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90章:夫妻见面
    这画师是晏锥见过的最没有艺术气息的,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无赖,流氓,晏锥现在总算是能确定为何对方会以两幅画敲了300块钱,就是因为这货早就知道晏锥的身份。

    晏锥阴沉着脸,冷冷地剜了画师一眼,却是没有说话,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再不搭理。男人的直觉也是敏感的,晏锥能感觉出这画师并不友善,尤其是刚才那的冷嘲热讽,让晏锥心里有点刺痛……谁都不知道晏锥有多么讨厌“二少爷”这个称呼。从进晏家的第一天开始,这称呼就是在不停地提醒着他是一个私生子,他上头还有晏季匀这座高耸的山峰。

    一念思及此,晏锥忽然心头一颤……这些日子以来,他陪着沈云姿在外游玩,散心,将自己的母亲留在了晏家大宅里,让她独自一人去面对孤单,面对晏家人的轻视和排挤,她该是怎样的难过?就连他一个大男人都在晏家感到压抑,母亲从来都没有受到过晏家人的尊重,她再没了他这个依靠,只怕更是过得凄凉。他怎能将母亲至于那种境地,他应该陪在母亲身边,不管将来如何发展,至少母亲还有他。

    回家,回家!这念头,在晏锥心里变得无比迫切。想通了某些事情之后,失恋的痛苦随之减少了几分。沈云姿就是一个梦,一个美丽的向往,既然他努力过了,肯放下身份和前途而选择与沈云姿私奔却没有换来她的心,他再做什么都无济于事,勉强不来的爱,他可以痛苦,但不能迷失。他曾以为,沈云姿是因为还爱着晏季匀,所以不接受他,他费尽心思让水菡与晏季匀一再地发生牵扯,终于她住进了晏季匀的家,并且后来发生的一些都是在为他的计划推波助澜最终晏季匀和水菡结婚了,但他错了,沈云姿没有因此而移情别恋,她依旧放不下晏季匀。

    时过境迁才发现自己错了,还害了无辜的水菡。晏锥内心自责,只希望自己醒悟得不算太迟,希望回家之后能看到水菡和晏季匀的关系有所好转……

    在春节来临之前,炎月集团迎来了一个重大项目——六星级酒店将正式投入营业。

    庆祝开业的第一天,剪彩仪式格外隆重,堪比电影节走红地毯了。来的都是各界领导以及名流,六星级酒店的落成,代表着炎月集团在这一行业中的地位更加稳固,势不可挡。全国所有的六星级酒店加起来都不到十家,炎月集团就占了其中之一,这不只是公司的荣誉,更是整个城市的骄傲和标志。它屹立在海滨,雄伟大气,宛如金色的巨人傲视众生,它拥有完善的配套设施,在它附近还有炎月集团开发的几处楼盘,俨然将这周围一片形成了一座缩小版都市。住宿,观光,购物,悠闲……这里一应俱全。

    炎月集团的一次次成功,一个个里程碑,都在向世人展示着这个兴盛不衰的家族是如何的强悍霸气。从卖口服液起家,到现在的房产业酒店业巨头,炎月集团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它在人们的仰望和羡慕嫉妒恨的眼光里,如日中天,未尝败绩,或者说,它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一个传奇。

    开业庆典由电视台直播,无数人都能一睹炎月集团年轻总裁的风采。他站在一排剪彩的人当中,却是最为耀眼的一个,风光无限,神采飞扬,此时此刻,他确实应该感到自豪,这六星级酒店能顺利竣工,开业,他的贡献是难以估量的。这是他人生中又一个辉煌的时刻……

    然而,这一切,水菡都只能通过电视屏幕看到。

    坐在电视机前,她清透白嫩的脸蛋上,挂着一抹微笑,可眼角却是有泪痕。摸着鼓起的肚皮,水菡喃喃自语:“宝宝,你爸爸又上电视了……他还是那么好看,他和我们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他在云端,我们在地底……”

    苦涩,在心尖上打转,在为晏季匀感到高兴时,水菡的心里也更多痛楚。他的事业,他的生活,好像都跟她没有关系,他真的是自己的老公吗?为何感觉那样遥不可及……等啊等,幻想着有一天能重拾他的温暖,可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等到她的眷恋都耗尽吗?

    几乎所有人都觉得晏季匀是春风得意的,可如果仔细看就能发现他的笑容只是公式化,不达眼底,不是发自内心。人生得意之时,他在一片鲜花掌声和恭维声中,心境却是格格不入,只因为,没有那个人在身边分享,这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

    站在万人中.央,心却如原野荒莽。

    又是一个寂静的冬夜,某座大厦的顶楼还亮着灯光,晏季匀忙碌了一整天却还是辗转难眠,坐在窗前,遥望着玻璃窗外漆黑的天幕,思念着某个遥远的人。

    她和晏锥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她删除了Q.Q和微博,原来的手机号码也不用了,他没有她的消息,这一次,她断得很彻底。

    随手拿起桌上的文件袋,是先前洪战送来的。

    这是一张B超图,清楚地显现出一个胎儿的影像。

    晏季匀的手不由得颤了颤……这就是水菡肚里的宝宝,听医生说,做产检那天,宝宝胎动了,踢了水菡的肚子。

    这男人就是在自虐,明明是惦记着的,却还要悄悄地去问医生,不让水菡知道。

    冷硬的面部线条渐渐变得柔软了,晏季匀的手指轻轻摩挲着B超图上那胎儿的脸颊,不知不觉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忍不住想,将来孩子出生了,会是长得像他还是像水菡?是男孩还是女孩?

    都已经好几个月了,其实是可以检查出胎儿性别的,但是晏鸿章和晏季匀都不想这么做。等到孩子出生那一刻才知道,不也是一种对生命的尊重么。是男是女都好,都会是晏家的宝贝。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

    “进来。”晏季匀淡淡地回应,放下手中的B超图。

    洪战略显急切地说:“大少爷……二少爷他……他回来了,已经前往大宅。”

    晏锥回来了?

    晏季匀精冷的瞳眸猛地一缩,狠色立现。“晏锥,你还知道回来,很好!”

    第二天。

    今天是晏家祭祖的日子,所有人都一大早起来准备着出发。每个人都穿得很素净,女人们的妆容也格外淡雅。祭祖,不只是晏鸿章这一脉,他的弟弟晏鸿瑞以及子女,孙儿,也都在列,加上其他的一些亲戚,总共有接近三十个人,这还是除去一些在国外留学和工作的家人,如果全加起来,人会更多。

    晏鸿章一身黑衣,庄严肃穆,但一钻进车里,看到水菡,他的脸色便缓和了不少,这丫头真是乖巧,没有因为自己怀孕而持宠生娇,早早就来了大宅。

    “水菡,冷不冷?”

    “不冷。”

    “从这里到宗祠,会有一个小时的车程,一会儿如果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马上告诉我。”晏鸿章有点紧张地吩咐。

    水菡心里一暖,点点头:“嗯,谢谢爷爷。”

    “傻孩子,跟爷爷还这么客气……”

    “。。。。。。”

    晏鸿章的专属座驾,只有水菡与他同一辆车,其余人都在别的车里,一共有九辆车,浩浩荡荡地开向了乡间。

    晏家这样家族有着极为传统的一面,一代一代传下来但是依然恪守着祖宗的习俗,设有宗祠,里边供奉着晏家的祖先,后人常有拜祭,不忘家族赋予的荣光与传承。可以说这是一种精神烙印,能让人时刻不忘自己的本源,让人产生家族荣誉感,有利于凝聚力的建立。

    像晏季匀这样,从三岁开始就参加祭祖仪式,这么多年来,在他脑子里已经根深蒂固的观念就是家族的荣誉。其他人也和他一样,从小就被灌输,深入到骨子里去了。

    晏季匀今天也要来祭祖,只是他没有赶往晏家大宅与大部队一起出发,他是自行去宗祠的,只要赶在仪式开始之前就行。

    晏家祭祖,全家出动,这是每年都会被记者关注的焦点。为了不受干扰,晏家自然是免不了会增加更多的保镖,将宗祠周围看牢了,不允许陌生人进出。

    这里是乡下,是晏家家祖的发源地。还好是在本市,否则要出去一趟祭祖就会更麻烦。

    乡间的空气格外清新,虽然寒意颇浓,但水菡已经全副武装,保暖衣羽绒服,帽子围巾手套,全都在身上了,只是下车之后走了十来分钟就到宗祠,她也不会感到不适。

    隆冬萧瑟,树木凋残,乡野的绿意少了几分,却也让宗祠更显得肃穆。一座古朴无华的四合院,安静祥和。大门口刻着一幅寄托哀思的对联,进门便是两排松柏林立,正中那间屋子里陈列着逝去的先辈们的牌位,其中当然有晏季匀父母的牌位。

    祭祖,是晏季匀的痛,也是晏锥的痛。晏季匀痛的是母亲走得太早,晏锥痛的是,母亲的身份,至今都没能参加过一次祭祖,将来母亲死后也不会在这里拥有牌位。

    一行人依次进入宗祠,晏季匀早就到了,正从旁边偏厅里出来,一眼就看到了晏鸿章身边那个绿色的身影……是水菡。

    她穿着浅绿色羽绒服,毛茸茸的帽子戴在头上,将这水灵灵的小丫头衬托得越发纷嫩可爱,宛如冬雪里的精灵。只这一眼,好似相隔了千万年的一个回眸,晏季匀好像听到自己心跳漏拍的声音……【已更6千字,想看千千加更的亲们请多多投月票吧,加更也是需要动力的,谢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