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祠堂外边有一块宽阔的空地,一棵粗壮的老树枝叶凋零了大半,树下有一口井,据说住在这里看守祠堂的人都是喝井水。原生态的井水可是比城市里的自来水强太多了,煮出来的饭菜饭菜泡出来的茶,都是上佳的口感。

    树下还摆放着一排座椅,是给今天来的人准备的,只不过现在大家都在里边,这空地上就只有晏季匀和水菡两人。

    水菡坐在晏季匀对面,故意东张西望的不去看他,而他则是叼着一根烟,好整以暇地抱胸,睥睨着她:“你跑坐那么远干什么?过来。”

    水菡秀眉一皱,扁扁嘴,小声嘟哝:“我又不是阿猫阿狗,你不想搭理我的时候就不见人影,你想叫我过去我就过去吗……”

    晏季匀眼一瞪,她还有脾气了?

    “别让我再重复。过来!”最后这俩字故意加重了语气。

    水菡脖子一梗,哼哼:“我不!你抽烟,叫我过去干嘛,你不知道二手烟对孕妇的危害很大吗。”

    “你……”晏季匀一时语塞,他只不过是想亲她一下,啥时候变得这么麻烦了。

    晏季匀耐心用完,将烟头狠狠地踩熄,蹭地站起身来冲着水菡走过去。

    水菡心头一颤,他脸色好黑!

    “你要干什么?你别对我凶啊,你……你……唔……”水菡躲闪不及,被他封住了唇,只剩下呜咽的声音。

    这突如其来的吻,让水菡瞬间呆滞,晏季匀在吻到的一刻才发觉,原来他对这熟悉的香甜和柔软的双唇,想念已久,只是压抑在心底不肯释放出来,如今这一沾他,竟是美妙得令人心悸。依旧是他最初喜欢的味道,清新甘甜,她可爱的小丁香被他卷起,连带着整个思绪都被他搅动,翻转,火热的勾缠,深深地索取,她冰冷的心好像都快要被融化了,脑子一片空白,身子轻轻颤抖着,软弱无力地缩在他怀里……他是她的魔障,她抗拒不了他的亲近,孤单了太久的心在这一刻仿佛全都被填满。这个吻,她是盼了多久……

    晏季匀从先前第一眼看到水菡时,就产生了萌动,现在终于能吻到,却像是得到了什么稀罕的东西一样……这是他的妻子啊,何时连一个吻都变得稀罕了,只因他从婚礼当天就冷落她至今,刻意被他忽略的思念,蕴含在心底,以为能淡去,却不受控制的又被她影响了。她不会知道自己有多吸引人,纷嫩纷嫩的,像个小肉球,晏季匀不但没觉得她胖了不好看,反而是觉得她现在圆滚滚的身材娇憨可爱……

    “唔唔……唔唔唔……”水菡感到呼吸不顺。

    晏季匀恋恋不舍地结束了这个吻,可舌头还在她唇瓣上摩挲了一圈才肯放开,水菡满脸通红,昏乎乎的脑袋终于有点清醒了,明澈的大眼睛瞪着他:“干嘛突然亲我,你不是很讨厌我吗?从婚礼那天开始就不理我,现在却又……哼,我不是你一时兴起的玩具!”

    水菡心里酸胀得难受,她刚才被吻的时候确实是开心得差点落泪,可她也愤懑,他凭什么可以对她予取予求,他想冷落就冷落,想亲热就亲热,都不顾她的感受吗?

    晏季匀眼中的温情忽然间凝结了,水菡的质问,戳到他的痛处,骄傲如他,才不会承认自己是忍不住被她吸引了才会想要亲亲。

    气氛尴尬之际,洪战适时出现了。

    “大少爷,老爷子请您进去。”

    "嗯。"晏季匀站起身,牵着水菡的手往里走:“你去里面坐着等我,这外边坐久了容易感冒。”

    水菡心情复杂,沉默不语……他今天屡次地表现出对她的关心,刚才还吻了她,他这是什么意思呢?是想要缓和跟她之间的关系吗?他这段时间的冷落,让她伤心难过,难道她就要因为今天他这一点点温存而原谅他的所有?

    水菡觉得自己的委屈和伤痛那么浓,不能轻易原谅这个男人,她要稳住,不能那么快动摇,不能太心软……嗯,就是这么办。

    水菡心里琢磨着,抬步走进了偏厅,而晏季匀则去了祠堂见晏鸿章。

    进门一转角,水菡倏地一愣,窗前坐着的那个人,不是晏锥吗?

    他软弱无力地靠在墙边,脸色苍白,精神状态很差,就像是个生病的人。

    他刚才被家法伺候,脱了衣服在这么冷的天气里还挨了几棍,没吐血就算不错了。

    水菡犹豫着,自己是该走开还是坐在这里等晏季匀呢?

    她从未见过晏锥像现在这么虚弱而忧郁的样子,想起先前见到他挨棍子时的一幕,水菡的心又揪紧了……他该不会是被打成内伤了吧?

    “那个……晏……晏锥,你,你没事吧?”水菡此时浑然忘记了晏锥曾做的那些事,将她陷入到怎样的境地,善良的她,只是在纯粹地关心一下这个被家法摧残的男人。

    晏锥蓦然睁开眼,先是一怔,随即苦笑着摇头:“想不到,第一个来看我的,竟然会是你。”

    晏锥从祠堂出来好一阵子了,坐在这儿休息,晏家的其他人竟没有一个前来问过一句,只因他们都知道晏锥是私生子的身份,加上刚才又被家法伺候,谁都懂得避而远之。

    水菡闻言,不由得心里微凉……晏家人就是这么冷漠无情的吗?晏锥遭罪了,全部人都看见他被家法伺候,却没有一个人来过问他一下。

    水菡的心又软了一分……看来晏锥也过得不如意啊。

    晏锥苍白的俊颜透出了几分忧郁与脆弱,此刻的他,像极了童话中被关在城堡里郁郁寡欢的王子。

    “我没受内伤,只是有点痛,休息一下就好了。”晏锥说得云淡风轻,但那仅仅皱着的眉头却出卖了他。他很痛,不只是身体,更痛的是心。

    “休息一下就好?你挨了多少棍?”

    “十。”晏锥嘴里溢出一个字。

    “十棍?”水菡一惊:“太残忍了,晏家的家法简直就是要人命啊!”

    晏锥眸光一沉,警惕地看了看门口:“你小声点,这种话可别让其他人听到,如果传到爷爷耳朵里,就算他再怎么疼你,也会把你狠狠地训斥一顿。晏家的家法是祖宗传下来的,每一代都是如此。就算有人心里不满,也不能说出来,否则会被视为对先祖们的不敬。”

    水菡暗暗咋舌,嘀咕一句:“真是不可理喻……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还那样……”

    晏锥看着水菡鼓鼓的肚子,再看看她圆乎乎的脸蛋,觉得她比婚礼那时更胖了些,但无损她的纯美可爱。

    “为什么要关心我?是在同情我吗?你该不会忘记,我曾经利用过你,而我大哥也因为那些事而对你心生芥蒂,没有了最初的信任。还有,婚礼那天,我在化妆间见到你,之后我就离开去了机场,而你在婚礼上又忽然肚子痛,最后我大哥没能如愿以偿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他一定又会以为我和你是事先商量好的,对你的误会又加深了一层,这些,都是因为我……你应该恨我才对。”晏锥平静地问出心中疑惑。

    水菡呆了呆,露出思索的神情……对啊,她竟然跟晏锥坐在这儿聊天,还关心他,连她自己都感觉奇怪,或许是因为她天性善良,不记仇,很容易原谅别人,也容易心软。

    “晏锥,以前你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利用过我,我确实应该恨你,可是,恨你就能让晏季匀回心转意吗?他的心在想什么,我永远都猜不到。”水菡脸上泛起明显的失落,说起他,她就酸得难受。

    “晏锥,其实我很佩服你。”水菡忽然冒出这么一句。

    “嗯?”晏锥愕然。

    水菡认真地点点头,大眼里闪烁着动人的神采:“你能放弃在公司的职位,离开晏家,跟自己心爱的女人私奔,这种勇敢而真诚的爱情,我以为只在小说里才有呢,想不到还真有人那么做,并且,你是晏家的人啊,要放弃那些已经拥有的,很多人都做不到,所以,我佩服你。虽然你以前利用过我,但一码事归一码事,我讨厌被人利用,但我也佩服为了爱情而勇敢牺牲的人。”

    晏锥的身子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天知道他现在心情有多么激荡……他回来之后,每个人对他都只有责备,包括他的母亲,却没有人理解过他的苦衷。而水菡,这个看似平凡不起眼的丫头,竟然说她佩服他,她这番话,让他那在众人眼中大错特错的事情变成了难能可贵的壮举,至少这一刻,她是他的知音!

    “水菡……谢谢你!”晏锥一声饱含感动的呼唤,张开双臂将水菡抱住,眼眶都红了。

    水菡窘了,全身僵住,被男人这样一个熊抱,她除了惊吓就是本能地抗拒。

    “晏锥……你……放开……”水菡急于挣脱,可有人比她更急!

    “放开她!”一声愤怒的咆哮,晏季匀的声音犹如春雷乍响,同时拉开晏锥,冲着他的脸,狠狠挥出一拳头!

    晏锥被晏季匀打了一拳,毫不犹豫就出手还击,“砰——!”晏季匀也挨了一拳。

    “砰——砰——”晏季匀的拳头又到了。

    水菡惊恐地望着两个打成一团的男人……天啊,两个居然在打架!【求月票!已更7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