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61章:晏季匀,我喜欢你!
    水菡心里发颤,急着向他解释:“我也是昨天刚知道的,我本来是想告诉你,可我……”

    水菡的话还没说完,她已经听到手机里传来嘟嘟嘟的忙音。晏季匀挂断了。

    水菡愣了愣,意识到了什么……他居然不听解释?他不信她吗?

    不……他怎么可以不信?她根本就是最无辜的一个,她不知道事态会发展成这样啊!最重要的是,她还没告诉他,她已经喜欢上他了!

    水菡连忙又拨回去,电话通了之后却被掐断了。晏季匀不接她的电话。

    刚才他打电话只不过是为了从水菡口中证实一下她是否真的怀孕,其他的所谓解释,他一个字都不想听。

    怎么办?他真的误会她了,真的不接电话了,怎么办?水菡心里酸痛得要命,捏着手机,一颗心渐渐失去了温度……

    远在另一个城市的晏季匀,现在却更忙碌了。暂时将私事搁在一边,全力以赴先解决公司在那边分部的货仓起火事件。

    其实,接水菡的电话也不是不可以,晏季匀却没有。这不得不说,他内心深处也有着一丝逃避的心态吗?在最愤怒的时候,他最不想面对的就是水菡。他是在刻意冷落她。

    新货仓,是晏季匀亲自选址的。原来旧的货仓在市郊,附近修了垃圾库,晏季匀就将货仓迁到了市区内,可是不到一个月就出了事,这使得晏季匀十分恼火,一接到消息就立刻赶去现场,幸好火势被控制住,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货仓里的炎月口服液却是有一半都报废了,损失不小。

    起火的原因还在调查中,晏季匀是总裁,他除了做出相应的应急举措,他更注重的是调查结果。

    一个成功的企业势必在明处暗处都有不少竞争对手,而像炎月集团这种重量级财团,更是处在舆.论的巅峰,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多少人算计着。货仓失火,如果只是意外,那也罢了,但假如是人为的,整个事件就会变得异常复杂而紧张。

    货仓失火的事,在第一时间就被封锁了消息,就连晏家人都只有少数知道,而至于公司内部,知道的更没几个。可就在晏季匀看到关于他和水菡的报道之后没多久,网上就出现了炎月集团在邻市分部的货仓失火的报道,不明真相的群众大都在猜测是竞争对手在向炎月集团实施报复。

    这件事,加上晏季匀和水菡的报道,使得炎月集团和晏季匀本人成为了舆.论的焦点,外界引发各种言论,普遍都是负面的影响,也有少部分人声援水菡,但比起谩骂的声音,实在太微小。

    两件事几乎在同时被曝光,这是巧合吗?晏季匀内心是不希望是被人故意设计的,可事实摆在眼前,任谁都会产生联想……这两件原本不该被报道的事,为何会一齐爆发?

    为了等待明天的调查结果,晏季匀今晚会住下来,而水菡会独自一人在别墅里。

    偌大的别墅,今晚显得格外冷清,只因为没有他在身边,晚饭似乎不如往常那么好吃,这熟悉的卧室也变得越发空荡了。

    水菡缩在被子里,失神地望着窗外的夜空,整个思绪都已经沉进了漆黑的天幕,心,早就离开她的躯体,飘到了晏季匀身边。

    红红的眸子里闪烁着点点晶莹,胸臆里酸胀的感觉没有停过……想起晏季匀在电话里那般冷漠,不听她解释就挂了电话。她怎么能安然入睡呢?昨天才检查出来怀孕,已经足够震撼了,今天又见了报纸,大学里的同学还因此而欺负她,羞辱她。晏鸿章也跑到家里来,晏季匀的态度也是那么令人心寒……

    这一切种种,全都堆积到了一起……水菡感觉自己有些撑不住了,前方的路一片迷茫,她无法理清自己的想法,不知该如何应对这一场风雨。

    也真难为了水菡。她才十八岁,人生阅历尚浅,她从一个过着简单生活的人一下子被拉进了风暴的中心,巨大的心理压力,非一般人能体会和忍受的。

    水菡的小手摸着扁扁的肚子,想到里边有个小生命,她惶然无措的心情更加剧了,喃喃自语:“妈妈……菡菡好想妈妈……呜呜呜……菡菡有宝宝了,妈妈为什么还不回来……妈妈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啊……”

    这一声一声的呼唤,是水菡对母亲的爱和思念,在她最孤独最无助的时候,想到的是自己的至亲,只是……母亲到底在哪里?

    假如水玉柔还活着,不知会否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看到关于水菡和晏季匀的新闻……这个狠心一走就是六年无音讯的女人,可知道你的女儿正面临人生中最最艰难的时刻?

    宝宝是该留下吗?这个问题像尖锐的刺刀深深扎在水菡的脑子里,她失去了方向,她盼着晏季匀能早点回来,盼着向他当面解释,盼着他对宝宝能有明确的态度……如果他说要留下孩子,那该多好呢。

    水菡思绪混乱,无处可排解,无人可倾诉,她只能写下来。

    从行李箱里拿出一个粉红色的本子,这是水菡的日记本。如今这年头,手写日记的人越来越少,水菡虽然不是每天都在写,但每当心情特殊或是遇到什么事儿了,就会记录下来。

    “晏季匀,我喜欢你。”

    “晏季匀,怀孕是意外,我也没有向任何人透露,你相信我吗?”

    “妈妈,我好想您……妈妈快回来吧……”

    “。。。。。。”

    字字句句都流露出一个无辜的刚成年的孩子此刻有多么迷茫无助,多需要有人在身边,哪怕一句话不说,静静坐着,陪着,都算是一种安慰啊。

    心乱如麻,可也抵挡不住孕妇嗜睡的自然反应,水菡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或许在这煎熬中,嗜睡反而成了好事,否则水菡必定是会失眠的。

    真希望所有的风波都是一场梦,明早一觉醒来,日子又回归平静。

    ====================呆萌分割线==================

    那一则新闻报导所引起的影响还在不断扩大中,不只是外界和晏家炸开了锅,在城市的另一端,某一对无耻的男女也正捧着报纸……

    “哈哈哈,彭娟,你这侄女太厉害了,真看不出来她还有这种福气!”林烨笑得大声,脸上的表情很是兴奋。

    彭娟跟林烨就是两个臭味相投的人,被这一则报道引发了诸多龌龊的想法。

    “真是惊喜啊,水菡居然攀上了炎月的总裁!呵呵,她应该感谢那天晚上被打晕了送去酒店,不然怎么会有这种好事落到她头上!”彭娟能说出这样的话,更说明这女人的良心已经被狗吃了。

    “娟,你得抓住这个机会,不管怎么说,水菡这几年都是你在照顾,现在她攀上豪门了,你也该收点辛苦费什么的。”

    “没错,我可是她老妈的结拜姐妹,是她小姨,她现在飞黄腾达了,也该孝敬孝敬我了,呵呵……”

    “哈哈哈,对,孝敬!”

    “。。。。。。”

    这一对狗男女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兴奋,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对不起水菡,与水菡的关系早就决裂,此刻还能想到要从水菡身上捞点好处。厚颜无耻到如此地步,也算是超凡脱俗了。

    与此同时,在某个简陋的出租屋里,一位刚从夜总会下班的女人也正攥着今天的报纸,一脸愤恨。

    彭娟的侄女水菡,就是当初被林烨送去酒店,所以她才会遇到晏季匀,她才会怀上晏季匀的孩子!而这一切,本就不该属于她!

    这个女人,望着报纸上水菡的照片,眼中的怨毒和嫉恨越来越浓烈……只因为,她就是彭娟和林烨最初打算送去交差的人,而那天正好她在半路上遇到堵车,迟了那么几分钟,所以水菡被林烨打晕带走了。

    在她看来,水菡如今的际遇是无比幸运的,她更认为是水菡为了攀上晏季匀,抢走了原本属于她的机会。如果那一晚是她自己去伺候晏季匀,哪还会有水菡什么事儿?

    女人的嫉恨是一件可怕的利器,更是一把双刃剑,能让你在伤害到对方的同时也将自己伤到。

    无辜的水菡怎么都不会想到,外边有多少人在开始算计着她。有的人想要从她身上捞到好处,有的人则是想要她腹中的孩子不保,更有甚者,有人想将她的位置取而代之……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遇到了晏季匀,她怀上了他的孩子……

    第二天。

    名都大学。

    看似如同平时一般没有异常,但实际上,平静的表象下藏着暗流涌动。大学里的大部分学生都是来自非一般的家庭,非富则贵。他们的背后就是上流社会那个大圈子,而学校无疑就是另一个小型的上流社会。家长很多时候都能从学生的口中得到不少有价值的消息,从而推断出其家族的一点动向。从某种意义上说,名都大学就是城中的富豪和官员们收集情报资料的好地方。

    水菡的事,动静那么大,使得她从一个不受人注意的存在,一跃成为学校的焦点人物。尤其是昨天,晏鸿章的私人助理秦川来学校将水菡接走,更让外界议论得起劲了,纷纷都在猜测水菡会遭到怎样的对待,晏鸿章会如何处理这个不该出现在豪门的穷鬼?

    甚至有的学生还打赌,赌水菡今天不会来学校。原因很简单……出了这种事,光是学校一人一口唾沫就得淹死你了,你还敢来?不知道多少人嫉妒得想将你生吞活剥了才解气呢!怀上晏季匀的孩子,这是多少女性的奢望,多少富豪千金名媛们的目标,如今,却被一个“一无是处”的穷鬼占尽头筹,怎不引起公愤啊……

    绿色的林荫道上,一个身材圆润的女生在慢吞吞地走着。白希纷嫩的面容肉乎乎的,两道眉毛紧紧皱着,似乎是在担忧着什么。

    “不知道水菡怎么样了……今天她会不会来学校呢?”童霏心里在默念着。

    童霏就是昨天那个好意提醒水菡快点溜的同学,也是学校里唯一愿意跟水菡接近的人了。

    童霏的家境也是这所大学里少有的,因为她家并不是很富裕,她的父母也都是勒紧了裤腰带花去了多年积蓄才将她送进来。因此,童霏并不会像其他同学那么瞧不起水菡,所以她才会忍不住去提醒水菡的。

    忽地,耳边传来一些低声的议论,童霏怔忡地抬眸望望,跟着同学们的目光回头一看……

    一个娇小而孤单的身影正一步一步走来,在诸多尖锐的目光和议论声中,她显得有些紧张,但她的步伐却没有停顿。

    是水菡!

    童霏惊喜地笑了,急忙迎了上去。

    “水菡……水菡!”童霏清脆的声音就像是在欢迎水菡。

    水菡诧异,想不到还会有人招呼她?定睛一看,原来是昨天那个好心的女同学。

    “水菡,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学校了。”童霏站在水菡面前,同样清澈的眼眸里流露出一丝欣喜和关心。

    水菡一呆,心底倏然升起一股感动……这是被人在乎的感觉吗?哪怕只是一点点,也足够她动容了。

    水菡揪着眉头,老实说:“我也有点害怕来,可是……可是我不想旷课。”

    童霏歉意地说:“昨天我如果能早一点提醒你就好了,你就不会被詹颖她们给堵上……”

    水菡心里一暖,她在这里是个不受欢迎的人,童霏的行为已经很不容易了。

    “童霏,你别这么说,其实是我应该感谢你才对。你昨天好心提醒我,是我自己反应慢,所以才会被詹颖她们堵上,不怪你的。”

    “真的不怪我?哈哈,太好了!水菡,我们以后做朋友好吗?”童霏粉红的苹果脸上有着热切的微笑,眼中的真诚格外动人。

    水菡心里一颤……朋友?她真的可以有朋友吗?

    朋友,这两个字的意义对于水菡来说是很重要的。从幼儿园开始到以前念的那所大学,同学们都知道水菡是没有父亲的孩子,她受尽了无数白眼和歧视,六年前,母亲又因要去寻找父亲而离开,她被托付给彭娟,彭娟克扣零花钱,让水菡成为学校里出名的“穷鬼”,活像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一样。水菡不敢奢望有人愿意和她做朋友,当从童霏嘴里听到这两个字,水菡一下子眼睛就红了,鼻子发酸……

    童霏见水菡脸色不对,她到是慌了:“水菡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可是孕妇啊……”

    水菡吸吸小鼻子,冲着童霏露出一个亲切的笑容:“我没事,我只是……太高兴了,我终于有朋友了,好开心。”

    童霏一愣,随即牵起了水菡的手,像个大姐姐一样地说:“你也是我在学校里唯一的朋友,今后我们就一起上课一起玩,别的同学爱说什么让他们说去,我们就当没听到!”

    “嗯嗯……好……”水菡点点头,乖巧的样子可爱极了。

    两个都是善良的女孩子,在这一天,在水菡最孤独无助的时候,成为了朋友。直到多年后,她们都仍然记得这一刻的欢喜和感动……朋友,多珍贵的财富啊,尤其是在处境艰难中建立起来的友谊,格外珍贵。

    有了童霏的陪伴,水菡这一天过得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受。尽管同学们诸多白眼,嫉恨的目光和难听的嘲笑满天飞,可水菡还是在童霏的安慰和开解下挺了过来。

    人与人之间,无论何种感情,讲的都是一个“缘”字。童霏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何会愿意跟水菡做朋友,或许是因为水菡身上有着一股纯净的气息,是童霏在这大学里没有见到过的。或许水菡有某些地方与童霏相似……总之,水菡和童霏永远都会记得这一天,她们成为了朋友。

    放学之后,水菡回到别墅。

    还是如昨天一样的安静,冷清,他还是没回来么?水菡耷拉着脑袋,苦着脸,闷闷不乐地进了门……

    水菡刚刚将鞋子放进鞋柜,忽然愣了……多了一双熟悉的鞋子,男人的鞋!

    水菡沉重的心情一下子飞起来,抬眸看看客厅没人,急急忙忙走上楼去。

    喜欢一个人的心情就是这样热切的,连走路都带着小跑,恨不得能立刻冲进他怀里紧紧抱着以慰相思之苦!

    水菡一把推开卧室门,果然,浴室里传来了阵阵水声,隔着磨砂玻璃门,浴室里的灯光映照出一个模糊的身影……

    “你回来了!”水菡清脆的声音透过玻璃门传进男人的耳朵,带着她浓浓的惊喜。

    水菡想啊,晏季匀一定是很累了,先让他洗个澡休息休息,她去厨房做点他喜欢吃的菜。眼看着就快要到晚饭时间呢……

    晏季匀这个澡洗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出了浴室。

    健硕的男性躯体,优美而富有力感的肌肉线条,结实的六块腹肌之下是令人喷血的风光,他就像是希腊雕塑中完美的艺术品,360度无死角的帅气,性感,有着磁场一般的吸引力。这是一幅绝美的出浴图,然而,如此英俊无匹的男人却有着一双冷若冰霜的凤眸,淡漠的眼神格外涔冷。这样的男人,一旦沾上,就是戒不掉的毒药……让人迷醉的同时,也能让你痛到极致……

    他先前有听到水菡的声音,还听到她说“你回来了”。

    多像是夫妻间才有的话语啊……回来。这两个字,说明她已经将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

    不可否认,晏季匀在听到这几个字时,有那么一秒的时间是温暖的。有人等待他回来,本该是一件很窝心的事,只可惜,在这之前,有了那一则新闻,有了水菡怀孕的消息,他的心态已被改变。

    厨房里,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在欢快地忙碌着,她穿着粉蓝色的围裙,小脸蛋上有着掩饰不住的笑容。因为晏季匀回来了,水菡那颗饱受相思之苦的心也不再那般难受,一时间竟高兴得忘记了昨天在电话里他还不听她解释呢。

    他不在的时候,她的心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挖空了,现在他回来,她才又觉得这别墅有了人味儿。

    水菡在爱情的世界里完全就是个菜鸟,她不曾设防的心,被晏季匀占据了,她不知道这就是今生今世纠缠的开始,更不知道,一旦自己的喜怒哀乐因一个男人而动,将会意味着,你已经陷进去了……

    钟点工有来,但水菡想自己亲手做晚饭给晏季匀吃,所以让钟点工走了。

    炒完最后这道小菜,水菡满意地看着盘子里那绿莹莹的一团,不由得吞了吞口水……嘿嘿,可以开饭咯!

    餐桌上摆着两菜一汤,是水菡在晏季匀洗澡这时间里做出来的。动作麻利迅速,十分熟练。她可不是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她从十岁开始就会自己做饭做菜了。多年来练就一手好厨艺,也是她感到开心的地方。看着自己喜欢的男人吃下肚里,那种满足和喜悦是难以言喻的美妙。

    水菡正准备上楼去喊晏季匀,却见楼梯走下来一道熟悉的身影。挺拔之姿,绝美得令人屏息。

    他就像是高不可攀的天神一步一步从云端走下来,米白色的休闲装将他高大俊逸的身材展.露.无遗,衬托着他那连女人都要羡慕的肌肤,仿佛带着光环降临的神祗,水菡的眼睛都转不动了……

    水菡一脸的期待,柔情蜜意都写在了脸上,可是当他渐渐走进了,她才发觉有点不对劲……

    他的眼神好冷,透着淡淡疏离,看向她的目光中也是令人心寒的陌生。

    晏季匀一眼就看到了水菡的脸有点肿,心底陡然窜起一丝怒火……难道又被人欺负了?

    只是这念头稍纵即逝,随之而来的是他淡淡的一句:“那一则新闻报导就是你的目的吗?恭喜,你达到了。”

    一瞬间,好比满满一盆冷水当头浇下,水菡方才的喜悦全都被冲走了,浑身冰冷。

    他说什么目的?他……他竟然这样看她?

    水菡只觉得脑子嗡嗡作响,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这朝思暮想的容颜,心如刀割……

    “你……难道在你心里,我就是那样品格低下的人?”水菡盈满了雾气的眸子红红的,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晏季匀揣在裤袋里的手紧了紧,深沉如潭的凤眸中翻卷着一层怒浪:“难道不是么?那天,是我亲自喂你吃下避孕药的,可是你却怀上了。就算是避孕药失效,你在得知自己怀孕的时候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告诉我?你一个告诉的,是发那篇新闻的记者吧。我以前是看走眼了,想不到你的心计那么深,抱负远大,你打的主意就是利用孩子来达到目的,现在外界全都知道你怀上了我晏季匀的孩子,你接下来的计划又是什么?”

    这番话,与晏鸿章所说的那些,如出一.辙。

    苦涩的滋味在水菡心里蔓延,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天大的委屈和冤枉压得水菡喘不过气来。上前一步拉住晏季匀的手,急忙解释:“不……不是你想的这样,我没有计划什么,我没有目的啊……那个避孕药,可能是因为那天我从酒店出去后没多久就不舒服,我在路边呕吐了……很可能是避孕药在那个时候被吐了出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怀孕的事,是因为我太紧张,太慌乱,我怕你会不高兴,所以才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你……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会被记者知道,我没有告诉其他任何人啊,请你……相信我好吗?”

    水菡一口气说完,感觉自己就像是等待着宣判的人,而晏季匀就是高高在上的法官。

    人的思维,有种致命的可怕之处,叫做——先入为主。

    正是因为晏季匀是先看到那则新闻,所以,现在无论水菡说什么都没用了。人的心理就是如此。可见那个暗地里爆料消息的人,手段多么阴毒。

    桌上的菜冒着热气散发着香味,可晏季匀连吃一口的心情都没有。冷眼睥睨着水菡,淡漠不带一丝温度:“如果你是我,你会信这一切吗?我给你的还不够吗?在这里,你吃得好住得好,我还供你上大学,为什么你还不知足?企图用怀孕来套住我,我可以告诉你,这一招,对我没用。不是我爱的女人,没资格为我生孩子。”

    这字字句句犹如带刺的刀刃戳进了水菡的心。学校的同学以及晏鸿章所说的那些伤人的话,水菡原以为就是极限了,可是直到这一刻,她才体会到……没有最伤,只有更伤!眼前这个男人说的每个字都能将她的心捅得血肉模糊,只因为,她心里有他,她先喜欢上了,忘记了他最开始是多么冷酷无情……特别是最后那句,足以让人痛不欲生。

    “晏季匀,你真的……真的误会我了……我没有目的……我没有啊……我会留在这里,只是因为我……我……”

    “你什么?你想说自己为什么留在我身边的理由?”晏季匀唇角勾起的弧度,异常阴冷。

    水菡被他这冷酷的表情惊了,一时语塞……对啊,她一直都没有说出四年前被他救了的事,如果此刻说出她早在四年前就在心里种下他的身影,这段时间的相处又让她喜欢上他,他会信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