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67章:她将会是孙媳妇
    晏家大宅。

    当水菡被带进这里的时候,再次被震撼了,脑子有点发懵……这简直就是土皇帝住的地方。

    这栋占地面积近千平米的宅院,建筑风格中西结合,既有花园幽径小桥流水,也有欧式的喷泉雕塑,糅合了中式的古典雅致与西式的华丽精美,巧妙地混搭在一起,尊贵而大气。

    水菡一路上尽管是十分不悦,但还是忍不住被惊到……这得花多少钱才能建成啊?这地方好大,有花园,游泳池,好像还有个菜园子?主体建筑那一栋有四层加一个屋顶花园,另外还有几栋三层式小洋楼分部在周围……一个家有这么多人住么?这地方起码能容纳几十个人住吧?

    水菡感觉自己的眼睛不够用了,应接不暇的美景,花红柳绿,亭台楼阁,恍如置身在梦中。一双水润灵动的眸子瞪的大大的,心里还在腹诽:太土豪了!

    水菡问了秦川很多次,为什么晏鸿章要见她,可秦川都只是笑而不语。水菡忐忑,这地方虽然很美,可是,她总觉得,在这华丽的表象之外,还有着几分冷意,似乎缺了点什么?或许因为地方太大,水菡除了看到有像是佣人的身影,其余的,她从进门开始就一个没见着。或许,晏家的人都窝在各自的世界里吗?

    先前水菡还有些害怕,惊恐,现在她没那么紧张了,反倒是想起了晏季匀……他就是在这样华丽但又冷清的环境中长大的?这里缺什么,水菡忽然明白了……缺了点人情味儿。

    上一次见到晏鸿章,水菡留下了极差的印象,她以为,这次恐怕又是要用另外的方法来逼她吧?

    苦涩和无奈的心情很快就将水菡填满了,琢磨着自己一会儿要怎么应付呢。

    她不是想要赖在有钱人家里不走,她不离开,是因为她对晏季匀有着一份纯纯的感情和依赖。前几天他半夜潜回别墅,与她缠绵一番之后又无情地离开,她当时确实伤心极了,可她就是做不到毅然离去。她只是在等……要么就是晏季匀开口让她离开,要么,他解除误会。这两种结果,她真心希望是后一种……

    “水小姐,到了。董事长在里边等你。”秦川恭敬地站在书房门口,出声提醒着发呆的水菡。

    水菡略显苍白的脸颊上,两条秀气的眉毛皱着,粉红的小嘴紧抿,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走进了晏鸿章的书房。

    晏鸿章看见门口站着的小身影,他的眼神不再像以前那么凌厉冷漠,而是有着罕见的柔和,慈爱。

    “进来坐,别站在那里。”

    水菡一愣,随即摇摇头,站在门口,没有再往里走。她是想的,一会儿如果有什么不对劲,她距离门近,还有机会溜……

    “你找我干什么,有话快说吧。”水菡垮着小脸。

    晏鸿章看出水菡的不悦,他也是暗暗头疼……上一次见面的过程不愉快,难怪水菡会这样了。

    晏鸿章一向是严肃而具有威性的,习惯了用命令式的口吻讲话,现在他在尽量让自己柔和一点。

    “咳咳……你想喝点什么吗?肚子饿不饿?我让佣人给你准备一些点心可好?”晏鸿章已经很放松语气了,但听在水菡耳里就是不对味儿。

    “怎么回事?他怎么变得这么客气了?哼哼,假装的吧?”水菡抿着唇不说话,心里在嘀咕。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分明有着不信的神色。

    怎么看这老头儿都有点像故事里诱.拐小动物的大灰狼?

    晏鸿章略感挫败,不由得无奈……此刻,如果是换做别的什么人,一定会受宠若惊,可水菡却只是一脸戒备的望着他,活像他是人口贩子一样……地位崇高的晏鸿章啥时候这么窘迫了。

    “秦川,去让厨房鲜榨一些花生和枸杞,另外,准备一点奶黄流沙包。”晏鸿章直接吩咐秦川了。

    “是。”秦川应了一声就出了书房,心里还是有几分感概,看来董事长真的开始重视水菡了。

    水菡觉得很不自在,晏鸿章什么意思啊?

    “你有话快说,没有的话,我就走了。”

    晏鸿章一听水菡居然想走,他不禁纳闷儿了,这小丫头还没看出来他的态度已经有明显改变了么?迟钝成这样还能让晏季匀看上眼……

    晏鸿章尴尬,自己想留一个人还留不住么,那岂不是太没面子了?

    “那个……其实……我今天叫你来,是想告诉你……我误会你了,上次我想用支票将你打发走,确实做得草率。这次不会再有那种事发生,你可以坐下来,我们慢慢谈谈。”晏鸿章耐着脾气,拿出罕见的耐心地水菡说。

    水菡闻言,大大的眼睛里露出惊讶的表情……没听错吧?晏鸿章这是在向她解释?是变相的道歉吗?

    不太可能吧?这老头儿又在玩什么花样?

    见水菡还是一副“我不信你”的眼神,晏鸿章有点急了……这小丫头怎么这么固执呢!

    晏鸿章精深的眸子紧紧锁住水菡:“老实告诉你吧,我调查过你的家庭背景,知道你的外婆是沈玉莲……我跟你外婆,年轻的时候,我们曾是很要好的朋友,这些年我一直都在找她,想不到你竟然是她的后代,说来说去,我们竟是自家人啊,所以我改变主意了,不会再将你赶走。”

    这番话,让水菡一时间呆滞了,小脑袋在努力地转动着,消化晏鸿章的话。

    静默了好一会儿,晏鸿章在等着水菡的反应,可他低估了水菡的“理解能力”,她脑袋里想的东西有时是会让你跳脚的……

    水菡忽然紧张地凑上前来,亮亮的瞳眸满怀期待:“你调查我了?你连我外婆都查到了,那你有没有查到我妈妈现在在哪里?有没有查到我爸爸是谁啊?”

    “。。。。。。”

    晏鸿章顿时石化了……

    他瞬间明白了一件事,这小丫头真是个异类啊,思维不能以常人的角度去揣测……

    晏鸿章老脸一红,有点不自在地说:“关于你母亲现在的下落,我没查到,还有你父亲是谁,也……也没查到。”

    水菡眼里的神采即刻暗了下去,小脸皱成一块儿,满是失落……

    “咳咳……水菡,我们现在说的是你的事。”晏鸿章很憋闷地提醒,意思是让水菡别跑题了。

    水菡抬眸,半信半疑地望着他:“你真的是我外婆的好朋友?真的不会再拿钱来感我走了?”

    晏鸿章心里顿时松了口气,还好,看来能继续谈下去了。

    “是的,你是我故人之后,也就是我的晚辈,如果你愿意,也可以叫我一声爷爷。至于你外婆……我们真的曾是好朋友。你觉得以我的身份地位,有必要骗你吗?”晏鸿章显得有几分义正言辞。

    水菡一想啊,也对,她一无所有,有什么值得人家骗的?何况对方还是堂堂一大董事长呢,没必要为了跟她套近乎而编造出这样的谎言吧?

    水菡才十八岁而已,阅历尚浅,识人不深,她对于外婆那一辈的事情知道的不多,更不知道晏鸿章和外婆之间的恩怨和那个惊天的秘密。

    眼前的晏鸿章,比起上一次,果然是态度大变,原来竟是因为他查出了她是沈玉莲的后人。先前不明白他为何这么奇怪,现在知道了有这层原因,水菡心里放松了不少。如果晏鸿章真不再逼迫她,那是再好不过了,她的戒备也因此放下。

    “那……那好吧,我相信你。”水菡的声音带着一点软糯的鼻音,点头的样子十分可爱。

    “对嘛,这才对,叫声爷爷来听?”晏鸿章没发现自己现在笑得好灿烂,眼巴巴地望着水菡。

    水菡一愣,不好意思地垂着头……就算是外婆的朋友,可是要让她忽然间叫爷爷,怎么感觉好别扭呢?

    这时候,秦川进来了,也缓解了水菡的尴尬。

    晏鸿章眼睛一亮,将这精美的盘子放在了水菡面前……

    “你先吃点垫垫肚子,一会儿就开饭了。”

    香喷喷的鲜榨花生枸杞汁,金灿灿的奶黄流沙包,无论是视觉还是嗅觉上都是极大的you惑。

    水菡窘了,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肚子,确实是真的好饿……可是,真的要吃这里的东西吗?

    “怎么你还不好意思?我说过了,我们是自家人,以前的不愉快那是误会,现在没事了,难道你还要跟我这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计较?”晏鸿章说着还率先拿起一个黄金流沙包送进自己嘴里:“快吃啊!”

    水菡在他的再三劝说下,终于还是觉得不好意思不给面子,也拿起了那小小的令人垂涎欲滴的流沙包,轻轻咬上一口……

    “嗯……好吃……”

    “好吃吧?呵呵……我这里的东西那当然不会太差,你喜欢就多吃几个。”

    “。。。。。。”

    美味的食物都是会给人带来一种轻松愉快的心情,这一老一少此刻一起吃着流沙包,难得的和谐。

    秦川站在门口,暗暗为晏鸿章高兴……有多久没见过董事长这样发自真心的笑容了?看来,水菡的出现,给晏家带来的不一样的波动啊。

    水菡经过和晏鸿章这短暂的相处,虽然还没达到像一家人那么亲切,但是至少水菡也不讨厌他了。感觉得到他已经没有了那种盛气凌人的态度,跟他闲话家常,他也就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这样也让水菡自在了不少。

    晏鸿章是步步为营,先是和水菡聊聊,缓和缓和彼此僵硬的关系,然后再将她留下来吃饭。

    水菡纠结了,她可没想要留下来吃完饭的,但晏鸿章实在太会说话了,她的心也软,最后,她和晏鸿章一起下楼去了,也见到了晏家其余各房的人。

    平时如果没事,各房的人也不用每天回来吃饭,即使在家也可以在自己住的地儿开伙,不必每天一大家子同时用餐,但只要老爷子吩咐,他们就得准时出现在这里。今天就是晏鸿章一早就下达了指示,让大家晚上都要在这边吃饭,至于是什么事,他没有说。

    晏季匀的二姑妈,三叔,四姑妈五姑妈以及他们的子女,差不多都到齐了,只出了在邻市的孙绍阳……

    晏锥和他的母亲比较安静,低调,不像其他人那么呱噪,但这母子俩也是在暗暗猜测,老爷子今天又有什么事?

    当一众人看到晏鸿章带着一个水灵灵的小丫头从楼上走下来,全都傻眼儿了……那是谁?为什么老爷子的表情好像很开心?

    要知道,平时晏家人见得最多的就是晏鸿章板着脸很严肃的样子,像这样笑米米的出现在大家面前,并且那笑容还是对着他身边的小丫头?太奇怪了!

    其余人不认识水菡,但晏锥认识啊。他现在的震惊可想而知,怎么都料不到居然会见到这一幕。

    晏家人一个个都瞪着眼儿,像看外星人似的目光盯着水菡,让她感到十分不自在,心里好纠结……晏鸿章真是的,干嘛要留她吃饭,好尴尬!

    大人们的态度是怎样,小孩子可不会知道,她只知道,眼前这个姐姐是熟人!

    “姐姐……”馨雅欢叫着奔过去,一把抱着水菡的腿,仰着脑袋乐呵呵地望着她:“姐姐我认识你,你还记得我吗?哥哥带我去吃冰激凌的时候看到你哦……嘻嘻……”馨雅对水菡有好感,因为上次晏季匀替水菡解围,馨雅还记得的。

    水菡一惊,低头看着馨雅,她也想起来了,就是上次晏季匀在她打工的地方带着俩小孩子去吃冰激凌……

    孩子单纯可爱,她的亲近,让水菡紧张的心放松了不少,高兴地蹲下身子,摸摸馨雅的小脸蛋:“我记得你……还有和你们一起的另外有一个小男生嘛。”

    “嘻嘻……姐姐,你是跟哥哥一起来的吗?”馨雅好奇地问,她满以为是晏季匀带水菡来的。

    “。。。。。。”

    其他人看见这一幕也不禁呆了,原来馨雅与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小丫头居然是认识的?

    晏鸿章也有点诧异,但他很快就觉得这是好事,至少水菡没那么紧张了,有个熟人也好。

    “呵呵……爸,这位是?”晏启芳率先发问,一双眼珠子在水菡身上来回打量着。

    “她叫水菡。她将会是我的孙媳妇。”晏鸿章语出惊人,这话将在场的每个人都震住了。

    水菡惊悚地回头望着晏鸿章,一时间脑子卡壳,一片空白。就在这极度僵硬的气氛中,门口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一闪而现——晏季匀到了。【下午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