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74章:喂不饱的男人
    初秋的夜晚凉爽怡人,卧室内的温度却被两具教缠的身子渲染得热烈,比夏日的太阳还要灼热……淡淡的灯光下,她莹白的小脸上透着醉人的红晕,略显丰盈的身子在他的爱抚下绽放成一朵艳丽的花儿……他享受着她的温暖紧致,温柔而小心地顾及着,总是在想要横冲直撞的时刻就会隐忍下来。怀孕的她,比平时更加敏感,半咬的红唇里轻轻溢出羞人的声音,含情脉脉的眸子染上几分湿润,在他的不急不慢的频率中,她的手搭在他精壮的腰身,轻颤着,陷入这迷醉的欢愉……

    “噢……”一声嘶哑的低吼,他脸上露出极致you惑的神情,狠狠战栗了几下,然后渐渐安静了下来……

    激情过后,房间里弥漫着情.欲的味道,水菡躺在他臂弯中,余韵未褪的她,水眸迷离,粉颊上两团桃红娇艳欲滴,眼角眉梢含着丝丝隐约的妩媚风情,起伏的胸脯也是他眼中动人的风景。

    刚才他确实很留意,动作时前所未有的轻柔,现在结束了还有些意犹未尽,温热的手掌还在她身上流连,抚弄……

    “嗯……经过这段时间,我时常给你按摩,干煸四季豆也长大了……”他低声呢喃,将水菡胸部发育的功劳归在他自己身上了。

    水菡羞窘,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着他:“你真不害臊……明明是吃我豆腐,还说是给我按摩……还有……孕妇的胸部本来就会发涨,跟你按摩没关系。”

    “这边好像比那边大一点点……嗯,不能一大一小,要平衡。”晏季匀说着,居然翻身睡到了水菡的另一侧,当然手也开始对另一边大肆侵犯。

    “你……你怎么像个无赖,流氓……”水菡羞得耳根都红了,但心里也有几分说不出的甜蜜。好喜欢此刻的宁静温馨,仿佛两人之间那些不愉快都没发生过。

    “我可没说过我是好人……”

    “你……你别摸了……”水菡娇嗔地白了他一眼,声音都忍不住轻颤。

    晏季匀眸色一暗,嘴角勾起一弯邪魅的弧度:“怎么,你又忍不住想要了?真是个喂不饱的小妖精……”

    “你……你胡说!我才没有想要,都是你故意逗我……”水菡的粉拳落在他胸膛上。她脸皮薄,哪里经得起晏季匀这么坏坏的挑.逗,无论是身体还是语言,她都不是晏季匀的对手。

    晏季匀暗暗咬牙,强压吓体内那股躁动,可是手上传来的触感实在太美妙了,他才是没被喂饱的那一个……

    “我去洗澡,你先睡。”晏季匀隐忍着,硬是将手收回来,起身下床。

    “呃?又洗,刚才你不是洗过了么?”水菡怔怔地问,可他已经进去浴室了。

    水菡哪里会知道,这货是想进去用冷水降降火……他身体强悍,憋这么久了才轻轻地小心翼翼地做了一回,哪里能压下那股邪火啊。

    水菡软软地躺在被子里,等到晏季匀洗完澡回来,刚一上床,水菡又钻进他怀里了,就像是本能的一种反应,那么自然。鼻息里闻着他的味道,耳边是他的心跳声,这些就是对水菡最好的催眠药剂。没多久,水菡就睡着了,白嫩的小脸上还挂着一丝很浅的微笑……

    感受到她的依赖,晏季匀只觉得仿佛心上有一只小猫的爪子在轻轻挠着,痒痒的,但是很舒服。脑海中一道光闪,晏季匀又想起了那天在晏家的时候……假如水菡真的会嫁给晏锥,那么,现在躺在她身边的男人就是别人了,不再是他晏季匀。她的依赖,她的温顺乖巧,她的吻,全都是属于别的男人……

    晏季匀蹙着眉头,搓搓头发,甩去那股烦躁的情绪……不能想这个,一想到就会心烦意乱。

    闭上眼,他试着让心情放松,倦意渐渐袭来……

    静谧的夜晚,稍微一点动静都会被放大。

    床头柜上的手机才震动一下,晏季匀已经睁开了眼睛,抓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

    昏暗的光线中,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有一双幽深的凤眸在泛着冷光。

    晏季匀下床走向阳台,脚步很轻,不想惊动水菡。

    上了阳台,关好玻璃门,晏季匀这才接起了电话。如果现在是白天,一定能看到他此刻的表情有多怪异。

    更怪异的是,这个电话被接起来之后,双方都没有立刻出声,就这么静默着,听着对方轻浅的呼吸声里传来的一丝急促不安。

    听呼吸有什么意思?电话通了又不说话,这是玩的哪门子高深?

    可就是这么看似无聊的事情,却能让晏季匀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

    终于,对方还是拗不过,幽幽地叹息一声,轻轻地问:“这么晚了,没打扰到你吧?”

    这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客气地问话,都显得那么生疏,一如两人现在远隔的距离。

    晏季匀不说话,可电话那头的人却还是听到他深呼吸的声音,明显在压抑着什么。

    “听说你快要结婚了,恭喜。”女人平淡的语气之下,隐藏着难以察觉的苦涩。

    恭喜?晏季匀心底一抹火苗倏然窜上来……如果是别人说恭喜,他还没什么感觉,可是这两个字从她嘴里说出来,他只有窝火。

    “谢谢。”晏季匀轻轻地吐出这两个字,等于是让对方再次确认了他结婚这一消息的真实性。或许她在此之前还有那么一点点奢望……奢望着他能否认,可现在,她得到的答案却是足够让她心神俱裂。

    两人又一次陷入沉默……晏季匀有一年多都没听到过她的声音了,现在突然她打电话来,他真的不知该说些什么,尤其是在眼下距离他结婚的日子越来越近。

    良久,晏季匀觉得不对劲,她好像不只是沉默而已……

    “你在哭?”晏季匀问出这句话时,心也不由得揪紧。

    女人不回答,但他听到了抽泣的声音。哭了好半晌,女人才哽咽地说:“匀,是不是因为在澳洲的时候我没有答应和你结婚,你心里还在憎恨我,所以你才会赌气跟别的女人结婚吗?为什么你不能理解我的苦衷?你可知道……虽然我没答应你的求婚,可你离开澳洲回国去之后,我也没有和其他男人在一起啊……我的心意难道你还不懂吗?我原来以为,到了适当的时机,我和你就可以在一起了,再也没有顾忌,但是现在,你要结婚了,我和你,终究还是无法走到一起……”

    她的绝望和悲伤,即使隔着电话,也能清晰地感染着他,他眼前仿佛就幻化出一个纤细的身影在伤心地哭泣……

    晏季匀一惊……她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离开澳洲一年多了,她不和他联系,他一直以为她还对某些事情耿耿于怀,难道他想错了?她其实是还对他有情吗?

    晏季匀的拳头攥得紧紧的,复杂的情绪涌上来,欣喜中还带着一丝酸疼。他可以想象她此刻有多无助……

    “结婚,这是我答应爷爷的事,有必须去做的理由。”晏季匀简单的解释,没有细说究竟是什么理由,可这就算是他能做到的极致了。向来不喜解释什么,只因电话那端的人是她,所以他才会说出实情。连外界的那些记者千方百计打听都,没能解析晏季匀与水菡结婚的真正原因。

    晏季匀没提晏锥所做的那些事,因为他知道,说了也于事无补,事实就是他要跟水菡结婚了。

    女人的哭泣声停顿,对方显然是被晏季匀的话惊到,可她也听出来了,他口中所说的理由,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也就是说,她没机会了。

    “我和你……终究还是有缘无份,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你都不能真的属于我,或许是我没有那个福气,但至少我还有一点自知之明。季匀,你很快就是有妇之夫了,我又算什么呢?我只会成为一个多余的人,我对你的一切念想都只能放在心里。兜兜转转,你还是要结婚了,不管什么理由,结果都只有一个……”

    最后那句,女人已是泪不成声,说完就挂断,那令人心酸的字句还萦绕在晏季匀耳边挥之不去。

    晏季匀的心在抽搐,像被什么撕扯着……她先前表露出对他余情尚存,他还以为她会再进一步地解释一些事情,可她却哭着挂了电话,她说的每个字都深深地刺痛着他的心……

    再回拨,对方已关机。她是真的伤心了,这一次,不知她又要逃避到什么时候?

    晏季匀在阳台上抽着闷烟,一支接一支,直到半夜了才又进去睡觉。

    “唔……”水菡的小身子又朝身边的热源靠近,抱着才能睡得舒服。

    “晏季匀……你刚才去哪儿了……”水菡含含糊糊地嘟哝。

    “没事,睡觉吧。”晏季匀搂着水菡,闭上眼,只是脑子却不听使唤,不断冒出他在澳洲时所经历的种种,一幅幅画面,翻搅着他的思绪……又一个不眠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