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64章:将水菡嫁给晏锥!
    办公室里,两个男人,爷孙俩,一个十足的威严,一个誓不妥协,两强相撞,互不相让,硬生生地破坏了刚才那看似平静的气氛。

    晏季匀的态度如此坚决强势地跟爷爷杠上,将这头发花白年逾七十的老人气得脸色发青。尽管晏季匀一直就不是一个会被牵着鼻子走的人,但不管怎样,晏鸿章也是长辈,哪里受得了这样的顶撞,当即就拍着桌子吼起来,而晏季匀又强硬地顶回去……

    这一老一少,长期以来矛盾的根源就在于……老的想要为小的铺好一条人生的路,掌控着他走下去,而小的就死命挣扎,坚定着“我的人生我做主”的原则。老的习惯独断专横,小的坚持要反抗被操纵。

    小事,晏季匀可以不在乎,但关系到他的婚姻,他绝不会含糊。

    晏鸿章也被激怒了,苍老的声音低吼:“你为什么不能娶水菡?你们不是在一起同居吗?如果你对她没感情,为什么要将她留在身边,报纸上刊登了你和她的新闻,你却没有将她赶走,还不能说明你心里有她?你是不是非要跟我对着干才甘心?想气死我这把老骨头你才满意!”

    晏季匀一愣,高大的身躯微微一僵……他对水菡的感情是什么?这是他最不想去思考的问题,何况现在他还认为水菡欺骗了他,摆了他一道,他哪里还能诚实地面对自己的心,只有对她的失望。

    想到这,晏季匀心里的火气更旺了,凤眸里翻卷着怒浪:“爷爷,你的独.裁要到什么时候才会罢休?只要不顺着你的意,就是想要气死你?难道你子孙后代都要成为你的傀儡才算是孝顺?我父母被你的独.裁害得还不够吗?晏家现在那几房,有哪个不是你安排的婚姻?他们选择顺从,我不会!”

    晏季匀一怒之下提到了自己的父母,这是晏鸿章的痛处,是他的忌讳,平时晏家人都不会当着面提到的,可现在……

    晏鸿章气得发抖,脸色由青转红,由红变白,手捂着胸口,呼吸不稳,那双凌厉的眼睛迸射出两道寒光直刺在晏季匀身上,犹如一头随时会撕人的狮子……

    晏季匀也不好受,从小就看惯了父母之间的矛盾冲突,打架吵架时常闹得鸡犬不宁,他心里有阴影,最为憎恶的就是这样被人安排操控的婚姻。不管女方什么条件背景,只要不是他主动主张的婚姻,他都深恶痛绝。晏家人的悲哀就是,婚姻由不得自己做主,偏偏晏季匀骨子里流的是叛逆的血,越是想要操控他,他越反抗得厉害。

    晏季匀在等着晏鸿章的咆哮,但奇怪的是,晏鸿章在盛怒之下竟然沉默了。

    他的脸色是难看到了极点,可他的愤怒达到顶点时又陡然回落,凶悍的神情一滞……晏季匀太像年轻时候的自己了,他看到这孙儿的眼神和那种坚定不屈的精神,心底潜藏的意念被击中,远去的记忆再次袭来……假如在几十年前,在遇到那个女人的时候,他能像晏季匀这么坚持,或许,他就能不顾一切地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她就不会绝望离去,也不会嫁给那个姓水的男人……

    只是,人生只有一次,每过去一秒钟都是不可重复的,一旦错过,只能遗憾终生。怪只怪自己当时没有晏季匀这样的决心和勇气。

    “唉……”晏鸿章幽幽的叹气,心酸地垂下头,气势陡然变得弱了很多,就好像头顶上的神光褪去了一样。

    刚才那强劲的气势散去,晏鸿章苍白而布满皱纹的脸上有着一丝苦笑,这一刻,他再不是高高在上的商界霸主,他只是一个忏悔的老人。

    “季匀,你先坐下。”晏鸿章的声音格外沙哑,晏季匀不由得一怔,爷爷怎么看起来怪怪的,眼睛有点泛红?

    晏季匀记忆中,没有见过爷爷这样。他只记得爷爷无论什么时候都像君王一般强势逼人,而现在,怎么像是受刺激了?

    晏鸿章难得地露出柔和的表情,微微发红的眸子凝重地望着晏季匀:“唉……爷爷老了,也累了,真的不想跟你吵架。先不说你和水菡的婚事,爷爷先讲个故事给你听……”

    讲故事?

    晏季匀愕然,一下子从吵架变成听故事?

    精明如他,立刻想到,这故事必然是跟爷爷有关的,并且关系到爷爷为何会突然逼婚的原因……

    晏季匀垂眸,紧抿着薄唇,不再言语。他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故事竟然会有如此大的影响力。爷爷是坚持要他娶个豪门千金,已有目标人选邓嘉瑜,却怎么舍邓家于不顾,改变主意让他娶水菡?除非是有极为重大而特殊的事,否则无法解释。而不管爷爷安排他娶谁,他都对与不是自己做主的婚姻反感。他曾说不会跟不爱的人结婚,对于水菡的感情,或许是有那么一些,但要让晏季匀死心塌地爱上一个女人甚至想要与她过一辈子,太难了。或许他的心,早在几年前就遗落在了一个女人的身上……

    外门的洪战渐渐听不清楚里边的动静了。这样也好,想必是老爷子和大少爷之间的怒火平息了吗?

    晏鸿章的声音很低,回忆起往事,心绪飘忽,混乱。他讲故事的水平很一般,但这是他自己的亲身经历,所以就显得格外地真实。

    刚开始晏季匀还只是听到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但后来,当晏季匀听到某一部分时,他也淡定不起来了,所受到的震撼足以颠覆了他对自己家族的认知……

    只有这爷孙俩才知道的谈话内容,除去感情的部分,更重要的是,这故事隐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一个一旦曝光就能让晏家声誉扫地的秘密。晏季匀听完之后,心情比铅还重……

    晏鸿章说完已是有些喘了,好像耗尽了所有的力气。他知道,这个秘密被孙儿知道了,他在孙儿面前的威严将不复存在,但是他被这秘密压了几十年,也真是太沉重了,说出来反而轻松了那么一点。至少,不用再一个人扛着这个惊世骇俗的秘密。

    “季匀,你不喜欢爷爷为你安排婚事,但是,你可知道,身为一个豪门望族的继承人,跟普通人比起来,虽然得到很多,可同时也需要背负责任,不能像普通人那样自由,因为,你所代表的,不只是你一个人,你还代表整个晏家,炎月集团……家族的使命感荣誉感,始终都是第一位的。谁都不能只顾着自己而牺牲整个家族上百年的声誉。娶水菡,或许你觉得我是自私地想让你来为我年轻时候烦的错,赎罪,但其实不是的……你想想,如果那个秘密被外界曝光,我们晏家,炎月集团,将会名誉扫地!你不能做家族的罪人啊!只要娶了水菡,将来即使有人不小心挖出那个秘密,我们也能自圆其说,能保住家族和公司的声誉。你是聪明人,想想是不是这个理?”晏鸿章殷切的眼神中含着几分痛惜,语气更是几乎低声下气地在劝说了,可想而知他多么重视这件事。

    为了让晏季匀答应娶水菡,晏鸿章甚至不惜将陈年往事翻起,将自己的伤口摊开来给人看,即使这秘密会毁坏他的形象,但为了家族和公司,他也豁出去了。

    爷爷的坦诚,让晏季匀又惊又怒。他内心极度排斥这个事实,可由不得他不信。晏家今日的风光,多半都是源自于这个秘密。这其中的份量和轻重,晏季匀清楚地知道了,可他憎恶的是……身在所谓的豪门望族,就是这么身不由己的么?为了家族声誉和利益,随时都要准备牺牲自己,奉献自己?他就不能简单地为自己而活吗?

    讨厌自己的婚姻被套上这么厚重的枷锁,讨厌有些事情怎么变得越来越复杂……

    晏季匀英俊的面容被蒙上一层阴霾,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每个人都不会喜欢自己被人摆布,尤其是婚姻大事。即便是对水菡有些感情,可都在晏鸿章的逼迫下,在巨大的压力下,碾碎了,只剩下不甘和愤然。

    晏鸿章虽然和晏季匀之间的相处并不愉快,这个孙儿还时常惹他生气,脾气性格都很强硬,但晏鸿章却是对晏季匀有着一定的了解,眼看着孙儿还不点头,他连天大的秘密都说了还没收到效果,他只能使出最后一招杀手锏……

    “如果你真的那么讨厌水菡,执意不肯娶她,爷爷也不逼你了……但为了保住那个秘密,为了家族声誉,爷爷只好将让晏锥娶了水菡,这样,她也能成为晏家的人。晏锥对女孩子,可比你温柔多了,长相也不比你差多少,人也有能力,想必水菡会喜欢上他的,反正,只要她嫁进晏家,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至于是谁娶了她,你都不在乎,爷爷又何必在意?”晏鸿章的语气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只是那双饱经岁月洗礼的眼眸中,明摆着是威胁,以退为进。

    让水菡嫁给晏锥?

    “爷爷……”晏季匀眸光一狠,气得攥紧了拳头。

    “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三天之后,你要么就答应娶水菡,否则她就是晏锥的女人。”晏鸿章说完,果断地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办公室。

    这叫什么?姜还是老的辣啊!晏季匀到底该如何抉择?【是什么秘密呢,慢慢会揭晓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