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69章:答应娶她!
    看着水菡羞红了脸,水眸瞄着对面的人,晏季匀顺着她目光望去,她竟然在看晏锥?她什么意思?

    其他人都在偷笑,刚才晏鸿章那番话里,可是将晏季匀和晏锥来了一个十分鲜明的对比。就连沈蓉现在都一副怪异的表情,心想啊,原来自己儿子在晏鸿章心目中这么优秀?

    晏季匀冷哼一声,硬是忍住没说什么,他觉得水菡是不可能会喜欢晏锥的,不管怎样,他和水菡都已经亲密到那种程度了,她和晏锥才见过几次呢,哪来的感情?

    这个问题,晏鸿章立刻就说了:“水菡啊,感情这个东西,其实是可以培养的。你想想,晏锥是个温柔体贴的男人,你跟着他不会吃苦的。他可不会像有的人那样对你横眉竖眼,他为人宽厚,不会介意你肚子里怀的不是他的孩子,只要是晏家的骨肉就行……可是季匀他都已经表态了说他不会娶你,就算你对他有感情,他也不愿意当孩子的爸爸,难道你要一个人抚养孩子吗?嫁到晏家,嫁给晏锥,是你最明智的选择。”

    这副画面,当真是大灰狼在哄骗小红帽啊!

    晏家人已经被惊得傻眼了,完全看不懂晏鸿章的意图,却又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晏季匀紧紧咬着牙,看着水菡脸上露出茫然又纠结的表情望着晏锥,晏季匀额头上的青筋在跳……

    明知道爷爷此举的目的是为了逼他主动开口说要娶水菡,他不想被牵着鼻子走,可水菡的反应让他感到了危机。岂有此理,难道水菡真的被爷爷忽悠了?她该不会真的觉得晏锥好吧?

    水菡感觉脑子都要炸开了,混乱至极……

    “那个……其实晏锥是挺不错的……长得帅气,气质也好……以前我遇到困难的时候,他还对我伸出援手,上次在邓家的晚宴上,晏锥还教我跳舞……嗯……”水菡小声嘟哝,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说给晏季匀听。

    晏家人的表情各异,纷纷面面相觑……而晏锥的母亲脸色就越来越远难看,以为水菡是真的被老爷子说动了。

    晏锥难得的脸红,他现在反而觉得事情有异,没那么紧张了,只是有点无奈地看着水菡……这小丫头心思单纯,哪里是老爷子的对手啊。

    晏季匀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听着水菡的低喃,看她努力思考的表情,他真想掐她脖子!竟敢当着他的面夸晏锥,不要命了么?

    “水菡,你这么想就对了,告诉爷爷,你是不是觉得晏锥更好啊?嫁给他,不会吃亏的。”晏鸿章最后又添了一把火。

    水菡一怔,想了想说:“晏锥给我的印象还不错……我……”说着,水菡的脸更红了,瞄了晏锥一下,那神色,看在晏季匀眼中简直就是“含情脉脉的一瞥”。其实水菡最后是想说她不想嫁给晏锥,但有人沉不住气。

    “砰——!”暴怒的男人猛地一拍桌子,这声异响吓得水菡浑身一抖!

    晏季匀一把将水菡拽起来,紧紧扼住她的手腕,愤怒地望着晏鸿章:“你赢了!”

    晏季匀带着水菡,在一众人惊诧的目光中离去,身后只剩下一片倒抽凉气的声音……

    什么情况?

    只有晏鸿章一个人才明白,这场拉锯战,终究是他赢了。晏季匀扔下的这句话意思当然就是他同意娶水菡,只不过没亲口说出来而已。但这样已经足够了。

    “爸,到底怎么回事啊?您这是唱的哪一出?”

    “爸爸,您到底要把水菡嫁给谁啊!”

    “。。。。。。”

    晏鸿章在笑,是胜利的笑容。虽然他用的方法有点卑鄙,但只要管用就成。

    晏鸿章的视线落在晏锥身上,难得的格外慈爱:“晏锥,刚才委屈你了。为了让季匀娶水菡,我不得不这么逼他,利用了你一下,你不会怪爷爷吧?”

    晏锥闻言,眸光一闪,清俊柔美的脸上没有太多惊异,他已经猜到是这样的实情了。

    沈蓉一听,心里在欢呼,嘴上更是感激地说:“爸,晏锥怎么会怪您呢,能帮您达成心愿,是这孩子的福分。”

    沈蓉平时不爱说话,但这么一说出来还是相当讨好的。

    晏鸿章欣慰地点头,看起来心情不错,举起筷子说:“吃饭吧。”

    晏家的人现在才恍然大悟,原来一切都是晏鸿章演的戏,真正地目的是为逼晏季匀同意娶水菡。如今,晏季匀带着水菡离去,临走时说了三个字“你赢了”,就是证明老爷子的手段成功了。

    ==================呆萌分割线=================

    熟悉的别墅里,晏季匀和水菡两人就这么大眼儿瞪小眼儿地坐了好半晌,洪战已经熬不住这憋闷的气氛,自觉去外边洗车去了。

    水菡时时刻刻都在盼着晏季匀回来,可现在果真回来了,只是他看起来好像更生气?

    “唉……今天的事,还说得清吗?晏季匀对我的误会更深了吧?”水菡憋屈地皱着眉头,一张脸都皱成酸菜了。

    晏季匀恶狠狠地盯着眼前这小身影,满脑子都是她先前望着晏锥时那“含情脉脉”的眼神,一股酸涩的滋味混合着愤怒的情绪,在身体里无处可发泄。

    “你还有没有点矜持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你盯着晏锥看,一副花痴样,他脸上有花吗?我爷爷说晏锥好,说他能让女人幸福,可我爷爷是个商人,商人说的话你也信?”

    呃?矜持?

    水菡懵了,随即气不打一处来,愤懑地说:“我哪有盯着他看?我哪有花痴?你胡说!”

    “呵呵,我胡说?你是不知道自己刚才那种眼神,真丢人!要不是我及时拉你走,你还不定会说出什么更丢人的话!”晏季匀打死都不承认是自己怕水菡真的会说答应嫁给晏锥,所以才拉她走的。

    水菡被晏季匀吼得一愣一愣的,但她终于回过神来了,惊诧地瞪着大眼:“你是怕我真会嫁给晏锥?你不想我嫁给他对吗?你也是在乎我的,是不是?”

    难得水菡想到这一层,可晏季匀脸一黑,就跟被人踩了尾巴一样狠狠一瞪……他还没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酸,像是逮到出轨的妻子,而人家水菡其实根本不是在对晏锥含情脉脉,只是表示歉意的目光。

    水菡痴痴地望着晏季匀,想要听到他的回答,就在这时候,晏季匀的手机响了……

    似乎是很重要的电话,晏季匀的脸色陡然一变,复杂的眸光瞄了水菡一眼,当着她的面接起了电话。

    也不知电话那边的人说了什么,晏季匀俊脸上渐渐笼罩上一层薄冰,似愤怒,似痛惜,似失望……

    水菡不知怎的有种不好的预感,一颗心噗通噗通乱跳……发生什么事了吗?为何他看起来更不对劲了。

    挂下电话,晏季匀缓缓从沙发上站起来,冷眼睥睨着水菡,长腿迈开走近她……

    一步一步,仿佛每一步都踩在她心上,让她禁不住心头发毛。

    “你……你……”

    晏季匀身上散发的气息令人胆寒,两道精芒比刀子还锋利,冷笑道:“你和晏锥,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啊!”

    水菡惊愕,下意识地说:“你什么意思?”

    “还装?”晏季匀凤眸中迸发出点点寒光,嘴角勾着的浅笑全是狠意:“你的验孕单呢?在哪里?”

    “那个……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把验孕单给……弄丢了……”

    “弄丢?让我来告诉你吧,你的验孕单,在晏锥的办公室!”晏季匀一声暴呵,宛如黑面煞神一样恐怖。

    “刚才有人告诉我,已经查明了当初你被房东从出租屋里赶出来,是晏锥指使房东这么做的,在你打工的那家店里,调戏你的男人也是晏锥指使的,那么巧我当时就在店里,那么巧你就被老板赶出来,那么巧晏锥在路边遇到你!别说这一切你都不知道,你们根本就是一伙的!你们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注意到你,然后将无家可归的你带回来……呵呵,你是他收买的人吧,所以你说避孕药是你故意吐出来的,验孕单也是你交给晏锥的,向媒体透露消息的人也是他!我原来还以为你不是晏锥的人,以为我错怪你了,我真是瞎了眼!从你躺在酒店房间开始,你们就策划好了最终的目的是要让我将你娶进门!因为……我只有娶了你,晏锥才可能得到那个他追了几年都没到手的女人!”

    水菡的脑子嗡嗡作响,犹如头顶一闷雷劈过,炸得她七零八落……

    “知道我最在意的是什么吗?”晏季匀沉重的眼神锁住水菡,冰冷的手指钳住她的下颌,狠厉地说说:“我将你留在身边,是因为你很单纯老实没心机,可是原来我被你和晏锥联合起来欺骗,我以为的单纯,我以为的没心机,全TM是假的!”

    这震耳欲聋的吼声,让水菡眼冒金星,只差一口气没上得来……天大的冤枉!

    水菡欲哭无泪,哽咽着颤抖着:“我没有……我跟晏锥不是一伙的,我以前不认识他……请你相信我……他做的那些事,我全都不知道啊……”

    晏季匀他此刻也失去了理智,只有狂暴的怒气在汹涌!被欺骗的愤怒,无可饶恕!

    晏季匀赤红的眸子里闪烁着嗜血的光芒,落在水菡的肚子上,冷狠地说:“如果不是因为你怀孕,事情不会演变到这种地步,你要我信你,好啊,只要你立刻将孩子打掉,证明你不是想利用孩子来上位,我就心甘情愿地娶你进门!”【今天一万字更新已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