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88章:谁要害她?
    空手而归的水菡,出去了一趟,结果一件东西都没买,经过在内衣店的事,她什么心情都没有了,浑浑噩噩地回到家里,满脑子都是那个女人依偎在晏季匀身边的画面。

    他买的情侣保暖衣也是给她穿的吧?她就是晏季匀心里爱的那个,就是在婚礼当天能以一通电话搅得翻天覆地的人?

    “大少奶奶。”洪战从楼上下来,手里拿着文件夹。

    水菡呆滞地望过去,眼中没有惊喜,这段日子以来,她习惯了时常看到洪战回来为晏季匀拿东西。洪战在,不代表晏季匀就在。

    水菡纠着眉,水润的眼眸里有着无奈:“洪战,我说过了,别叫我大少奶奶好吗?听着好别扭。就像以前那样,叫我的名字吧。”

    洪战尴尬地笑笑:“这……晏家的规矩是不能破坏的。你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了,不能再叫名字。”

    洪战对水菡向来都很客气,不只是因为她是晏季匀的女人,更多的是因为水菡身上有种干净而亲切的气息,让人生不出抗拒和反感。对她,洪战隐隐是有着些许同情的,每次看到她独自在这别墅里,洪战也会为她感到不值,可这是大少爷的私事,他不便多嘴。

    “身份?”水菡嘴角泛起一抹苦笑:“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身份,那不是我想要的……我只是一个被老公冷落的女人而已。”

    洪战被水菡的悲伤所感染,忍不住心头一动:“你今天见到的那个女人,不是婚礼上打电话的人。”

    “什么?”水菡黯淡的眸子一下亮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眼眶一酸,忧喜参半。

    “不是那个女人,也就是他的新欢了。他最近回家的次数少得可怜,都是在陪新欢吧?他能接受外边的女人,可就是不能接受我这个妻子……”水菡喃喃低语,胸口的酸胀感又涌了上来。

    洪战虽然平时不爱多话,可现在看着水菡这么伤心难过,他也会被感染到沉痛的情绪,不由得暗暗叫苦……“大少爷,您自己不想回来面对水菡,才让我回来拿东西,我可是没劝慰女人的本事啊!”

    “那个……你别太灰心,上去卧室看看吧,大少爷有让我送东西回来。我……我先走啦。”洪战急匆匆地遁了,他感觉在水菡面前,自己的同情心总是会泛滥,一不小心他又多嘴了。

    水菡的心情极度低落,回到卧室,一眼就看到六个精美的盒子摆成一排放在床边

    不由得一愣……那是?

    先前在内衣店里,晏季匀买的六套情侣保暖衣?他不是买给那个女人穿的吗,为什么会放在家里?这就是洪战刚才说的,晏季匀让他送回来的东西?

    原来不是给别的女人穿的!水菡死寂的心开始微微浮动,在她被痛苦包围的情绪中又升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喜色……

    人就是这么矛盾,明明生活在昏暗冰冷的世界里,却还是因为某个人一点点的意外举动而心生希冀。这几套保暖衣,让水菡在一片黑暗迷雾中依稀见到了光亮,饱受相思之苦,饱受冷落的她,就是在这样矛盾的生活着。一边痛苦的隐忍他的冷落,却还在心底隐约期待着,他对她的关注可以多一点,再多一点……

    晏季匀依旧是不常回家来,这别墅更像成了他的旅馆。他白天忙于工作,晚上就在沈贝上班的夜店里泡着。二楼那个能看到下边表演台的贵宾间,被晏季匀包了下来,他时常会在里边坐着欣赏沈贝在下边跳脱衣舞,同时他身边还会有数个美女作陪。沈贝虽然还在跳脱衣舞,但是她的处境好了很多,至少不会再有人敢打她的主意,她除了跳脱衣舞之外,再也不用被勉强去陪客人喝酒了。这转变当然是因为晏季匀。前来夜店消费的人,想要花高价卖沈贝初.夜的人,都是有点家底的男人,他们听闻炎月集团的总裁看上了沈贝,哪里还会傻到去跟晏季匀抢女人。

    深冬的天气,户外寒风瑟瑟,夜晚更是冷得接近零度了,但街上的气氛可是热闹非凡,人们似乎一点都没有被寒意所影响。今天是圣诞节,这源自于西方的节日如今已经被国人接受并且越来越享受了。

    霓虹闪烁,随处可见闪亮耀眼的圣诞树,穿着红衣服蓄着大胡子的圣诞老人憨态可掬……街上处处喜气洋洋,热闹非凡,成双成对的情侣特别多,形形色色的男女穿着厚实的衣服走在寒冬的夜晚,脸上却洋溢着春天的笑容。有个人陪着圣诞节,是件多么美好温馨的事,趁着这特殊的日子,表白的,求婚的,多不胜数。这是在为春节预热,也是一个张扬着爱情甜蜜的日子。

    夜店里一派欢腾,前来狂欢的人都快将场子挤爆了……

    坐在二楼贵宾间的有晏季匀,杜橙也在,另外还有几个高富帅,都是晏季匀在出国留学之前的同学。

    几个帅得一塌糊涂的男人被一群莺莺燕燕包围着,左拥右抱,温香软玉,享受着女人们热情的服务以及这里温暖如春的空气,他们一个个精神抖擞,兴致十足,喝的是最贵的洋酒,吃的是从国外空运回的新鲜水果,最奢侈的是,在墙角那一课高大的圣诞树上还挂满了各种小礼物。由这几个富豪公子哥儿准备的礼物,那能是差的么?各位美女早就心痒痒,听闻圣诞树上的礼物中有白金项链手链耳环,手表,还有现金……到时候就看谁的运气好,能选中最值钱的礼物。

    晏季匀看上去挺享受的,这样的派对,最近一段时间他有过太多了。他就像是刻意要将自己的时间空间都塞满,迷乱,沉醉,奢靡,疯狂……抛开束缚,尽情地麻醉自己,或许这样就能忘记失去沈云姿的痛苦,忘记家里还有个妻子在等着,忘记他是晏季匀,忘记他是晏家的继承人,忘记家族的负重和使命……

    晏季匀的叛逆心理和矛盾的情绪完全爆.发出来,他用行动在向自己死去的爱情祭奠,即使伤了无辜的人,他现在也无法顾及到……

    圣诞节对于水菡来说,跟平时没有分别,陪伴她的只有冷清。他现在在哪里?在谁身边,做着什么?水菡只能凭想象。渐渐习惯了孤独,她的痛苦已经深入到骨髓,但每每在撑不下去的时候,她只要一想到肚里的小生命,她就会获得一点力量。

    圣诞节过去之后的第二天,是水菡去医院做产检的日子。

    晏鸿章对于水菡的关怀是令晏家上上下下的人都嫉妒的。今天,晏鸿章虽然没有亲自陪同,却还是派出了秦川前往。

    别墅门口停着一辆加长型豪车,跟晏季匀那一辆有个共同之处——车窗和挡风玻璃都是防弹的。这本来是晏鸿章的专属座驾,但今天为了接送水菡,他让秦川开过来,并且还另外派了一辆商务车跟随,都是晏家的保镖。

    水菡有点局促不安地站在车前,瞅着一群穿黑衣服的彪形大汉,感觉十分不自在。她从来没有将自己当成是豪门大少奶奶,如今这阵仗,她太不适应了。

    “秦……秦川,真的要这样吗,我只是去医院做个产检而已,本来不紧张的,可一看到这么多……保镖,我反而会紧张了。”水菡皱着小脸,水眸里露出一丝无奈。

    秦川冷硬的面容微微一松,对着水菡恭敬地欠欠身子:“大少奶奶,您可是认为董事长太小题大做了吗?”

    水菡有点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她确实是这么想的,做个产检用得着这样高度戒备么?

    秦川脸色一变,严肃了几分:“大少奶奶,您肚子里怀的是董事长的曾孙,是晏家未来的继承人,外界对您的肚子有着太多的兴趣和揣测,您在家里可以不受干扰,可是出了家门,就必须要格外小心谨慎,董事长派来的保镖将会确保您的安全,以防有人想要对您不利。”

    水菡心头猛地一窒,惊愕地问:“你的意思是说,会有人对我不利?因为我怀了晏季匀的孩子?”

    秦川心想,只有水菡这么单纯的人才会如此后知后觉地想到这一点吧。

    虽然有点残忍,但秦川还是老实答道:“是的。大少奶奶,防人之心不可无,您的肚子绝不能有丝毫闪失。您前几天跟童霏小姐一起出去逛街,董事长也是有派人暗中保护的。在二十多年前,大少爷还没出生时,就曾连番几次差点不保,所以,董事长吩咐,您的安全将由保镖负责,请您体谅董事长的苦心。”

    水菡脑子发懵,小脸泛白,却不再多言,低头钻进了车里。但她心里却是被秦川的话给惊到了……古话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难道就是她眼下的写照?就因为她是晏季匀的老婆,怀了他的孩子,所以,她和她的肚子都变得不安全了吗?难道会有人丧心病狂地对她下手?晏季匀的母亲怀着他的时候也是差点遭毒手!

    太可怕了,太残忍了!她何罪之有?她肚里的小生命更是无辜!

    水菡背脊发凉,紧紧攥着拳头,暗暗在心里发誓……不管是谁,不管是明处还是暗处,如果真有人想要害她流产,她一定会跟对方拼命!【稍后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