一点点小小的无伤大雅的谎言,比如逛街时为了吃零食,故意说自己很饿,其实才吃过饭不到一小时……可这严格说来也是孩子的谎言,哪个家长敢说自己的孩子绝对没撒过谎的?

    贺太太此刻也是表情严肃,看向晏晟睿的目光明显多了几分异样的鄙夷。

    “晏校长,说是这么说没错,可是,正如雨柔的妈妈所讲,她才8岁,她跟你没有怨仇,她为什么要冤枉你?你能说出一个让大家信服的理由吗?”

    “是啊,晏校长,你到是说说看,我们都听着。”这酸溜溜的话,分明是充满讽刺。

    “晏校长,雨柔这件事,一天没解决,我们都不会放心再将孩子送来上学。今天开始,我女儿暂时停课。”一位三十来岁的男人大刺刺地说着,眼里尽是对晏晟睿的鄙视。

    在座都是有儿有女的,他们能感同身受张太太的心情,他们也愤怒,他们也感到了危机,他们出于对孩子的保护,肯定是不会继续让孩子来上钢琴课了,起码现阶段是这样。

    有了一个人带头,其余人便跟着表态,不管是女孩还是男孩的家长,都纷纷表示从今天开始停课。

    这还只是最小的影响范围,等出了这个办公室,这些人会将那件事快速传播开来,那将会是对晏晟睿最大的打击!

    如果是别的事,晏晟睿或许还没这么激愤,但“猥xie幼女”是最卑鄙无耻杀千刀的该死!他怎么能让自己背上这样的罪名生活下去?那不仅会让他被千夫所指万人唾骂,更重要的是,他的家族,他的父母亲人,将会跟他一同背上沉重的枷锁。

    不……绝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晏晟睿缓缓从座位上站起来,含着威压的目光冷冽而坚定,神情冷肃地说:“各位,你们要暂时停课,我没意见,可你们也都是成年人,都不是傻子,应该看得出来,雨柔这件事,还有待调查核实,以证我清白。我相信,清者自清,我没做过的事,不怕任何人查。但是,在散会之前,我有一个忠告要提醒各位……明摆着这件事有蹊跷,在没有查清楚之前,如果在座的谁在外边胡言乱语,先掂量掂量自家,够不够承受我晏家的处置。行了,我要说的就是这些,散会吧,至于私下里,你们该怎么约束孩子们,那是你们的问题了,我只看结果。”

    这话一出,全场再次陷入寂静。

    什么叫霸气,什么叫横着走,眼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晏家,多么光辉耀眼的两个字,同样也是一座巍峨的山峰,晏家的势力,根深蒂固,即使在场这些家长的背景全加起来都不够一个晏家那般强大。

    晏晟睿说的话很实在,就是赤果果地用晏家这座山来镇.压你们,那又咋的?这是个用实力说话的年代,他为了家族的声誉,放出狠话,这也是人之常情,那是每个人都无法否认的事实,晏家就是强,就是牛!谁敢肆意诋毁晏晟睿,谁就是与整个晏家为敌,包括晏家的朋友,那位传说中道上的霸主——梵狄。

    谁要想在外边胡说八道,先想想自己是不是能承受得起晏家以及梵狄的联手打击?【还有一章,亲们可以明早起来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