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65章:你会跟她结婚吗?
    晏鸿章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脸色比较复杂,凛冽的气势少了几分,眼中多了几分凝重和无奈。只有他自己知道,与孙儿的这一场对峙,实际上,没有赢家。身在豪门,身不由己。表面上光鲜亮丽,内里却是有着太多的纠结与担忧。所谓富不过三代,晏家已经屹立了一百多年不倒,可算是一个奇迹的家族,到了晏鸿章这一代,守业,已经是相当地不易了。

    望着晏鸿章离去的背影,洪战竟然觉得,这个高高在上的老人,精神状态好像矮了一截似的,背脊竟显得有点佝偻,比起先前进去那架势,晏鸿章就像是有笔生意没谈成一样的不振。

    洪战站在办公室门口久久都没进去……刚才晏鸿章说的最后几句话,洪战可是听清楚了,不由得暗暗皱眉。晏鸿章真想得出来,用那种方式威胁晏季匀,瞧瞧现在那个男人的脸色简直比锅底还黑。

    嗯,最好还是别进去,等大少爷消停消停吧,估计现在气得不轻。

    水菡嫁给晏锥?开什么玩笑,大少爷能忍受得了?这不只是嫁的问题,关键,水菡还怀着孩子。晏鸿章现在肯定不会让水菡将孩子打掉,假如她真的嫁给晏锥,岂不是怀着晏季匀的孩子去嫁别的男人?

    洪战不得不佩服晏鸿章的脑子,连这都想得出来,但这不失为一个威胁大少爷的好办法……

    隔壁的一间办公室,比晏季匀这间要小一些,但也比他的显得温馨一点。办公桌上摆放着两个小小的盆栽,这一小簇绿意使得这里平添了几分生机。

    靠在落地窗前的男人五官与晏季匀有几分相似,不同的是,晏季匀的五官棱角分明,轮廓深邃,而这个男人的脸部线条却是多了些柔美清秀。他正在跟人通电话,脸上的表情竟是平时少见的可爱。

    晏锥此刻就像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年,嘴角的笑意掩饰不住,有兴奋,还有一丝腼腆,说话的语气更是温柔极了。

    “那个礼物是我亲手做的,还喜欢吗?”

    “嗯,很喜欢,我现在每天都抱着睡觉呢。”电话那端传来一个动听的女声。

    晏锥明亮的眼眸闪动着亮彩,心情大好,手指轻轻在玻璃上划着……

    “圣诞节的时候我再送一个更大的给你。”

    “真的吗?先谢谢啦!”女人开心地笑。

    晏锥脑子里已经幻化出对方那张笑脸,不由得神情越发柔和:“怎么还跟我客气,只要你喜欢,我可以做很多公仔送给你……你知道的,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女人微微一愕,随即又以笑声掩饰尴尬:“哈哈,晏锥,你说话总是能逗我开心……呵呵……呵呵……”

    晏锥哑然一笑,心里却是有几分苦涩……他每次这么说,她都装作不懂,只是乐呵呵地笑,其实他明白,她是故意的。她冰雪聪明,怎会不懂他的情意,可她就只是保持与他做普通朋友,或许,在她心里,始终还是没有忘记某个男人吧。

    晏锥有点失落,但这些年来,他已经习惯了与她的这种相处方式,他相信,能做朋友就有希望成为恋人。他的心,只会为她而动,为她而痛……

    下班时间,晏季匀从公司正门走出来,他那高大挺拔的身影一出现,立刻吸引了某些人的视线。他们是在此等候多时了,好不容易等到晏季匀出来。

    一群兴奋的记者们呼啦一下子围上来,争先恐后,有的拿着相机忙着拍照,有的拿着录音工具准备着,他们的目光亮得像黑夜里找到猎物的狼……

    晏季匀和洪战被记者包围了,两个男人均是一脸阴沉,冷静肃然的气息,沉着地应对着。

    晏季匀稳如泰山一般站在那里,尊贵如同天神,带着不可侵犯的神态,却又有着一丝张狂与倨傲,任凭记者们有多激奋,他始终是一副不变的神情。这份定力也确实够可怕的。

    “晏总,炎月集团货仓失火的事,请问您将会对外公开调查结果吗?”

    “是不是有人蓄意报复呢?”

    “晏总,听说货仓原来是在一座垃圾库旁边,请问您如何向广大消费者解释?”

    “晏总,可以透露一下您对这件事的看法吗?”

    “。。。。。。”

    传言总是越被添油加醋的,传来传去就会变质了。

    晏季匀听到这一个个敏感的问题,涔冷的表情有多了一分薄怒,本来是不想回答任何问题,但现在却不能不说点什么了。

    晏季匀深邃凛冽的凤眸瞄着摄像机镜头,淡定地说:“货仓失火一事,警方还在调查中,详细结果没有出来之前,我本人也不方便妄加揣测。另外,当着各位媒体朋友的面,我也顺便澄清一件事,……失火的货仓在搬迁之前,旧址在市郊,因为得知旁边将会修建垃圾库,所以公司才会决定搬迁。至于外界传言货仓修在垃圾库旁边,这是无稽之谈,完全没有这回事。不但如此,我们公司所有的货仓都是经过严格选址和管理,卫生条件都是经得起检查和考验的。炎月口服液是广大消费者们信任的老牌子了,我们公司绝不会拿消费者的健康和利益开玩笑……”

    晏季匀在镜头前侃侃而谈,他沉稳而坚定的面容,令人信服的口吻,庄重大气的一番话,就这么透过镜头被无数的人看到。人们只会再一次地被他的风采所折服,而他所说的话也深深地印在人们的脑海里。

    记者们一时间有点傻眼……原本以为这些问题会让晏季匀乱了阵脚,可没想到他居然利用记者来为公司做宣传了,这可比那些商业广告的效果强太多了。

    晏季匀非同凡响的气度和临场应变的能力让人不得不佩服,能将危机瞬间变成机会……强!

    货仓失火的话题被晏季匀化去了,可还有记者不死心的。在晏季匀转身离去之际,也不知是哪个记者冒了一句……

    “晏总,请问您对自己的绯闻有什么感想吗?据说您的秘密情人才十八岁,还是在读大学生……”

    晏季匀挺拔的身形陡然顿住,表情比刚才还要冷上几分……

    一个人开了头,其他的记者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地又兴奋了起来,再次围住了晏季匀。

    “晏总,这是您的第一条绯闻,请问是真的吗?”

    “您是女人心目中最具价值的单身汉,是否会因情人怀孕而结束单身呢?”

    “十八岁还不到法定结婚年龄,如果结婚,是否意味着晏家能享受特权?”

    “。。。。。。”

    已经走在他身前为他开道,如钢铁一般的臂膀,从这人堆里隔出一条道路,纵然如此,记者们还是不断在试图将他包围。

    一个个尖锐的问题纷纷从记者口里钻出来,加上一直闪个不停的闪光灯,如果不是经常面对这种场面的人,绝对会有种窒息的感觉。但晏季匀却丝毫没有慌乱,凤眸里墨色正浓,冷眼一扫眼前这群人,凛冽的气势阴森森弥漫开来。

    “这是我的私事,不需要向你们交代。”晏季匀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走了。

    冷酷,孤傲,霸气!有种人天生就是王者,有着极强的气场,一个人就能震慑住全场。晏季匀就是这种人。

    他都已经钻进车里了,记者们还站在原地,都没追上去。只因为,他们从刚才晏季匀的话中感受到了他的态度。就算再问,他还是不会多说一个字。他不会在乎是否得罪记者媒体。这种强势,是发自骨子里的力量,而他说的话,也是让记者们有些面子上挂不住。人家的私事,你们起哄个什么劲?

    应付记者,晏季匀自有一套,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他游刃有余。从小身在豪门,身为晏家的嫡孙,晏季匀很早就需要学会怎样面对媒体记者,怎样在复杂的场合中冷静地应对。这也是一种可怕的能力,普通人是体会不到的。意志薄弱的人就会被记者逼得乱了分寸而说错话。

    坐在车里,很安静,没了那些充斥在耳边的嘈杂声音,晏季匀的情绪稍微缓和一点,但却更有种深深的疲惫感袭上心头……累。

    最近发生的一连串事情都让人措手不及,每天起床后的心情都很糟糕,晏季匀越发向往平静淡然的生活……或许,在澳洲留学的时候反而是最轻松自在的。即使是被家族流放在外,可那也是他最自由的时光。

    刚应付完了记者,晏季匀还消停不了,还得去见一见一位市领导……副市长罗德凯。

    也不知对方今天怎么这么有空请他出来坐坐,晏季匀心知不是闲聊,但到底是什么事,他只有见了才知道。

    某个清静幽雅的茶楼贵宾间里,端坐着一位戴眼镜的中年人正在品茶,见晏季匀到来,他的眼睛不由得一亮……

    “季匀,快进来坐。”罗德凯这一开口就表现出了亲和力,直接喊晏季匀的名字了。

    “不好意思,罗副市长,我来晚了。”晏季匀淡定地坐下来,客套地说着。其实他没有晚,现在距离约定的时间刚刚好。

    罗德凯呵呵一笑:“季匀,私底下就别叫我副市长了,叫罗叔。”

    晏季匀微微一勾唇,神色如常,对于罗德凯的平易近人,他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像炎月集团这样的大财团,纳税大户,即使是在市领导面前也是不必卑躬屈膝的,甚至地位还会更高……这样的大财主,别说是副市长了,就算级别更高的官员在场,晏季匀的身份也不会低。

    “季匀,尝尝这茶,冻顶乌龙,感觉怎么样?”罗凯利亲切的笑容不像领导,更像是长辈。

    晏季匀轻轻啐了一口在嘴里,一股清香味顺着喉咙直入腹中,唇齿留香,令人精神为之一清。

    “果然好茶。”

    “呵呵……季匀说好,那可是难得,也只有这种顶级名茶才能入你的眼吧?如果这一杯只是普通的茶,怕是就没这么好的味道了……”罗德凯的目光格外亮,似乎有一丝弦外之音。

    晏季匀垂着的睫毛微微动了动,眸中泛起一点异色,随即漫不经心地说:“各有千秋吧,其实,品茶,贵在人的心境。”

    罗德凯一愣,紧接着哈哈一笑:“好一个心境!季匀,你贵人事忙,我就不跟你啰嗦了。实话说了吧,今天叫你来,是想问你一件事,虽然有点难以启齿,但是为了我那个多年交情的老朋友,我也只能厚着脸皮了。”

    副市长很客气,但晏季匀很坦然,因为他有底气,有资本。

    “罗叔,你请说。”到这份上,晏季匀隐隐猜到是什么事了。

    罗德凯见晏季匀干脆,他也省心许多:“是这样的……黄埔银行的邓行长跟我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最近我见他为了女儿的事忧心忡忡,我也是于心不忍啊……嘉瑜那孩子,从小我看着她长大,乖巧伶俐,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追求她的人也不少,可她都不中意。我是做长辈的,难免有点为她着急,听她爸爸说,她属意的人原来是你,我这就厚着脸皮请你出来坐坐。季匀啊,不会嫌罗叔多管闲事吧?呵呵……”

    晏季匀心中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季匀啊,你跟嘉瑜也不是不认识,你们年纪也相当,只要多花点时间相处,培养感情,或许你们会有发展的机会呢?她对你可是倾心啊,女孩子家,咱们做男人的应当多体谅体谅,你就给人一个机会如何?”罗德凯这是相当有耐心地在劝说,撮合。

    晏季匀心中冷笑加反感,可嘴上还是不动声色地说:“罗叔,谢谢您看得起我,只不过,感情这东西,还真是说不准。嘉瑜是很好,就像这名茶……只可惜,我平时在家都是喝的很普通的茶,冻顶乌龙固然名贵,我却是有俗人一个,不懂欣赏了。罗叔的一番好意,晏季匀在此谢过。”

    晏季匀的干脆果断,有些出乎人意料,罗德凯此刻的表情就像是被噎到一样,尴尬至极,想不到晏季匀竟然如此直接地拒绝了他的撮合。

    “罗叔,谢谢您的茶,我还有事,失陪了。”晏季匀站起身,微微欠了欠腰身,不卑不亢地说着,然后,镇定自若地转身……

    在他刚一走出去,屏风后边就走出来一个女人……是邓嘉瑜。她此刻的表情像极了一个冷毒的怨妇。【下午还有一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