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70章:她不见了
    晏季匀的话,就像钢针一样扎在水菡的心。他是因为在气头上,情绪暴怒,可既然说出口,就造成了无可弥补的伤害。

    前几天他是通过洪战转达水菡,让她打掉孩子,但现在却是他亲口说的,水菡的痛苦也更加剧烈。

    水菡惨白的小脸没有半点血色,呼吸都不顺畅了,水眸里盈满了悲恸,哽咽地说:“你……你……真的可以这么无情?真的这么讨厌我肚子里的宝宝?我和晏锥根本就不是你说的那样,我也拿不出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难道就因为这样,我就必须要打掉孩子才能换来你的信任?”

    她眼里的伤痛,刺着晏季匀的心,虽然他也有些许疼痛,但他嘴上却是不肯松口,阴冷地说:“是。”

    一个字,只不过是在加深她的痛苦罢了。晏季匀其实在听到爷爷说了关于晏家与水菡外婆的秘密之后,他就知道自己是非娶不可,但他介意的是水菡接近他的目的,介意她与晏锥一起合伙“欺骗”。像他这样出身的人,从小的生长环境就决定了,他对一个人的信任,很难。

    水菡心如刀绞,百口莫辩,被人冤枉的滋味,她以前不是没有过,可是晏季匀对她的误解却是伤她最深。

    强烈的愤怒和悲伤堆积在水菡心里已久,此刻终于是忍不住爆.发,冲着晏季匀怒吼:“我是没法证明自己,可是我,问心无愧!我和晏锥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没有算计过你,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我留在你身边,是因为你一次次地帮过我……还记得那条项链吗?四年前的夏天,你救了一个被流氓欺负的女孩子,让她避免被人糟蹋玷污,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就忘不了你,捡到你的项链,她珍藏起来,期待着有一天能再见到恩人。可是她想不到,自己的恩人竟然会是在酒店夺去她初.夜的男人!可因为是他,所以她不恨,直到后来,如果不是你的收留,我会流落街头。从你把我捡回来那天开始,我就已经不想离开……我舍不得你给我的温暖,舍不得你对我的疼爱,舍不得离开之后再也见不到你!这些就是我留在你身边的原因,够了吗?”

    水菡嘶哑的声音吼出这番话,再也撑不下去,转身跑向楼上卧室。她现在只想一个人呆着,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大哭一场……

    她差一点就说出了“我喜欢你”,可终究还是忍住了。只因为,此时此刻,悲伤那么浓,伤害那样深,她的这种纯纯的感情即使表达出来都只会成为笑话。这个狠心的男人怎么会接受她的感情呢?水菡的心都凉了,痛得缩回自己的龟壳里,她只能一个人去舔着伤口。

    望着她的背影,晏季匀惊诧地呆立原地……耳边回响着她刚才说的话。

    四年前?

    晏季匀的记忆被勾动……在某个夏天,一个小巷子里,他确实曾教训过几个流氓,救了一个差点被欺负的小女生,但是他当时并没有去留意她的长相,甚至没有将救人这件事放在心上。那不过是他因为去那附近找人,恰好遇到,随手为之。而他的项链就是在那时遗落,第二天他飞去了澳洲留学……

    原来,与她的交集在四年前救开始了,原来她一直都惦记着他……原来在她记忆里,他是恩人……

    如果说晏季匀的心没有一点触动,那是骗人的。他先前暴躁愤怒的情绪,无形中已消弭一半。有几分欣喜,但却不代表他对水菡的疑虑尽去。她刚才说的话,只能说明她

    晏季匀的心态,归根究底是有种心理洁癖。他近乎狂执地追求一份真,只要发现有那么一点可疑,他都无法忍受,非要将那点疑虑尽去,他才能安心地对水菡好。或许,他需要的是时间。语言,对于一个戒心强,对人缺乏信任感的男人来说,只有时间才能看清楚一个人真正的内心世界。

    水菡把自己关在卧室里不出来,只能听到里边传来隐约的哭声。无处排解的痛苦在撕扯着她……除了哭,水菡还有许许多多混乱的想法。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走到今天的地步,晏季匀说那都是因为她怀孕了。仔细想想,这是有几分道理的,如果不是因为她怀孕,他对她的误解不会那么深。一个原本疼爱你的男人忽然对你转BT度,对你冷落,残忍,她伤心欲绝,但更多的是怀念在事情发生之前,两人之间那种平静单纯的生活。

    水菡心里对于温暖的渴望,也是近乎狂执的追求。

    她的解释,并非一点作用都没有,至少,这一晚,晏季匀没有离开别墅,但也没有和水菡睡在同一个房间,他在书房里过了一夜。睡得不好,直到天快亮了才合眼,这一觉就睡到了快中午时分才起来。

    平时晏季匀都是会在早上9点之前出现在公司,今天就算是他给自己放半天假了。最近公事繁忙,加上私事的困扰,他也确实需要休息放松一下。

    午餐时间,晏季匀一个人坐在餐桌上,慢吞吞地吃着,感觉如同嚼蜡。

    洪战已经去楼上叫过一次,可水菡还没起来。

    “大少爷,要不,我再上去叫……”

    “不用了。”晏季匀淡淡地说着,放下筷子,转身上楼去。

    他的意思不是不叫水菡吃饭,而是他亲自去看她。

    晏季匀心里还是有点纳闷,就算孕妇嗜睡,也不至于到现在都还不起来吧?难道肚子不会饿?

    难道……会不会是她哪里不舒服?病了?

    这么一想,晏季匀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略显紧张地推开了卧室门……

    令人意外的是,卧室里空无一人,水菡不在!

    高大的身影蓦地一僵,心脏的位置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下……她去哪儿了?

    一阵没来由的心慌,晏季匀在瞄到床上放着一张白色的纸。

    白纸黑字,娟秀的字迹,是水菡留给他的。

    “晏季匀,你知不知道,你的信任,你的温暖,对我来说有多重要?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宁愿它永远停顿在你半个月之前。晏季匀,你是天之骄子,是悬挂在天空的太阳,而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在许多人眼中,我就像是一棵杂草,只能仰望着你的光辉,沐浴着你的光泽。但就算是一棵杂草,也会有自己思想,也会渴望一点温暖。就因为我和你身份地位的悬殊,犹如云泥之别,所以,你,以及外界的人,都用一种有色眼光来看待我,你们将我的简单纯粹附上了你们想象的阴谋手段,对此,我已无力申辩。别人怎么看待我,我不在乎,但我最不能释怀的是你对我的不信任。如你所愿,我会用你所说的方法来证明我的心。只是,不知道当我做到之后,我和你,还能不能再回到从前……”

    字里行间充满了无奈和沉重,流露出一个被误解被冤枉的人,那种无处申诉的痛苦,她唯有用那样可怕的方式来证明自己,就为了能换来他的信任,换来曾经的温情。

    晏季匀能从中感受到水菡的悲伤,这张纸的边缘还有些湿润……晏季匀脑子里已经幻化出水菡含着眼泪写字的画面。

    胸口的酸胀感,让他很不舒服,同时他也在想着,她说的“如你所愿,我会用你所说的方法来证明我的心。”这话指的是?

    晏季匀眼角的余光忽地瞄到床头柜子的抽屉是半开着的,里边是空的。

    原本晏季匀是放了一些现金在这里的,留给水菡平时零花用,可现在一分钱都没了,她全拿走了?可她的其他东西还在,包括那两个行李箱,这说明,她不是准备离开,那这张纸条的留言是什么意思?

    晏季匀精冷的凤眸猛地一缩,想到了昨天自己对水菡说的话……他说,如果要让他相信,她就去打掉孩子。

    难道说……

    想到这,晏季匀的心陡然一紧,狠狠抽搐。她该不会真是去医院做人流了?

    其实晏季匀昨天在气头上说的话,之后自己也觉得有点伤人,可骄傲如他,硬是在书房睡了一夜,而现在,水菡可能真的被他逼得无路可走,只好用打掉孩子来证明自己?

    虽然晏季匀完全没有做好当父亲的准备,虽然他是说过让她打掉,但这一刻,他的心还是不可抑止地疼了起来……

    那是他的种,长在她肚子里,真的要流掉吗?用一条生命来证明她的清白,并且是他和她的孩子,这值得吗?即使流掉,他与水菡之间还能回到从前一样吗?

    即刻拨打水菡的手机,但已经关机了。

    晏季匀的情绪,前所未有的慌了,心跳加剧……

    “橙,帮我做件事,你马上联系市区的各大医院,如果发现水菡的在哪做人流,立刻通知我!”晏季匀情急之下只好先找杜橙帮忙。

    杜橙没多问,知道事情严重,赶紧地打电话去了。

    晏季匀急匆匆冲下楼,开车出去,他也不知道该去哪家医院找,完全没有目标,但现在他脑子里浮现的就是水菡躺在手术台上满身是血的样子,他只觉得全身冰冷,发怵,心里有个声音在狂喊——水菡,你在哪里!【先更一章,下午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