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77章:婚礼(二)
    镜中的清秀佳人,明眸皓齿,韵致动人。身着白色蕾丝镂空长袖婚纱,腰身和裙摆上均有精致白金钻饰和刺绣花朵点缀。长发轻轻挽起,耳畔垂下一缕弯曲的青丝,那柔软的弧度为她增添了几分慵懒妩媚。秀眉之下,那双灵动的眸子被浅粉色眼影衬托得格外明亮,长而浓密的睫毛忽闪忽闪像两把可爱的小扇子,巴掌大的小脸上淡淡腮红将她白嫩的肌肤妆点得更加俏丽,一双小巧的樱唇娇嫩如花,流光溢彩,那诱人的光泽直叫人忍不住在幻想将它含在嘴里的味道。她的耳垂上镶嵌着两颗莹润饱满的珍珠耳环,简单的修饰,无需太多的奢侈品来堆砌,意在凸显她清新脱俗的特质,却又不失娇美俏丽,纯美之中带着三分魅惑风情……

    水菡呆呆地望着镜子,这是自己吗?这样一样清丽脱俗,浑身散发着圣洁气息的女人,真的就是她?

    水菡不知道自己稍加打扮之后,穿上新娘装,居然可以呈现出如此令人惊喜的效果。

    晏季匀满意地看着水菡眼中亮亮的光泽,双手自然搭在她肩膀上,深邃的眸光中泛着点点异彩:“怎么样,我的手艺还不错吧。”

    岂止是不错而已。在外行人眼里,水菡现在一定就是全场最漂亮的新娘子了,在内行人眼里,晏季匀为水菡的造型,淡雅自然,将人物本身的特质做了最大限度的保留和突出,令人百看不厌,就像是一朵初初绽放的花蕊,越看越是感觉有内涵,值得细细品味……

    “咯咯……晏季匀,谢谢你。”水菡轻轻吐出这句话,虽然知道两人之间说谢谢会有点生疏,但她心里就是充满了感动的,想要说出来让他知道。

    晏季匀当然知道了,他从她的眼神和表情就已经知悉。

    “很好……很好。”晏季匀连说两个好,也不知是在夸自己的手艺还是在夸水菡。

    两人就这么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彼此心底都有着几分奇异的感觉……就是这个人,将要和自己共度一生?就是这个人,你将要和他(她)出现在同一个户口本儿上,就是这个人,会和你一起在众人面前宣读结婚的誓言,与你一同经历和见证今生最重要最神圣的时刻……

    兴奋,甜蜜,紧张……水菡无法形容自己的感觉,心里一直都是涨涨的,高兴得想哭却又使劲憋着。答应过他,今天不会哭,即使是开心的眼泪也不流。她要当一个美美的新娘,拍下视频,以后给母亲看。

    晏季匀想起了在酒店第一次见到水菡的时候,第一次与她的交集纠缠,虽然这其实不算是初遇,真正的初遇应该是四年前。但如果没有在酒店里发生的事,他和她,现在至少不会成为夫妻。

    看看现在,她已经是他的新娘,肚子里怀着他的宝宝……命运真奇妙,晏季匀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娶一个年仅十八岁的小女人。她的初.夜,是他的,她第一次怀孕,是他的种,她结婚的对象也是他。这么想想就会发觉,水菡懵懵懂懂的人生,重要的经历,竟都是从晏季匀这么男人开始。

    晏季匀心里一软,垂头轻吻了一下她的脸颊:“你休息一会儿,我先出去了,仪式开始的时候会有人来叫你。我们……待会儿见。”

    “嗯,待会儿见。”水菡娇羞地点点头,望着他,依依不舍的目光追随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化妆间门外。

    待会儿再见到就是结婚仪式了,水菡怎能平复得了心情,嘴角的笑意一直都没停止过。他才只是刚出去,并且很快就能看见他,可水菡还是在他转身那一霎,感到了不舍和思念。

    喜欢一个人难道就是这样的吗?相看两不厌,有时竟连分开一会儿都会舍不得?水菡摸摸自己发烫的小脸,笑意更甜了……

    沉浸在欢喜的情绪里,水菡两只大眼睛弯成了月牙,听到身后的开门声,立刻反射性地回头,在看到来人是谁时,水菡脸上的喜色转成错愕……还以为是晏季匀去而复返,但结果却是晏锥。

    “大嫂。”晏锥神态自若地叫了一声,丝毫没有因为水菡年纪只有十八岁而感到尴尬。

    可水菡就不那么想了。

    水菡是个不懂掩饰情绪的人,见到晏锥,立刻垮下了脸。

    “你叫我名字就行了……有什么事吗?”水菡那张小脸上分明写着:我不待见你!

    晏锥微微一怔忡,眸色中划过明显的惊诧……水菡怎么对他这个态度?这只纯良小白兔何时有爪子了?难道说……

    “水菡,我怎么得罪你了?”

    水菡一听,气不打一处来,愠怒地瞪着眸子:“你没有得罪了,你是一直在利用我。亏我以前还觉得你这个人不错,原来是我太笨,不懂识人,现在我知道了你做的那些事,我不想再跟你说话,你出去。”

    水菡气呼呼地咬牙,只可惜她这水灵灵的小人儿实在无法给人凶恶的感觉,反而会让人觉得她生气的样子很可爱。

    晏锥的心抽了抽,复杂的眼神是水菡看不懂的。他也不多做解释,无奈地苦笑:“是啊,我那个精明的哥哥,他怎会查不到那些事是谁做的呢……水菡,我承认,我确实利用了你,但是请你相信,我对你没有恶意,只是你刚好出现,而我哥对你又有些特别,所以我……”

    水菡惊讶,愤怒,这人利用了她还说没有恶意,可知她被晏季匀怀疑的时候有多惨吗?

    “晏锥,我不知道为什么像我这样一无所有的人也值得你利用,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我的处境?我从来没有奢望过自己能变成有钱人,我只是想要一点温暖,想要平静的生活……我对晏季匀,不是抱着任何目的去接近,我对他的感情,不是因为他的身份。可是这样纯粹的心,被你利用,使得他以为我跟你是一伙的,为此,我差点还糊涂到想要打掉孩子还证明我是清白的……幸好我及时醒悟,没有做流产,而晏季匀也赶到诊所来找我。你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就能随意去伤害别人吗?就能将我背上天大的冤枉吗?在今天之前,我没有质问你,是因为,我不想再跟你说话。”水菡清润的嗓音里透着怒意,虽没有大声吼,但却能让晏锥感到一阵心悸……眼前这美丽的新娘子,比起初次遇见的时候那个蹲在树下哭鼻子的小女生,她成长了。

    确实,水菡能够如此清晰地勇敢地表达自己的意志和愤怒,对她来说,是一种进步。

    晏锥沉默了,不知怎的有那么一点不舒服,心尖上儿上有淡淡酸涩在打转。从他内心真实的想法来说,他并不想和水菡成为陌生人,但听水菡的意思,她嫁到晏家了也会当作不认识晏锥了。

    “水菡,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我不敢指望你原谅我,但我真心的想跟你做朋友……以后进了晏家,遇到不开心的事可以找我聊聊,我随时都愿意当你最忠心的听众。相信我,我的本意并非是要伤害你。还有……给你些忠告,女人的婚姻是需要自己去捍卫的,尤其是嫁入豪门的女人,你的丈夫是外界瞩目的焦点,想代替你位置的女人太多了,你要学会保护自己,保护自己的婚姻。今天,你最好是把我哥哥看紧一点……”晏锥这番话到是格外真诚,黑亮的目光中含着温润的笑意,就像是大哥哥在对小妹妹嘱咐一般。

    水菡倏地皱眉,感到晏锥似乎很认真,但是最后那句话,让她不悦。

    “你是什么意思?”

    晏锥神色不变,颇有深意的目光瞄了水菡一眼:“我说了,是忠告。”

    晏锥不愿多说,转身走向门外,在即将关上门那一刻,又忽然回头看着水菡:“嫂子,新婚愉快。”

    晏锥走了,水菡还在回味着他说的那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为何让她今天要把晏季匀看紧?晏季匀没什么异常啊,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马上就要见到他了……

    水菡最后觉得自己不该再纠结这个,晏锥和晏季匀的关系不如表面平静,他很可能是故意那么说的。

    同父异母的兄弟之间真是复杂啊……

    水菡来不及多想了,童霏已经开门进来。

    童霏穿着一袭粉色小礼服,里边穿了塑形衣还是看起来有些丰盈,这小肥肥可不是白叫的。

    童霏笑嘻嘻地拉着水菡的手:“新娘子,仪式要开始啦,走吧!”

    水菡脸上那一点阴霾顿时一扫而光,紧张又兴奋地跟随着童霏,一步一步走出化妆间,走向礼堂……

    礼堂设在露天,四周是草坪和花圃。比起室内的拘谨,这室外显然更加让人感到轻松惬意,但现场的布置却又不乏庄重大气。宾客们坐在白色长椅上,翘首以盼着今天的主角登场。

    一道鲜花妆点的拱门格外显眼,水菡和晏季匀将会从这道门走过去,穿过由鲜花插成的路引……这预示着新郎新娘是在走向幸福的殿堂。

    水菡现在整个人都是懵的,一颗心飞在空中停不下来,她眼中只有不远处那个耀眼的身影,晏季匀。而他也正向她投来凝视的目光……这一刻的对望,在所有人眼里,都是深情款款的注视,新娘脸上幸福的笑容,如今天的阳光还要明媚几分……【下午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