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79章:绝望离开
    医院病房里,上次为水菡检查的妇产科医生刘敏,正一脸严肃地对着眼前这一群焦急的男人……

    “你们是怎么搞的?我一再地强调,孕妇除了身体之外,情绪很重要,不能让她太过激动,大起大落的情绪很容易让孕妇动胎气!”刘敏医生直话直说,语气严厉,她可不管这是面对着晏鸿章和晏季匀,她只是从一个医生的角度出发为孕妇考虑。

    晏鸿章那张脸青了又黑,黑了又红,被个女医生这么数落,还是第一遭。晏季匀又何尝不是呢,但他也沉默不语,脸上像蒙上一曾薄冰。

    晏鸿章压下心头的火气,尽量控制着说话的语气:“医生,那……那我孙媳妇现在情况怎么样?”

    刘敏眼一横,目光却是落在晏季匀身上……

    “你们现在知道紧张了,早干嘛去了?孕妇没事,现在也不疼了,但是下一次她要是再受到刺激……”

    “不会不会,没有下一次……”晏鸿章赶紧地摆手。

    杜橙见状,颇为尴尬地碰了碰刘医生的胳膊,讪笑着说:“刘主任,今天只是个意外,我们会注意的……”

    刘敏知道杜橙这眼神的意思是让她给晏家的人留点面子,别训斥得太过了。

    刘敏的脸色稍有缓和:“孕妇留在医院观察观察,晚上你们再接她走吧。”

    “行行行,谢谢刘医生。”杜橙急忙招呼着,回头给晏季匀使个眼色。

    听到水菡没事,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晏鸿章更是浑身瘫软地坐在椅子上,先前的那股精神气弱了不少。他受到的惊吓和刺激也大啊,现在还感觉心有余悸……幸好水菡的肚子没事,不然,他还怎么抱曾孙?水菡肚子里的宝宝,不仅是晏家的骨肉,也是沈玉莲的后代啊,如果没了……晏鸿章只怕是老毛病都要气出来。

    晏鸿章一双精冷的眸子盯着晏季匀,像是要喷出火来,而晏季匀则是垂头不语,不知道在想什么。气氛一时冷到冰点。

    杜橙心里暗暗叫苦,这都什么事儿啊,好好的一个婚礼变成这样,就算水菡的肚子没事,可这一天,始终是成为了不可磨灭的憾事。

    杜橙机灵,纯天然无害的笑容立刻浮现在脸上,坐过去挽着晏鸿章的胳膊,笑米米地说:“老爷子,您消消气……呵呵,年轻人嘛,有时做事是冲动一点点,不过……没大碍,没大碍……”

    只有杜橙这小子才会在晏鸿章脸色这么难看的时候上去挽着他的胳膊,就跟这是自己亲爷爷一样。

    晏鸿章也确实难以对杜橙发脾气,这小子每次见到都是嬉皮笑脸。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杜橙,你跟季匀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好兄弟,他的事,你知道的比我多,那你告诉我,刚才是谁来的电话?”晏鸿章嘴上对杜橙说,但他沉凝的眼光是在看晏季匀。

    晏鸿章知道,问晏季匀,一定是得不到答案的。

    杜橙笑得更无害了,一脸无辜:“老爷子,您也看到啦,刚才我们一路赶来医院,我和季匀都没来得及聊聊,我真的是不知道谁给他打了电话……呵呵,不过,老爷子,现在水菡没事了,季匀人也在这儿,咱就……就暂时不追究了吧,您看季匀的脸色,他一定是知错了,只是不好意思承认而已。”

    “他会知错?哼!”晏鸿章重重地冷哼,怒目喷火,要不是现在在医院不宜高声喧哗,他一定会大发雷霆。

    杜橙嘴角抽抽,冲着晏季匀挤眉弄眼,示意他说说话,可是,没想到,晏季匀居然会说……

    “我有事要办,晚一点再来接水菡。”晏季匀说完时,人已经转身大步离去,只留下身后的人目瞪口呆。

    “你给我站住!站住!”晏鸿章怒吼,但是晏季匀走得匆忙而坚决,即使听到爷爷的咆哮声,他也不会停下脚步。

    洪战脸都绿了,连忙过来扶着老爷子,杜橙也是使劲拽着晏鸿章的胳膊,生怕这老人要是冲上去和晏季匀闹起来,那可不妙。

    “气死我了!这混小子到底搞什么!”晏鸿章气得跳脚,却也只能骂几声。他知道,晏季匀这是在赌气,叛逆的血液在他身体里从未停歇过。

    水菡没事了,晏季匀松了口气,他觉得自己可以去机场见沈云姿了。

    开着车一路狂奔,晏季匀看看时间,距离沈云姿上一个电话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从医院到机场,晏季匀闯了无数红灯,超速驾驶,可他现在顾不上那么多,他只知道不能让沈云姿跟着晏锥走!

    人来人往的机场,想要寻找一个人谈何容易。晏季匀打沈云姿的手机已经关机,慌乱,焦急……晏季匀心急如焚,站在机场大厅中央,看着无数陌生的面孔,他只觉得心跳在不断加速,伴随着一股恐惧……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即将失去了吗?难道他来晚了?

    机场那么大,他该如何寻找?

    沈云姿是他的一个梦,是他在澳洲留学时最美好的记忆,他这记忆可以断层,但不可能以永远失去她而告终。

    手机响起时,晏季匀看都没看直接接起来,电话那头传来的居然是晏锥的声音……

    “哥,我和云姿,有话跟你说。”晏锥听起来很平静。

    晏季匀的心猛然收紧,像被蝎子咬了一口,愤怒地对着手机咆哮:“你们在哪里?出来!”

    “哥,我们在飞机上,马上就要起飞了。”

    晏锥话一落,电话那端忽地传来熟悉的女声:“匀,我和晏锥要走了。”

    晏季匀此刻才知道,晏锥没说谎,沈云姿真的和晏锥一起在飞机上!

    “云姿,你听我说,我现在已经在机场了,你别走,听我解释好吗?”晏季匀抱着最后一点希冀,或许云姿知道他在机场了,会改变主意。

    沈云姿的声音明显在颤抖,哽咽,却还是痛苦地说:“匀,我知道你的婚礼出了状况,在你刚刚要走的时候,那个女人的肚子疼,你送她去医院了,所以才会来得这么晚……你是想告诉我,如果不是突发状况,你早就来了?不……晏季匀,你如果真的像过去一样地爱我,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没人能阻止你的脚步,就算是她肚子痛,难道不能由别人送去医院吗?你明知道我在机场等着,你还是选择先顾及她。虽然你的婚礼是没有进行,可你的行为已经告诉我,在你心里,我的位置早就被她取代了,我留下还有何意义?”

    晏季匀痛心疾首,激动地说:“我和她的婚姻是有苦衷的,有我不得不结婚的理由,你难道不信我吗?云姿,虽然我暂时不能给你一个名分,不能和你结婚,但是我对你的心没有变,只要你愿意留下来,我们可以像两夫妻那样生活,就算没有结婚证,但我是真正属于你的,云姿,这样还不够吗?”

    电话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又传来女人低低啜泣的声音:“对不起……匀,我不想做小三……我这次真的决定放弃了,去到一个你找不到的地方,安静地生活,不再和你有任何联系,彻底了断。藕断丝连的痛苦太难受了,我想要忘记你……只有忘记你,我才能过正常的生活,才能追求属于我的幸福和婚姻。或许,我也会像你一样,很快结婚,有个家……匀,别再挂念我……我会将Q.Q和微博都删除,从此,我只是一个隐形人。再见了……匀”

    嘟嘟嘟……一阵忙音,冷漠而急促。

    晏季匀立刻回拨过去,已关机。

    晏季匀只觉得自己脑子里嗡嗡作响,一颗心坠到了谷底。这是一种致命的无力感,让你在慌乱恐惧绝望中看不到一点光亮!或许,此时,飞机已经进入跑到准备起飞了,他无力回天!

    再看看Q.Q和微博,果然,她删除,连微博都关闭了,她果然是决绝,不留一丝挽回的余地。

    沈云姿,她不是一个人走,她是和晏锥一起!她将去向哪里?这一走,代表着他永远失去了拥有她的机会。她死心绝望地走,不会再让他找到,甚至断绝一切联系,她走得彻底,同时也带走了他的心。

    利用水菡的存在,晏锥终究还是得到了沈云姿吗?晏季匀除了心痛,什么都做不了,这一次的离别,比他从澳洲离开时还要伤痛百倍。因为,在此之前,至少他还知道她在哪里,还能从她的微博上看到她的消息,但是,今后……她将,杳无音讯,消失在茫茫人海,再见无期。

    为什么会这样?假如不是水菡突然肚子痛,他怎会赶不及来见云姿?晏季匀心头的怒火在汹涌,虽然他这样的想法对水菡很不公平,但却是事实。

    不能与云姿成为夫妻,已经是晏季匀心底的痛,如今她和晏锥不知道去了哪里,彻底失去消息,他更是难以承受这样残忍的结果,好比完整的心脏被硬生生挖去一块,再不会愈合……【稍后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