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87章:情侣衣给谁穿
    晏季匀微微一蹙眉,凤眸中精光一闪,掠过沈贝的脸,没有说话,但他自己很清楚,保暖内衣,他是打算全带回家去的,沈贝的想法是自作多情了。只是他忽然想看看水菡是什么反应,于是也不动声色,审视的目光凝视着水菡,沈贝也正打量着,心里暗暗冷笑……就是这个土里土气,貌不惊人的丫头,在几个月之前,代替她去酒店上了晏季匀的床?一看就是傻乎乎的很容易被人欺负的类型,难怪抓不住晏季匀这样男人了。

    空气里弥漫着一丝怪异的因子,通常情况下,遇到眼前这情形,妻子应该愤怒地质问,老公身边的女人应该胆怯地走掉才对。可眼下,却刚好相反……

    水菡紧紧咬着下唇,身子微微颤抖着,向后退了一步,硬生生别开视线……心在抽搐,绞痛,滴血!

    这就是他的新欢吗?他最近晚上都不回家,就是个这个女人在一起吗?难道说,这就是他一直念念不忘爱着的那一位?明明她才是他的合法妻子,但此刻她的第一个反应却是想逃……仿佛他身边站的才是他妻子,而她只是一个见不得光的人。

    “呵呵……原来是她穿……情侣保暖衣……”水菡嘴里咀嚼着苦涩的汁液,她将晏季匀的沉默当成是默认,心都凉透了。

    沈贝精致的脸蛋像漂亮的瓷器一样,美得炫目,闻言,娇羞地一笑:“六套……真是有够穿了。”

    她聪明地接过话,却不会多问一句关于水菡的事,一脸幸福地依偎在晏季匀身边,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这是种什么滋味?亲眼看到自己的老公买了情侣保暖衣,却是要给另一个女人穿?而她连质问的资格都没有。只因她记得他在婚礼那天就说过,叫她以后别过问他的事。

    也包括现在么?

    愤怒与心痛交织的感觉让水菡不堪重负,泛红的双眼氤氲着满满水汽,强忍着眼泪不掉下,这是她此刻唯一能给自己留的一点尊严。

    水菡抓着童霏的手,艰难地挪动着脚步,然后转身离去……她连一眼都不想多看,多看一眼都等于是让自己又多条伤痕。

    童霏愤慨地怒视着晏季匀身边的女人,狠狠“呸”了一口,鄙夷中充满憎恶。但她也顾不上骂人了,赶紧地追水菡去。

    她居然就这么走掉了?一句话不说?

    晏季匀惊愕,望着门口消失的身影,心里打翻了五味杂瓶……难道她就这么无视他?就算看到他带着别的女人,她也不生气不闹?他该兴庆自己有这么大度的妻子还是郁闷她心里其实根本不在乎他?

    男人有时比女人还难琢磨,不可理喻。是他冷落她,现在却这么小气地介意她对他的无视。

    晏季匀紧抿着薄唇,不发一言,沈贝察言观色,不由得心里刺刺的。水菡都走了,可他还在盯着门口发呆,这让她情何以堪?

    “我再去选两套内衣。”沈贝脸上的笑意在她转身之后顿时凝结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阴冷。

    看起来她还不能高兴得太早,虽然晏季匀在那晚之后也来过她家几次,可两人之间还没有实质的进展,她怕自己的主动会惹恼了他,因此也不敢太激进,老老实实地当纯情淑女,没有再流露出那方面的念头。她能感觉出,晏季匀的心忽远忽近,捉摸不透,她不知道他的心遗落在哪里了,难道是水菡吗?

    沈贝一边挑着内衣,心不在焉,没来由的烦躁……

    “要这两套,包起来吧。”沈贝对身边的店员说。

    晏季匀侧头一瞥,眉头随之皱起……他看到沈贝挑选的两套内衣十分性感,就那么一层薄薄的布料,像她那样身材火辣的脱衣舞娘如果穿上,男人见了都会蠢蠢欲动吧,可是他却没有丝毫兴奋,反而俊脸一沉:“这种胸罩,穿了和没穿有差别么?怎么你平时除了上班之外也穿这种?”

    沈贝浑身一僵,尴尬地摇摇头,很不自在地说:“我只是觉得好看,买回去留着以后……以后穿……我也会有男朋友的嘛……”

    沈贝越说越小声,心虚啊……她就是想买了穿给晏季匀看的,但面对他冷漠的眼神,她不敢让他看出心思,只能随口胡扯。

    听她这么说,晏季匀的脸色稍有缓和,没再多言,将她买的两套和他买的六套保暖衣一起付账。

    沈贝还算机灵,假如刚才她承认内衣是想穿给晏季匀看,他一定会毫不留情地甩手走人。他之所以对沈贝有特殊的垂怜,只是看中她的某种品质,还有更重要的原因,她是沈云姿的妹妹,两人长相有几分相似。她如果老实本分,晏季匀才可能继续见她。

    一共好几个盒子被塞进了车子里,晏季匀将沈贝送回家,但并不上去,也没有将情侣保暖内衣给她。

    沈贝可不信晏季匀真是会把六套都被水菡,在下车时,她忍不住回头,试探地问:“那个……保暖内衣……”

    “我没有跟谁穿情侣装的习惯。”晏季匀冷冷地丢下这句,也不去看沈贝是何表情,吩咐洪战开车。

    沈贝就像是吞了只苍蝇那么难受,被晏季匀的话狠狠噎到了,呆立原地,目送他的车缓缓离开,她眼神里的灼热渐渐冷了下去……在他心里,她什么都不算么?他怎么能说这么伤人的话?

    伤人,沈贝还没见识到晏季匀的风格,像刚才那样的话,从晏季匀嘴里说出来就已经算是比较委婉了,而她也还没体会到这男人有多阴晴不定。

    刚开出一小段距离,晏季匀的车又停下,沈贝陡然间精神一振,赶紧小跑着上去……

    车窗慢慢摇下,露出晏季匀冷峻的面容,对着跑过来的沈贝问:“刚才在内衣店里遇到的孕妇,你知道是谁吗?”

    沈贝目光一愕,摇摇头,不解地说:“为什么这么问啊?我应该要认识她吗?”

    晏季匀波澜不惊的眼眸审视着沈贝,沉默数秒,轻轻嗯了一声:“没事了,你回去吧。”

    这次,他没有再停车,一直开出了这条小路。

    沈贝如释重负地吁了口气……晏季匀太可怕了,他难道是看出了什么?她差点就慌神了,幸好早有思想准备。

    假装不知道水菡的身份,这才是对沈贝最有利的。不止如此,她还要隐瞒自己当初与彭娟曾做过那样的约定,曾打算将自己的初.夜卖给人……虽然那次她没能成功地上晏季匀的床,可如果被他知道,只怕不会再对她有丝毫怜惜了。

    “喂……彭娟。”

    电话那头传来彭娟兴奋的声音:“哎哟,我的姑奶奶,您可算是来电话了,我刚才打了好几通你都没接,我还以为事情不顺利呢。”

    显然的,彭娟现在对沈贝的态度好了很多。

    “怎么样,和晏季匀进展还顺利吗?你们有没有发生关系?他对你怎么样?”彭娟这一连串问题都说明她十分急切,但主动权现在是在沈贝手里。

    沈贝冷哼一声:“你这么急着问我,不就惦记着什么时候能从我这捞得好处么,我告诉你,你和林烨必须沉住气,别来打扰我和晏季匀。想要让我能讨得他的欢心,你们就安分点,多给我些时间,还有……别总是打我的电话,如果被晏季匀知道我们的目的,到时候,你一分钱都拿不到!”

    沈贝最后那句话,对彭娟起到了一定的威慑作用,彭娟没有发火,很干脆地答应以后没重要的事不会打电话了。现在沈贝是晏季匀身边的人,彭娟只能将她当财神一样供着,尽管沈贝跟她和林烨现在是一伙的,她也还是需要忌惮三分。

    “今天我和晏季匀出去买东西的时候碰到水菡了,我觉得晏季匀对她不是没感情的,但我不确定晏季匀是对水菡那个人有感情还是对她肚里的孩子有感情,总之,彭娟,你和林烨别成天闲着,想想办法,怎么才能让我更接近晏家大少***位置,我现在只是留在晏季匀身边有什么用,如果不能取代水菡,我们之前做的不都白费了吗?”

    “知道了,我们都好好琢磨琢磨吧,有什么好法子就知会一声。”

    “嗯。”

    “。。。。。。”

    彭娟挂了电话,脸色有几分沉重,眼神里尽是愤然……怎么晏季匀还惦记着水菡?他不是在婚礼当天就已经不待见水菡了么,这是外界都知道的事情,都知道水菡只是一个不受宠的少奶奶,备受冷落。可沈贝却说晏季匀对水菡还有感情?难道只是看重水菡肚里的孩子?

    也是啊,外边的女人想要取代水菡的位置,如果没怀上晏季匀的孩子,那还有什么竞争力?可现在晏季匀不碰沈贝,不和她发生关系,她怎有机会怀孕?

    沈贝,彭娟了,林烨,这三个狼狈为歼的人,心比天高,盯着的不只是晏季匀,还有晏家少***位置。只要沈贝成了晏季匀的妻子,到时候还怕捞不到好处么?让沈贝这个野心勃勃的女人去接近晏季匀,让他喜欢上她,然后取代水菡的位置。这就是彭娟想出来的馊主意,她还记得她去找水菡,想要套关系的时候,水菡是如何严词拒绝。彭娟这良心被狗吃了的人,哪里肯善罢甘休,既然水菡不能成为她的摇钱树,她就再造一棵摇钱树——沈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