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 完结篇 ——质问她
    晏晟睿的话,这到不是他危言耸听,是在场的大人们全都明白的事实。<-》(而晏晟睿心里却是暗暗叹息,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太过重大,他怎么会抬出“晏家”这块招牌来呢,实在是因为特殊情况需要特殊处理,家族本来就是他的归属,这种时候,他就不能太固执,必须要果断,强势,杜绝事件被外传,维护晏家的声誉。

    这不仅是他一个人的事,更是整个晏家的事,他都不敢想象假如被人扣上那种可耻的罪名,他的父母,亲人,还怎么能抬得起头来?

    今天的会议,就在晏晟睿威严的“忠告”中结束了。

    张太太事后还要吵吵闹闹个不休,还扬言要将晏晟睿做的“丑事”公诸于众。

    她是唯一一个不怕被晏家出手整治的人,其他的家长都带着孩子们回家去了。

    张太太很有胆量,为了替女儿讨个公道,不惜与晏晟睿正面杠上,态度十分恶劣。

    站在她这个角度,女儿被人欺辱了,她要闹,有理由,可她却丝毫不听晏晟睿所说的解释,一个字都不信,一口咬定晏晟睿就是一个无耻之辈。

    最近的不少新闻报道都涉及到了类似的内容,校长,教授,老师……这些神圣的职业和称呼如今却被少数害群之马蒙上了阴影,也导致人们对于自家孩子在学校的一切都很敏感,所以张雨柔一说自己被校长脱了裙子,接下来即使没有再说下去,也会让人产生无限联想,这对晏晟睿是相当不利的。

    看来,最棘手的就是这个张太太了,怎么能让她暂时闭嘴?晏晟睿知道,如果这件事现在就传出去了,之后就算查清楚了他没有做过,即使家长不说话了,可外接依然会用有色眼光看待他,连带着晏家的人也都会被鄙视。

    假如是冤枉他偷了抢了,他都不会这么愤怒,可“猥xie幼女”的罪名会是一种人格的耻辱,他必须要澄清。

    最后,晏晟睿像是想起了什么,面对张牙舞爪的张太太,晏晟睿冷凝的眸子里散发出寒光:“你老公的公司好像快要上市了吧?我先恭喜你们了,不过……希望真的能顺利上市才好,若那当中出现什么意外差池,呵呵……”

    都是聪明人,说话不费劲,张太太听出了晏晟睿话里的弦外之音,果然,脸色陡然一变,似乎是犹豫了一下,之后才愤愤地瞪了他一眼,怀着不甘与满腔怒火,带着孩子离开了学校。

    终于清静了,这会议室总算是消停了,耳根不再受虐。

    晏晟睿淡淡地看了看在场的学校领导层和几位老师,还没等他发话,这些人赶紧地表示:“晏校长,我们什么都没看到,没听到……”

    话是这么说,但私下里呢?他们心里怎么想?

    晏晟睿此刻已经无暇去顾忌了,只想尽快将某些事情查个清楚。

    大家都出去了,这里只剩下晏晟睿一个人,心烦意乱。

    他不抽烟,烦恼的时候就习惯一个人独坐着直到将某个问题想通为止。

    回到办公室里,晏晟睿收拾了一下,走了,去一个他的私人空间。

    这地方不在别处,就在晏家,却是晏晟睿精心布置的琴房,属于他的私密场所,就连晏季匀和水菡要进来,都得经过晏晟睿的许可。这是他的父母给予他的充分的尊重。

    这间琴房,在别墅后边的花园里,周围都是姹紫嫣红,它就像是童话世界里的小屋,象牙白的颜色有着梦幻般的美。

    晏晟睿一回到别墅就径直钻进琴房里,紧接着,便是清脆的钢琴声响起。最开始还是轻缓抒情的琴声,但不一会儿,琴声逐渐变得激烈起来,越来越急促,最后竟像是狂风暴雨来袭似的。如果懂听的人就会听出这琴声的异常,不仅凌乱,毫无章法,并且还包含着一股急骤的宣泄。

    没错,这不是什么名曲,甚至不是完整的曲子,只是晏晟睿跟着内心的情绪起伏而胡乱弹了一通。但这也是他在乱弹琴。通过弹琴,不讲技术地弹,弹出的也不是优美感人的音乐,纯粹是发泄。

    每个人遇到不开心的事,都会有自己的一套调节方式,而晏晟睿的调节方式就是弹琴。

    大约十分钟过后,钢琴声嘎然而止,琴房里恢复了平静,窗边停着两只鸟儿,蹦蹦跳跳的十分活泼,看样子跟晏晟睿是老熟人了,一点都不怕他。

    晏晟睿呆呆地坐在钢琴前边,经过刚才那一通乱弹琴的爽快,他果真是感觉舒畅了一些,更能理智地思考了。

    窗外阳光洒进来,为这屋子里铺上一层浅淡的光晕,他就坐在这一团光里,宛如天神一般。

    可谁也不是真正的神,他现在就面临极度棘手的事情,该如何处理?哪里才是头绪?

    晏晟睿缓缓闭上了眼睛,好半晌之后,蓦地睁开眼,墨眸里绽放出星光,紧紧皱着的眉头慢慢松开了……张雨柔是很奇怪,简直可以说是莫名其妙,为什么要这样陷害他,她还只是个孩子啊。他和张雨柔家里没有往来,素无怨仇,商场上,两家也不是竞争对手,那么到底是谁让张雨柔说谎的?

    既然他与张家无怨无仇,张雨柔的行为,只能解释为是受到某个人的指使了,她背后的黑手才是罪魁祸首。可究竟是谁呢?这要从何查起?

    晏晟睿拿起了手机,翻到了一个熟悉的号码……有些事,还是要某些特殊的人来办,比如,在道上混的。

    电话打通了,那边传来梵狄的声音,晏晟睿的心情一下子就缓解了不少。

    当他将张雨柔的事告诉梵狄时,毫无例外,梵狄气得哇哇大叫,声音都提高了八度,激动不已,说要将那个背地里陷害晏晟睿的人抓出来揍到连他爸妈都不认识。

    梵狄的脾气依旧没变,老大就是老大。

    晏晟睿还反过来安慰梵狄不要太急躁,查清楚再说。

    “干爹,我想知道张雨柔的父母所有的背景,以及张雨柔最近几天去了什么地方,跟谁在一起……不知道,行吗?”

    “没问题,最多两天,给你详细资料!”梵狄斩钉截铁的口吻,霸气威武。

    晏晟睿心里一暖,无论现在形势对他多么的不利,至少,他的亲人会坚定地相信他,支持他。

    挂断了电话,晏晟睿也走出了琴房,他的心情比起进去之前好多了,只是,他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一双水灵灵清澈湛蓝的眸子……假如嫣嫣知道这件事,她会怎么想?会相信他吗?

    晏晟睿嘴角的苦笑,有点涩涩的,开始告诫自己,不是已经打算要跟她保持距离么,怎么还在想这想那?

    晏晟睿刚走了几步,就被旁边窜出来的一个小身影抓住了……

    “小柠檬,发生什么事了,你不开心?”嫣嫣柔嫩的声音带着迷惑,更多的是关切和紧张。

    晏晟睿一愣,想不到嫣嫣回来这么早,不过他也好奇,怎么嫣嫣看出什么不对劲么?

    “你……你为什么这么说?我刚才在里边弹琴,怎么会不开心。”晏晟睿这话,言不由衷,眼神刻意避开嫣嫣。

    不能怪他这样,他难道要将今天在学校发生的事说出来吗?他也有自尊心和骄傲,怎能允许被她看到他遭人陷害。

    嫣嫣哼了哼,皱着小鼻子,俏皮地说:“你还不承认呢?我可听得明明白白,你刚才那里是在弹琴,你就是在发泄而已。乱弹琴,一点没有章法,根本就不是正规的曲子,倒像是一个愤怒的人在向全世界吐槽。哈哈,我说对了吗?”

    她亮亮的瞳仁闪烁着光芒,像是能看穿他。

    晏晟睿一头两个大,他怎么忘记了,这世上最能洞悉他的人,恐怕就是眼前的小肉墩儿了,再加上她在音乐上的超高水准,当然能听出他今天弹琴的异常,而她说得一点都没错,他就是心理憋着气,需要通过音乐来宣泄,吐槽。

    可是,晏晟睿现在还没准备好要怎么启齿,心里沉重,纠结,但他又想到了另一件事。

    “嫣嫣……你老实告诉我,在纪雪薇出事之前,在教室里,你对她说了什么?”晏晟睿幽深的眸子一眨不眨盯着嫣嫣,犀利的目光让她表情下的一切心思都无从闪躲!

    嫣嫣心里咯噔一下……糟了,他还是知道了?她该怎么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