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78章:婚礼(三)
    最重要的时刻马上要到来,最开心的那个人,除了水菡,就数晏鸿章了。老爷子今天看起来格外精神,满面红光,笑容可掬,褪去了惯有的冷硬,多了几分慈爱,更多了一些人情味儿。

    晏家的人全都在场,一个个都笑米米的,只是这其中有多少真诚,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老爷子明显很喜欢水菡,加上她肚子里还有晏季匀的骨肉,这无形中又会让她得到的嫉妒更多。

    杜橙是晏季匀的伴郎,这家伙穿礼服的样子还真有些晃眼,除了新郎抢镜,就数杜橙最

    蓝天白云下,沐浴着阳光,清幽的绿意,淡淡的花香,还有远处美妙的喷泉,这场景,为婚礼增添了不少浪漫梦幻的气息。

    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中,司仪宣布,新郎出场。

    新郎出来之后,水菡将由晏鸿章带领着穿过花门,走到晏季匀身边,交给她。由于水菡没有亲人,这件事只有晏鸿章来做。

    当司仪念到晏季匀的名字,水菡明显地颤了一下,伸着脖子往晏季匀的方向张望。

    晏鸿章不由得哑然失笑:“水菡啊,别着急,马上就该我们进去了。”

    水菡脸一热,不好意思地说:“我……我没着急,没有……”

    瞧她羞窘的模样,晏鸿章只觉得心情大好……水菡很真实,她的喜怒哀乐,从她的眼睛和表情都能让人看个清楚,她就像是一块透明的水晶。

    司仪连续叫了两次晏季匀的名字,可还没见着他上场,所有人都在好奇,新郎在干嘛呢?

    杜橙那个捉急啊,只差没当场跳脚了。晏季匀刚接到一个电话,居然不顾司仪的示意,跑去旁边讲电话去了……

    杜橙赶紧地隔空向司仪做手势,司仪尴尬啊,瞧见了晏季匀已经没有站在刚才的位置……

    “请大家稍安勿躁,咱们的准新郎他真是敬业,在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也不忘处理一下公事,呵呵……”司仪脸上在笑,心里可是苦憋了。

    晏鸿章的脸都绿了,望着不远处正在打电话的身影,眼底的怒气渐渐浮上来。

    水菡见状,急忙冲晏鸿章笑笑:“爷爷,您别生气,或许真是有什么要紧事……”

    “要紧事?”晏鸿章眼一瞪,随即轻叹一声:“你这丫头就是太好欺负了,现在能有什么事能大得过婚礼吗?如果是公事,我也会受到公司的报告,可是我的电话没有响……唉……”

    晏鸿章疼惜地看着水菡,她这纯良的性子,对于男人来说是福气,但对于她自己来说却是会吃亏的。

    晏季匀背对着众人,在喷泉池边打电话,他现在满脑子只剩下对方的声音……

    “匀,我回来了,刚下飞机,我会在飞机场等你。我想知道,跟你的缘份究竟能走到哪里。我不想失去你,在你离开澳洲之后的这一年多,我每天都睡不好,我想你想得都快发疯了……我承认,曾经,我的自卑,让我错失了拥有你的机会,现在,匀,还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电话那头熟悉的女声,明显的乞求,说着让晏季匀震惊的话,他恨不得能立刻赶到机场见她,但是……身后的一大群人怎么办?新娘怎么办?

    晏季匀在惊喜之余,更多的是头疼,耐着性子说:“云姿,我在婚礼现场,你能不能等我一会儿?”

    “匀,你还不明白吗?我的意思是……曾经你向我求婚,现在还算数吗?你是要娶你现在婚礼上的女人还是想要跟我在一起?我无法接受你将会成为被人丈夫的事实,我现在才醒悟,希望不会太迟。匀,可以不举行婚礼吗?我就在机场等你,你来了,我就留下,你不来,我会坐下一班飞机离开,从此不再出现。”女人哽咽的声音饱含痛苦和决然。

    晏季匀的脑子嗡嗡作响,他想不到云姿刚才在电话里说“送他一份礼物”竟是指的她自己。

    她回来得太突然,还一下子让他做出抉择,二选一,这是将他推到了悬崖边啊!

    “云姿,可以不逼我吗?”晏季匀心情沉重,喜悦都已经化成痛苦。

    “逼你?匀,你觉得我是在逼你?难道我大老远赶回来,还不足以让你看到我对你的心吗?你娶了她,我与你之间再无可能,你是想让我们的缘份就此了断?”

    “云姿,你清醒一点,现在所有人都在等着我,有什么话,我们晚一点再说,我保证,仪式一结束我就去见你,行吗?”晏季匀焦急而又温柔地安抚着电话那头的女人。

    女人沉默几秒后,苦笑一声:“算了,你已经打定主意要跟她结婚了,即使我说我后悔,我说我现在愿意嫁给你了,也无事无补……我都已经低声下气地求你,你却还是要举行婚礼。你以为我还会在这里等一个已经结婚的男人?不……你不来,我会跟晏锥一起走。他现在正在赶往机场的路上,最多半小时就能到了。我走之后,这个电话号码也不会再用,微博和QQ我都会删掉,我不会让你再知道关于我的任何消息。”

    晏锥?

    晏季匀猛地一惊,回想起来,先前自己看到晏锥开着车离开,还以为他只是去去就来,但是现在他才发现,宾客中,根本就没有晏锥的影子!

    一股怒火倏然窜起,晏季匀此刻才明白了晏锥的真正意图!沈云姿今天回来,晏锥早就知道!如果他现在不赶去停止婚礼,赶去机场,沈云姿就彻底被晏锥抢走,再也不会出现!

    晏季匀绝不会认为沈云姿是说笑的,因为……在离开澳洲时,沈云姿说过,为了忘记他,她会忍住不联系他,结果,整整一年多,她真的没有跟他联系,直到前不久……

    “云姿……云姿……”晏季匀终于是不能再保持冷静了……今天,新娘不是云姿,他已经是够痛心了,如果云姿这一去就真的断得干干净净,今生再不相见,他是一定无法忍受!

    众人刚开始还比较安静,以为晏季匀马上会返回,但是,当视线中那个高大的身影迈开步子往前走时,所有人都傻眼儿了……他要干什么?他要走吗?

    水菡惊愕,心头发慌,她就算再傻也看得出来,晏季匀这是要离开婚礼现场!

    “晏季匀……”水菡一边唤着他的名字,脚步不听使唤地朝着他奔去。

    他怎么可以在这种时候丢下她不管?他怎么可以跑掉!

    水菡心如刀绞,哭都哭不出来,只剩下一个念头……不能让他走!

    “晏季匀……你别走……出了什么事,你告诉我啊……晏季匀!”水菡小跑着追上去,幸好不是穿的高跟鞋……

    晏季匀听到水菡的声音,脚步突然停顿下来……转身之际,眼底的痛惜掩去,只余淡漠。

    “我有事要处理,婚礼暂时延迟吧。”晏季匀嘴里说出这句话,他的心也在隐隐作痛。不想伤害她,却终究是伤了啊……

    水菡追到了跟前,听到晏季匀说的话,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面色煞白,呼吸急促,瞪着惊悚的眸子望着他:“你……你说什么……为什么要走?谁的电话?”

    直接的质问,让晏季匀蓦地一皱眉,凤眸中泛起几分急切:“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解释,如果你愿意,在家等我回来。”

    “不!我不愿意!”水菡泫然欲泣的瞳仁里全是悲恸和慌张,拽着他的衣袖,哀求地说:“别走……求你别走好吗?刚才的电话,不是公事对不对?可以等仪式结束再走好不好?晏季匀……这是我们的婚礼啊……一生只有一次的婚礼……”水菡说不下去了,答应过不哭,可知她现在忍得多辛苦。

    晏季匀的心又急又疼,不忍去看水菡的眼睛,硬生生别开视线,毅然转身……

    “不……晏季匀!晏季匀!你别丢下我……别丢下我……我……我……”水菡的声音忽地弱下去,表情痛苦,小手捂着肚子。

    这时候,晏家的人也围了上来,其余的一些宾客也在紧张地张望着,都在好奇是发生了什么事。

    晏鸿章一脸铁青,像头愤怒的狮子一样冲过来,但在他还没跑到之前,晏季匀已经迈开了步子……

    “臭小子你给我站住!”晏鸿章怒吼一声,可晏季匀依然头也不回。

    “大少爷!少奶奶肚子痛!”洪战叫了一声,但晏季匀只会认为那是爷爷故意让洪战这么说的。

    身后一片嘈杂,晏季匀却不敢回头,他怕自己一回头就走不了,他不能忍受沈云姿被晏锥带去不知名的地方!

    “匀,水菡肚子痛,你回来啊!”杜橙扯开嗓子大喊,几个箭步冲上去将晏季匀拽住。

    杜橙是他的死党,其他人说水菡肚子痛,晏季匀可以不信,但杜橙也这么说,他只觉得胸口猛地一紧,如离弦的箭一样奔过来,将水菡搂在怀里。

    水菡脸色惨白,干涩的喉咙里发出细细的声音:“别……别走……”

    水菡紧紧抓住晏季匀的衣服,她不知道这是留住了他的心还是只留住了他的身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