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71章:孩子还在吗?
    在繁华街区的深处,拐弯抹角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私人诊所。

    水菡坐在椅子上,嘴里啃着面包,吸着一盒牛奶,苍白的小脸皱成一块儿。里边传来一阵阵女人痛苦的呻.吟,听在水菡耳里,无疑是更加摧残着她脆弱的心灵。

    童霏一脸愁容地望着水菡,怜惜地搂着她的肩膀,低声说:“菡菡,你真的决定了吗?你听听……里边的人叫得多惨啊……”

    水菡眨着红肿的眼睛,憋屈地摇摇头。

    “唉……好吧,你既然都打定主意了,我再劝也没用……”童霏惋惜地叹气,为水菡的遭遇感到揪心。

    水菡其实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脑子不太清醒,都是被晏季匀给气的。

    这间私人诊所不像大医院那样能做无痛人流,这里的技术和医疗条件都有限,即使打了那么一点麻药,可效果不大,进行人流的孕妇,依旧得痛得死去活来一番才能做完人流手术。

    水菡不敢去大医院,她怕又会被人发现了然后曝光。先有她和晏季匀的传闻,如果现在再闹出她做人流的事,更加不得安宁了,还不知道那些记者会怎么写呢。所以她只好寻寻觅觅一个私人诊所,但她还是会害怕,就叫了童霏陪她一起,为她壮壮胆。

    很巧的是有人在里边做手术,也是人流,水菡在外边听到的惨叫声,深深地震撼着她。虽然她还没有打退堂鼓,可实际上,她现在身子都在发抖,背上发虚汗……

    “医生,我好痛啊……怎么还没完啊!”

    “啊——好痛……M的,王八蛋男人!”

    “。。。。。。”

    女人的哀嚎,痛骂那个让她大了肚子却又弃之不顾的男人,可即使骂翻了天也没用,痛苦的依旧是自己。

    水菡心里发颤,咕噜咕噜猛吸牛奶,只是她不知道自己连肩膀都在抖……

    童霏的眼眶也是红的,看到水菡这样子,才十八岁就怀孕,怀孕了还要做人流……在她花季一般的青春,被蒙上了灰蒙蒙的色彩……

    “菡菡,听说女人做人流之后其实也需要像生孩子那样做月子的,需要静养休息,需要吃很多营养品,需要人照顾。不如,一会儿等你做完之后,就跟我回家去,住我那里,我每天都给你做好吃的,把你养成跟我一样的小肥肥,好吗?”童霏笑嘻嘻的,为了逗水菡一乐,不惜将自己说成是小肥肥,女孩子谁愿这么说自己啊。

    朋友的关心,让水菡心里一暖,恐惧的情绪也略微缓解,感激地望着童霏,水菡鼻子发酸:“呜呜……童霏,你对我真好……”

    童霏好爽地搭着水菡的肩膀:“我够义气吧,谁让你是我唯一的好姐妹呢,你又是个容易被人欺负的主儿,我不帮你帮谁啊。放心吧,那个臭男人不照顾你,还有我呢!”

    水菡扁着嘴,强忍着想哭的冲动,吸吸小鼻子,心里又酸又甜……她虽然承受着伤心和悲痛,但在她最难熬的时期,她又收获了童霏这个好朋友,这是她的幸运。从前的水菡也是活泼开朗的,只是最近两三个月所遇到的事,太多变故和意外,才使得她的笑容渐渐变少,但有了童霏,水菡总是能被童霏的乐观所感染,她很感激童霏,越发暗暗想着,一定要好好珍惜和童霏的友情。

    水菡在等着做手术,她可不知道此时此刻,晏季匀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四处寻找水菡。

    杜橙已经跟各个医院联系过,可都没有水菡的消息,虽然他不想打击晏季匀,但还是提醒过,他说,如果水菡真的想打掉孩子,而又没有出现在正规医院,那么很可能就是去了私人诊所。

    其他的地方先不说,光就是市区一大片,要照遍每个私人诊所,不是件容易的事,十分耗费时间。现在最要紧的不就是时间么,如果找到水菡的时候她都已经做掉了孩子,那还有什么意义?

    晏季匀一遍一遍拨打着水菡的电话,一直都是关机关机,该死的关机!他焦急,愤怒,他气水菡太有骨气!

    诊所里那一道小门终于开了……意味着这一轮手术结束,一会儿就该轮到水菡了。

    里边走出一个面如死灰的女人,活像是已经去了半条命,一走出来就躺在了角落的小床上,看着她半死不活的,水菡和童霏都惊呆了……她们可是亲眼看着这个女人进去的。在手术之前,这女人精神还挺好,面色红润,说话嗓门儿也大,可现在出来之后,简直判若两人。

    水菡和童霏互相对望了一眼,彼此都感到心有余悸。水菡更是呼吸不稳,紧紧抱着童霏的胳膊,颤抖地低喃:“童霏,一会儿……我做完手术出来也是……也是跟她一样了……”

    童霏也是觉得太吓人,不由得苦着脸问:“菡菡,不如你……你今天别做了……改天我们再……”

    “水菡,到你了!”医生忽地叫着水菡的名字。

    水菡浑身一颤,在医生那凌厉的眼神中,她站了起来,走向那一道褐色的小门……

    一个只有不足四平米的小房间里,摆放着冰冷的器皿,仪器,水菡一走进来就感到呼吸不顺畅,空气中还残留着血腥味,想到刚才有个孕妇就是在这房间里堕胎,一个小生命被扼杀,水菡只觉得胃部一阵紧缩,脸色苍白如纸……

    “愣着做什么,躺上去!”医生不耐烦地说了一句。

    手术床很小,水菡站在面前,双腿发软,看着医生正在准备的那些器具,亮晃晃的发着冷光……那就是手术用的东西吗?即将会伸进她身体里去,将那小生命终结……

    水菡颤抖着,喉咙发干,装着胆子,躺在了床上,两只小手紧紧攥着,全身都僵直了。

    医生是个中年妇女,见水菡紧张成这样,不冷不热地说:“你越紧张,一会儿就越痛。不想那么遭罪的话,你就放松点,特别是你的肚子,别绷着!”

    水菡闻言,脸色更惨了,试着放松自己,可她做不到。躺在这样的房间,躺在这样的床,她的心情如何能平静,如何能做到真正的放松。

    手抚在平坦的小腹,因为不到三个月,肚子还没有异样,但怀孕的女人总是敏感的,总是会在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已经跟肚里的那团肉建立了某种精神上的感应和联系。

    医生还在做着准备工作,一分一秒对于水菡来说都是巨大的煎熬……她不知道会有多痛,但先前那女人的惨叫声,在水菡脑子里清晰起来。

    这么做,真的是对的吗?水菡反反复复地问自己,可她得不到答案,除了混乱……

    门外。

    童霏心急如焚,从水菡进去那一刻开始,童霏也陷入了焦急地等待。手机响起时,震动了好几下她才反应过来。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童霏直接拒接了。

    可对方立刻又打过来,童霏烦恼地看着手机屏幕,这号码似乎很牛,后边四位数是四个8.

    童霏心里惦记着水菡,接起电话就很耐烦地说:“谁啊?”

    电话那段传来一个低沉而略显急促的男声:“我是晏季匀。水菡有没有跟你在一起?”

    啥?晏季匀?

    童霏先是一呆,随即火冒三丈:“哦……你就是那个搞大了水菡肚子还不肯负责任的王八蛋!你找水菡干嘛?想监督她有没有听你的话去做人流吗?哼,晏总,你大可放心,我们正在诊所里,水菡现在就在里边手术室,你们的孩子已经……没了!”

    童霏怒吼一通,气呼呼地掐断了线,不给晏季匀回嘴的机会。

    手机再一次亮起,他又打来了!

    “呵呵,还没被我骂够吗?”童霏讽刺一句,深呼吸一口气,准备来个更猛更长的骂词儿,却听电话那头的男人一声激愤的低吼:“告诉我,你们在哪里?”

    童霏纳闷儿了,他还好意思发火?

    “在哪里关你什么事?你不是不管她吗?现在还装什么假惺惺!”

    “。。。。。。”

    手术室里,水菡躺在床上直发抖,医生已经做好了准备工作。

    “把腿张开,放松!”命令的口吻,冰冷。

    水菡张开了腿,可是不敢去看医生手里拿的工具,只好别开了视线……

    这一侧头,目光正好落在一个玻璃瓶子上,里边有一团模糊不清的浅红色。

    水菡猛地一惊,下意识地问:“医生,那个……那个装的是什么?”

    医生随口回答:“那是在胎儿未成型之前,吃堕胎药打下来的一块东西,你这样做人流是不会像瓶子里那一块的。”

    水菡瞬间惊悚了……全身汗毛倒立,深深地恐惧一下子爆发开来……医生说的什么意思?做人流不是将肚里未成型的胎儿一整块拿出来,难道是被……

    “不——不要!”水菡一声痛苦得大叫,惊得门口的童霏魂飞魄散,不管不顾地撞开手术室的门冲了进去!

    女人进去了到是没事,医生大不了骂几句,但是,就在童霏冲进去没多久,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犹如旋风一般冲进了诊所,冲向手术室……

    “男人不能进去!”诊所的另一位医生气愤地冲着晏季匀吼。

    晏季匀现在就像是暴怒的狮子,一脚踢开了手术室的门,发狂的咆哮:“水菡!”【稍后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