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80章:结婚证
    医院里。

    水菡躺在病床上休息,这里只有洪战和晏鸿章,却独独不见晏季匀。

    气氛沉闷而压抑,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向水菡解释晏季匀为何不在这里。

    晏鸿章的电话都已经关机了,先前在婚礼上那些人,不停地打电话来询问,晏鸿章疲于应付,气得关机了。这其中,晏家自己人占多数,他们所关心的是水菡的肚子怎么样了。

    二姑妈三姑妈五姑妈以及其他一些亲戚想要进来探望水菡,全都被晏鸿章挡了回去。

    水菡现在不需要那些虚假的关心,她需要休息。

    水菡很安静,惨白的小脸上,眸光黯淡,怔怔地望着天花板,脑子里反反复复出现的都是先前在婚礼上晏季匀决然而去的背影……她都已经那样乞求了,可他还是要走,如果不是因为她突然肚子痛,他只怕早就不见了。知道她没事,他又可以继续做自己想做的事,去见那个重要到能让他在婚礼上丢下新娘离去的人。

    晏鸿章的眉头一直皱着眉松开过,望着水菡那令人心疼的表情,就像个失去了魂魄的木偶,透过她,他仿佛看到了当年的沈玉莲……

    晏鸿章眼眶微酸,声音柔和慈爱:“孩子,医生说你主要是情绪太激动,你现在可别生气,否则动了胎气可不好。”

    生气?水菡现在的心情岂止是生气能形容。

    水菡呆滞的眸子动了动,木然地转头看着晏鸿章:“爷爷……他呢,是不是走了?他还会回来吗?”水菡心如刀绞,她是真的不确定晏季匀还会不会出现。愿以为自己能抓在手里的东西,竟是如此容易就失去,让她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拥有过他?

    晏鸿章老脸一热……水菡这可是把他问住了。对于晏季匀,晏鸿章从来没有真正地掌控过,他现在是真的没把握,晏季匀什么时候会出现。

    晏鸿章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了两个红本本,交到水菡手上,语重心长地说:“水菡啊……你别太担心,男人嘛,有时冲动不可理喻,但是,你要知道,你才是他的妻子。虽然今天婚礼仪式不顺利,可你们的结婚证,已经办下来了,有了这个小红本子,你就是晏家的人,是季匀的合法妻子,其他的女人,不管外边有什么花花草草,那都是浮云,懂吗?”

    结婚证?

    水菡呆呆地注视着手里的小册子,翻开来一看,果然,清清楚楚写着她和晏季匀的名字,在配偶栏里,格外显眼,也深深地搅动着水菡的心。

    很多地方对于结婚有着不同的风俗习惯。有的是以婚礼为重,只要办了婚礼和酒席,就被人们认可为夫妻,甚至会在婚礼之后很久才去领结婚证。可大多数地方还是以结婚证为主。婚礼被看成只是一个附带的仪式。归根究底,婚姻是要得到法律的保障才能生效的。那张被某些人嗤之以鼻的结婚证,实际上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

    她该高兴的,可她却笑不出来……晏季匀连婚礼都能舍弃得下,在他心里,还会有她的位置吗?就算有结婚证又怎样,得到他的人,得不到他的心,这样的婚姻有意思么?她原以为晏季匀对她,是有着几分感情的,可她发现自己错了。那薄弱的感情,连一通莫名其妙的电话都敌不过!

    “爷爷……谢谢您。可是我……我……不适合当您的孙媳妇,他……他不喜欢我。”水菡喉咙里发出细微的声音,刺痛的心在不停滴血。这个事实,她何尝愿意相信?

    晏鸿章心里一紧……这安慰人,他真不在行,安慰一个伤心的小丫头,他更是弱项。

    洪战偷瞄着老爷子的表情,忍不住想啊……水菡还不知道自己多特别,能让晏鸿章这样小心翼翼地安慰,连晏家人都没谁有这样的待遇。

    晏鸿章看向水菡的眼神又多了几分慈祥,就像这是自己的亲孙女一样。

    “水菡,季匀那小子是很混账,我这个做爷爷的也不会维护他,我只是想你明白一件事……每个人的过去,我们都无法参与,我们能把握的只有现在。季匀的过去,连我都不能完全干涉,他遭遇了什么,我更是无法改变,你也是一样,你参与不到他的过去,但你现在是他的妻子,肚子里还有他的孩子,不管他如今对你的感情是多是少,你都有其他女人无法比拟的优势,你要懂得隐忍,慢慢地去融化他的心。婚姻是一辈子的事,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如愿的。想要一个幸福的婚姻,需要花去一辈子的时间,明白吗?”

    晏鸿章这番话,到是他发自内心的,也是他的感悟所得。他虽然是因为水菡的身份和那个秘密,才会逼着晏季匀娶水菡,但晏鸿章对水菡也确实是真心的喜欢,加上沈玉莲那层关系,晏鸿章更是希望水菡和晏季匀的感情能顺顺利利。

    水菡对感情和婚姻方面,知之甚少,没有人告诉过她这些,现在乍一听,她心里也是触动很大……真的有那一天吗?慢慢融化他的心?

    水菡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有那个毅力,但是,她不愿就此放弃希望。如果连希望都没有,她会撑不下去的。

    与此同时,在婚礼现场,还有些人在那收拾残局。宾客们走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只有冷清。用鲜花点缀成的花门以及路引,依旧是那么美丽而喜庆,粉红色的心形图案上,大大的四个字——永结同心,此刻只会让人感到无比讽刺与凄凉。

    喷泉旁边有一男一女身影,远看去像是在欣赏美景,但实际上是在……吵架。

    童霏瞪着眼儿一只手叉腰,另一只手指着杜橙的脑门儿,清脆的骂声脱口而出……

    “男人就不是好东西!混蛋王八蛋!欺负咱家水菡很有成就感吗?”

    “该死的臭男人!好好一个婚礼被搞成这样,有钱了不起吗?有钱就能这么对水菡啊?我诅咒你们!”

    “。。。。。。”

    童霏激动得脸都红了,杜橙被她骂得狗血淋头,并且她还有越骂越起劲的架势。

    杜橙真是后悔啊,自己干嘛不在医院待着,跑来这儿帮晏季匀收拾残局,结果童霏也在。

    杜橙实在受不了,俊脸上满是怒意,咬牙切齿地,一把将童霏那只手给抓住!

    “你骂够了没?我是伴郎,我不是新郎!你骂我有P用啊!老子不是你的出气筒!”杜橙不甘示弱地吼回去,声音盖过了童霏。

    童霏不愧是小肥肥,骂人都中气十足,立刻嗓门儿又大了……

    “新郎不在这儿,你是伴郎你活该挨骂!谁让你们是穿连裆裤的?你不告诉我谁打电话给晏季匀,搅合了水菡的婚礼,我就连你一块儿骂了又怎么样,你咬我啊?”

    杜橙怒视着她:“呸!你一身肥肉,死胖子,送老子都不会咬!”

    “你骂谁胖子呢?你才是胖子,你全家都是胖子!”

    杜橙忽然笑得很灿烂,极尽讽刺:“呵呵……你回去照照镜子吧,谁像你这样才十八岁就肥得跟一座山似的,还不肯承认自己是胖子?胖子,要不要我介绍几个整形专家给你?帮你抽脂减肥,价格八折!”其实他是说得有点夸张啦,人家童霏体重也不过才一百二十斤,不算很胖,确实只是小肥肥。

    童霏被杜橙这番话气得血冲脑门儿,一下子将手从他手里抽回来,猛地一抬脚……脚上的高跟鞋被攥在手里,童霏冲着杜橙咆哮……

    “臭男人,你去死!”童霏怒嚎着将高跟鞋敲在了杜橙脑袋上!

    “啊——!”杜橙一声惨叫,手捂着被敲的地方,痛得眼冒金星。

    “死女人,你站住!”杜橙不顾疼痛,不顾形象地嚎叫着去追童霏。

    童霏早就将另一只鞋子也脱下来,拼命向着大门的方向狂奔,还时不时回头哈哈大笑:“哈哈哈……有本事你抓到我啊……哈哈哈哈……”

    杜橙气得想杀人,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在跑,却还是追不上那个“胖子”,真是丢人啊!居然被女人用高跟鞋敲脑袋,这是杜橙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遇到,耻辱啊!最可气的是他跑不过她。

    “死女人,别让我再碰到你!”杜橙冲着童霏的背影怒吼,喘着粗气。

    一向风流潇洒的杜橙,今天算是阴沟里翻船了……

    =====================呆萌分割线==================

    到了晚上,水菡被接回家去了,晏季匀没去医院,手机也不通,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熟悉的别墅里,处处充满着喜庆,卧室里更是贴着一个大红喜字。今晚,是她的新婚夜,本该是和他在一起甜甜蜜蜜的,可是,他现在身在何方?

    水菡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躺在床上,困意袭来,却无法入睡。她抱着一丝希望在等,她不知道他是急着要去见谁,她甚至不敢去想,他还在不在这个城市。【明天加更,亲们莫养文啊,千千需要动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