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72章:苦尽甘来
    这里边的三个女人全都被晏季匀这副狂暴的架势给吓到了,医生气急败坏地怒吼,可晏季匀眼里只有那个坐在床边满脸泪痕的小女人。

    晏季匀胸口一窒,霸道地将水菡从童霏怀里扯出来,紧紧抱着,呼吸都快停止了……

    她哭得这么惨,是已经做完手术了吗?

    晏季匀的心在狠狠抽搐,疼痛的感觉冲击着他的理智。

    “孩子呢?”晏季匀的声音在发颤,格外嘶哑。

    水菡现在整个人都是懵的,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这熟悉的怀抱,有多久不曾拥有了?不过失去半个多月,她却像是感觉过了几个世纪那么长……依旧是这样的温暖,真的就是他吗?

    水菡瑟瑟发抖的小身子僵直着,哆嗦着嘴唇说:“对……对不起……我真的不想失去这个孩子,所以我没有……没有做……我食言了,对不起……”

    水菡说完,哇的一下放声大哭。太多的委屈,太多的恐惧,太多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情绪堆积在她身体里,如山洪倾泄,如海水倒灌,全都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晏季匀听到她说孩子还在,他心里的石头顿时落地,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浑然未觉自己背心已经惊出冷汗……幸好还在。他原以为会来不及,他在冲进来的时候那股气势不是愤怒而是他的恐惧!

    “哇哇哇……呜……哇……”

    “呜呜呜……你不想要这个孩子我要……你就是杀了我也不会打掉的……哇……哇哇哇……你怎么这么狠心啊……哇……”

    水菡哭得像个孩子,眼泪和鼻涕混合着弄湿了他的衣服,小手无助地抓着他,脑子一片空白,只想哭,狠狠哭,在他怀里哭个够。

    原来,就连哭泣都想要在他怀里,只有他的怀抱才能填满心底那一个灌着冷风的洞口……

    晏季匀无法言喻自己的心有多疼痛,她的哭诉,她的决心,让他在震撼的同时也深深地被刺痛。或许,他真的太狠了一点?

    两条箍着水菡的臂弯更紧了,薄唇里吐出痛惜的字句:“笨蛋……我人都已经赶来了,你还以为我是希望看到你把孩子打掉了吗?”

    “。。。。。。”

    水菡的哭声停顿了一下,呆呆地望着他,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他是什么意思?

    水菡红肿的双眼瞪得大大的,脸上一塌糊涂,目光呆滞,这可怜巴巴的小模样,看在人眼里,谁能不为之心痛呢。

    还是童霏最先反应过来,猛地一拍巴掌:“哈哈,晏季匀,你后悔了对吗?你也不想失去孩子,所以才急着赶过来阻止!”

    晏季匀一个冷眼横过来,狠狠瞪了童霏一眼……知道就知道,干嘛非说出来?看水菡虽然笨笨的,不聪明,可这样也能少让他尴尬啊。

    这货现在觉得水菡笨点是好事了。

    水菡还在抽噎着,一抽一搭地喘气,惊喜地望着晏季匀:“真的吗?童霏说的是真的吗?你也想要这个孩子了?你想通了?”

    水菡激动得抓住他的衣服,红通通的兔子眼一瞬不瞬地盯着他脸上每个表情。

    晏季匀难得的俊脸一热,但心情却是开朗了不少,没有直接回答水菡,只是弯下腰,将水菡打横抱起……

    “回家。”他淡淡地低喃,水菡却听得格外清楚。

    家……多温馨却又遥远的名字,他真的来带她和孩子回家了。

    这一幕,是水菡做梦都不敢想的,然而却真真实实地降临了。被他抱在怀里,她不再害怕,不再冷,她将脸埋在他的颈脖,闻着属于他的闻到,听着他的呼吸,看着他眼中熟悉的一点光彩,一霎间,仿佛时光倒流回到了半个多月之前那段美好宁静的日子。

    童霏望着晏季匀抱着水菡离去的背影,忍不住眼眶都湿了……水菡这算是苦尽甘来了吗?晏季匀这臭男人终于肯相信水菡了,不然也不会将她带回家去。

    但是,童霏立刻又追上去,冲着晏季匀宽厚的后背大喊:“菡菡……要是那个混蛋对你不好,你就来我家住啊,记得啊——我家就是你家——!”

    晏季匀的背脊僵硬了一下……这个叫童霏的,骂谁是混蛋呢?

    水菡见晏季匀这副表情,不但没有害怕,竟然还偷偷回头,朝着童霏摆摆手:“童霏……我一定记得的……”

    两个小女生在晏季匀面前肆无忌惮地配合着,成功地让他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并且还为他制造了一个危机意识——如果对水菡不好,她就会跑去童霏那里。水菡再也不是无处可去的可怜虫了!

    晏季匀黑着脸,咬咬牙,没有回头,强健的双臂抱着水菡,径直走向了马路边的车……

    水菡被他轻轻放进车子后座,温柔的动作让水菡的心禁不住怦怦乱跳,水汪汪的眼睛含着不确定的神色看着他,小声问:“你现在……还会怀疑我吗?”

    这丫头还是在乎晏季匀的想法,她太怕看到他冷酷无情的眼神。

    晏季匀揽着她的肩膀,冷硬的表情终于松动了……他深沉得如同大海一般不可测,不正面回答,只是低头在她的额头吻了一下,凉薄的唇触着她的肌肤,淡淡地吩咐:“洪战,去一医院。”

    水菡一听,寒毛都竖起来了:“为什么还要去医院,难道你……”

    “别多想,你今天受了惊吓,应该去医院让医生做个详细检查。”他轻浅的呼吸拂过她的面颊,这熟悉的温柔,让水菡的心安了下来。

    能回到这个温暖又安全的怀抱,水菡复杂的心情中,高兴是占多数的。虽然是到最后关头,晏季匀才出现了,但这至少说明他的态度已经转变,这酒足够让水菡欣喜若狂了。

    水菡还是在发抖,她想起先前在手术室里的情景,幸好她在医生动手之前,从床上跳了下来,哭喊着她不做手术了,她要生下这个孩子!

    她在看到那个透明的玻璃瓶时,在听到医生说那是用堕胎药打下来的东西,而人流会让她肚里那团肉被硬生生地摧毁……这是瓶子里的东西还要更可怕……水菡无法承受那种痛苦,她不能让肚里未成型的小生命化成一滩血水……

    要生下孩子。这个念头,在那一刻无比清晰而坚定。不管晏季匀会不会信她,她都决定了,不会再做傻事,她要好好照顾自己,平安生下孩子,相信时间可以证明一切,时间可以让晏季匀看到她的心。

    她没想到晏季匀会出现在诊所里,他愿意留下这个孩子,对于水菡来说,就是最最安慰的事。

    是她的苦日子到头了么?水菡窝在晏季匀里怀里,紧紧贴着他的胸膛,贪婪地呼吸着……

    市一医院,正是杜橙所在的地方。

    晏季匀将水菡带去做个详细全面的检查。既然决定要这个孩子了,他就得从现在开始做些必要的事情,首先就是从水菡的身体健康着手。

    水菡在做检查,晏季匀和杜橙在外边候着,耐心地等待。

    杜橙穿白大褂的时候是不会抽烟的,晏季匀在一旁坐着,大口大口地吞云吐雾,深锁的眉宇间流露出几分凝重,吸烟的时候吸得特别狠……

    杜橙是晏季匀从穿开裆裤就在一起长大的朋友,对于自己这位好兄弟,杜橙还是相当了解的。

    冷静持重的晏季匀,也只有在极少数人面前才会时而流露出真实的一面。

    “匀,虽然你做什么事我都支持你,一直都很挺你,但这次我还是得说了几句。晏锥与水菡之间究竟有没有合伙起来骗你,你心里也每个百分百的确认,你对她或许还有一丝疑惑,可是从她今天的表现,足以说明她怀孕这事儿不是她打算用来做为嫁进晏家的筹码,就冲着这个,你也多为人家想想行吗?我知道,你心里惦记着谁,可那个人远在天边,而水菡是近在眼前,过去的人和事,你如果不能真正地放下,将来,不管是跟水菡也好,还是跟其他别的女人,你都幸福不了。你的心结必须打开,你得给别人一个走进你心里的机会啊……那个女人就算再好,她没在你身边,又有什么意义?”杜橙一番语重心长的话,直戳晏季匀的要害。也只有杜橙才能如此直接地提到晏季匀的禁忌。

    晏季匀低垂的凤眸中泛起点点星光,夹着香烟的手微微颤了颤,眉心揪得更紧了……某个远在大洋彼岸的人,假如他还是单身,或许在她归来之后,他还有机会,但现在,他和水菡的婚事已成定局,他彻底失去了竞争的资格,就算忘不掉又如何?与心底那个她,始终是有缘无份。

    “橙,不用担心我……我知道该怎么做。到时候,记得来喝杯喜酒。”晏季匀嘴角勾起一丝苦涩,但在看到前边走来的小身影时,他的所有异样的表情都瞬间褪去。

    水菡慢吞吞地走过来,皱着眉头,小脸皱成苦瓜,摸着肚子,嘴里嘟嘟囔囔的。

    杜橙和晏季匀同时都恢复常态,杜橙更是一副惯有的闷骚笑容,跟哄小孩儿似的对水菡说:“丫头,干嘛苦着脸?刚才给你检查的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她马上就出来……我……我肚子饿了。”水菡很不好意思地小声嘟哝,偷瞄着晏季匀的眼色,她的眼神很是无奈,仿佛在说:我不是故意的,人家是孕妇,饿得快!

    杜橙被水菡这小白兔可爱的表情给煞到,不由得想捏捏她的脸蛋,谁知某个男人的动作比他还快……

    “一会儿带你回家吃好吃的。”晏季匀不动声色地抱着水菡,挡去了杜橙的爪子。

    杜橙脸一僵,故作气恼地说:“干嘛那么小器,不就是想捏一下脸嘛,我是看她跟我家那个调皮捣蛋的小丫头一样可爱,把她当妹妹!”

    “呵呵……那你……捏你妹的脸去!”晏季匀没好气地瞪杜橙。

    “你……”杜橙恶狠狠地捶了晏季匀一拳头。

    水菡不明就里,见医生走过来了,连忙紧张地望着。

    “刘医生!”杜橙立刻很精神地招呼着。

    刘医生就是为水菡做检查的医生,见状也礼貌地招呼,然后看到晏季匀时,脸色就严肃了几分:“这位……是孕妇的男朋友吧?”

    “咳咳……刘医生,确切地说,是未婚夫,他们两个马上就要结婚了。”杜橙赶紧地插上一句,讪讪地笑着。

    刘医生眼露诧异之色……十八岁就要结婚了?但看眼前这男人气度不凡,想必出身不简单,这些也不是她一个医生能管的事。

    “孕妇有贫血病,你不知道吗?”刘医生板着脸问晏季匀。

    晏季匀一愕,默然……他确实不知道。

    “孕妇的身体底子不太好,贫血病,低血压,回去之后要多加调理,其他的到是没什么大问题,只不过……你是杜医生的朋友,那我就多句嘴……孕妇的情绪很重要,如果长期抑郁,对孕妇本身以及胎儿,都会有影响,所以,尽量让孕妇保持一个放松的,健康的精神状态,还有……在怀孕期满三个月之前,注意,不要有房事。”刘医生一本正经地说。她是医生,当然不会尴尬,但是水菡就窘了。

    仰着小脸看晏季匀的表情,无意中扁扁嘴……

    刘医生又觉得说得不够详细,赶紧补充了一句:“就算是怀孕满了三个月,也不能太剧烈和频繁地运动,你们年轻人,尤其得注意,如果实在忍不住,就分房睡好了,总之,孕妇的身体健康是第一位的。”后边的潜台词就是“男人的**应该排在第二位。”

    “咳咳……刘医生,太谢谢了,真是劳您费心啊……”

    “不客气。我先回去工作了,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或者来医院找我。”

    “好的好的,一定一定!”杜橙使劲憋着笑,目送刘医生走进医务室,他这才哈哈大笑起来。

    水菡在某些方面本就迟钝,见晏季匀都没表情,她以为是他没听医生说话。

    “晏季匀,刚才医生说了,你要注意,不能经常那个……那个……你听到没有啊?”

    晏季匀黑着脸,嘴角犯抽,在杜橙的大笑声中,拉起水菡的手,咬牙道:“走啦!回家吃饭!”

    “哈哈哈……匀,还有大半年孩子才出世,有得你受了,记住医生的话啊……还有水菡,要是这小子实在忍不住,你就把他踢下床去!哈哈哈……”【今天万更已传,亲们请别养文啊,新文上架不久,数据很重要,千千这么勤奋地更新,大家养文的话,会打击到千千的。求订阅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