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81章:今夜他会不会回来?
    一场被外界瞩目的婚礼,虽然被邀请前去的人不多,可在场地外边守着的媒体记者却是一波又一拨。得到婚礼半途中断的消息,外边那群人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忙着打听消息,忙着深度挖掘一些能刺激人们眼球的内幕……

    婚礼的风波,让许多居心叵测的人当成笑话来说,无论是在富人们的圈子还是在普通人眼中,水菡都成了一个最不受待见的新娘。晏家的那几房人更是在心里暗暗偷笑……晏季匀的婚姻生活,竟然比他们当初结婚那时候更不如啊……

    十一月的天气已经迎来了冬季的寒意,在这座被装点成婚房的别墅里,更是冷清得可怕。新婚夜,只有新娘独自对着窗外默默伤神,坐在一片大红色的床上,床单是红色,枕头是红色,棉被也是红色……屋子里的一切都是洋溢着喜气的,只是,水菡感觉不到丝毫真实,熟悉的房间里却是如此陌生,仿佛隔着两个世界。

    心痛,随着每一次的呼吸,从空气里灌进五脏六腑,再从里开始蔓延到每个细胞……痛到她已无力哭泣,只剩红肿的眼睛,暗淡无光的眸子遥望窗外。那里是别墅的大门,如果晏季匀回来,她能第一时间看到。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夜深了,心冷了,人也累了。她等得痴,等得苦,而那个男人其实也不好过。

    沈云姿是晏季匀在澳洲留学时的同学,比他晚一年进学校,也是学校里中国留学生中最美的一位女生,是公认的女神。

    但沈云姿的家世却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好,她之所以能去澳洲留学,是因为她在国内某大学里成绩特别优异,每年拿奖学金,最后做为与澳洲大学的交换生,才获得了去留学的机会。在国内,她为了完成学业,自己半工半读辛苦打工,去了澳洲也不轻松,除了努力学习,她每天都要打工,以此来赚取生活费。

    沈云姿勤俭朴实,低调,每天都呆在学校,打工的餐厅,简陋的出租屋,三点一线的生活,她从不参加同学聚会和其他娱乐活动,她也不会主动去结识谁,她拒绝了每个追求者,她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了晏季匀。

    晏季匀是被沈云姿那种坚韧的精神所吸引的,她的出现,使得他明白,原来不是每个漂亮女人都会以自己的外貌做为人生道路上冲刺的通行证,原来漂亮女人不是每个都胸大无脑,原来还有像沈云姿那样即使生活那样艰难也依然充满斗志。

    晏季匀和沈云姿从相识相知相恋,两人好像是上辈子就认识了一样,坠入爱河的晏季匀没有隐瞒自己的身份,而沈云姿在知道之后,开始忐忑不安,她觉得自己家庭条件太差,配不上晏季匀这天之骄子,但那时的晏季匀却以为自己既然被爷爷流放去了澳洲,就再也不是晏家大少爷了。他让沈云姿放宽心,并且买好了结婚戒指,向她求婚。

    沈云姿和晏季匀在一起的时候虽然爱得深,可也有很深的自卑感,她对自己没信心,对将来更是迷茫,当时的她,没有答应晏季匀的求婚。

    晏季匀一气之下,消失了三天不见踪影,三天之后却收到了晏鸿章召他回国的消息。

    晏季匀与沈云姿是真心相爱,尽管求婚不成,可晏季匀的心依然如故,临走之前告诉了沈云姿,待她毕业之后回国,希望她能答应戴上他买的结婚戒指。

    沈云姿在接到晏季匀的道别电话时,哭着说她今后不会再联系他。因为这句话,让爱恨交织的晏季匀更加难过,怀着心痛,回到国内,却一直都在等待着沈云姿学成归来。

    沈云姿是晏季匀的初恋,他不只是爱她,更尊重她。两人交往的过程中,他始终克制着自己,没有和她发生关系,他是想将她的初.夜留到结婚那一晚……如今这社会,像晏季匀这么纯情的男人可以说几乎绝种,可想而知,那时的他,对沈云姿的爱有多深。

    这样深刻的爱,也难为他无法在一年的时间将她忘记,听到她归来,就在飞机场,听到她说愿意和他在一起,他的心如何还能平静?而当他因为要送水菡去医院,彻底失去了与沈云姿见面,复合的机会,从此佳人杳无音讯,断绝来往,他怎能承受……

    晏锥是沈云姿在去澳洲留学之前就认识的,只是沈云姿一直没有接受晏锥的追求,只把他当朋友。现在,坚持了几年都不曾放弃的晏锥,终于能战胜晏季匀,得到沈云姿点头。虽然过程中,他利用了水菡来达到目的,但结果就是这样,他真的赢了。

    晏季匀有时想起水菡,都会产生一种矛盾的心态……究竟是水菡本身吸引了他,还是因为她身上有着某种与当年沈云姿类似的特质?

    ==================呆萌分割线==================

    借酒浇愁,向来不是晏季匀这么强势冷傲的男人会做的事情,但今晚,他不想回家。

    夜店,灯光迷离,音乐劲爆,处处都透着you惑与刺激,嘈杂的环境中,人们肆意宣泄着蠢动的灵魂,尽情跳舞,尽情迷醉。某个高大的身影从后门出去,一头扎进昏暗的夜色中,脚步有些虚浮,头有点晕,但他觉得自己喝得还不够,只是这里太吵,他打算换个地方继续。

    一股冷风吹来,将男人浑身的酒劲吹散了两分,冷空气灌进脖子里,却丝毫没有对他造成影响……或许是喝醉了,或许是心太痛,总之,现在他感觉不到冷。

    甩甩头,迈开长腿走向前方的路口,这里是夜店的后巷,比起前门的热闹,这里显得清静了许多,因此,当身后传来异响,也就格外惊人。

    “妈的,臭婊.子,装什么清高?”随着这怒骂,一声清脆的耳光声传来,同时还有女人的尖叫。

    “啊——!”女人痛苦地捂着脸,还没等她痛过,另一边脸已经被打了。

    “老子叫你出场,那是看得起你,你竟敢不给面子?是不想在这混了是吧?”男人揪着女人的头发,一口唾沫星子喷人脸上。

    女人愤恨地盯着眼前的男人,趁其不备,猛地冲着对方下身狠狠一踹!

    “啊——!!”男人杀猪般的惨叫,蹲下身体痛得直不起腰。

    女人拔腿就跑,另一个男人奋起直追!

    “站住!死婆娘!”男人边骂边追,看这架势,女人被逮到的话,铁定要被收拾得更惨。

    这一切都发生得突然,只不过是一两分钟的事,晏季匀已经走到路口,蓦地,身后闪过一道白色的身影,一把拽着晏季匀的胳膊,惊恐地大叫:“先生,救救我!”

    晏季匀眉头一皱,下意识地想要甩开这女人,可就在这时,追赶他的男人已经到了!

    “死婆娘,敢踢我大哥的命根子,你TM的今天就等着被轮J!”凶神恶煞的男人冲着女人咆哮,张牙舞爪地拉扯着她的身体……

    在女人绝望的哭嚎中,在街口路灯渲染的光影下,一只蓄满了力量的拳头高高举起,轰然落下!

    宁愿被晏季匀骂个狗血淋头也别去挑战他的拳头。这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的事。

    这男人被晏季匀一拳头捶在背上,随即又立刻挨了一记飞腿,痛得他哭爹喊娘,哪里还有力气去抓那女人。

    “快走!”女人焦急地低吼,拉着晏季匀的手就跑,只听身后传来怨毒的咒骂声,她跑得更快了……

    没跑多远,拐进一条僻静的小路,晏季匀不耐地甩开了女人的手……他打架还需要跑吗?对付两个男人而已,他就算喝了酒都能容易将对方打趴下,这么跑,还真不是他的作风。

    女人气喘吁吁地看着晏季匀,眼中充满了感激,近乎哽咽的声音说:“谢谢你……”

    晏季匀连眼都没眨一下,盯着眼前这似曾相识的面孔,他内心有几分触动……这个女人,他原本没打算管闲事,只是刚才借着路灯,他看清了女人的长相,竟是前不久他和杜橙来这家夜店时曾见过的那位,脱衣舞娘。当时他还在她进入包厢时,多看了她几眼,不为别的,只因为……这个女人,与沈云姿的样貌,有几分相像,所以,晏季匀才会记得她。

    晏季匀眼底的痛意又深了几分……老天爷是故意捉弄他吗?偏偏在云姿消失的这一天,让他再遇到这个与她长得相像的女人。他出来喝酒,不就是为了忘记烦恼么?然而,烦恼似乎从不曾想远离他。

    “既然没事了,你回家吧。”晏季匀涔冷的口吻,漠然转身。

    “等等……”女人叫住了晏季匀,尴尬地指指自己的衣服……已经被人撕烂了,肩膀处露出一大片白嫩的肌肤,胸前的沟壑几乎遮不住。

    “我家就在前边,可以送我回去吗?我现在这样,如果再遇到几个酒醉鬼,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女人乞求的语气,泛着泪光的眼睛,楚楚可怜地注视着他。她心里其实没把握,孤注一掷的心态才说出了这番话,尽管知道几乎是奢望,但是能遇到晏季匀,是多么难得的机会,她不会允许自己错过……【凌晨一更,白天还有大量更新,请大家记得来看文哦,千千努力码字,希望大家也能以订阅支持,别养文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