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大结局(中)7000字
    晏晟睿这是打算不带嫣嫣一起去了。他有个直觉,或许这一趟会发生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或许会有危险,他私心地想要将她留在家里,现在她睡得正香,他就好趁机悄悄溜走。

    望着chuang上那隆起的被子,那张纯美无暇的脸,晏晟睿心里暖暖的,想着只要将事情解决了,他回来就能看到她,这好像是夫妻间才会有的感觉吗?

    一霎间,晏晟睿脑海里浮现出一些记忆里的画面……爸爸每次出门,不管近还是远,都会急着回家。那时的晏晟睿还不懂爸爸的心态是什么,现在似乎能体会到一点了。

    那就是,家里有人在等待,有牵挂。

    晏晟睿没有多耽搁,赶紧地去跟梵狄的手下汇合了。根据那边传来的消息,那位台长是要去码头,想跑路了。

    就在晏晟睿走后几分钟,嫣嫣醒了,当看到身边空荡荡时,她不禁呆了呆……混沌的意识骤然清醒,她记得昨晚是在晏晟睿房里睡的,可现在他人呢?

    嫣嫣火速穿好衣服,被佣人告知,晏晟睿已经出去了。

    嫣嫣焦急,却不慌乱,慢悠悠地打开手腕上的高科技腕表。

    “哈哈,小柠檬,我就知道你会有这一招,哼哼……还好我昨天趁你不注意的时候装了一个软件在你手机上,这样,不管你到哪里,我都会知道。”

    嫣嫣的腕表是现代最新智能的体现,追踪系统十分精确,不但能显示目标的平面路线,被她关联过手机之后,晏晟睿的行踪便一览无遗了。此刻已通过卫星传输,将真实画面输送到了嫣嫣的手机,她能看到晏晟睿的车子出现在屏幕,周围的街景全都一清二楚。

    嫣嫣戴上头盔,骑上哈雷,一路高歌猛进,很快就能望见晏晟睿的车尾了。

    这就是摩托车的长处,当晏晟睿在市区中堵车时,嫣嫣却在小道中穿行,当然能尽快追上了。

    昨夜,梵狄手下就在台长家门口守到天亮,果真见到台长鬼鬼祟祟地出门,立刻通知了梵狄和晏晟睿,双方都在赶往同一个地方。

    C市的码头,一共有三个,其中一个叫做“渠湾码头”的地方是许多小型货船只平常停靠的口岸,台长之所以往这里跑,说明他早就买通了某些关键人物,今天他就要借着出海的货船去香港。

    台长也是很拼,感觉到危机来临,知道巡视组的下来了,跑到香港都比待在C市安全,走一步是一步,他不想坐以待毙。

    只是这该死的肥仔,临走都还坑了晏晟睿一把。

    大约还有十分钟到达码头,晏晟睿加快了速度,而这时,一辆原本跟在他后边的商务车却忽然调头,朝着后方的哈雷开去……

    渠湾码头。

    宁静的海港,澄净的蓝天,悠悠白云舒卷,清新的空气里带着几分海水的咸湿,一排排货船整齐地停泊着,有的在装卸货物,有的却是空无一人。一动一静的海湾,在初升的旭日中,美得有些炫目。

    然而,阳光照不透某些藏污纳垢的地方,一个矮胖的中年男子手提着密码箱,正在跟一位赤膊的寸头男人说着什么。

    “我们不是说好了一万块的吗?怎么现在涨到五万了?”

    寸头男不耐地说:“就是涨了,你到底要不要走?别啰嗦,我没时间跟捏废话!”

    台长一愣,面露恼色。他平时作威作福惯了的,现在却被人用这种态度对待,哪里会是个滋味,可他心里骂着,嘴上不敢多说什么。他如今是急着要走,别说是五万块,就是十万,他也得掏出来。

    台长急忙给了寸头男五万块钱,这下,他被允许上船了。

    这是一艘货船,有三个船员,这个寸头男是老板。他让台长能出港的计划就是将台长伪装成其中一个船员。

    说来有点巧,台长的长相和一个船员有几分相似,这样,事情也就方便多了,伪造个证件,以假乱真,鱼目混珠。

    台长忙不迭地上船,进入驾驶舱,有人递给他一套蓝色的工作服,船上之后,顿时整个人的形象就变了,还真像个跑船的。

    寸头男吩咐台长在这里不要乱跑,一会儿货船经过检查之后就要出海。

    台长这心里忐忑啊,巴不得立刻开船。等待检查那时候,他是最紧张的。

    不过,台长似乎运气不错,负责检查船只的工作人员没有发现异常,再过五分钟就可以开船了。

    台长如释重负,长长地吁口气,一抹额头,尽是汗。

    逃亡的感觉就是这样提心吊胆,好像心脏随时都要蹦出来。

    台长就这样等啊等,两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可怎么还没开船?

    台长坐不住了,想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一出舱门,迎向他的,不是先前那个寸头男,而是一张熟悉的面孔。

    “晏晟睿?”台长惊呼,同时心里巨震,瞬间感到不妙。

    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太迟了。晏晟睿身后窜出两个魁梧的壮汉,冲上去将台长给架起来,像拎小鸡似的,仍在了甲板上。

    台长脸色惨白,事已至此,他已经顾不得什么尊严和面子了,死乞白赖地抱着晏晟睿的裤腿,哀求:“晏校长……晏校长您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吧,我现在必须离开这里,否则我……我……”

    “否则怎样?”晏晟睿居高临下望着这个不知廉耻的男人,冷冷地嗤笑:“你怕被巡视组抓到?但你知不知道像你这种人,本就该有报应,巡视组没抓到你,我抓到,结果也一样。”

    台长浑身都在抖,恐惧地说:“你要把我交出去?不……不可以……我不能落到巡视组手里!”

    他当然不敢了,若是落到巡视组手里,他这辈子都只能在监狱里渡过了。

    晏晟睿沉沉的脸色蒙上一层冰霜,只觉得眼前这台长的嘴脸真恶心,可他没有忘记自己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周台长,我可以给你一个改过的机会,只要你说出是谁指使你来害我,我或许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台长一听,顿时来了精神,惊喜得两眼发亮:“真的?你真的会放过我?”

    “你如果还要啰嗦,我可就改变主意了。”

    “好……我说……我说……”台长一个劲点头,生怕说得迟了。

    “是一个男人,他让我找人将张雨柔母女带到电视台上节目的。他没有给我一分钱,但他承诺只要我到了香港就可以联系他,他会送我出国。”

    晏晟睿面无表情地听着,只觉得好笑:“你这就信了?周台长,你不是没脑子吧?”

    “不……他有那个能力让我离开,我知道的。他……他是我儿子在国外留学时认识的人,我儿子说过,这个人神通广大,连通缉犯都能帮助偷渡离境,所以我……”

    “所以你就信了?呵呵……就这样的脑子,还能当上台长?”晏晟睿冷笑,可心里却是暗暗惊诧,这么说,害他的人,是国外的?

    “那个人长什么样,你见过吗?他叫什么名字,现在在哪里?”

    这下,台长只有抬头的份儿了。

    “我没见过那个人,我只听过声音,好像不是很纯正的中文,带点欧美腔。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有个外号叫毒狼。我……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他和我约好了在香港码头会有人接应我。”

    晏晟睿总算是明白了,台长是穷途末路,太想跑了,所以才会在那个没见过的人身上下赌注。但这也充分说明了那个人的狡猾。

    蓦地,一个慵懒而又带着冷意的声音传来:“叫毒狼的那么多,你说了不等于白说吗?”

    随之,一个穿着黑色衬衣戴着紫色墨镜的男人出现了,是梵狄。

    人到中年的梵狄,更有种成熟男人才具有的魅惑力,只是往那一站,便已经成为不可忽视的存在。

    晏晟睿也是这么想的,毒狼,这种外号太大众化,不能说明什么,没指向。

    可晏晟睿的脑子转得很快,立刻又问:“你儿子在哪里留学?”

    “英国。”

    英国?晏晟睿就是从英国留学回来的。

    难道是他在英国那几年无意中得罪了什么人?但至于这么大仇恨么?

    再问下去也没有效果了,台长已不能提供更多的讯息。

    梵狄和晏晟睿互相交换一个眼色,立刻,那两个彪形大汉又将台长抓住了。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说会放我走吗?”台长惊悚了,差点要晕过去。

    晏晟睿淡淡地一笑:“别天真了,我怎么可能放走一个贪.污犯?你就乖乖地去跟巡视组喝茶吧!”

    “不……你不能这样做……不……不……!”台长哀嚎,可他哭死也没用,谁让他遇到了晏晟睿和梵狄呢。多行不义必自毙!

    台长以及两名梵狄的手下先行下船去,此刻,船上只剩下梵狄和晏晟睿。

    两人正要准备下船,这船却微微晃动,紧接着,船竟然开动了。

    “怎么回事!”晏晟睿赶紧地抓住扶手才不至于掉下去。

    梵狄也是紧握栏杆,一声怒吼:“谁在开船!”

    是啊,谁在开船?那寸头男和三位船员已经下去了,船上本该只有梵狄和晏晟睿,哪里来的第三个人开船?

    但偏偏,船开了。

    梵狄稳住了身形,和晏晟睿一起进入了驾驶舱,却见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正在把握着货船的方向盘,嘴里发出阵阵阴恻恻的笑声:“哈哈哈,惊喜吧,晏晟睿,更大的惊喜还在后头!”

    只听这声音,便已经让晏晟睿惊诧了。

    “冯岩,原来是你!”晏晟睿认出来这是谁了,是他在英国时认识的一个女孩子的哥哥!

    原来,这就是那个罪魁祸首,他竟悄悄潜入了货船。

    可现在货船已经离岸,下边是深深的海水,除非是跳海……

    但冯岩显然早就预料到这招了。

    冯岩转过身,这是一张看上去棱角分明帅气的脸,但此刻,他阴森的目光确实像荒野里的狼,而他比狼还要狠毒。

    “晏晟睿,你如果想跳海游到岸边,我不会拦着你,但是,在你跳之前,我要让你见一个人。”冯岩脸上露出狞笑。

    晏晟睿心里的激愤可想而知,冯岩真是疯了!

    是的,这个人已经丧心病狂了,无法用正常人的角度去思量。

    就在冯岩说完之后,晏晟睿和梵狄就看到了一幕令人震惊且心碎的画面……

    两个高大的外国人,一左一右架着一个娇小的女孩子,她披头散发,狼狈不堪,一张脸肿成了包子,嘴角还有一缕血丝,她显然是受到了虐待,浑身都痛得发颤。

    有点面目全非了,可晏晟睿还是认出了她……是嫣嫣!

    真是嫣嫣,那双蓝色的眼睛,他绝不会认错!

    晏晟睿瞬间血冲脑门儿,怒不可遏,立刻就要冲上去!

    但冯岩却更快,一把尖刀抵在嫣嫣的喉咙,晏晟睿硬生生刹住了脚步。

    心如刀绞,肝胆欲裂……所有的形容词都不足以表达晏晟睿此刻的感受。他的心在滴血,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人啊,没逼到那份儿上,就不会体会到什么是心痛。此刻,晏晟睿尝到了,却是如此难过。

    还是梵狄比较冷静,拉着晏晟睿的胳膊,低声说:“别冲动,你越失控,那人渣就越高兴。”

    梵狄说得没错,冯岩看到晏晟睿这副要杀人的表情,他就感到一阵快.感,仰天狂笑:“哈哈哈……钢琴王子,音乐家……被逼急了不还是跟普通人一样吗?哈哈哈……我就是要让你尝尝这是什么滋味,是不是很爽?哈哈哈……”

    晏晟睿的意识之剩下仅有的一丝丝清明了,浑身燃烧着熊熊怒火,他的眼神在看向嫣嫣时,却是无比的温柔疼惜:“你怎么样了?别怕……会没事的……”

    嫣嫣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气若游丝,只能微微点头,可她眼里是含着笑的。她对晏晟睿有信心,他说过会保护她的,她一直都相信。

    晏晟睿没问嫣嫣是怎么落到冯岩手里,现在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不能让嫣嫣有事。

    梵狄默然,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不着急。

    晏晟睿强忍着锥心的疼痛,怒视着冯岩:“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你结下这么深的怨仇,但是你要害我就冲我一个人来,别连累其他人!你放了她!”

    冯岩觉得很好笑,笑声越发猖狂,但他的眼眶却是红的,神情隐含悲痛。

    “晏晟睿,你还记得我妹妹吗?冯倩,你还记得她吗?”

    晏晟睿知道,问题的关键来了。

    “我当然记得,冯倩,是我在音乐学院的同学。”

    冯岩一听,脸上的表情猛地一沉,怨毒的目光犹如蛇蝎:“冯倩,她不是我的亲妹妹,她是我父母领养的孩子。从小跟我一起长大,我们感情很好,我们曾经还打算以后要结婚……后来她去英国皇家音乐学院读书,她变了,她不再搭理我,只因为,她有了另一个心上人,就是你!”

    晏晟睿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几分,但他不动声色,另一只手伸到背后与梵狄相握。

    梵狄更是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还对冯岩点头:“你,请继续……”

    冯岩现在人很激动,想起了某些伤心事,他这条毒狼也变得跟凡人一样了。

    “冯倩本来很乖的,可是她迷上了你,她只想着要追你,从家里拿走大把大把的钱,说要给你买礼物……但你拒绝了她,你把她送的礼物原封不动还给她,还说你不想交女朋友……呵呵,没过多久,冯倩就看到你跟一个病怏怏的女人在一起了,她很伤心,她想不通你为什么要用不交女朋友来搪塞她。那晚,她给我打电话,她哭了很久,之后,她一个人喝醉了,开车出去,遇到车祸……”冯岩越说越激动,竟然还哭了,好像陷入一种癫狂的状态。

    “都是因为你!晏晟睿,要不是你,冯倩不会移情别恋,不会死!所以,我怎么能看着你幸福?我最开始以为纪雪薇是你的女朋友,我派人开车撞了她,但后来才发现,原来你在乎的人,是这个住在你家的女人!我要让你尝尝痛失所爱的滋味,你必须去地下向冯倩认罪!”最后这一声咆哮,震耳欲聋,冯岩不愧是毒狼,发起狠来确实恐怖。

    这下,事情的前因后果,总算是清楚了,但是,冯岩这个人太偏激了,冯倩的死,怎能怪晏晟睿?冯岩不过是因为用情太深,在冯倩死后,他需要找个目标来发泄那种恨,当然就找上晏晟睿了。

    这种已经BT的人,哪里有理智可言?

    晏晟睿暗暗心惊,也有几分惋惜冯倩的死,可他只不过是说了实话,是冯倩自己要走极端的。

    “冯岩,你妹妹的死,我也会难过,那毕竟是我的同学,但你因此而蓄意报复我,你不觉得太不值得吗?且不论你做得对不对,即使你把我杀了,你妹妹她能活过来吗?嫣嫣是无辜的,你要报仇,我奉陪到底,可你不能伤害她。你难道没查过她是什么人?如果她有事,你必死无疑!”晏晟睿狠厉的眼神放着冷光,威压的气场迸发出来。

    他这不是危言耸听,谁敢动嫣嫣,那文莱皇室就算用钱都能把你冯岩给砸死。

    但冯岩神志已混乱,只沉浸在爆发的仇恨中,听不进去晏晟睿的话了,以为只是在威胁他。

    “少废话!我做事不用你教!”冯岩两眼发赤,手里的刀子在嫣嫣脖子上划了一下,痛得她一声闷哼,几乎昏厥过去。

    “住手!”晏晟睿惊得大喊:“冯岩你想怎么样,我都答应你,你说!”

    这一刻,晏晟睿什么都顾不上了,他只有对嫣嫣的心疼和恐惧,害怕她真的就这样死在她面前,死在冯岩的报复之下。

    “哈哈哈……你也会怕?晏晟睿,原来你也不过如此!”

    晏晟睿没有反驳,是的,他妥协了,为了嫣嫣,他宁愿接受冯岩的报复。她身上的每一处伤痕都在催着他的心肝,他怎忍心再看她添新伤?

    冯岩觉得游戏玩得差不多了,吩咐人将嫣嫣带出去到甲板。

    把玩着手里的匕首,冯岩眼中尽是嗜血的红:“船在驶向公海,晏晟睿,你就从这里跳下去吧。只要你死了,我说不定能大发慈悲,放了你心爱的女人。”

    晏晟睿还有选择吗?

    冯岩太狡猾了,利用台长将晏晟睿引出来,然后不声不响潜进货船,控制了货船,再将船开走,这样,晏晟睿和梵狄就没有后援了,只能任人宰割。

    嫣嫣本来快晕了,可听到冯岩这么说,她一下子又被激发了一丝力气,艰难地发出声音:“不……小柠檬,你不可以跳海……”

    可晏晟睿却不怎么想。即使他不跳,他和嫣嫣、梵狄,也不会安全,如今是肉在砧板,他没有选择。

    “嫣嫣……只要你没事就好。对不起,连累你了……我要先走一步,待会儿我跳海的时候你别看。”这话说得太撕心裂肺了!

    嫣嫣心痛得不能呼吸了,她想要奋力挣脱,可无奈她都已经被人打得遍体鳞伤,能坚持着没晕过去就算不易了。

    晏晟睿决心以下,冲着冯岩说:“我跳。可是冯岩,你要答应我,放了她和我干爹。”晏晟睿视死如归的表情足以让人心碎。

    冯岩又是一阵狂笑:“好,你就干脆地去死吧,哈哈哈……”

    人都到了甲板上,晏晟睿脚上绑着一块大石头,这是确保他跳下去不会再活了。

    望着茫茫海水,晏晟睿心情很复杂……还没见着父母最后一面,就要死了?他才活二十几年,就要死了?他到现在都还没有跟女人XX过,就要死了?

    人生啊,还真是……世事无常诶。

    晏晟睿摇头叹息,一脸悲痛,好像是很舍不得跳。

    “磨蹭什么,快跳!你怕死也没用,今天,你必须死!”冯岩怒吼,手里的刀子还沾着血,在太阳下格外刺眼。

    可晏晟睿却没有动作,只是看向梵狄,这种危机时刻,两个男人此刻居然还笑得出来。

    “冯岩,你误会了,我不是怕死,因为我根本不会死。哎,你看看你身后吧。”晏晟睿淡然地说,还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冯岩。

    冯岩哪里肯信,以为这是忽悠他的。

    “废话,快跳!”

    梵狄也一副悠闲的架势倚靠在栏杆,活像是来欣赏海景的,慢吞吞地说:“亏你还什么毒狼,当过几天混混就叫毒狼了?我呸!告诉你,这是中国的地盘,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叫地主之谊!”

    冯岩脸色一变,他知道这个叫梵狄的人是做什么的,看起来确实有几分大哥的风范,但他不会因此被吓到的。

    冯岩的两个保镖此刻也很焦急,望着冯岩身后的地方,用英文说:“老板,有可疑船只靠近!”

    “什么?”冯岩刚一转身,空气中忽地一道亮光闪过,砰——!子弹嵌进肉里的声音……【新书《一爱承情,首席的孕妻》在这本书的简介旁“其他作品”里点进去第一个链接才是正文啊!大家先收藏着,每天会更新的。这本旧书明天将会完成扫尾工作大结局最后部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