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84章:原来他爱着另一个女人!
    红本本上,配偶栏中,有晏季匀和水菡的名字,还有两人的照片。

    晏季匀呆立半晌,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嘴角一抹涔冷的笑意……这又是爷爷的杰作吧?如此大包大揽,他连民政局都没去,却已经拿到了结婚证。他该说这是民政局给晏家面子呢还是为自己感到悲哀?

    叛逆的血液又开始在体内汹涌,看着这红本本上的字和照片,晏季匀只觉得一阵反感,烦恼!被逼结婚已经让人难以接受,现在这凭空出现的结婚证更是刺得晏季匀心痛不已。这小本本像是一个极大的讽刺,在提醒着他,沈云姿已消失,他的妻子,终究不是她!

    晏季匀虽然收留水菡,也给过她疼惜,但他没有想过要和她结婚。同居和结婚,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他心里的妻子,是沈云姿。无辜的水菡就成了晏季匀心中的一根刺。

    沙发上的身影一动,揉揉眼睛,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水菡的心跳骤然加速,从沙发上站起来,呆呆地望着他,眸中混合着惊喜与痛楚,浑然未觉自己是光着脚丫的。

    好像有千言万语要说,好像是隔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才得以相见,她哆嗦的嘴唇竟发不出一点声音,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凝固了。好想冲上去紧紧抱着他,就像以前那样,可是,他眼神中的那一点疏离,让她望而却步,攥着小手,泫然欲泣的水眸红红的。

    晏季匀精冷的目光落在她白嫩的脚丫上,俊脸一沉:“不穿袜子也不穿鞋,你是诚心想着凉?”

    责备的语气,让水菡胸口一窒,憋屈地低下头,这才发现自己情急之下忘记穿鞋,赶紧地将脚丫子放进毛茸茸的拖鞋里去。

    “你……你吃早饭了吗?”水菡下意识地脱口而出,这是她本心使然,其实她现在不是应该大发脾气地质问他昨夜为何没有回家吗?可她心底的愤怒都在看到他那一秒,奇迹般不见,只剩下对他的在乎。

    晏季匀微微一愣,眉宇间泛起一丝异色……她没有发火?反而问他吃了早餐没有,这是她的大度吗?或者说,她也在为昨天的事介怀,所以对于他在不在家过夜,她无所谓?

    男人有时矛盾到无法理喻,明明是他自己不回来的,现在却因水菡没有他预期中的愤怒而感到不爽。

    晏季匀漠然转身走去楼上,清冷的声音飘下来:“现在你如愿以偿嫁进晏家,就别再折腾了,没事就好好注意一下身子,好好养胎,别再像昨天那样把所有人都吓一跳。”

    水菡怔怔地望着他的背影,呆了一呆,惊愕之后才反应过来,他这话什么意思?他是不是又误会了什么?

    “晏季匀!”水菡匆匆唤了一声,跟着上去了,而他也在这时停下脚步,居高临下睥睨着她:“有话直说。”

    他心中冷笑,她还是忍不住会质问的吧。

    水菡仰着脖子,清澈的眼眸中氤氲着点点雾气,心痛地问:“你是认为,昨天在婚礼上,我故意装肚子痛?”

    “怎么难道不是么?别以为我不知道在仪式开始之前,你和晏锥在化妆间里聊了一会儿,那么巧,他出了化妆间之后就开车离去,而我告诉你我有事要离开时,你突然就肚子痛了,可是到了医院,你却又安然无恙,肚子也不痛了……如果换做你是我,你会怎么想呢?难道不会想到这是以肚子痛为借口来达到留人的目的?你将我留下了,给晏锥制造了机会,不管你们是否真的事先商量好,我都不得不说,你们……真有默契。”他冷然嗤笑,极尽讽刺,看似平静的俊脸,凤眸中却是跳跃着赤红的火焰。

    什么叫越描越黑,水菡这算见识了,原来晏季匀什么都知道,连她和晏锥在仪式之前见了一面,不超过十分钟的时间,他都知道。可他为什么就不知道她的心呢?她当时是真的肚子痛,至于后来没事,那是万幸,哪里会是她强留他的手段?

    “晏季匀,看来,你始终是不信我……我原本以为,你是因为对我有那么一点感情,才会同意爷爷的安排,答应和我结婚,可事实上,我很可笑,是吗?昨天你在婚礼上突然要走,你给我的难堪,让我成为所有人的笑柄,我可以不计较,因为,我只在乎你心里是怎么想,但是你回来了,却连一个字的解释都没有,还要说这些冤枉人的话来伤害我,是不是只有让我感觉痛了,你才会开心一点?我到底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你才会这么对待我?如果不能得到你的爱,最起码你不要讨厌我,让我们能像以前那样轻松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不好吗?”她心底的酸涩集聚在眼眶里打转,却强忍着没有哭出来,尽量让自己别太激动,肚子要紧。

    晏季匀看着她强忍泪水的样子,眼睛和鼻子都发红,身子在瑟瑟发抖,他只觉得心脏的位置在抽搐,硬生生别开视线,目光落在下边那张桌子的红本本上,眸中的疼惜瞬间被狠意所代替。

    “谁说你一无所有,你现在不是有了那张结婚证吗?有了结婚证,你就是晏家的大少奶奶,这难道还不够?但是,这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你要懂得知足,坐上了你现在的位置,就别再奢望什么情情爱爱的东西,那种玩意儿,在我心里,已死在昨天。从今往后,你就安分守己地当好晏家的少奶奶,你记住,我们之间只是多了一张结婚证而已,你在这里吃得好住得好,还会有人伺候你养胎,其他的事,你无需过问,我需要的是一个自由的空间,像昨天那样不回来过夜,我不需要解释什么,你也别再睡沙发上等,保重身体,保重胎儿,是你的责任。该说的我都说完了,想不明白就一直想,直到你想通为止。”男人的声音渐渐远去,他已经走进卧室,只留下冰冷的余音在空气里刺穿她的耳膜。

    水菡一霎间如坠冰窖,面色惨白,她是真的想不通,但她至少明白了一件事……他这番话,等于是将她打入冷宫。

    无边无际的心痛从四面八方涌来,眼中蓄满了多时的泪水悄然决堤,无声地流下,却没有发出哭泣的声音。被他打击到连哭都没了力气。

    脑海里回响着他冰冷无情的话,水菡在慢慢消化着他所说的每一句……他的意思是说,她的婚姻将会成为一具空壳,她今后只会孤寂一生吗?得到一个名分和结婚证,实质却得不到他的心。

    他的心去哪里了?是昨天那个打电话的人吗?水菡也不是傻到无底线的,直觉告诉她,昨天那个打电话的人对晏季匀来说有着特殊的重要性,他刚才不是说,他的爱已死在昨天。如此说来,那是个女人,并且是他心里一直爱着的女人吗?那才是他心目中的妻子人选!

    这个认知,让水菡如遭雷击,心如刀割,恍然大悟……他一定是因为昨天错过了与那个女人见面的机会,他失去了,所以,他怨恨她,谁让她昨天那时肚子痛呢,他为了送她去医院而错过了某件重要的事……

    水菡难得思路这么清晰,这么肯定地猜出了事情的大概,女人的直觉有时很灵,也很能让自己受伤。

    既然爱的是别人,既然他心里的妻子是别人,为何还要娶她?不是因为对她有感情,那是什么原因?水菡只觉得好像有只无形的大手扼住心脏,背脊上凉飕飕的……如果真有特殊原因,水菡想,恐怕也不是她能问出来的。晏鸿章会告诉她吗?晏季匀会告诉她吗?

    原来,这是晏季匀心不甘情不愿的一桩婚姻,原来他爱的另有其人并且还是在昨天举行婚礼时失去了那个女人。这么说来,他现在的态度,似乎也没有什么过错了。

    水菡神情木然地回到房间,失魂落魄,心都掏空了。摸出她粉红色的日记本,僵硬的手指写下了一行字——从此,我走进了一座华丽却孤独的坟墓,名叫,婚姻。

    无力地躺在床上,合上日记本,一只手自然地抚上小腹,湿润的睫毛轻轻颤着,心在滴血……“宝宝,只有你才会陪着我……宝宝……宝宝……我现在,只有你一个亲人了,我的宝宝,你一定要在妈妈肚子里乖乖的,健康地成长。妈妈好孤单,你爸爸他是个混蛋……”

    水菡手摸着肚子说话,明知道宝宝不可能真的听到,可她还是忍不住呢喃,她只有想象着有一个人能听到她的心声,她才能勉强撑下去。

    十八岁的她,怀孕嫁进晏家,开始了茫茫未知的婚姻生活。没有她想象中的温情和甜蜜,只有冰冷和残忍,只是,等她明白过来,已经迟了,结婚证摆在那里,而她有个感觉,就算现在她说离婚,晏季匀的心都不会属于她。只因他的爱已死。死了还怎样复活?说到底,晏季匀也是受害者,只是,罪魁祸首是谁呢?没人说得清,只怪命运捉弄天意难测,时过境迁之后才会发现,人,不过是时间长河岁月巨浪中的一粒沙……

    一桩无爱的婚姻,不管水菡能不能接受,现实就是如此残酷地降临到她头上,她后知后觉,茫然无措,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待在这里,养好身体,平安生下宝宝,之后的事,她还没想到那么远。

    人都是需要精神寄托的,当一个孕妇的感情无处可寄,孩子,就成了她唯一的心灵支柱。

    再痛苦的日子也还是要过下去,痛着痛着就习惯了,当习惯了痛苦之后,你反而会产生抗体,虽然艰难,却也在煎熬中逐渐锻炼了意志,变得更坚韧。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晏季匀果然很少回家。白天他会准时出现在公司,如往常一样工作,只是他更加忙碌了,不知是有意还是真的有那么忙,或许,忙一些能让他回避去心烦一些事情,回避去想某些人。他将自己变成工作的机器,越发严格,公司上上下下无不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唯恐自己出错会被总裁召去狠批一顿。

    每个夜晚,晏季匀都没有回家睡觉,水菡每每想问,却又碍于他的警告,只能忍气吞声,强迫着让自己去适应现在的生活。

    晏鸿章是以不变应万变,晏锥人不在,公司里,他的工作由晏季匀接手,晏鸿章没有另外安排人手,在晏家,在外界,对于晏季匀婚礼当天的事和晏锥与女人私奔的事,各种风言风语流言蜚语满天飞。不仅如此,炎月集团的股票这几天也稍有下跌的趋势。连番诸多的负面新闻,对炎月集团不可能一点影响都没有,最直接的就是反应在股票上。

    而晏鸿章面对这些问题,一律不表态。老谋深算的他,许多事都有自己的一套打算,这么多年应对媒体的经验告诉他,越是想要解释,媒体越会刨根问底,有些事,他不开口,便不会给人挖掘的机会。晏季匀与晏鸿章的想法不谋而合,爷孙俩虽然有间隙,可在某些事情上却是有着高度的一致。这是强者之间必须具备的觉悟。

    他们不急,股票一时的跌幅,炎月集团能应付的,并且他们都有把握,在不久之后,股票就会回升,甚至超过现在的价格。由炎月集团投资并控股的,本市第一座六星级酒店即将正式营业,到时候,各种利好的形式下,炎月的股票将会冲到新高!

    成功的企业家都该深谙一点——有时候需要你站出来振臂高呼,但有时更需要你沉默是金。

    相比起这里的暗流汹涌,远在世界另一个角落里的两个人,却享受着令人艳羡的安宁与温情。

    东南亚某观光小镇。

    优美迷人的风光,远离了城市的喧嚣,古朴的矮房,茂密的森林,清澈的湖面……等等这一切组成了一幅充满唯美意境的油画,置身在这样的环境里,人的心情会变得安静,放松,停下匆忙的脚步,让心灵歇息,你会发现,住在与大自然无比接近的地方,竟是如此畅快。

    湛蓝的湖面被微风轻吻着,一层一层薄薄的涟漪漾开来,水纹的线条像是能延伸到你心里去……水面上一对一对恩爱甜蜜的鸳鸯在戏水,或追逐,或交颈,俏皮可爱,就像是一群无忧无虑的小孩子徜徉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就连坐在岸上观看的人也会禁不住被它们的快乐所感染。假如这是夏天,真想下水去和这些鸳鸯们一起嬉戏,那该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情啊……

    岸边伫立着一个女人的身影,她身穿白色长袖,下身配一条浅绿色波西米亚长裙,简单随意的搭配就能让她的天生丽质显.露出。明媚阳光照射着她肌肤莹白似雪,柳眉如远山含黛,狭长的眼窝有着东方人罕见的深邃,挺直的秀鼻之下,两片性感的柔唇不点而赤,微微一笑便露出整齐洁白的贝齿,如白天鹅一般细白的颈脖下,高耸的雪峰丰满,领口露出一小片迷人的沟壑,you惑的曲线若隐若现……

    天使面孔,魔鬼身材,这是男人的梦想,但这样的女人,现实里并非没有,眼前这位就是。不但美,而且还是纯天然美女,没有经过加工整.容。站在她身边的一位男士也丝毫不逊色于她。清俊柔美的五官,温雅的气质,迎风而立,长衫扬起,平添了几分飘逸潇洒的味道,甚是好看。两人这么一站,宛如金童玉女,远处路过的人也不由得回头多看几眼。

    “云姿,你很喜欢这里吗,这次打算待几天?”晏锥轻柔的声音,眼神充满爱意,凝视着心仪的女人。

    沈云姿遥望着湖面的尽头,精致的面容笑意不减,但目光却变得有些飘忽不定……

    “我们已经去过几个地方了,这里是第四站,我很喜欢这里,暂时还不打算离开。什么时候走,我也不知道。”她语气里透出明显的茫然,伤痛的心,还未曾愈合,想要治愈,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晏锥心里一疼,他最不愿看到的就是沈云姿在受伤之后还无法自拔。但他也明白,这种事急不来,沈云姿还需要更多的时间,现在才只过去了半个月而已。这半个月的时间,两人都在游玩,每天朝夕相处,晏锥觉得这是自己长这么大以来,过得最开心的日子。他内心多么渴望着,时间可以暂停,永远不要流逝……

    晏锥温热的大手搭在沈云姿的肩头,温柔得滴水的声音说:“云姿,我会陪着你……其实我也很喜欢这里,如果能长住,那也不错。”

    沈云姿微微一颤,眸底掠过一丝歉疚,犹豫了片刻,还是忍不住说:“晏锥,你已经出来半个月了,你家里肯定在找你。你……你还是回去看看吧。我很感激你能陪着我四处散心,可我不能太自私,你母亲一个人在晏家,你不在身边,她日子怎会好过?况且,你母亲的身体也不大好……”

    这话,无疑是戳到了晏锥的痛处,但他还是报以一个放心的微笑,温润如春风:“不用担心,我昨天打过电话回去,母亲她身子还好,没事的……”

    “晏锥,你……”沈云姿还想说点什么,晏锥的手机响了。

    晏锥在接起电话那一刻,脸色陡然骤变!

    “你说什么?我妈进医院了?”晏锥惊愕,先前的好心情一下子全都被心痛所代替。【一万五千字更新已传,祝大家看文愉快!简介中早产的片段越来越近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