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83章:共处一床
    孤男寡女共处一床,擦枪走火如同箭在弦上,他身上的温度隔着衣衫都能将她灼烧得浑身发烫,沈贝现在脑子一片空白,醉眼含春凝视着他。

    在这极致you惑撩人心弦的时刻,沈贝分明看到了晏季匀眼中那燃烧的火焰,她惊喜而又急切地等待着他进一步行动,渴盼着他能将她融化,占有!

    只是,沈贝还不曾明白,晏季匀眼中燃烧的火焰不是情.欲,而是……

    “沈贝,你在夜店里也能保持着洁身自好,这是你身上的闪光点,如果连这都被你自己抹煞,那么,你和别人又有什么不同?”晏季匀涔冷无情的声音里透着警告,淡漠如水的口吻,惊呆了沈贝。

    “我只想睡觉,仅此而已。别让我再看到你刚才的样子。”晏季匀说完,再不看沈贝一眼,放开她,睡到床铺的另一头,拉过被子,继续睡觉,就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这好比一头冷水浇下,沈贝浑身发寒……这个男人果然是有着令女人疯狂的本事,刚才还压在她身上,转瞬便说出让她羞愤得想死的话,前一秒让她以为他会要了她,下一秒便平静地躺在那安然入睡。

    火与冰,两种极端的情绪极端的表现,也只有晏季匀这深沉如海的男人才能这样玩转自如,同时也让人抓狂!

    对于女人来说,这绝对是种耻辱。都这样了还不能引诱到他,是不是可以说明她的魅力在他眼中等于零?

    沈贝浑身僵直不动,脸色难看至极,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但在愤怒之余,她心底却又对晏季匀有了另一种看法……在夜场里,她见过了太多色.欲熏心的男人,他们只将女人当成是玩物,是发泄的工具,遇到现在的情况,他们早就将她狠狠糟蹋了,怎么还会将她推开?

    晏季匀的做法,看似伤人,但沈贝仔细一想,这样的作风才是晏季匀啊,他不是女人随手可摘取的花朵,他是天上星子,是冰山上的积雪,想要得到他的青睐,出路不在于肉.体,而在于……心。

    他说得对,她吸引人的资本不就是因为她是夜场中罕见的一个保持着处.女身的脱衣舞娘吗?她不应该主动勾.引晏季匀做那种事,她应该要显得矜持,害羞,才能让男人觉得她可贵,才能在他心里保持一个特殊的印象。

    沈贝是个聪明的女人,想通透了就不会再感到愤怒和迷茫,反而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她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能让晏季匀在今晚之后还能再见她,相信只要能再见面,能与他保持联系,能得到他的怜惜,她就不会再是昨天的沈贝了……

    =============呆萌分割线===========

    这充满戏剧性的一天终于过去,但晏家却并不平静。当大家都在纷纷揣测晏季匀接下来该如何收拾残局时,沈蓉却已经因为晏锥的离去而肝肠寸断。

    事先,她一点都不知道儿子的计划,直到晏锥打电话来说他已经在飞机上了,他要和自己喜欢的女人一起去国外。他没有说什么时候会回来,只是对母亲百般愧疚,乞求母亲的谅解,但沈蓉怎可能会释怀呢?

    沈蓉是晏季匀的父亲晏展松生前在外边包养的女人,在晏季匀的父母相继去世之后,沈蓉终于能凭借着晏锥是晏家的私生子而成功入驻。可仅仅是这样还不够,她在晏家没有地位,老爷子也是看在晏锥的份儿上才会顺带让她住下,实际上,沈蓉很清楚,老爷子当年最痛恨的就是晏展松的风流,最不待见的就是晏展松在外边的花花草草。

    像晏家这种豪门望族,上百年传承下来,一直都保留着族谱以及宗祠,骨子里有着外人不知道的传统与严谨。沈蓉的身份,即使将来死后也不能在晏家的宗祠中拥有一席牌位。她在晏家遭受无数白眼,外人都觉得她在享受荣华富贵,可她却是卑微而痛苦的,这种心情,只有晏锥明白,理解,可现在,儿子竟然跟一个女人私奔了!

    夜深了,书房里竟传出沈蓉低低啜泣的声音,她惨白的面容上尽是泪痕,神情悲恸,正在替儿子向晏鸿章请求饶恕。

    “老爷子……请您别怪罪晏锥,他只是一时糊涂才会做出这种事……一定是那个女人不知道用什么法子迷惑了晏锥……老爷子,您神通广大,可不可以派人将晏锥找回来?没有儿子在身边,我的生活还有什么意义,老爷子,求求您了……”沈蓉如此低声下气地哀求,只因她明白,如果晏鸿章肯出手,想找到晏锥,并不会太难。她不能没有晏锥,那是她唯一的精神寄托。

    悲痛欲绝的沈蓉,即使在以往的艰难时刻也没有这么求过晏鸿章,现在却放下所有的自尊,只差没下跪了。她害怕晏鸿章会像以前对待晏季匀那样一怒之下将晏锥流放在外弃之不顾,她更怕晏锥走了就不回来。

    晏鸿章端坐于椅子上,面色沉凝,无喜无悲,双眸中有着饱经沧桑之后的淡然,良久,他才缓缓说道:“沈蓉,你不必请求我宽恕晏锥,也不用惦记着去找他。就当他是出去度假了吧。”

    度假?沈蓉错愕,哭声一顿……晏鸿章的反应,大出沈蓉的预料,老爷子是不是太过平静得异常了?难道说,老爷子真的打算放弃晏锥了么?

    不……不会的,不可以!沈蓉内心惊恐,她知道,一旦晏鸿章放弃晏锥,不再重视,那么,她和晏锥在这个家里将再无容身之地。失去价值的人,被弃用的人,在晏家还怎么过下去?

    “老爷子……晏锥他……他也是您的孙儿啊,您要是对他不管不顾了,这孩子的将来可就毁了,老爷子……请您念在晏锥还算对公司尽心尽力,请您别……”沈蓉哽咽着喘粗气,激动得快说不下去了。

    晏鸿章眸光一凛,沉声说:“亏你还活了半辈子,遇到这么点事儿就手忙脚乱哭个没完!你用脑子想想,晏锥真的会跟那个女人私奔一辈子吗?他做得到吗?你是他亲妈,你在这里,他在国外能坚持多久?他不过是一时冲动而已,等他冷静下来就会知道自己做的决定有多愚蠢!这世上,不顾身份地位和财富的爱情,也不是没有,只不过,不会是晏锥和那个叫沈云姿的女人!过不了多久,晏锥想明白了自会回来,你用不着来求我,下去吧。”

    晏鸿章大手一挥,已不愿再多说一句。

    沈蓉出了书房,内心又惊又喜,被晏鸿章那番话给惊醒了,先前的恐惧和担忧也淡去了许多。还是老爷子看得透彻啊……没错,就当晏锥是去渡假了,冲动过后,他失去了那股热情和冲劲,自会回到晏家。那毕竟是她的亲生儿子,他怎会真狠心抛下自己的母亲呢……

    沈蓉想开了,她现在要做的就是等着晏锥回来……是的,他一定会回来,一定……

    ============================

    清晨的凉风从窗户透进来,这屋子里光线不好,即使是白天也不会很亮。暗沉的光线中,并不算宽敞的床上躺着一男一女,各自背对着,一人盖着一床棉被,被子里,两人的衣服都是整整齐齐。这样的一对男女,未免也太过奇怪。当真是躺在同一张床上却平安无事地过渡了一夜。可如果知道这男人是晏季匀,或许就不会感觉那么不可思议了。

    沈贝比晏季匀醒得早,她很机灵,去楼下买了新的毛巾牙刷,甚至连男式拖鞋都买了,都是为晏季匀准备的。

    睁开眼的一霎,晏季匀倏然皱起了眉头……入眼的一切都是陌生的,真不习惯。

    其实昨夜他睡得并不十分安稳,他的警觉不会完全放松的,浅眠,只要有一点异常,他都会惊醒。

    沈贝已经梳洗好,见晏季匀醒了,立刻将拖鞋放在了床前,未施胭粉的面容上露出温柔的笑意:“这是新的拖鞋,你穿上吧。”

    晏季匀垂眸看着地上蓝灰色的拖鞋,剑眉微蹙,脑海里浮现出的竟是另一双鞋子……家里,他和水菡的拖鞋是同一个颜色,同样的款式,是她去买的男式女式各一双。

    有些习惯,有些生活的片段,总是会无声无息地印刻在你脑子里,会让你在不经意之间想起,犹如一种无法洗去的烙印。

    晏季匀穿上拖鞋,进去浴室,沈贝紧跟着就将新的牙刷毛巾递给他。细心而体贴,仿佛她才像是新婚的妻子。

    这个天气,晏季匀都没有用热水洗脸刷牙,在水龙头上用冷水冲洗着面颊,毛巾轻擦,然后,一闪身就出了浴室,换上自己的皮鞋……

    一夜醒来,他精巧的下巴上露出一层淡淡的青色,是胡渣冒出来的痕迹。但这并不影响他的英俊,还无形中增添了几分更惑人的男人味儿,尤其是现在他这点烟的动作,更是让沈贝再一次地看得痴了……怎么会有这样的男子呢,一举一动都是那么赏心悦目,优雅之中又透着一丝不羁的绢狂,最是令女人难以抵抗的魅惑。

    “你……要走了吗?”沈贝依依不舍,一双美目微微泛红。

    沈贝本身也是个美人,有着几分清纯的气质,加上她与沈云姿的几分相似,这么一张娇颜,含情脉脉注视着晏季匀,确实是楚楚动人的模样。

    晏季匀依旧不发一言,只是走向门口。这不禁让沈贝急了,心慌意乱地说:“你还在生气吗?气我昨晚……对不起,我不是存心想引.诱你,我只是因为仰慕你,所以一时糊涂……我以后再也不会那样了,请你相信我好吗?我保证以后会规规矩矩的,我……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她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般带着羞怯与惶恐,在向他表露自己的心迹,有时候,“仰慕”这词儿,可以跟“喜欢”划上等号。

    晏季匀深邃的眉眼之中,看不出情绪的波动,薄唇里吞吐着烟雾,淡淡地说了一句:“不知道。”

    话音一落,他已经消失在门外。

    他走得如此干脆,洒脱得令人惊诧,也令人黯然伤神。从晏季匀起床到他离去,前后不过五分钟的时间。

    他是风么?为何沈贝感觉他是那样难以捉摸?对他来说,难道这里只是一个临时旅馆?

    沈贝望着门口,怅然若失,久久不曾平息……

    晏季匀出了这栋出租屋,一路漫步走向昨晚他喝酒的夜店。车子还停在那里。

    初冬的早晨,冷风瑟瑟,这寒意让人越发感到孤单,独自一人走在街上,纷乱的心情经过一夜之后好像没有恢复的迹象,潜意识里仍然在回避着去想某个人,某些事……

    路边的一个小摊子,卖早餐的,那金黄色的油条让人看了很有食欲。

    晏季匀在一张桌子边坐下,要了一根油条和一碗豆浆。

    油条被他泡在了热气腾腾的豆浆中,开始变软发涨了他才一口一口吃起来,只是他也在这时微微一愣……自己吃油条的习惯是何时改变的?

    以前他吃油条不会先泡在豆浆里,可是自从水菡住进来之后,有一次两人早上吃豆浆油条时,水菡说,将油条现在豆浆里泡一泡再吃,会有另一种味道。他当时试了一下,觉得还不错,自那以后,每次两人一起吃豆浆油条都会做出一模一样的动作,先将油条泡在豆浆里……

    怎么老是会想起她?晏季匀甩甩头,似是要将那清秀的面孔从脑海中挥去,可是水菡对他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是他不曾察觉的深刻……

    吃完早餐,晏季匀去取了车,刚一启动便朝着某一方向开去……不是公司,也不是晏家大宅,而是他的家。

    熟悉的别墅,被妆点上了一派喜气,红色粉红色粉紫色到处都是。对了,昨天是他结婚的日子,只可惜,他尝到的不是喜悦。

    晏季匀复杂的心情难以言喻,神情冷漠地走进家门,经过玄关处,一眼就看到了沙发上躺着一个莹白的身影……

    她怎么又在沙发上睡着了?这么凉的天气,她还怀孕了,居然这么不懂照顾自己!

    晏季匀心底没来由一阵窝火,也不知在气恼什么,黑着脸走过去,刚想叫醒水菡,他眼角的余光却瞥见了桌子上鲜红的小本本……那是什么?结婚证?【下午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