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76章:婚礼(一)
    镜子面前那一道高大挺拔俊逸非凡的身影,忽地僵硬了一下,气氛有些窒闷,皆因水菡无意中冲口而出的这句话。

    她也不是有心要破坏气氛,她只是不想带着这个大大的问号去结婚。她一向认为晏季匀不是那种会违背自己意愿去妥协的人,那么他之所以肯娶她,应该是说明对她有感情的才对。她心里这么揣度着,但她想要通过他的确认来让她变得更坚定……其实只要他在这种时候轻轻点一点头,她就会高兴得忘了所有。

    晏季匀俊脸上浅淡的笑意不变,伸手将这小身子搂在怀里,低垂的眼帘掩去眸中的异色,“你又在瞎担心什么,别胡思乱想,忘了医生怎么说吗?你要保持心平气和,脑子里不能装太多事情。你只需要……安心地当我的新娘。”

    最后这句话,足以将水菡这小丫头迷得晕头转向了。她很好哄,温柔乖顺的小兔子一枚,只不过,晏季匀也领教过小兔子被惹急了是会露出小爪子的,所以他很巧妙地安抚着这位……孕妇。

    水菡心里甜滋滋的,他眼里这熟悉的温柔和宠溺,不就是她最渴望的温暖么。如此,她就不再苦苦追问了,她觉得自己已经得到了答案。

    从婚纱店出来,晏季匀带着水菡去了一趟晏家大宅,听晏鸿章交代了一些关于婚礼的事宜,没吃晚饭就走了。

    日子过得飞快,一转眼就临近举行婚礼了,倒数着时间,水菡还是会忍不住紧张。

    所幸的是最近水菡都在调理身体,晏鸿章送来的各种补品营养品都堆成了小山,她每一餐的饮食都是严格按照专业的营养师以及医生一起研究配出来的单子,就连喝水都不允许她随意地喝,凉了一点不行,烫了一点也不行。她俨然成了晏家的重点保护对象,可见晏家对她有多重视……亦或是更重视她的肚子?

    不管怎样,水菡现在的日子挺好过,有时童霏还会来看她,看到她如今这被人捧在手掌心当宝似的,童霏也为水菡感到高兴。可每次童霏来的时候晏季匀都会故意在两人身边晃悠,实际上是在听人家聊天……他一直就觉得童霏很有能拐走水菡的潜质,要是水菡真被蛊惑了,一走可就是带球跑啊……

    经过一段时间的精心调理,水菡的身子也渐渐好起来。以前她长期营养不良,体质不好,虽然住进这里之后不愁有好东西吃,肉是长了一点,可这体质是需要慢慢增进的。在婚礼前几天又去医院检查了,她的血压已经接近正常,再继续这样坚持调理,身体状况还会持续向好。

    外界对于晏季匀和水菡的婚事,添油加醋的给予了太多揣测和流言蜚语,包括晏家自家人都是满腹疑虑,可不管他们怎么想,反对也好,赞成也好,老爷子都是一副不动如山的态度,以他绝强的姿态压下了里里外外各种蠢动的因子,前所未有的坚定着这一桩不被别人看好的婚姻。

    甚至有人还怀着龌龊的心思,等着看变数,觉得不到婚礼那一刻就不代表婚事成了。

    各怀心思的人很多,但无论那些人怎么想,晏鸿章都在最短的时间里将婚礼筹备好了。距离水菡那次去诊所,过去了不到两个月。

    晏季匀最初的意思是一切从简,最好是领了结婚证之后晏家的人聚在一起吃个饭就完事,但晏鸿章还是坚持要办个仪式。在他心里,始终是感觉愧对沈玉莲,而水菡是沈玉莲的后代,能看着水菡穿着婚纱嫁给晏季匀,对晏鸿章来说,这等于是在弥补自己的遗憾……曾经,他年轻时,也想过娶沈玉莲,让她穿着嫁衣风风光光嫁进晏家,可终究是造化弄人,没能实现,如今,他的后代,与沈玉莲的后代结婚,他就幻想成是自己和沈玉莲……如果她在天有灵,也会看到的吧。

    婚礼请来的人,大都是晏家自己人,还有些是与晏家关系过硬的朋友。应晏季匀的要求,邀请来的人并不多。他可不想将婚礼变成某些富豪和官员的社交场所,因此请来的人十分精简。

    水菡就是孤家寡人一个,连父母都不在身边,外公外婆又早早地去世了,孤零零的。放眼望去,就没一个是水菡家的亲戚。还好有童霏当伴娘,陪着她说话聊天,为她壮胆。

    周围的一切都是美美的,是水菡从未想过的犹如梦境一样的场景。眼前这俊美异常的男人即将成为她的丈夫。虽然她才十八岁,但她心里有种强烈的渴望,想要成为他的妻子,不管别人怎么看待她,她都想要走到那一步,与他成为一对合法的夫妻…

    安静地坐在化妆间,水菡穿着婚纱,抬眸望望俊美如天神一般的晏季匀,他正在为她化妆。

    晏季匀这造型师可不是浪得虚名,他不只是有着最高端时尚的品味,更有着一手顶级的化妆技术。他办婚礼,连化妆师都省了,他会亲自为水菡化妆,造型,让她在他手里呈现她人生中最美的时刻。可是,美中不足的是……母亲不在身边,不能亲眼看着她结婚。

    这小女人居然在他化妆时走神……晏季匀见水菡眼里流露出茫然的神色,知道她又开始精力不集中了。

    “你在想什么呢,我都在你面前了,你还魂不守舍?”晏季匀低声的调笑中,有着明显的自恋。

    水菡脸一热,赶紧回神,亮亮的眸子望进他深邃的凤眸,只觉得好像被宇宙黑洞吸引了一样……

    “我……我想妈妈……如果妈妈在这里,那该多好啊……”水菡鼻子一酸,眼眶忍不住红了,粉嘟嘟的脸蛋蒙上了一层阴霾。

    晏季匀心里一窒,拿着唇彩的手停顿在半空……晏家已经为婚礼准备妥当,可以说是应有尽有,看似简单却是极尽奢华,但是,他们能满足所有物质上的东西,却唯独有一件事做不到——找不到水菡的母亲,她那未曾谋面的父亲也是毫无头绪。

    此刻,对于水菡来说,她唯一愿望就是希望能够有母亲在身边。至于父亲,她从小就没见过,她可以不去纠结这个问题,但她极度渴望母亲的消息。

    晏季匀望着水菡这红通通的大眼,一抹酸涩爬上心头,眉宇流泻出几分疼惜还有一种只属于他的痛苦……母亲,母亲……他又何尝不想自己的母亲能在身边?只是,他的母亲已经魂归天国。

    一声既不可闻的叹息,晏季匀低下头,薄唇轻触着水菡的额角,两人这呼吸相闻间,有股熟悉的温馨在蔓延……

    水菡呆了呆,随即皱起小脸……糟糕,她只顾自己,忽略了晏季匀。他母亲早就去世了,他现在的心情应该比她更难受。

    水菡的小手轻轻抚上他的下巴,面颊,抚摸着他的肌肤,心疼地说:“晏季匀……你相信有天国吗?如果你信,那么你的母亲现在就在天上看着我们,她会给我们最好的祝福……”

    有些事情,仅仅是因为我们需要去相信,才能支撑着自己走下去。晏季匀不能不信母亲在天国,至少他可以安慰自己,母亲只是在另一个世界而已,迟早他会去那个世界与母亲团聚的。

    水菡温柔软糯的声音钻进他耳膜,就像是一缕春风在疏离着他纷乱糟糕的心情。她就是有着莫名的力量,安抚着他的心,让他觉得,身边有这么个贴心的小东西,他才不至于冰冷孤单。她的力量很微薄,但却是不可缺少的暖。

    晏季匀嘴角一勾,绽放出令人目眩神迷的笑,在她唇上亲了一口,刚才的异样消失不见,柔声道:“好了,我们都别伤神了,你也要打起精神,婚礼会拍视频的,留着以后等你母亲回来了,你可以给她看,所以,要记得,今天不能哭。”

    “嗯嗯,我不哭,一定不哭!”水菡乖乖地点头,果真笑了。她想啊,有视频就好了,以后母亲也能见到结婚这一天,她是怎样成为晏季匀的新娘,也算是弥补了遗憾。

    “来,给你涂上唇彩。”晏季匀扬了扬手中粉红色的小管子。

    水菡微微仰着小脸,呼吸都变得很轻很轻,略显局促,但更多的是甜蜜……她的新娘妆是他化的,而他马上就会成为她的丈夫。这样的幸运,是她做梦都不曾想过的,却真实降临在她头上。

    晏季匀并没有给水菡化常规的新娘妆,他化的是淡妆。原因很简单,他不想在水菡这张干净清透的脸上看到太浓烈的色彩,他不喜女人浓妆艳抹。加上他自己本身是造型师,对于妆容方面,有着他独特的喜好。他一方面掌握着时尚最尖端的讯息,他可以是引领时尚的风向标,但他另一方面却是十分崇尚自然美。所以,虽然今天是婚礼,他给水菡化妆的风格也是偏于简单自然的。

    “OK,好了,照照镜子吧。”晏季匀颇有几分得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将水菡的椅子转向了梳妆镜……水菡不由得紧张又兴奋,不知他会将她化成什么样子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