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95章:第一次喊她老婆
    他柔软的唇每亲一下她就会颤一分,连心尖儿都在悸动着,恍惚中竟有种被疼惜的感觉,久违的温暖,让水菡凌乱了,一时忘记了这些日子以来的伤痛,又哭又笑,像是傻掉一样。在这一刻,水菡才知道原来自己没有想象中那样坚强和淡然,她太渴望被他这么疼着,抱着,吻着,思念,早就深入骨髓。虽然知道他心里爱着另外一个女人,但那个女人已经走了,而他也没有和在内衣店遇到的女人同居,发生关系,还有什么比这更能让水菡惊喜的呢,她应该知足的不是么……不敢奢求他能爱她,只要能在他身边,只要他还能像过去那样每天都和她在一起,给她一点温情,她已别无所求。

    如果可以轻易割舍,何来世间无数痴男怨女,爱或许首先让你学会的是如何去痛,去煎熬,去承受……

    “呜呜呜……你现在才知道宝宝会听到我哭,那我一个人在家还经常哭呢,你都没有过问我一声……你太狠心了……”水菡嘴上哭诉,可小手却紧紧抓着他的腰,生怕他会跑掉一样。

    这纯纯的依赖,她的委屈,哽咽的声音,轻颤的身子,都深深地刺着他的心。一声低不可闻的叹息,他的眼神越发温柔,吻着她的眉,她的眼,她湿润的睫毛,小巧的鼻子,再到她粉红的唇……他用自己的唇描绘着她的唇线,如梦呓似的呢喃:“是……我是混蛋……你想怎么骂我才解气……或者,打我也行……你和晏锥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是我错怪了你,你和他不是一伙的,婚礼那天你们也没串通……”

    “你听到了?”水菡的哭声微微一顿,红肿的眸子瞪着他,气呼呼地说:“你这是听到了才知道误会我了,当时我解释你都不听的……要不是你听到……我还要被你误会多久呢……呜呜呜……别以为我会原谅你……你把我一个人丢在别墅,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你知道我每天都是怎么过的吗,呜呜呜……我恨死你了!”话是这么说,但就是钻在他怀里舍不得出来,她天生不是演戏的料,嘴上说恨,可让人感受到的却正好相反,她的心思是透明的,晏季匀甚至一眼就能望到底……

    “唉……老婆,别再哭了好吗,你打我骂我都行,可是你太激动的话,宝宝会受到影响的,哭,也是很需要力气的,哭累了就休息休息。”最后两个字落下,他再也等不及将含住她的唇,火热的灵舌占据了她清甜的檀口,贪恋地汲取着这令他难以忘却的甜美……

    这一声“老婆”,将水菡冰冻的心都融化了。幻想过无数次被他这么呼唤,可唯有这一次,梦境成真了。

    水菡的哭声全都被堵回肚子里去,他温柔地热吻极尽缠绵,混合着淡淡烟草味的气息是她魂牵梦萦的味道,灌进她的呼吸,将她身体的温暖,将她的伤痛都驱走……

    只有他,唯有他,才能抚慰她的痛。他还没有告诉过水菡的是……他以前一向不喜与女人接吻,即使是沈云姿在与他接吻时,他也没有像现在这么眷恋过。只有对水菡,他才无数次地自动自发地想要吻她,贪恋她唇上的味道就像是怎么都尝不够。

    云散雾开,这对从婚礼当天开始就没再甜蜜过的小夫妻,今天终于是打开心结了,他如获至宝地捧着她的脸,吻得专注,投入,此刻他脑子里没有别人,只有水菡这令人疼惜的小女人。

    水菡心底有个弱弱的声音在提醒:不要这么快原谅他啊!可是,这一点点脆弱的抗议,很快就在他如火的热情中被焚化了。水菡又一次地沉溺在他的温柔里,这一次,她觉得,兴许真是苦尽甘来了,她终于等到这一天,他肯重新接受她,以妻子的身份。

    吻得难解难分,吻得空气都变热,他才放开她。

    水菡在他怀里喘着气,绯红的脸蛋上露出几分羞涩,心里有太多的话想说,太多的情意在冲撞,水眸里亮晶晶的湿意,认真地看着他:“晏季匀……你现在会相信我了,那你……你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再伤我的心……我真的……真的受不了……这些日子我经常都对着自己的肚子说话,因为你不在身边,我好难过,我只有说给宝宝听……既然我已经是你的妻子了,过不了多久我们的宝宝就会出生,我们会有一个完整的家,你……你心里有人,我知道无法强迫你去忘掉,可是你至少也要把你的心门打开,否则,我怎么有机会走进去?不是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吗,我们给彼此多一点时间,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也会是一对令人羡慕的夫妻……”

    这些话,水菡压在心里已久,每天每夜积累起来的,她已经无法再憋下去,说出来之后舒服多了,即使他的回答或许会令她失望,她也抱着一丝期待。

    晏季匀拧着眉头,似是在咀嚼着她说的每个字。他知道,一旦点头,就意味着他今后要将沈云姿放下,真正地接受水菡成为他的妻子。不是虚名,是在感情上有归属的婚姻。

    他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沉静依然没能整理好自己的心情,不知该将怎样接受沈云姿离开的事实。可现在,他能感受到水菡的痛苦和她的满怀期待,还有她挺着的肚子,她是宝宝的妈呀……他忽然就不忍看到她露出失望的表情,眉宇一松,一抹动人心魄的笑意溢出,微微地点一点头:“好,从现在开始,我们是真正的夫妻,我会去适应婚姻生活,该忘掉的,我会整理,只是,我可能一下子不能做到最好,但是没关系,我们有的是时间……”最后还有一句,他只在心里说:“水菡,希望有一天,我真的能全心全意爱上你,那时我们的婚姻才不会是空壳。”

    水菡在听到这番话时,心头一块大石头落地了,开心得只知道傻笑了,仿佛天地间都被明媚的阳光照亮,曾经的痛,伤害,泪水,都不重要了,她只有雨过天晴的庆幸和欣喜。

    晏季匀伸手为她擦去眼角的泪花,心都揪得发疼,这小女人太好哄了,她连大吵大闹都不会,他冷落她这么久,她却没有给他丝毫为难,就这么被感动得一塌糊涂,原谅了他,高兴得只差没跳起来了。如果不是他在她心里有着极重的份量,她怎会如此真情流露。

    或许,是真的该放下某些忘不掉的人和事,回归到他应有的婚姻生活中。未来不是还有水菡这单纯可爱的小妻子陪伴么,还有未出生的宝宝……他的生命,原来已经拥有这么多了。

    水菡的哭声终于止住,只是眼睛还发红,鼻子也是红的,被晏季匀牵着走出去,引来晏家人诸多揣测得目光……纷纷在想,这是什么情况?

    大家都知道晏季匀冷落水菡已久,她就跟被打入冷宫似的,可现在她两眼红红,脸蛋更是红得跟猴子屁股一样,被晏季匀牵着走出来,这么亲昵。巨大的转变因何而起?

    有的人在好奇地窃窃私语,也有人干脆直接上来关心关心。

    “季匀,水菡……”晏鸿瑞笑米米地走过来,眼睛一直往两人牵着的手上瞄。

    水菡脸皮薄,感觉到叔公的眼神似有深意,她更是羞得不好意思抬头,小手微微使劲,想要挣脱,可晏季匀不肯放,面色如常地握着她的手。

    “季匀,怎么水菡哭过了吗?她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晏鸿瑞佯装不解地问。

    旁边跟着钻过来一个小身影,馨雅仰着脑袋脆生生地问:“哥哥,你是不是欺负小嫂子啦?”

    “我……”晏季匀还来不及解释,只见晏鸿章也一脸严肃地瞪着他:“你们真能折腾,祭祖这么严肃的事儿,你们还有心情吵架,还把水菡给惹哭了!”

    “。。。。。。”

    晏季匀一时语塞……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欺负?吵架?他还真是冤!

    一双双眼睛都齐刷刷望着他,等着他解释呢,也不知他们是不是故意起哄,难道看不出来他和水菡正亲热着么。

    “你们……都误会了,我和他……没事……我们好好的,你们别担心。”水菡羞窘,想起刚才还跟他在里边热吻,她的心又是一阵发颤。

    “他?他是你的谁啊?”晏鸿瑞笑得更灿烂了,还故意逗水菡。

    “他是我老……”水菡蓦地住嘴,最后那一个字硬是没喊出来,已经在长辈的注视下,羞得满脸通红。

    “哈哈,小嫂子真笨,哥哥是你的老公啊,你连这都不知道,哈哈哈……”馨雅银铃般的笑声格外清脆,没心没肺的,指着水菡大笑。

    这一下,几乎全部的人都往这边看来,水菡大窘……她不是不知道啊,只是还没叫过“老公”,这陌生而又甜蜜的称呼,她做梦都想对着他喊,只是,当着这么多人,长辈的面,她觉得不好意思……

    晏季匀这回也没帮她解围了,只是似笑非笑地欣赏着她脸红的模样,越看越会被她生动的表情真所吸引。

    “咳咳……好了好了,你们知道水菡这孩子脸皮薄,别笑她了,不就是喊个老公嘛,她以后会习惯的。”晏鸿章摆摆手,示意其余人别跟看猴戏似的。

    “爷爷,我和水菡打算在这里住一晚上再回去。”晏季匀抓住重点说。

    晏鸿章脸上浮现出一丝欣喜:“嗯,你们自行安排吧。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先返回了。”

    听到可以走了,好些感觉无聊的人立刻有了精神。

    晏锥也走了,他原本是想留下来住一晚的,但是听闻晏季匀也要留下,他就不想留了。只因,晏季匀有水菡为伴,而他自己却是孤身一人,何必去看人家夫妻秀亲热,省得找刺激。

    宗祠外的院子里,晏季匀和水菡站在树下目送晏鸿章等人离开,望着逐渐远去的身影,似乎能看到有人在频频回首看向这边……是晏锥。他忍不住回头看了好几次。看那树下的一对男女,真像是一对恩爱夫妻了,两人经过这次祭祖,再经过在这住一晚,感情应该会有所增加吧,水菡又一次地得到了晏季匀的疼爱,她今后还会像以前那样开心地笑,她不会再郁郁寡欢了……

    告别了看守宗祠的老人,晏家所有人,除了晏季匀和水菡,其他都原路返回了,这次祭祖顺利结束,似乎还连带出某些出其不意的效果。对于晏季匀和水菡来说,这一趟来得太值了。

    在城市住久了,来到这乡野山村过一过农村的生活,其实也算是一种享受,能让你的心灵放松,犹如在经历一次美妙的旅行。

    宗祠后边紧邻着的是一座两层高的房子,看守的老人是晏家的远亲,夫妻俩都住在这里,已经有好些个年头了,习惯了这里的生活,跟村子里的人也亲如一家。

    在这里专门备有客房,有时晏家人前来祭祀时,有人想要在这儿体验农村生活的,就可以住在客房里。就连晏鸿章有时也会来住上一阵子。

    说是体验农村生活嘛,那就不会有像晏家别墅一样的配套设施了。就跟普通的民居差不多。

    房间里没有空调,没有网路,只有简单的家具,摆设也是十分单调。厨房没有抽油烟机,是农村过去使用的大灶台,上边一口黑漆漆的铁锅就是用来炒菜的,门口有个磨子,如果遇到合适的季节还没自己磨豆花吃。

    这不是晏鸿章吝啬,而是别有深意的做法。一直以来,自愿来看守宗祠的晏家远亲,都是不会亏待的,并非是刻薄才给住这么简陋的地方,是希望晏家人来宗祠住的时候能够在这样简陋的条件中反省自己,知道今天晏家的辉煌来之不易,不忘晏家的本源是祖上从农村发迹,一步一步经过一代一代人的努力才成就了如今的晏家。

    住的地方如何,水菡和晏季匀都不在意,两人只觉得在这种地方呆着特别舒坦。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入眼尽是大自然的景象,没有高楼没有汽车没有雾霭……回归纯朴的生活,心灵会得到一种奇妙的慰藉。尤其是,有晏季匀在身边,水菡脸上一直都洋溢着笑容,小嘴儿没合过……

    想想也是,两人从住在一起开始到结婚,很少一起出门,至于游玩,更是一次都没有过。能和他在这里手牵着手走在乡间小路,水菡觉得,世界都是彩色的,农田山野都是春意盎然的……尽管这是冬天,有了他的温暖,一切都是美的,暖暖的。

    在山路转了一圈回来,远远就看见房子上头在冒着炊烟,是到是晚饭的时候了。

    水菡说,她想要吃井水煮的粥,还想要吃晏季匀炒的菜……

    这小小的要求对她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晏季匀现在抛开了对水菡的误解,失去沈云姿的痛苦也被无形中化解了不少,自然心情大好,爽快地答应炒菜。

    简单的家常菜才是令人倍觉温馨的。晏季匀打算炒个芹菜肉丝。水菡很爱吃芹菜,以前晏季匀时常笑她太好养活了。

    看守宗祠的老人也年过六十了,两鬓斑白,但身体精壮,精神矍铄,长期在这农村干活就是等于在锻炼身体,老人显得比同龄人更健康。

    看着晏季匀和水菡在坝子里择菜,老人颇感欣慰地暗暗点头……难得晏季匀这么个大总裁,一点都不像是某些富二代那么娇生惯养。看他择菜的样子,明显是很有经验的,他还会下厨炒菜,这更是难能可贵了。老人想起自己如果没记错,晏季匀的父亲,晏展松,像晏季匀那么大的时候,据说是连厨房都不会进的……

    “大少爷……”

    晏季匀一怔,即刻回道:“三叔……您别这么叫,叫我名字就行了。”

    “三叔”虽是远亲,但也知道晏季匀在晏家的地位,见他能对长辈这样有礼貌,内心也是一阵赞许。

    三叔在板凳坐下,瞄瞄水菡,再瞅瞅晏季匀,黝黑的面容上露出憨实的笑意:“在这儿还习惯吗?会不会觉得冷,房间里我准备了两个热水袋,水菡可别冻着了,她身子得顾着才行,这里不比晏家别墅,没空调,你们晚上睡觉注意盖被子,别感冒了。”

    “谢谢三叔,我们会注意的。”晏季匀是发自内心的感谢,三叔想得很周到,准备了热水袋,水菡怀孕,在这乡下住,又是冬天,确实需要有取暖的东西。

    “三叔,您……您把热水袋给我们了,那您和婶儿不用吗?”水菡晶亮的眸子望着眼前慈祥的老人,心想啊,这三叔可比晏家里好些个长辈要慈蔼多了。

    三叔哑然失笑:“真是个乖巧的丫头,难怪晏鸿章和季匀都会疼你了。你放心,家里热水袋有好几个呢,够用!”

    “嘻嘻……够用就好。”水菡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偷瞄晏季匀,见他也正瞧着她,一时间更是心如鹿撞。

    三叔见水菡和晏季匀这眉来眼去的,不由得心生感叹:“季匀,你可是比你老爸强多了,知道做菜给老婆吃……你爸爸那时候要是能对你妈好点儿,她也不会那么早就……”最后的“死”字,三叔硬生生卡在了喉咙,只因他惊觉自己大意了……

    果然,晏季匀俊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手里拿着的一根芹菜给他咔地折断!

    三叔的话,勾起了晏季匀内心最深处的伤痛……是啊,母亲早死,若不是因为父亲风流成性,母亲怎会夜夜独守空房?若不是因为母亲亲眼目睹了父亲与一个女人在别墅里偷情,母亲怎会气得离家出走而发生车祸……

    祭祖本就是对晏季匀的一种心灵煎熬,他一直都压抑着伤悲,在牌位面前敬香时,他几度都差点控制不住情绪……

    现在祭祖结束,三叔无意中提起他的父母,他如何还能淡定得了……前边不到二十米远就是宗祠,他的父母,牌位都在里边!

    水菡察觉到气氛不对,却又不知该如何安慰,只能求助地望向三叔。

    三叔十分懊恼,暗骂自己不小心说错话,今天是祭祖,晏季匀的心当然比平时更加敏感了。

    三叔尴尬地笑笑:“季匀啊,你婶儿已经炖好汤了,赶紧进去炒菜吧,水菡也该饿了。”

    水菡也急忙附和着转移话题:“是啊是啊,我好饿,芹菜都择好了,快去炒吧!”

    晏季匀沉默几秒后回神,眼底的悲恸被掩盖过去,很快又恢复了常态,若无其事地站起来,摸摸水菡的小脑袋,淡淡一笑:“等着,很快就可以吃饭了。”

    “嗯嗯……”水菡一个劲点头,看着他转身进去厨房,她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只是她对于晏季匀的父母当年到底是什么情况,产生了那么一点好奇。

    那是他的伤心事,看他刚才的表情就像是忽然下大雪一样,今天是不适合问了,希望他以后能主动告诉她吧……

    晏季匀的厨艺果然不是盖的,简单的家常菜被他炒出来也是格外美味可口,水菡吃得很开心,不只是因为菜好吃,更是因为这顿饭的气氛十分融洽,三叔三婶都是慈爱的老人,一点都没有大家族的那种冷傲姿态。很久没有这样说说笑笑地吃饭了,感觉特别香,心情特别愉悦。晏季匀像是真的没事了,一直都保持着微笑,水菡觉得这样的晚饭很有家的味道,真希望回到别墅后与晏季匀之间也能保持这种气氛。

    让她惊喜的还在后头呢。

    晚上睡觉时,躺在床上,晏季匀将两个热水袋都给了水菡,还帮她按摩脚肚子。他是留意到她的脚有点浮肿,听说这是孕妇的普遍现象。

    他这么温柔体贴,很出乎她的意料,想不到他也有细心的一面啊……过去这几个月里,他对她不闻不问,如今这算是弥补吗?如果真是,这样的幸福也太让人沉醉了……

    水菡的一颗心跟灌了蜜似的,感觉轻飘飘的像要飞起来……忽地,她发现肚子上多了一只火热的大手……这男人,按摩腿肚子怎么摸到她肚皮上去了。不止如此,他的手还没有停下来的趋势……

    “你……你不是给我按摩腿肚子么?”水菡娇羞地嘀咕。

    “按完了,现在替你按别的地方,我听说孕妇怀孕期间,胸脯会涨得很难受,我给你按摩按摩……”男人面不改色,厚着脸皮一手掌握了水菡胸前那富有弹性的小白兔,他眼里跳动着她熟悉的火焰,分明在说:我想要你……【这章6千字,白天还有更新,亲们用月票给千千一点加更的动力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